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番外 外交官的故事

番外 外交官的故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番外——外交官的故事。

    一艘战舰,迎着地中海的风浪,披荆斩棘,破浪而行。

    象征着汉天子威权和威严的黑龙旗,高高飘扬在战舰上空。

    这是大汉帝国安息舰队的旗舰——镇远号。

    即使在帝国的核心,也属于乙级主舰。

    足以横压一国!

    而舰上的装备,也证明了这一点。

    那一排排黑洞洞的炮口,足以让这整个世界都俯称臣!而庞大的船身,哪怕在这汪洋之中,也如同一座小岛一般。

    巨大的风帆,遮天蔽日,让人望而生畏。

    黄元推开舰船的舱门,走到甲板上,对着正在舰拿着千里镜眺望远方的镇远舰校尉张安世问道:“阁下,吾等距离大秦之土,还有多远?”

    “天使起来了?”张安世眉毛一挑,笑着道:“不再睡一会吗?等到了大秦,天使恐怕就有的忙了!”

    “无妨,这是为了王事!”黄元理正冠帽说道。

    “嘿!对,为了王事!”张安世微笑着,弹了弹自己的楼船校尉的肩章。

    讲老实话,张安世很不理解黄安这样的人,为什么会那么关心一个遥远的夷狄之国之中生的事情?

    哪怕,这个国度之中,曾经有人,就是出生于中国,并且曾经出仕于先帝时期。

    但那又如何?

    这大秦的内政,如今已经是混乱不堪到了极点。

    三十年前的古拉格惨案,震惊了世界。

    先帝听闻此事时,曾经感慨道:“夷狄之中,也有君子!”

    如今,这位夷狄君子的弟弟,号为小古拉格者,拉起了一帮向往中国政体和政治制度的精英,再次打起乃兄的口号,向着保民官的职位起了进攻。

    老实说,张安世一点也不看好这位小古拉格以及那位曾经在先帝时期出仕的赵汉等人的下场。

    在他看来,这大秦内部的贵族和官僚,都已经腐烂到了极点。

    这些人穷奢极欲,只为了自己,而不顾大秦百姓的死活。

    三十年前,他们甚至曾经出动军队,当众杀死了那位被先帝称赞的夷狄君子。

    由此导致了惨案的生。

    大秦都流血三日不止,死者的尸骸,铺满了广场。

    现在,这小古拉格和赵汉等人,再次想要挑战那些腐朽的贵族?

    这可能吗?

    总之,张安世一点都不看好。

    但无所谓了!

    反正,夷狄之国,再怎么乱,也跟中国本土,离了十万八千里。

    也就是安息人比较热衷罢了。

    但今天安息,连其君王,都已经是连续三代朝觐长安,请求为汉内藩了。

    只是,天子和朝堂诸公并不想要罢了。

    据说,先帝临终前,曾经留有遗诏,遗诏中有:除南北殷商之土,故中国自古以来之地,殷商遗民所居,不可弃外。余者它国,它藩,盖求内藩,皆不可许!因中国之富强,必由万国之供养!天朝之威严,必由夷狄之衬!

    且夫中国今日已极大,夷狄之土,夷狄之民,可剥削而不可爱之!

    对此,张安世是非常赞同的。

    先帝不愧是帝国圣王!

    有此远见,太强大了!

    今天中国之土,本土就已经是纵横数万里的广大疆域了。

    又有身毒、大夏以及康居等殖民地。

    还有三十年前现的,殷商所居的无尽世界,号称南北殷商之州。

    其地广大无边,迄今都没有探索完全。

    有了如此大的世界,中国确实对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兴趣了。

    对于剩下的地区和王国,帝国的态度,一直就是在看猴戏。

    无论他们怎么乱,怎么玩,都跟天朝无关!

    除非他们敢于伤害中国利益,侵害中国商人或者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不然的话……

    张安世脚下这艘镇远舰,绝不会射半颗炮弹!

    ………………………………

    两天后,在地中海上颠簸了数日的黄元,乘坐着镇远号战舰,抵达了大秦的一个汉室译名为‘义士港’,而大秦人称之为庞贝的城市。

    之所以称其为义士港,是因为三十年前,古拉格的最后一批支持者,在此地被罗马军队屠杀殆尽,数百人的尸体被挂在城头。

    在船舱之中,清理一下自己的衣冠和仪容,然后,郑重的拿起天子节,在随船乐师们奏响的——出车之乐中,黄元走出船舱,来到甲板。

    此刻,镇远舰的水手们,已经分成两列,每一个人都高高昂起自己的头,举着腰间的佩剑,在黄元之前,交织成一个剑阵。

    “使者黄元,持节出使,天子威严,上国荣誉,不可轻侮,汝可知否?”张安世举着自己的佩剑,放在额头,严肃的问道。

    “吾知!”黄元正色的拿着天子节,说道:“元德二十一年,身毒孔雀国辱汉使,命其奴婢、宦臣持剑,以结阵,曰:汝若跪,则活,不跪则死!

    汉使持节大呼:吾汉使,安能屈节事汝夷狄之君?乃持节而进,斩杀其国卫兵三十五人后光荣牺牲,先帝大怒,乃命骠骑大军挥师而进,尽屠孔雀国君臣上下,更其国曰:荆,封使者后于荆,为荆候!”

    这也是如今黄元眼前这个剑阵的由来,自那之后,有汉使出,则必有这个仪式!

    黄元自然非常清楚,他挺起胸膛,骄傲的说道:“自元德以来,共有三十二使持节而出,受辱而愤,殉王事,无一贪生怕死,屈节事夷者!”

    元德以来,汉与世界的联系越来越多。

    不仅仅有越来越多的夷狄来朝,也有无数汉使持节而出。

    这些使者,有的成功的完成了使命,甚至有人单枪匹马,就让一个带甲数万的大国,恭敬臣服。

    但,也有很多很多的汉室,死于王事。

    但,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遇到怎样的险阻和危急。

    没有一个人会辱没他和他身后站着的帝国!

    汉君子,宁肯站着死,也绝不跪着活!

    君子死而冠不免!

    哪怕是死了,汉天子的威严也必须维护!

    在说出了誓言后,黄元毅然决然,挺胸走向剑阵。

    所过之处,一柄柄佩剑收回,立正。

    士兵们用着严肃的眼睛看着他。

    当黄元走到最后一道剑墙时,他的耳朵里传来了镇远号的礼炮之声。

    轰隆的炮声,让他知道,并且清楚,他是汉天子的使者,手里拿着的是汉天子威权和权威的象征。

    正如已故大鸿胪主父偃所说:天使何也?持天子之节,往来万国,宣达诏命,履其使命,人在节在,人亡节亡!

    ………………………………………………

    这是弓众号那边搞来的~~~~~

    嗯,想看后续,请关注弓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