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嫡女医妃:邪王,快点撩 > 第58章 周旭腾担心简茵欣的病情

第58章 周旭腾担心简茵欣的病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简茵欣忍受不住的看着林青海质问了起来,林青海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用手指比出了两天的手势,简茵欣立刻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只有两天的时间?那你为什么现在才给我拿过来?你应该早一点拿来啊。”

    “之前奴才忙着军营的事情,所以也没来得及把这个给您,您能记下多少就是多少吧。”

    林青海解释了一边,转身已经离开了这里,简茵欣看着眼前的宫规,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公主,既然林大人这么说了,您还是好好的熟读宫规啊,也不要被那个什么端靖王抓到把柄啊。”

    简茵欣蹙紧了眉头看着月儿,手里拿起了小册子,说道。“一百多条呢,两天哪里能看完,还要记在心里。”

    月儿走到了她的身后,为简茵欣按着她的肩膀,安抚她情绪。

    “您就想到陛下这么为您着想,您还是好好的背熟这些宫规,否则要被送回去了。”

    简茵欣听到了这句话,整颗心才震了一下,视线转向了月儿。“好,我就看在自己未来的份儿上,不跟他计较,熟读宫规,免得皇太后又来找茬。”

    “您想通了就好,我跟蕊儿马上去厨房给您做点儿好吃的,您在这里好好背熟这些规条。”

    简茵欣看着月儿离开的背影,她吐息了一口气,视线才落在了小册子上,一只手已经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个头两个大了。

    尹府

    马车停在了尹府门口,周旭腾在岑安的搀扶下,已经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岑安低垂着头看着他。

    “陛下,让奴才先去敲敲门。”

    “不用,这里没有人不认识寡人,不需要多此一举。”

    周旭腾已经走进了尹府,所有人看到他的出现,立刻跪在了地上,总管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看着周旭腾。

    “陛下,您怎么突然来了,大人现在还在房里休息,不能前来招呼您,请您不要见怪。”

    周旭腾已经朝着后院走去,对总管置若罔闻,岑安和总管一直跟在他的身后,照顾周旭腾。

    一会儿,他们已经来到了厢房门口,周旭腾立刻转过了头看着他们,吩咐了一声。

    “你们都留在这里,我有话要单独和他说,任何人都不可以进来。”

    “是。”

    周旭腾听到了他们的声音,才走进了厢房里,看到尹震准备下床走动,自己马上走到了尹震的面前,扶着他。

    “快坐下来,你的伤势不是还没有康复,怎么能下床走动呢?”

    尹震坐在了椅子上,视线转向了周旭腾,解释了一声,说道。“陛下,您怎么来了?我的身体已经好些了,下床没有问题。”

    周旭腾蹙着眉头看着他,自己也坐了下来,视线在他的脸上打量了很久,气色也好了很多。

    “你伤口不是怎么都愈合不了吗?”

    “多亏公主送来了雪蛤生肌膏,好像是宫里最后一瓶,要多谢公主。”

    周旭腾听到了他的话,一拳用力的打在了桌面上,看着他。“你还在说这样的话,你的伤势已经这么严重了,寡人让他来给你看病,竟然把药藏起来?”

    “陛下,这也不能怪太医,这种药是给您和后宫嫔妃准备的,太医没有给我也是人之常情。”

    周旭腾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呼吸了一口气,让情绪慢慢的冷静下来,才影响了尹震的视线。“以后缺什么,让青海进宫来通知寡人,你和青海是寡人的左膀右臂,一定不能出事,更何况现在周文晟又虎视眈眈,想要整死寡人。”

    尹震好奇的看着他,也听到了一些传闻,但是他不可能连自己也陷害进去吧,一定有人在背地里捅了陛下一刀。

    “陛下,您是在说坊间的传闻吗?”

    “我的确是听过传闻,但是不是周文晟传出来的,是凌月菲,凌月菲希望皇叔和母后对她有恶劣的印象,就能扭转局面。”

    尹震的脸上也怒出了盛怒,一只手用力的打在了桌面上,看着周旭腾,摇着头。“陛下,凌月菲是一个阴险的小人,不能继续留在后宫了,之前的一切您都忘记了吗?一定会生在公主的身上。”

    周旭腾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打趣的看着尹震。“你什么时候对她改观了?我真的很好奇。”

    “一路上我就了解到公主没有害人的心,更何况她救过您,这样的女子比凌月菲好太多了,之前选进宫的女子哪一个不是被她逼死的。”

    周旭腾想到凌月菲的种种劣迹,虽然她没有亲手杀人,但是比亲手杀人更加的可怕,要不是因为一直有母后保护她,她早就被自己驱逐出了皇宫。

    “这件事我会安排的,你先好好的养伤,记得有任何的需要都要让青海通知我,明白吗?”

    “臣恭送陛下。”

    尹震看着周旭腾离开的背影,周旭腾才走出了厢房,岑安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看着他。

    “陛下,现在回宫吗?尹大人怎么样了?”

    “回去见心悦,寡人有话想要对心悦说。”

    周旭腾想到了尹震刚才的话,立刻加快了脚步,朝着尹府外走去,她没有了膏药为什么不找自己呢?他可以让太医尽快研制出来啊。

    “陛下,您小心,让奴才扶着您吧。”

    周旭腾才走到了马车前,岑安立刻伸出了手,想要扶着他上马车,周旭腾已经走上了马车,在马车内坐了下来,看着岑安。

    “岑安,心悦的伤势怎么样了?不是让你送补品给她吗?”

    “公主看上去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这几天因为林大人的教导,礼节已经学得差不多了,您放心。”

    岑安看着他立刻回答了起来,周旭腾眯紧了自己的眼眸,看着他。

    “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陛下,是不是尹大人跟您说了什么?公主又做了什么事惹您生气了吗?”

    岑安好奇的看着周旭腾,不知道他们在厢房里说了什么,周旭腾的视线才看向了马车外,看到有对夫妻在路边,他的心里也多么希望可以和她这样一直下去。

    “寡人只是担心她的身体,她把雪蛤生肌膏给了尹震,现在身上的伤应该还在愈合的阶段,寡人想知道她的病情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