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十四节 梁王刘武(1/3)

第十四节 梁王刘武(1/3)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翌日,早起之后,刘德在侍女的服侍之下洗漱完毕,穿戴好孝服。

    然后,他走出门,准备前往长乐宫例行公事。

    在殿前的走廊上,刘德再次看到了拿着扫帚正在清扫走廊的小宦官王道。

    见到刘德,王道连忙跪下来问安:“奴婢问殿下安!”

    “起来罢!”刘德心中一动走到他面前:“抬起头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贱名王二……”

    刘德点了点头,终于确信他没认错人,前世,王道的大名是一年后才改的,之前便是叫王二,刘德记得,前世王道曾跟他说起过,他有一个在少府服役的兄长,只是入宫之后兄弟二人再无相见的机会,甚为遗憾。

    一念及此,刘德对他道:“从今天起,你改名了,从此以后你就叫王道!明白了吗?”

    “奴婢谢殿下赐名!”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宦官的王道感激的叩首。

    在宫廷中,能被主人赐名,说明从此将成为主人的心腹。

    王道明白,从此,他的地位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止不再会被人随意使唤欺凌,反而能使唤、指使他人了。

    虽然不知道这位才不过碰了三五次面的殿下为何如此看重他,但他心中却还是激动万分。

    刘德从怀中掏出自己的印信,丢给王道,下达了第一个命令:“拿着我的令符去少府,觐见少府令,请少府令借调熟练工匠数十,长安城外庄园作坊各一个与我!”

    刘德很清楚,只等太皇太后遗诏中所规定的十五日服孝期一到,便宜老爹就会开始考虑分封诸子为王。

    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了。

    只有趁着此时便宜老爹与整个朝廷都在忙于丧事,招待各地诸侯,多刷声望,多刷名声,才能在接下来的竞争中获得先机。

    刘德的要求并不高。

    他只求能留在长安,而不是如同前世般被赶出去。

    只有留在长安,才有机会。

    把王道打发走,刘德就乘上马车,前往长乐宫。

    他的马车到达长乐宫时,刚巧,刘荣的马车也到了。

    刘德下车,刚刚整理好自己的衣冠,就看到刘荣径直朝他走过来。

    “皇兄好!”刘德拱拱手行礼道。

    “刘德!”刘荣看着刘德,压得了声音道:“快,把昨日父皇赐你的令符拿给我!”

    “嗯?”刘德好气的笑了一声,他的这个兄长还真是跟前世一模一样。

    心比天高,可惜命比纸薄。

    前世,他也是如此,但凡他看上的东西,总是要抢过去。

    只是……

    前世,他是太子,是储君。

    今生,他是什么?

    凭什么给我下命令!!!

    “快点给我!”刘荣却是有些不耐烦的伸出手索要:“我已经请示过母妃了,母妃说了,那令符让你给我!”

    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慷慨的道:“皇弟放心,等我将来等上太子大位,必然不会亏待于你!”

    这可是他昨天晚上想了整整一晚上的结果。

    刘德却是有一种又好奇又好笑的感觉。

    “前世被你坑了也就算了,今生居然还想坑我!”刘德坚定的摇了摇头,道:“皇兄若是想要,大可去跟父皇要,想必以皇兄的身份,父皇必不会吝啬!”

    刘荣的脸色瞬间就阴暗了下去,胸膛起起伏伏,显然很生气。

    前世,他若是出现了这种情况,刘德自然少不得又哄又骗。

    只是现在嘛,刘德完全无视了他的模样,从怀里拿出那个便宜老爹赐下的甘泉宫出入令符,呵呵笑道:“再者说,此物父皇所赐,乃是御赐之物,小弟若是因皇兄一句话就转让给皇兄,倘若被父皇知道,这可是大不敬!”

    说完,刘德就迈步向前。

    刘德走进长乐宫宫门时,一辆马车从他身边经过,然后又停了下来。

    “殿下!”马车中露出一张人脸,朝刘德招手,邀请道:“可愿上车与寡人一叙?”

    “长者请,不敢辞,更何况是皇叔!”刘德见了对方的容貌,过了一会才认出来,来人乃是他的亲叔叔,梁王刘武。

    想想也是,能被允许自由乘车出入宫廷的,除了刘武之外,又有谁人呢?

    前世之时,刘德跟他的这位亲叔叔见面的次数不多,因此,一时之间差点都没认出来。

    刘德在短暂的惊讶之后,迅速露出笑脸,迎上前去。

    实在是他不敢在刘武面前露出破绽。

    要说这个世界上除了便宜老爹刘启,便宜老妈粟姬之外,谁对原本的刘德最了解,首推这位被封为梁王的亲叔叔。

    原因很简单,自今年冬天正月梁王入朝之后,他就没离开过长安。

    自然的,也就跟刘德这些皇子熟络了起来,更经常代替天子考察和监督各个皇子的学业、功课。

    只是前世刘德穿越后就被关了小黑屋,然后被赶出长安,去了河间就国,两年后刘荣封为太子,他才借着那个机会回到长安,因此,在刘武最风光得意之时,叔侄两人并未有过太多交集。

    但今生却不同了。

    刘德知道,他注定将与这位皇叔的命运交织在一起。

    在很大程度上,现在梁王刘武对他的威胁,甚至超过了刘荣、刘彘。

    刘德走到刘武的马车前打量了一下,努力的回忆着原本的刘德的记忆,赞了一声道:“皇叔果是高雅之士!”

    虽然因为时间的缘故,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但刘德还是隐约记得,好像原本的刘德与刘武的关系还非常亲密,甚至可以说是忘年交都不夸张。

    原本的刘德满脑子的儒家思想,被儒学洗脑了。

    而梁王刘武则喜欢吟诗作赋,卖弄文学。

    两人可以说是脾气相投,好像有段时间,常常整夜整夜的在一起讨论诗赋。

    只是,现在的刘德,对于那些诗词歌赋什么的可以说是毫无兴趣。

    真以纯文学素养来说,不夸张的说,用不了三句,就要露出马脚,引起这位皇叔的怀疑。

    因而,刘德此时万分谨慎。

    好在,登上马车之后,刘德并未发现车上还有其他人,这不由得心中一块大石落下。

    这是因为刘武出了名的喜爱饱读诗书之士,他的身边常年有三五位当世名家在侧。

    若那些名家在场,少不得就要谈些诗赋的问题。

    而这,恰恰是刘德现在最大的短板——对于此时的诗词歌赋什么的,他真心的没有那个能力欣赏与鉴别。

    ……………………………………………………

    第一更送上,今天铁定三更的,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