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63章 流言

正文 第63章 流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跟全嬷嬷学了一个多月,玉熙现在很多习惯都在慢慢改变。连其他一些陋习,也在慢慢更正。

    月底放假,上午休息,下午还是要照常去汀云阁学规矩。这日在去汀云阁的路上碰到了玉婧。

    玉婧主动跟玉熙打了招呼,笑着说道:“听说两个嬷嬷都是有品阶的女官,四妹妹能跟三妹妹一起与伺候过贵人的嬷嬷学规矩,真是好福气,二姐我羡慕得很呢!”直接说有福气就好,偏偏还要加上玉辰,明显是说玉熙在沾玉辰的光。

    玉熙脸上带着笑:“是啊,都说我是个有福气的呢!不过有福气,还得惜福。”说完这话,玉熙的眼睛不由落在玉婧身边的那个丫鬟身上。这丫鬟很眼生,以前伺候玉婧的云起跟云浪也不知道是发卖了还是送到庄子上去了。

    玉婧手紧紧地捏着帕子,这话不在讥讽她没福气也不知道惜福了。正常情况下玉婧会克制,但是一旦上火了,她就控制不住自己:“你不过是玉辰的跟屁虫,我倒是要看你能嚣张多久?”

    玉熙淡淡一笑:“那岂不是说二姐你连跟屁虫都不如?”

    红珊小声提醒玉熙,说道:“姑娘,我们得走了,要是迟到全嬷嬷会责罚你的。”说完还警惕地看着玉婧,就怕玉婧跟上次一样,发疯似地冲了上来伤了她家姑娘。

    玉熙笑着道:“二姐,你慢慢逛,我先走了。”

    玉婧望着玉熙的背影眼中闪现过恨意。若不是韩玉熙她也不会被祖母软禁,她爹也不会不管她了。都是韩玉熙害的,这笔账她一定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玉熙回转头,正好看到玉婧满是仇怨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玉熙脑海之中浮现出一句话‘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刚才让玉熙眼生的丫鬟叫四新,到玉婧身边没多久。四新望着玉熙的背影,故意说道:“姑娘,我以前听说四姑娘懦弱又自卑,见到人大话都不敢说一声。可我瞧着四姑娘跟传闻的一点都不像呢?真是太奇怪了。”

    玉婧本就满腔怒火,听到自己的丫鬟在盛赞玉熙,脸上布满戾气,一脚将四新踢倒在地上,骂道:“想去讨好巴结那个贱丫头趁早死了这条心。我就是打死你也不会让你有机会卖主求荣?”玉婧脾气不好,对丫鬟非打则骂,而且她老闯祸,她的丫鬟都跟着受牵连。之前的事,老夫人将她的贴身丫鬟云浪云起都处置了。

    四新跪在地上,抹着眼泪说道:“姑娘,奴婢冤枉。奴婢只是想起一件事,奴婢之前听几个妈妈聊天时说四姑娘自从病好以后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今日见着四姑娘,就觉得她跟传闻的不一样,奴婢太过惊讶,所以才忍不住多说了两句。”

    玉婧立即抓到了重心,想起玉熙前后的表现,这可不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四新低下头,没让玉婧看到她眼中的阴霾。

    没两天,国公府就有一则谣言,说四姑娘天花后就被脏东西附身了,现在的四姑娘根本就是被妖魔鬼怪,真正的四姑娘早就死了。至于证据,玉熙前后变化太大就是最好的证据。

    蔷薇院的消息如今很是灵通,这个谣言很快玉熙很快就知道了。玉熙轻笑道:“脏东西附身?什么脏东西?”虽然她的经历是匪夷所思了一些,但脏东西附身什么的太好笑了。

    红珊都急得要晕过去了:“姑娘,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呀?这事得赶紧告诉夫人呀!”

    玉熙笑道:“你相信我被脏东西附身了?”

    红珊赶紧说道:“奴婢自然是不相信了。”她家主子再正常不过了,怎么可能是妖孽。

    玉熙脸上浮现出笑容:“那不就成了。难道别人说什么我就是什么了?这事我们不插手,顺其自然。”玉熙才不怕这样的流言,她现在又不是到了婚嫁的年龄,就算现在有谣言,等过个三五年早被人忘到旮旯角落去了,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可这散播谣言的人,肯定有的受了。

    玉熙不担心,是因为她相信这谣言出不了国公府。真当伯母这个当家女主人是摆设不成。

    这谣言在国公府传的时间并不长,秋氏在最快的时间知道了这事。秋氏立即抓了两个散播谣言最罪厉害的婆子,然后当着其他丫鬟婆子的面直接杖毙,接着又下令彻查,只要逮着了就重罚。

    秋氏性子急躁,不过嫁入国公府这么多年,下手最重的也不过是打过两个倚老卖老的婆子二十大板。可这一次,秋氏直接却施以雷霆手段,一下就将下面的人震慑住了。

    将下面的人震慑住,秋氏还要追查源头,看看到底是谁散播这样的谣言。敢散播这样的谣言,实在是恶毒,其心可诛。

    秋氏行事很利索,很快就查到这消息是从玉如院子了传出来的。秋氏觉得玉如没这么大的胆子,最主要的是玉如跟玉熙两人并没有矛盾。秋氏让人继续查下去,很快就查到了玉婧的身上。

    有了证据,秋氏立即将这件事告诉了老夫人:“婆母,二姑娘散播这样的谣言,分明是想要要毁了熙丫头呀!不过是发生了点口角,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呢,要不然怎么会散播泽这样恶毒的谣言。”秋氏这次下狠手,也是因为这次的事一个处理不好,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老夫人还真不知道这件事,主要是罗妈妈不敢告诉她,怕老夫人着急上火。

    秋氏见老夫人不说话,以为她不相信,说道:“婆母若是不相信,我可以将证据呈上来。”

    老夫人跟秋氏婆媳十几年,如何不知道秋氏的为人。若不是证据确凿,秋氏不会闹到她的跟前来的。老夫人铁青着脸,平常姐妹有矛盾吵吵闹闹这都很正常,只要不过份她都不会插手。可散播这样的谣言,死都不可惜:“去将二姑娘叫过来。”

    玉婧又不傻,哪里会承认这事,她立即叫屈:“我没有,我没有散播这样的谣言,一定是有人诬陷我。”

    秋氏指着地上跪着的三个人。两个是玉婧院子里的婆子,另外一个就是四新,四新是玉婧的贴身丫鬟,玉婧说不是她指使的没人会相信的。

    玉婧死活不认,她没做过的事如何认:“我没有,是她污蔑我。祖母,这谣言真的不是我散播的?”

    李妈妈道:“二姑娘,这几个人都是你院子的仆从,她们如何敢污蔑你?”污蔑主子,重则打死,轻则全家发卖。

    玉婧突然福至心灵,大声叫道:“一定是那个鬼东西污蔑我的。她为了报复我,竟然用这么卑鄙无耻的手段。祖母,你不要被那个鬼东西给蒙蔽了,她这是要报复我才故意散播这样的传闻。”玉婧这话,很好地诠释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这句老话的含义。

    老夫人忍无可忍,怒喝道:“来人,将二姑娘送回院子里去。”玉熙就是要报复,也不会蠢到用这样自伤八百的法子。

    玉婧又被老夫人软禁起来了。

    玉熙得了这个消息心里头松快了许多。就在这个时候,玉熙又听到一个消息,怜姨娘流产了。

    当天,容姨娘被送去了家庙。

    老夫人这种行为让人很容易认为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容姨娘。玉熙有些惊讶,老夫人这次行事怎么如此雷厉风行?

    红珊偷偷与玉熙说道:“姑娘,这次怜姨娘落胎,很可能是大夫人身边的李妈妈动的手脚。”红珊不敢在玉熙面前说秋氏的坏话,所以就拐了个弯说李妈妈是凶手。

    玉熙说道:“这事横竖与我们无关,不要再多议了。”她就说为什么老夫人这么火急火燎地将容姨娘送走,原来还有这缘故。

    红珊道:“没了容姨娘跟二姑娘,府邸也清静多了。”这次二姑娘被软禁,估计怎么得也要一年半载了。

    玉熙摇头道“这个谁又知道呢!”走了一个容姨娘,还有一个怜姨娘。这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特别是这次落胎,若真是大伯母下的手,怜姨娘岂会真一无所知。以后且有的闹了。

    红珊看玉熙的样子,将本来隐下来的话说了:“怜姨娘接连两次流产,元气大伤,大夫说怜姨娘以后很难怀孕了。”

    玉熙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

    这事发生的第二天,常嬷嬷问了玉如:“二姑娘被罚,姑娘有帮二姑娘求情吗?”玉如跟玉婧关系不好常嬷嬷早就看出来了,只是她一直都在等合适的机会挑出来与玉如说。

    玉如脸色一僵,玉婧被重罚她没落井下石就已经很厚道了,还想让她帮着求情,怎么可能。

    常嬷嬷是一个很尽职的人,见状说道:“大姑娘,你跟二姑娘都是国公府的姑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玉如面色一僵。

    常嬷嬷说道:“二姑娘若是名声坏了,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大姑娘你了。”玉婧名声坏了,国公府的几个姑娘都要受牵连。但三姑娘跟四姑娘年岁小,而且又师从宋先生,受到的影响就小很多了。

    玉如手一抖,却什么都没说。

    常嬷嬷皱了一下眉头,作为长姐应该关爱下面的弟弟妹妹,做好典范,可玉如却是心胸狭窄:“不过大姑娘也不用担心,这件事肯定不会泄露到外头去。”肉烂在锅里,外人不会知道的。

    玉如神情一下放松了。

    常嬷嬷顿了一下,说道:“大姑娘,我瞧着你与三姑娘跟四姑娘很少走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玉如有些不自然地说道:“三妹妹跟四妹妹忙,我也不好去打扰她们。”其实是玉如不想见到玉辰跟玉熙,看到她们就膈应得慌。

    常嬷嬷道:“三姑娘容貌出众,天资聪慧,如今又拜得名师,得桂嬷嬷与全嬷嬷教导,以后前程不可限量。四姑娘虽比不上三姑娘,但前程肯定也不差。”

    这话落在玉如耳边,分明是在说她比不上玉辰跟玉熙了。玉如现在最是听得她比不上玉熙这话了:“嬷嬷莫非有什么想法?”

    常嬷嬷心里暗暗叹一口气,话都说到这份上这大姑娘竟然还没明白,这资质实在是太差了。

    常嬷嬷也不拐弯抹角了,说道:“三姑娘跟四姑娘前途大好,大姑娘还是对与她们多亲近才是,以后会用得着。就算姑娘真不愿意亲近,也不可得罪。女子出嫁以后,娘家兄弟姐妹都是助力。若是没有娘家兄弟姐妹的助力,万一夫家翻脸,重则尸骨无存,轻者送入家庙青灯古佛相伴一身。”

    玉如的脸色变了又变:“嬷嬷就算想让我跟三妹妹四妹妹好好相处,也不用说这些话来吓唬我?”

    常嬷嬷很有耐心:“我不是吓唬姑娘,而是这种事例太多太多。”说完,常嬷嬷与玉如说了几个真实的案例。这些没有娘家撑腰的女子最后下场都凄凉无比

    玉如全身都在发抖。

    常嬷嬷说道:“大姑娘,你若只执意要与三姑娘跟四姑娘疏远,到时候吃亏的是你。我言尽于此,如何做大姑娘自己审度吧!”

    常嬷嬷这一通话,对玉如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当天晚上,玉如就做了噩梦。梦见夫家对她不好,她回娘家求助,结果秋氏不理会她,韩建明跟韩建业也不管她,去求玉辰跟玉熙也都不理会她,最后她被夫家给逼死了。

    青萱朦胧之中听到有人叫,一个激灵,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点亮了桐油灯。

    这个时候,青萱才看见玉如满头的汗,整个人都在哆嗦。青萱吓了一大跳:“姑娘,姑娘你怎么了?”

    玉容紧紧拽着青萱的手,说道“我做了个噩梦。”这个噩梦太可怕了,她竟然就那样被活活逼死。想到这里,玉容又是一身冷汗。

    青萱抱着玉如,轻轻地安抚道:“姑娘不用怕,不过是个梦而已。”也不知道是什么梦,竟然将姑娘吓成这样。

    玉容自然不可能将梦里的情况告诉青萱的,但是她却认认真真地开始思考常嬷嬷跟她说的那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