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62章 江鸿福(4)

正文 第62章 江鸿福(4)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江鸿福的沉默,让江文锐怒火中烧:“说,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连我都避讳?”

    江鸿福立即跪在地上,说道:“爹,不是我不说,是我不知道怎么说。这事太匪夷所思了,我怕说了你不相信。”

    江文锐面色和缓了许多,说道:“我倒是想听听,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让你还没说就确定我不会相信。”此时的江文锐没往于氏身上猜测,只往外面的人想了。

    江鸿福定了定神,这才将昨日发生的事都说了,那半张银票的事倒是隐瞒下来。说完后,江鸿福一脸的纠结:“爹,我不知道那灰衣人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江文锐这会脸色铁青,他开始真以为这是一场意外,可是现在却告诉他不是意外:“那灰衣男子是什么身份?”见江鸿福摇头,问道:“那人长什么样子?”

    江鸿福想了一下,然后将灰衣男子的体貌特征说了一下。

    江文锐经的事多,听到委托大概就猜测到这男子是镖局的镖师了。灰衣男子是兴隆镖局的镖师,要查并不难,江文锐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就查到了。当然,也是兴隆镖局没有隐瞒的意思。要是他们不想让江家人查到,当时灰衣男子就不会让江鸿福看到样貌。

    江文锐立即寻上了兴隆镖局。

    兴隆镖局的管事听了江文锐的来意,很爽快地承认灰衣男子确实是他们派出去的镖师。至于是哪个镖师,这个就不方便透露了。

    江文锐对这个镖师没多大兴趣:“我只是想知道,是谁委的你们?”江文锐怀疑儿子这件事是幕后这个人自编自演,目的就是挑拨离间,让他们父子、母子失和。

    镖局的管家拒绝了江文锐的要求,说道:“江大人,我们这一行有一个规矩,除非是作奸犯科违法违纪朝廷要查,否则不可以透露委托人的信息。”

    江文锐说道:“只要你们告诉我这个幕后的人是谁,不管你们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我都答应。”江文锐要将这个幕后的人抓出来,要不然后患无穷。

    管事笑着说道:“江大人,还请见谅,我们不能砸了自己的饭碗!。”若是随随便便泄露委托人的信息,谁还敢信任他们。没了名声,镖局也该关门了。

    兴隆镖局能做到京城最大,可不是只镖师武功好就成的,幕后也有很硬的靠山。

    江文锐见对方态度坚决,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没有用,只能闷闷地回了府。,回到府里没多久,他派去打探消息的大管家回来了。

    大管家说道:“老爷,那位姓周的马夫家境贫寒,一家人就靠着一辆马车维持生计。这人有一个嗜好,嗜酒如命。”

    江文锐冷着脸说道:“那人当天是喝了酒?”这也太巧了。

    大管家点头,不过他又说了一件事:“老爷,在出事之前这马夫喝了酒跟人吹嘘,说他马上就能赚一笔大钱,以后能过上好日子了。不过等酒醒以后他不承认,只说是酒后虚言。”

    江文锐面色很难看。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件事如他所想的,不是意外。江文锐问道:“还有呢?府里的马车为什么没有及时去接了福儿回来?”若是马车及时去接了人,也不会有那件事发生。

    大管家说道:“府邸里的马夫我也询问过了,马府说他当日吃的是大厨房的饭菜。只是在去接大爷之前,吃了老曹头给的一个油饼。”

    江文锐问道:“老曹头?他跟谁有牵扯?”

    大管家一五一十地说道:“老曹头是家生子,不过老曹头的妻子柳氏是夫人陪房柳妈妈的侄女。”

    江文锐面色阴沉,说道:“不要再查了。”

    江鸿福听到江文锐亲口说这一切都是意外时,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他就知道是这么一个结果。江鸿福也没说追查到底,因为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只是说道:“爹,我想回老家呆一段时间。”江鸿福这两天也想了很多,最后她决定若他爹为他张目他就留在京城。若他爹息事宁人,说这一切都是意外,他就回老家。

    江鸿福会这么决定,是因为他心中还有一丝的希望。可惜,这个希望被他爹亲手给打破了。

    江文锐看到儿子平静的好似洞悉一切的眼神,咙滚动了一下。他儿子好像在一瞬间之间就成长为一个他不认识的人了。江文锐艰难地说道:“江南怎么能有京城好,而且你的老师跟同窗也在京城,去了江南你的功课怎么办?”

    江鸿福收敛住了情绪,说道:“江南也有很多名师。”

    不管江鸿福如何说,江文锐都不答应。

    江鸿福没办法,只能放出杀招:“爹,江南是没京城好,这谁都知道。但是我不敢再这里呆了,要不然没办法安心,我会时刻担心自己会出意外。爹,你就让我回江南吧!”这一次侥幸逃过了,下一次呢?下一次真让于氏得逞了他爹会如何?会不会还跟现在这样息事宁人?说他胆小也好,弱懦也好,他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

    江文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说了是意外,这件事一定是有人在幕后拨弄是非。”

    江鸿福没有与江文锐争辩,只是说道:“爹,我只知道,没有那人我已经是个死人了。”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人会知道于氏想要在这一日害他,不管这人有什么目的,他欠了人家一条命。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江文锐说不出话来。他知道,儿子这是在怪他,怪他不能还他一个公道。可是他能怎么做?难道就因为一个油饼而怀疑于氏进而治她的罪?别说没证据,就算有证据,这家丑也只能藏这捏着,哪里还能闹出来。

    过了半响,江文锐说道:“以后,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发生。”这话其实已经相当于承认了于氏有嫌疑了。

    江鸿福摇头说道:“爹,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于氏能害他一次,就能害他两次。他外祖跟舅舅没了,他在京城没有助力了。原本还对他爹有所期望,可是现在他却知道他爹也靠不住。如那人所说,要想活命就必须回江南,要不然他一定会被于氏害死的,到时候他死也是白死。他爹不会为了他休了于氏,说不准为了前程还会帮着于氏打掩护不让老家的人知道。

    江文锐对大儿子还是很了解的,别看平日好说话,但是触及到他的底线说什么都不管用。他知道这事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最后只能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要回老家也好,为父已经好些年没回去,你正好回去替爹尽尽孝道。”

    江鸿福点了一下头:“好。”

    江文锐想了一下,又说道:“这次,让鸿锦与你一起回去。”

    江鸿福一愣,这唱的是哪一出,不过他还是点头说道:“听爹的安排。”只要不是于氏跟着去,他就不怕。

    于氏听到这个消息,死活不愿意,而且于氏的理由也很充分:“锦儿还这么小,若是路上有个三长两短如何是好?”

    江文锐冷声说道:“我已经决定,你不消再说。”说完,拂袖而去。

    于氏心里有些发寒。从成婚到现在老爷一直对她都是和颜润色,这还是第一次发脾气。于氏担心是她做的那件事被老爷发现了,问了身边的婆子道:“你不是说不会留下一丝痕迹吗?”

    米婆子很肯定地说道:“夫人,奴婢做得很干净,什么痕迹都没留下来呢!”唯一遗憾的是大少爷竟然逃过这一难呢!

    说起江鸿福,于氏满肚子的问题:“让你打听的消息如何了?”她得知道江鸿福是如何避过那次的事。

    米婆子摇头道:“打听不着!”这件事除了江文锐父子,就只江小放知道。米婆子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打听不着呢!

    于氏想着江鸿福要去江南,两条眉毛都快要皱到一起了:“你说,老爷突然让他们回去,是为的什么?”

    米婆子也猜测不到:“奴婢猜不着。”

    江鸿福是个手脚利索的,他先去了白檀书院与他老师告假,说要回老家一趟。也没与他老师说什么事,什么时候回来,只说这这次回去需要的时间比较长。

    告假以后,又跟自己交好的几个同窗辞别,然后回了江家,开始整理东西。这次回江南,肯定要乡试完了以后才会回京。所以要带的东西,很多。

    在这一刻,江鸿福有些庆幸。他娘的嫁妆没在于氏的手里,而是由他祖母管着着。江老夫人很疼爱这个嫡长孙,只会多多地贴补,哪里还会克扣他的嫁妆。

    于氏不愿意让儿子跟着去江南,但是江文锐的态度很坚决。于氏无奈之下,最后只能想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在出发之前,江鸿锦病了,是真病,而不是装病。

    江鸿福压根不愿意为了江鸿锦耽搁行程,第二日按照预定的日程上路,回了江南。

    江文锐让江鸿锦跟着一起回江南,是为了不让兄弟失和,现在都给于氏给破坏掉了。两件事叠加在一起,江文锐冷了心。
第61章 江鸿福(3)章节目录第63章 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