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74章 嫌弃(1)

正文 第74章 嫌弃(1)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玉熙又跑到她的院子里伺弄她的草药。

    药园种的草药长得都不大好,稀稀松松的难看得要死。好好的一个后院被玉熙倒腾得不成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野兽到此一游呢!

    苦芙走过来道:“姑娘,五姑娘跟芙姑娘过来看你了。”

    玉辰只武氏回来的那一日去请安,这两日都没去,玉熙自然是有样学样。当然,这并不表明玉熙就不知道碧藤院的情况。她可是知道这两日武氏一直在归拢带来的东西,收拾院子。同样,玉容秋雁去这两日也在收拾自己的院子。如今估计是院子收拾好了,所以迫不及待地出来晃荡刷存在感了。

    玉熙走出去就看见秋雁芙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衣裳。秋雁芙正是容颜鼎盛的时节,加上穿着一身显俏的衣裳,看着真是惹人怜爱。

    穿月白色的衣服不大稀奇,玉熙也有好几身,但上面都会绣上各种好看的花样,可秋雁芙这件衣裳什么花样都没绣,就一身白。

    玉熙看了秋雁芙这样一身装束,问道:“芙表姐,你这次过来是特意跟我道别的吗?”

    秋雁芙一愣,不明白为什么玉熙说这话,不过她猜测到玉熙下面没好话,笑着道:“我是来看望四表妹的。”

    玉熙哦了一声:“我还以为你家有人老了,过来跟我道别的。”所谓老了,就是过逝的意思。

    玉容不高兴了,嘴巴一撇,说道:“四姐姐,好好的你咒我姨夫姨母做什么呀?我姨夫他们又没得罪你。”

    玉熙望着秋雁芙这一身白,说道:“我是说雁芙表姐有人老了,又没说你是姨夫姨母。不过说起来也稀罕了,雁芙表姐既然家里的人都好好的,穿着这么一身白做什么?你们不嫌晦气吗呢?”

    秋雁芙以前在河北的时候就经常喜欢穿着颜色素淡的衣裳,穿着这样的衣裳显得她特别有气质,特别美。今天要来登门拜访四个姑娘,担心被压下去,所以她穿了这一身衣裳。秋雁芙忍不住想起玉辰看到她时一脸的惊诧以及汀云阁里丫鬟眼中隐藏的笑意,当下羞得恨不能跳河。

    玉容跺跺脚,说道:“四姐姐,我们好心来看望你,你就这么对我们呀?”

    秋雁芙赔礼道:“四表妹,真是对不住,我不知道府邸有这个忌讳。下次我会注意的。”

    玉熙见掩口轻笑道:“不仅仅是我们府里忌讳,所有人家都忌讳。你要穿着这样去别人家做客,主人家若是性子急躁一些都能直接将你打出来。”

    玉容显然不相信这话:“四姐姐,你也太危言耸听了。”

    秋雁芙说道:“四表妹,我们刚到京城什么都不懂,以后还请四表妹多跟我们说说京城里的忌讳。”

    玉熙心里冷笑,想将我当成踏板,做梦。不过面上还是笑着说道:“这些事问府邸里妈妈都知道的。”说完,迎了两人进去。

    蔷薇院的格局一直都没变。这期间秋氏想将玉熙屋子里的家具全部都换掉,可是玉熙拒绝了,只说自己用习惯了不愿再换。其实是玉熙觉得奢华与朴素真没那般重要,用得趁手才是最重要的。

    秋雁芙与玉容看到院子里除了一侧的蔷薇跟芭蕉,什么都没有。进了客厅,除了桌椅,其他装饰品也没有。这里跟汀云阁弄也是云泥两重天。

    秋雁芙眼中闪现过疑惑之色,她若是没弄错玉熙应该比较得宠,为何这里的布置如此简朴。

    等进了卧房,两人看着卧房也是简单得有些过份。架子床上挂着水墨画的蚊帐,大红色的被褥,屋子里的东西都不大名贵,唯一的亮色大概就是梳妆台上放置的几样首饰了。

    玉容觉得这里真的特别寒酸。不说跟汀云阁相比,就是跟她的水湘院都没办法比了。

    秋雁芙是个有心的,笑着说道:“四表妹没有书房吗?”

    玉熙笑道:“书房就在对方,想看就随我来吧!”她的书房现在可是大变样,再不是刚开始那般了。

    两人走进去,第一眼就看见了屋子里靠窗的那张黄花梨木大书桌。书桌上磊着不少的书籍,放着数方砚台,还有各色的笔筒,笔海内插着的笔如山林一般。书桌上放着一盆‘富贵竹’盆景。

    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幅大字,上面写着‘天道酬勤’四个大字。靠着右侧的墙壁是整整一壁的书,排得整整齐齐。站在屋子里,都能闻到浓浓的书墨的味道。至于玉熙每日练字的墙壁,已经被遮挡起来了,两个人没能看见。

    秋雁芙看着那四个大字,好奇地问道:“这四个大字是谁写的?”之所以没说名家,是因为这四个字一看就显得有些稚嫩,不像是名家所为。秋雁芙虽然是出身商贾,但好东西也是见过不少的。

    玉熙笑道:“这是我自己写的,不是给人欣赏的,是为了提醒自己,认识时刻都不能松懈。”

    秋雁芙心中惊骇不已,不大相信地问道:“这是四表妹自己写的?”她对书画也稍有涉猎,这四个字刚劲有力压根不像是女子所写。

    玉熙笑道:“是我写的,不过先生说我写的字只俱其形,不俱其神,在书法一途走不了多远的。”

    秋雁芙忍不住问道:“表妹说的先生,是宋先生吗?”秋雁芙是听她姨母说过这个宋先生的,心中非常钦佩。只恨不能跟着学习。

    玉熙笑着摇头道:“没,已经辞馆了。我跟宋先生学的都是皮毛,不过三姐是宋先生的关门弟子,她得了宋先生的真传。”

    玉容也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说道:“三姐的字比四姐的字漂亮多了。”三姐那一手的梅花小楷,看了她都心生羡慕。至于四姐墙上挂的那副鬼画符,她就不予多做评论。

    玉熙也不恼,笑着说道:“我平日也是练着玩。对了,五妹妹在河北每日做什么呢?”

    玉容想起她娘说的话,露出一张苦瓜脸:“在河北平日也就绣绣花,写写字。四姐,我最讨厌刺绣了,你绣活做得那般好,连双面绣都能绣,你能不能教教我?”

    玉熙笑道:“我倒是想教五妹妹,只是我事比较多,没有时间。五妹妹真要想学针线活,让母亲给你请个好的绣娘。”开玩笑,她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哪里有时间教玉容。

    玉容当下就不高兴了,说道:“四姐姐再忙能有三姐姐忙吗?三姐姐刚才都答应教我琴棋书画了,怎么四姐姐就不能呢?”这口气实在是冲,不过也同样显露出玉容没什么城府。这也是被父母宠爱的孩子才有的天真。

    玉熙并没有生气,只是轻笑道:“我跟三姐是没的比的,三姐学东西一学就会,一样的东西我得多花数倍的时间才能学会。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写墙上四个大字的原因。”

    玉容不高兴地说道:“不想教就不想教,何必找这么多借口。算了,你不教我也不稀罕。”说完怒气冲冲地走了。

    秋雁芙本来还想多跟玉熙说说话,虽然玉熙有时间说话很冲,但如国公夫人所说是直肠子的人,说话有口无心,这种人很好打交道。不比三姑娘,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让她不由地产生一种自卑感,这感觉真是糟糕透顶。

    苦芙有些担心地说道:“姑娘,若是五姑娘跟三老爷告状,到时候你可就要吃亏了。”

    玉熙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我本来就不会教,要告状就去告好了。”反正韩景彦又没嘱咐让她教玉容,她才不要没事给自己找事。

    玉容并不笨,但却不是个能吃苦头的。上辈子有她这个垫背,加上武氏运作得当,众人都道玉容天真可爱。这辈子嘛,玉容只会成为她跟玉辰的陪衬。做陪衬的滋味可不是那般好受的,一不小心,就得自卑自怜。

    如苦芙所预料的那般,玉容真的跟韩景彦告状了。

    韩景彦倒是没有生气:“你四姐绣活好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而且她经验也少确实不适合教你。你要学,请个绣娘来就是。”

    玉容嘟着嘴道:“三姐姐都答应教我琴棋书画,四姐姐为什么就不能教我呢?”

    韩景彦脸色不大好看道:“你让玉辰教你琴棋书画了?”玉辰要学的东西很多,每日从早学到晚,不可能她不可能主动提出来教玉容的。唯一的可能就是玉容自己要求的。

    韩景彦当日说让玉辰多教导一下玉容,只是在规矩礼仪上面让她多照佛一下玉容,并不是让她教导玉容琴棋书画。这种东西,请专人来就好了。

    玉容还是会看脸色的,一瞧着韩景彦的神色不对,忙说道:“我只是看到三姐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很羡慕。三姐姐听了,就说她可以教我。”

    武氏打了圆场:“老爷,玉容也是想跟三姑娘多接触,这样便于增进姐妹情谊。”

    韩景彦考虑了一下,说道:“你可以去汀云阁,但是前提不能影响到你三姐,知道吗?”
第73章 团聚(4)章节目录第75章 嫌弃(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