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埃及宠妃:法老,别贪欢 > 第85章 齐天大剩要拜师(二)

第85章 齐天大剩要拜师(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打官腔?

    眼前津津有味嚼着鱼干的女人,眉眼中透着些许得意。

    普拉美斯不禁哑然失笑,瞬间意识到,也许是自己表现得过于紧张了,她才故意这样说。

    正是由于禁止恋爱的军规,莫顿才没有在军医院沾花惹草,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囿于这条禁令,才时时刻刻压抑着对殷黎表白的冲动。

    即使自己愿意不惜一切代价爱她、保护她,她会接受自己的感情吗?就算自己可以放弃军中的一切,她会愿意像其他埃及女人那样嫁做人妇,过再普通不过的生活吗?

    从第一眼见到殷黎,她的与众不同就深深吸引了自己。

    二十四年,第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悸动和期待;第一次感到无所适从和犹豫不决;第一次为一个人睡不着觉,第一次想要自私地、永远地占有她,却也想为她付出一切……可她的医学天分,绝对不应该因为自己单方面的感情而荒废。

    抿了一小口酒,普拉美斯没再与殷黎纠缠下去,尽量平静地舒出一口气。

    现阶段,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在军中站稳脚跟,没有真本事,永远只能活在别人的阴影中。

    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只有成为强者中的强者,才能保护所爱的人——有时候,这一点是任何人也无法代自己去做的。

    她,肯定也有想要守护的人吧……

    十二年前那个令人绝望的夜晚,留下了一生的悔恨和痛苦,这种滋味,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殷黎再体会一丝一毫。

    所以,即使莫顿是个风流浪子,即使他脾性令人捉摸不透,可他毕竟是整个孟斐斯乃至全埃及最厉害的医生,只要殷黎能学有所成,就好。

    “什么时候带我去拜师?”

    殷黎见普拉美斯默不作声,主动打破沉默。

    普拉美斯一手撑起下巴,答非所问:“去年,霍姆将军的夫人举行了一次晚宴,也邀请了莫顿,结果令前去赴宴的贵妇和小姐都坐立不安。后来听人说,只有莫顿知道她们最真实的样子,所以她们心虚了。不过,要不是莫顿,她们可没法嫁得那么好。”

    “喔?莫顿还是个红娘??”

    “呵……他可没那闲工夫,只不过是给那些女人做了整形手术,都非常成功。具体的我也不懂,只知道想约莫顿的手术,是非常困难的。”

    普拉美斯瞅着殷黎,一副“我看好你”的神情。

    古埃及也有整形术?这个还真是闻所未闻。仔细一想,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惊讶的。

    这里的气候炎热而干燥,为了防晒和防止皮肤干裂,各种树脂香料、荷莲子油和素馨子油等护肤品,成为古埃及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连用绿色或黄色的颜料涂抹眼影,最初的作用也是为了防止阳光的刺激和飞虫的侵袭。

    埃及人的爱美之心极盛,化妆和美容是他们极为推崇的娱乐和消遣。在塞尼德医生留下的医学文献上,甚至还记述了消除皱纹和染黑灰白头的方法。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殷黎想当然地认为,莫顿的巨大魅力恐怕就来自于他的美容术,让那些出身高贵的女人们更美貌,这比什么甜言蜜语都要管用。如果能学到这个,总比在战场上给人包伤口,接断骨,缝肚皮要好得多吧!

    ~~~~~~~~~~~~~~~~

    经不住殷黎软磨硬泡,普拉美斯便带着她来到了莫顿的办公室。

    不巧的是,莫顿正在进行一个紧急手术,并不在办公室。他的助手恭恭敬敬地安排普拉美斯和殷黎坐下休息之后,便退了出去。

    尽早把这件事定下来也好,毕竟第二天,骑兵团就要进行正式训练了,只要莫顿答应收殷黎为徒,她的军事训练和医术学习马上就能进入正轨……

    普拉美斯正寻思着,莫顿便推门而入。他进来得很急,但几乎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

    看见屋内的两个人,莫顿只是冲他们点一点头,算是打招呼,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些许疲惫。

    “没想到将军来的这么快。请再等我一小会儿。”

    莫顿简短地说道,然后从一个皮套中掏出了什么物件,在一个陶盆中仔细地清洗着。

    普拉美斯站起来,慢慢走到莫顿身后:“莫顿先生,之前勤务兵送过来的信件您看过了吧?”

    莫顿手中的动作不停,回头看了殷黎一眼,转头继续清洗,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问道:“将军推荐的医生……是这位女士?”

    “没错,她就是我向您提过的奈菲尔。”

    “我对她一无所知,而且您知道,我从没有收过学生,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大挑战。”

    “她不会让你失望的。虽然我不懂医术,但我知道,不敢迎接挑战的医生绝对不会是个好医生。”

    普拉美斯当然知道莫顿没有收过学生。

    之前有不少年轻后辈慕名前来拜师,只是他第一天就把人带到伤情最严重的军区急诊室,很多人都被伤员的惨状吓得打了退堂鼓。

    虽然作为军区指挥官,完全可以命令莫顿收殷黎为学生,但如果他心不甘情不愿,必然不会将自己的医术倾囊相授,索性用激将法试一试。

    莫顿转过身,看了普拉美斯一眼,轻轻摇了摇头,走到一个木架旁,从上面拿起一块干净的亚麻布,开始仔细擦拭手中的物件。

    殷黎这才看清,他手中拿着的是一把剪刀和一把手术刀。

    想了好一会儿,才记起来有一篇考古资料记载过,古埃及人在公元前3世纪就已经开始使用青铜铸造剪刀了。在孔翁坡神殿(Temp1e-of-kom-ombo)内的墙上,还刻画有剪刀和一些医学用具,但并不是现今使用的交叉样式。

    莫顿手上怎么会有这么精致的手术用剪刀?

    在莫顿细心地擦拭下,那两件金属工具渐渐变得锃亮、光洁,完全可以判断出并非黄铜或青铜的材质。

    还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莫顿已经把它们小心收入一个皮夹中。然后,他抱臂斜靠在书桌旁,盯着面前的男人一言不,黄绿色的眸子有些散。至此,莫顿似乎才开始专心思考普拉美斯的话。

    他脸部的轮廓很清晰,说不上精致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却很好地彰显出一种坚毅的气质,一双浓眉总是微蹙着,眉心隐隐的竖纹让人感觉他随时都可能陷入沉思。

    抬眼看人的时候,宽阔的额头还会出现几道更清晰的纹路。下巴上那一道深深的凹痕和刚刚长出来的胡茬,没来由的,让人感到一种,危险的男性气息。

    他的型也很独特,既现代又复古。殷黎几乎可以确信,埃及人绝对不会钟爱这种式:两侧的头剃得很短,顶部则梳成了一个大背头,好像还用某种香膏定过型,一丝不乱,而额前那个明显的“美人尖”则为他面部刚硬的线条增添了一分柔美。

    有这副皮相,受女人们青睐,也不足为奇了。

    莫顿绕过普拉美斯,向殷黎走过去,叉着腰站在她面前,低头审视着这个传说中的名医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