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27章 身残志坚的好学生

正文 第27章 身残志坚的好学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回去的路上,秋氏奇怪地问道:“玉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一定要外面买的丫鬟呢?”

    李妈妈笑着说道:“府邸里的丫鬟关系盘根错杂,还不若去外面寻一个身世清白的丫鬟,以后使唤起来也顺手。”有之前容姨娘的谋害,再有三姑娘时常的欺辱,四姑娘肯定是恨上了容姨娘跟玉婧了。四姑娘再不是以前那个逆来顺受的孩子了,也不知道她会做什么。李妈妈有时候觉得不可思议,不过病了一场竟然这么大变化。

    大夫的药很不错,第二日玉熙的脚就消肿了,不过因为大夫说还需躺在床上静养几日才能痊愈,所以身边的丫鬟婆子都不让她下床。玉熙想着明日要去学堂,吩咐申妈妈找好四个粗使婆子,明日好抬了她去玉兰苑。

    申妈妈劝了玉熙说道:“姑娘,念书固然重要,但腿更重要。还是等腿好了再去不迟。”

    玉熙说道:“宋先生教一天就等于其他先生四五天,你觉得等腿好了我还能跟得上吗?”落下一天的功课都跟不上,更不要说落下几日了。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她可不会就这么轻而易举放弃。

    墨菊着急上火地说道:“姑娘,可你的腿不能走,去了课堂也是听不了课呀!”

    玉熙失笑道:“我是伤在腿上,又不是伤到脑袋跟手,怎么就听不了课了?”不能走也不能抱,躺在软榻上是最稳妥的。

    韩老夫人跟秋氏对于玉熙的决定都没反对,孩子愿意上进是好事,大人那里会阻拦。

    第二日,玉熙就让人抬到了玉兰苑。

    宋先生是早上回来的,并不知道玉熙腿受伤的事。听到玉熙被人抬过来,立即走了出来。正好看到玉熙被申妈妈抱着放到椅子上,走上前问道:“四姑娘,你的腿怎么了?”

    玉熙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先生,昨日我不小心扭伤了脚。大夫说不能动,不能给先生行礼了,还请先生见谅。”她受伤的原因宋先生可以从其他渠道打听,却不能从她嘴里说出去。

    宋先生倒是很意外地看了一眼玉熙。她教学这么多年,有不少的姑娘受不了她的教学方式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出,比如生病受伤什么的,可带伤来课堂还是第一次:“既如此,你该好好养着,怎么还来上学?”

    玉熙说道:“我怕落了功课跟不上。再者我只是伤了腿,不妨碍听课的,只是完成不了先生布置的课业。不过,等我的腿好了,我一定会补回来的”背书什么的没问题,可写那么多字就不成了。

    宋先生神色很好,说道:“无妨。”

    上课的时候,宋先生并没有因为玉熙的腿受伤就不让她背课文。好在玉熙并没有因为腿受伤就偷懒,否则就得被打手板心了。说起来也够呛,玉熙已经被打了一次手板心了。

    中间休息的时候,墨菊见宋先生走出课堂,箭一般地冲进课堂。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玉熙,忙问道:“姑娘,你的腿疼不疼?”

    玉熙笑着说道:“我很好。”除了写字慢一些其他跟往常一样。

    想到这里,玉熙朝着玉辰说道:“三姐,我能借你的笔记看一下吗?”字写得慢,跟不上先生的节奏。

    玉辰笑着点头:“好,等下课我就给你。”因为玉熙带伤上学,玉辰对她很满意,玉熙的行为证明国公府的姑娘没那般弱。

    下课以后,宋先生朝着玉熙说道:“中午你就在旁边的屋子歇息,也省得来来回回。”

    玉熙知道,旁边的屋子虽然简陋,但屋子里有炕,只要铺上被褥就可以了:“多谢先生。”宋先生还是有些人情味的。

    用完午膳没多久,丁婆子将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宋先生:“四姑娘的腿不是她自己摔伤的,是二姑娘推她在地扭伤的。”

    宋先生发生一声冷哼,还真是无药可救。宋先生想到一件事,问道:“四姑娘性子为何变化这般大?”听到的,与见到的,天囊之别,由不得宋先生起了疑心。

    丁婆子迟疑了一下,小声跟宋先生说道:“年初四姑娘出天花,韩老夫人将给四姑娘看病的大夫给半途叫走了。国公府的人都说四姑娘命硬,无论如何都死不了。”

    宋先生问道:“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丁婆子将打听到的消息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四姑娘以前性子弱懦,被欺负了也不吭声。不过出了天花以后,性子大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得到的消息与实际有那么大的出入。”

    宋先生脸色不大好看:“竟然还有这样偏心的。”为了孙子竟然能置孙女的命不顾,这样的长辈真真的让人寒心。经历了这样一番事情,四姑娘性情大变也很正常。

    丁婆子其实有些担心,三姑娘是在老夫人跟前长大的,若是为人处事也学着韩老夫人,那就不美了:“先生,三姑娘容貌天资都是万里挑一。只有这样一个祖母,我怕三姑娘也受了影响。”

    宋先生摇头说道:“三姑娘年岁还小,就算受了韩老夫人的影响也有限。只要我好好教导,不会有问题的。倒是四姑娘……”顿了一下,宋先生轻声问道:“大夫的事,四姑娘知情还是不知情?”宋先生回这般问,也是因为有些事下人会帮着隐瞒。

    丁婆子说道:“肯定知道。我听婆子说,大夫没来的那日,正是四姑娘醒来的那天。”就算当时四姑娘病得人事不省,事后肯定也会有人告诉她的。

    宋先生陷入了深思之中。

    丁婆子又说道:“先生,四姑娘病好以后,老夫人就将她生母留给她的管事妈妈给打发出去了,如今蔷薇院的管事妈妈跟一个贴身丫鬟都是老夫人的人。”

    宋先生脸色微变,韩老夫人这样的行为也太过份了:“四姑娘是如何安顿她这位管事妈妈?”瞧着玉熙的行事,应该不会将这位管事妈妈置之不理。

    丁婆子有些感慨地说道:“这位妈妈做的包子好吃,四姑娘就给她开了一家包子铺。听说生意很是不错,如今一个月能赚三四十两银子呢!我听说这些银子都给了四姑娘用。”名义上是给这位管事妈妈开的包子铺,实际上是给自己赚私房钱。

    宋先生低声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瞧不透四姑娘了。”

    丁婆子也觉得玉熙让她有些害怕:“是啊,一个刚刚才知事的孩子在遭遇了这样不公平的事情还能表现得如此平静,真的不简单。”她家主子也是早慧,但却没有四姑娘这般恐怖,

    宋先生也觉得玉熙有些过于早熟,不过想着她遭遇的事,倒也不难理解:“从管事妈妈这事看,四姑娘心性还是不错的。”

    玉熙此时并不知道宋先生跟丁婆子正在谈论她。此时她刚睡醒,玉熙午觉时间不长,只睡两刻钟,到点就醒了。

    以前午觉后玉熙瞧着有时间都是写大字,不过今日写不了大字,她就改为背书了。因为不是在自己的院子,背书的声音都放低了。不过声音再低,也逃不过院子里丫鬟的耳目。

    丁婆子听到玉熙背书的声音,问了宋先生:“先生会收四姑娘为学生吗?”虽然玉熙表现得很好,但丁婆子却觉得玉熙心思太多。

    宋先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玉熙天资不差,也很刻苦,只是跟玉辰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玉熙的腿,养了十天才养好。

    这日下课以后,宋先生并没有立即走,而是让玉辰与玉熙留下来,发给两人一张课程表。

    玉熙看着课程表,上面写着:清晨学乐器;上午学书法与听课;下午则学习棋艺跟画艺。

    宋先生望着玉熙说道:“四姑娘,你准备学哪样乐器。”三姑娘已经学了琴不用再挑选,玉熙却是没接触过乐器。

    玉熙摇头道:“先生,我不知道该选哪样乐器?”她上辈子都没接触过乐器,让她选也是胡乱挑选的,还不若让宋先生帮她挑选。

    宋先生想了一下,说道:“那你选古筝吧!”

    玉熙对于乐器不大感兴趣,不过既然先生要教她肯定也不会推辞。她们这样的人家,就算对乐理不精通,也得要有所了解。

    玉辰说道:“先生,我还想再学笛子。”只学琴艺太单调了,至少得学两门才能拿得出手。

    宋先生摇头说道:“先将琴艺学精了,再学其他乐器。”艺多不压身,但却必须有一样精通的。

    玉辰点头。

    宋先生走之前说道:“从今日开始,你们每日坚持写一百个大字。你们写好以后也不用再交给我了。”这意思是写不写完全靠自觉,不过宋先生也不担心两人偷懒。
第26章 冲突章节目录第28章 取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