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56章 救人

正文 第56章 救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回去的路上,方妈妈跟玉熙一辆马车。

    方妈妈苦着脸说道:“姑娘,我不认字,怎么做账呀?”之前她只算了每个月的开支,到月底余下多少钱,加减一下就算出收益了。

    玉熙笑着说道:“到时候请个账房先生,也不要他天天蹲在铺子里,只需隔三差五过来记一下账。”

    方妈妈有些为难:“那工钱怎么算?”

    玉熙道:“每个月给个二两银子的工钱就够了。”按照现代的说法,就是找个兼职会计。

    方妈妈觉得这钱花得有些冤。

    玉熙摇头说道:“妈妈,无规矩不成方圆。包子铺的生意这么好,等你教的这两个人都学上手了,我准备再开一家分铺。到时候若是账务不清楚,很容易让人浑水摸鱼。”方妈妈如今收了两个徒弟,这两人都有身契在手,玉熙也不担心她们捣鬼。

    方妈妈觉得玉熙说得有道理,也就不再反对了。

    玉熙道:“妈妈,教养嬷嬷过两日会到府邸来,以后我很难再出府了,妈妈有事就让红珊的嫂子帮忙递话。若是有特别重要的事,你就自己进府来。”

    方妈妈有些欣慰,说道:“姑娘,你要好好跟宋先生跟教养嬷嬷学。”学好了,将来就能嫁个好人家了。

    进了城,玉熙就与方妈妈分开了。红珊这才开口道:“姑娘,若是再开一家包子铺,能让我嫂子去铺子上帮工吗?”包子铺上的帮工月钱八百文,另外还包早餐,忙了早上其他时间自行安排,这待遇真的很不错。要知道,她一个一等丫鬟一个月的月钱也就八百大钱。

    玉熙笑道:“等铺子开了再说,现在说这个为时尚早。”

    正说着话,突然马车来了个紧急刹车。在突发事件时,玉熙反应很快,双手立即抓住马车的边沿,没让自己撞在车上。红珊没玉熙反应快,额头撞在车厢上,起了个大包。

    红珊怒气冲冲地掀开车帘,还没等她质问车夫是怎么回事,车夫就慌忙解释说道:“红珊姑娘,有个姑娘突然冲到路上,我怕撞着人才赶紧停下马车。”那是个人,不是畜生,车夫也是条件反射停车的。

    听了这话,红珊这才看到就在马匹前面两步远趴着一个姑娘,那姑娘年龄不大,大概十来岁的样子,这会脸色惨白地倒在地上,身上衣服还有血,看着跟鬼似的。

    红珊吓得一屁股坐回马车里。

    玉熙看到红珊这个样子,倒是起了好奇心。掀开帘子探头出去看。还没等她有任何的想法,迎面就跑来两个人。

    跑过来的两个人都是五大三粗的。其中一脸上有一颗黑痣的男人看到了地上的姑娘,大声叫道:“在这里。”

    说完就大跨步过去,老鹰抓小鸡似的抓起地上趴着的姑娘,然后哼哼道:“你跑呀,怎么不跑了?有本事再跑呀?”

    那姑娘眼中满满的都是绝望。

    玉熙望着姑娘眼中的绝望,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自己死在茅草屋的情况。那时候,她也是这般的绝望。玉熙心头一颤,大声朝着那个黑痣男叫道:“将她放下。”

    红珊立即放下车帘,跟玉熙说道:“姑娘,可不能救,瞧着这些就不是什么好人呀!”这姑娘八成是逃奴了。

    黑痣男转头,看到玉熙的马车还有身边跟了好几个家丁,就知道是富贵人家了。在京城混的,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这两个人也不敢得罪,当下扬声说道:“姑娘,这是我们春香楼的姑娘。她伺机逃走,我们这是抓她回去的。”

    红珊听到春香楼,面色一下变了:“姑娘,这可不能管了。”春香楼那可是妓院呀!怎么能让姑娘跟妓院的人沾上边。

    与红珊相反,玉熙听到对方是春香楼的人反倒是松了一口气。春香楼的人倒好处理,只要出得起价,哪怕是花魁都能买,更不要说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多少钱?我买了。”

    黑痣男脸上闪现过异色:“这事我做不了主,你要买,得问过我们当家的。”

    玉熙并不理会黑痣男,而是问着被黑痣男抓在手里的姑娘:“你的身价银是多少?”能从春香楼逃出来,就表明这人是个有胆色的,也不怕死的。

    那姑娘眼中迸射出一丝希望,一丝生的希望:“二十两。”

    玉熙朝着那黑痣男说道:“我出五倍的价钱买下她,你看如何?”

    黑痣男听了这话,有些犹豫。

    那小姑娘心里涌现出求生的希望,盯着黑痣男说道:“你们若是一定要抓我回去,我也不会活的。”她宁愿死也不会如这些人的意。

    黑痣男是知道这死丫头性子倔强,打了不知道多少回都不低头,这次还趁他们疏忽逃了出来:“臭丫头,算你好运。”这死丫头软硬不吃,说不准带回去真寻了短见。反正也不是什么国色天香,还不如卖了,至少能小赚一笔。

    那小姑娘眼中露出一抹神采,这意思是答应卖她了。想到这里,这小姑娘眼巴巴地看着玉熙。能活着,谁也不想死。

    黑痣男朝着玉熙叫道:“我这就让人去将她的身契取来,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春香楼离他们的地方并不远,小姑娘的身契很快就取来了。玉熙朝着那姑娘说道:“你看看那是不是你的身契?”

    小姑娘看完以后点头说道:“是我的身契。”

    得了身契,玉熙并没有直接回国公府,而是去了上元街。就这姑娘现在这幅鬼模样她可不敢带回国公府,要不然肯定得挨一顿骂。

    玉熙望着躺在车上,满身是伤的姑娘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被卖到春香楼去?”

    小姑娘说道:“我叫凌七,我爹是河下镇的凌员外,半年前我爹病逝了。”

    红珊忙问道:“那你怎么会在青楼?你家亲戚呢?”

    凌七听了这话,眼里迸射出仇恨的目光:“我是被我后母卖的。本来好好地在家睡觉,一觉醒来就在青楼里了。”

    玉熙望着凌七的脸,说道:“你跟你后母不对付吧?”凌七的爹既然是员外,那家境肯定不错。凌七也不是什么国色天香,就凭这的姿色卖到青楼也卖不到大钱,那只一个原因,凌七跟她继母有仇。

    凌七点头:“若没有她,我娘也不会死。”

    玉熙不用再问就知道了,就这姑娘的性子与杀母仇人岂能和平共处。她继母将她卖到青楼,不是为了图财而是为了报复:“你家里还有什么亲戚吗?若是有,等你养好了伤就送你回去了。”

    凌七却是摇头道:“姑娘救了我,我这条命就是姑娘的。”

    能屡次三番不顾生死从春香楼逃出去,哪怕遍体鳞伤也不放弃,可见性子是极为刚毅的。这种人,若是能真心归顺会是一大助力。玉熙说道:“你要想好了。若是你想跟在我身边就是丫鬟了,得归奴籍了。若是你回去,你还是良家女。”

    凌七诚恳地说道:“姑娘,我家没什么亲戚了,我就是回去也不知道去哪里。跟着姑娘好歹有一条活路。”与其跟着那些心思莫名的人还不若跟着姑娘,哪怕当丫鬟,至少性命跟人身安全有保障。

    玉熙见她不是一时的冲动,倒也点头道:“你先去方妈妈的包子铺里养伤,其他等养好伤再说。”

    凌七点头道:“好。”

    方妈妈是个心软的,听到凌七的遭遇很是同情,让人将凌七扶到后院,又急忙给她请大夫了。

    申妈妈瞧着天色,说道:“姑娘,得回去了,再不回去老夫人会责骂的。”这都快天黑了,老夫人可是交代天黑之前必须到家。

    玉熙说道:“申妈妈,你派人去河下镇查一下,是否真有凌七这么一个人?”用人之前先得查清楚对方的底细。万一这人说谎,用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到时候可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回到国公府,已经是戌时初了。因为回来得晚,玉熙被韩老夫人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玉熙低着头,乖乖地站在那,由着老夫人训斥。

    看着玉熙这个样子,老夫人不由又想起玉熙的生母宁氏,每次她训斥宁氏的时候,宁氏也是这样一幅样子。想到这里,老夫人心里头膈应得慌,:“你下去吧!”人与人之间真需要缘份,哪怕玉熙表现得越来越优秀,有那么一个生母,老夫人对玉熙怎么都喜欢不来。

    玉熙恭敬地退下去。

    屋子里只剩下罗妈妈,韩老夫人才道出了真心话:“这孩子,怕是养不熟了。”面上恭敬可实际上却对她很防备,要不然也不会事事防着红珊跟申妈妈,哪怕红珊已经投诚仍然得不到她的信任。

    妈妈笑着道:“老夫人说得这是什么话?四姑娘可是你的嫡亲孙女,哪里有什么养不熟的。”

    若不是亲孙女,她岂能容这般胡来。韩老夫人道:“就怕她对她老子也生了嫌隙?”若是玉熙真对生父不亲,对家族有怨,哪怕玉熙再优秀,她也得斩断了她的羽翼。

    罗妈妈小心地说道:“老夫人,容奴婢说一句,四姑娘也不是那般冷心冷情的人,你看她对大夫人与世子二爷就很亲近。”老夫人与四姑娘一个月都见不到几回面,哪里来的亲近可言。至于说三老爷,这些年三老爷对四姑娘忽视太过,但凡有些心性的都没办法亲近。还不要说四姑娘脾性那么大的人了。

    罗妈妈对老夫人很忠心,而且常常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给老夫人分析问题,她的建议老夫人也听得进去。韩老夫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武氏,不是个安份的。”武氏的做派,越发让玉熙与老三生疏了。而偏偏老三对玉熙这个女儿不在意。

    罗妈妈也觉得这武氏眼皮子太浅,而且手段拙劣,这么做还没回来就得罪了一大片:“等她回来,老夫人好好教她就是。”

    韩老夫人摇头道:“老了,没那么多精力了。等明儿娶了亲,我就放手,好好享两年福。”秋氏管家理事能力很强,但耍心眼这方面是个渣渣,将家交给秋氏她不放心,如今只能寄希望于未来的孙媳妇。

    罗妈妈笑着道:“等世子爷娶了亲,老夫人又要操心三姑娘的婚事了。老夫人哪里就能真正得了清闲。”

    韩老夫人感叹道:“是啊,常言说得好,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里能真正得清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