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70章 团聚(1)

正文 第70章 团聚(1)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四年后。

    这晚是紫苏值夜,朦胧之中她听到一痛苦的叫声。紫苏反应很快,立即爬起床冲过屋。

    到了卧房,紫苏就见玉熙蜷缩成一团在床上翻滚,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紫苏吓得大声叫道:“姑娘,姑娘你怎么了……”

    惊呼声让玉熙从噩梦之中醒来,玉熙抓着被子靠着床头大口大口地喘气。

    随着这叫声,蔷薇院的各个屋子的灯都亮了。

    申妈妈走了进来,将手上的桐油灯放在桌子上,见到玉熙额头上还有汗珠,身上的衣服也全都湿透了,吩咐道:“去打热水来,再拿过衣服跟被褥。”

    玉熙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说道:“不用打水过来,热水送到净房,我要沐浴。”从头发丝到脚后跟都是汗,擦拭还不如沐浴。

    沐浴以后,玉熙再回屋子,被褥蚊帐已经全部都换过了。玉熙躺在床上,朝着申妈妈等人说道:“你们下去睡吧!我没事。”

    申妈妈有些不放心,柔声说道:“姑娘,我留下陪着姑娘!”如今的申妈妈,还算是比较尽职。

    玉熙摇头道:“让紫苏跟留下吧!”

    麦冬出了门,跟麦冬轻声说道:“也不知道姑娘做的什么噩梦?看着真吓人。”那样子好似在受酷刑,看得她心惊胆颤的。

    墨菊跟墨桃还有红珊,年龄都大了,去年前后脚都嫁了出去。墨菊嫁的是孟小峰,墨桃则嫁的是二管家的小儿子。如今玉熙玉熙现在身边的四大丫鬟分别是紫苏、紫堇,苦芙跟麦冬。苦芙跟麦冬都是国公府的家生子。

    紫堇随着年龄的增长力气越来越大,后来韩建业的师傅觉得紫堇是天生神力就这样放着有些可惜,推荐了紫堇跟一姓赵的女子学功夫。如今已经学了两年。

    苦芙也觉得自家姑娘做噩梦的时候很恐怖,只是这话却不能说:“这事知道就成,不能对外说一个字。老爷跟夫人明日就要回来了,以后我们当更得谨慎了。”三夫人回来了,姑娘的日子肯定没现在这么松快。她们身为姑娘的贴身丫鬟,更应该小心行事,不能给姑娘增添麻烦。

    玉熙躺在床上,说道:“紫苏,将灯吹灭了吧!我没事。”她这几年都没再做噩梦了,以为这事已经过去了。却没想到因为韩景彦跟武氏要回来,她白天想事想得太多导致晚上梦到上辈子死的场景。

    灯吹灭了,屋子骤然黑了下来。玉熙躺在床上睡不着,睁大着眼睛望着窗户外,听着外面树叶沙沙的响声。

    过了半响玉熙闭上眼想睡觉,可是一闭上眼仿若又置身在火海。玉熙睁开眼睛,看着水墨色的幔帐,低声说道:“怕也没用,该来的还是得来。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难道还能比以前更惨。”

    紫苏听到玉熙在自言自语,但她都听不清楚玉熙到底在说什么,也不敢打扰她,只小心地在等着玉熙的传召。过了半响也没听到玉熙这边有动静了,紫苏轻手轻脚下了床小心翼翼走到床边,就看见玉熙已经睡着了。

    紫苏松了一口气,刚才真的是将她吓死了。也不知道姑娘到底做了什么噩梦,竟然这么恐怖。

    玉熙每日都是卯时二刻就起床,数年下来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每天一到这个点就醒来,根本不用人叫。

    玉熙在院子里打完一套五禽戏,等身上的汗都干了以后才开始洗漱。这个时候,苦芙手里端来了一盆温水,麦冬手里端着一盆冷水。全嬷嬷跟玉熙说,每天早上洗脸的时候得先用温水,然后再用冷水,这样对皮肤好。虽然玉熙现在还没感觉到这样做对皮肤有什么好的,但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

    梳洗后,玉熙到后院去了。人家后院都种花,玉熙却在后院种着各种的草药。玉熙种这些更多的是为了了解这些草药的习性,并没指望着她种的草药入药。

    玉熙在后院呆了两刻钟,苦芙过来道:“姑娘,早膳做好了。”

    早餐有小米粥、灌汤包、薄饼、鸡蛋羹,另外还有四碟小菜。如今有了小厨房,玉熙的早膳都是她自己点的。用完早膳,再喝了一杯加了蜂蜜的豆浆。

    这也是全嬷嬷要求的,让玉熙每餐饭后要喝豆浆或者羊乳。具体什么功效全嬷嬷没说,只要求她坚持每日喝豆浆或者羊乳。

    用过早膳,冬麦问道:“姑娘,是不是穿昨日绣房送来的那套水红色的衣裳?”

    玉熙嗯了一声。玉辰穿的都是淡雅显气质的衣裳,而玉熙喜欢穿亮色的衣裳,这样才不会被玉辰完全压制下去。

    坐到梳妆台前,苦芙站在后面给她梳头。

    玉熙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一瞬间的晃神。镜子里的女子鹅蛋圆脸,脸色晶莹,肤光如雪,虽没有玉辰那般国色天香,但容貌绝对不差。这会玉熙都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她上辈子会自卑?

    玉熙见紫苏取了蝴蝶戏花珍珠簪,摇头说道:“将那套点翠宝石首饰拿出来。”这几年玉熙越发得秋氏的喜欢,除了每天公中固定添置的首饰,秋氏每年还会额外给她打好几套首饰。除此之外,玉熙还会得老夫人的赏。几年积累下来,玉熙如今的首饰也不少了,可供挑选的余地也多。

    紫苏皱了一下眉头,说道:“姑娘,今天是三老爷跟三夫人回来的日子,戴这套首饰不大好吧?”这套宝石首饰还是姑娘生辰的时候大夫人送的,算是自家姑娘首饰里最为贵重的一套了。

    玉熙轻笑道:“我有分寸,就戴这一套。”

    穿戴整齐,玉熙才带着苦芙与冬麦去了上房。一般情况下,玉熙出门应酬会带着苦芙跟麦冬,在家走动会带着紫苏。

    半路上,玉熙正巧碰到了玉辰。玉熙笑眯眯地叫了一声:“三姐。”不管玉辰有多美,看多了就会习以为常。

    玉辰嗯了一声,望着玉熙,关切地问道:“怎么眼睛有些肿,昨日没睡好?”

    玉熙只笑着说道:“三姐,爹今天到家了,我昨日想得多了,两更天才睡着。”经过全嬷嬷五年的教导,玉熙已经脱胎换骨了。如今的她,别人很难看得出她的真实情绪。简单来说,玉熙现在很擅长伪装自己,再不是以前那个喜怒哀乐都浮现在脸上的人了。

    唯一让玉熙有些遗憾的是,全嬷嬷并不愿意留在国公府,坚持要回老家。所以在去年九月夫人寻到了一个擅长做药膳的嬷嬷替代,全嬷嬷就离开了。倒是桂嬷嬷,留在了玉辰身边。

    玉辰见到玉熙的神色确实有些憔悴,眼中带着欣慰,说道:“这次爹回来,就不会再走了。”爹在她一岁多点的时候就去了河北任职,这些年一直都没回来,她对爹的样子也是靠祖母的描述想象出来的。

    玉熙见状苦笑一下,说道:“爹爹回来自然是大喜事,不过这次不仅仅爹爹一个人回来。”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玉辰明白玉熙的意思,笑了下说道:“只要我们谨守规矩,做好该做的就成。其他的,不用担心。”武氏不过是一个填房,哪里值得担心害怕。

    玉熙点头道:“嗯,我听三姐的。”

    玉辰边走边说道:“祖母一直说府邸里太冷清了,现在爹跟弟弟妹妹回来了,府邸里肯定会热闹起来。”宋先生教到去年年底,今年没再来国公府了。不过宋先生虽然走了,但玉辰要学的东西仍然还有很多,导致她很少有时间陪伴老夫人。如今玉容跟建诚他们回来了,祖母也不怕闷了。

    玉熙笑着道:“三姐说得是,现在建诚他们回来,府邸肯定会热闹很多。”建诚是武氏所出,但却不是二房的嫡长子,二房的长子建均是辛姨娘所出。

    辛姨娘是老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能让建钧在武氏手底下安然长大成人也是辛姨娘的本事。

    到了上房,就见着老夫人穿戴一新坐在榻上了。玉熙扫了一眼,看到老夫人用了她做的抹额,比较满意。

    玉辰行了礼就走到老夫人面前,很是担心地问道;“祖母,你昨晚是不是也没睡好?精神都不大好。”

    老夫人笑道:“你爹马上就到家了,祖母哪里还有不好的。”她都有十一年没见着儿子了,都快想出病来了。儿子今天回来,她昨天就想着孩子会不会变了样,瘦了还是什么的……想了一个晚上,越想越兴奋,结果一夜没睡。

    正说着话,秋氏带着大儿媳叶氏跟玉如还有玉婧过来了。叶氏是左军都督的嫡长女,前年年初进的门,如今正帮着秋氏管家。

    玉如给老夫人行了礼以后,笑着跟玉辰还有玉熙打招呼。自从常嬷嬷与她一番长谈以后,玉如现在对玉辰跟玉熙的态度就很亲昵。虽然玉熙感觉到玉如别有所图,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也不介意做戏。反正玉如比她大了好几岁,过两年就该出嫁了。

    玉婧因为怜姨娘落胎的事又被老夫人关了一年,出来后请了一个严厉的教养嬷嬷教导她。如今的玉婧非常规矩,规矩得过了头,看奥现在的玉婧你想很容易忘记她以前嚣张跋扈的前科。不过玉熙并没因为玉婧现在规矩了就掉以轻心,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还是要多防备着玉婧才是。

    老夫人此时也没有与人说话的心思,频频让人去外面看三老爷回来没有,脖子升得也都成长颈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