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23章 作假风波(1)

正文 第23章 作假风波(1)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玉熙到了玉兰苑,发现自己是来得最晚的一个。她也没在意,来晚又不是迟到,她将文房四宝跟《论语》摆好后抓紧时间温书。

    玉婧嗤笑道:“先生马上要来了,你现在学已经晚了。”

    玉熙理也不理她,认真温书。

    玉婧看到玉熙不理睬她,越发生气了:“我在跟你说话,你竟然不理会?”

    玉熙望着玉婧,冷笑说道:“那你想要我怎么回你话呢?莫非你还想让我说,你三番四次讥讽我是对的,我一点都不生气?”顿了一下,玉熙轻笑道:“二姐,我都纳闷,你怎么好意思讥讽我?我今年才四岁,你已经八岁了,你比我表现得好不是应该的吗?”

    玉婧陡然变脸:“我什么时候讥讽过你?”

    玉熙冷嘲道:“说起来我有一点很纳闷,我跟三姐这段时间累得都瘦了一大圈,二姐你不仅没瘦精神还这么好,你能告诉我们你是怎么做到的吗?”玉熙就差直接说玉婧作假了。

    玉辰听了这话抬头望向玉婧,见玉婧如玉熙所说,不仅没瘦好像还胖了不少。宋先生如今教的东西她都学过,饶是如此,她最近这段时间也瘦了不少。玉婧可没有底子,可她的状态却比自己还好,这由不得玉辰不怀疑。

    玉婧气急败坏地叫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玉熙耸耸肩说道:“我只是说二姐你有什么好的学习方法,可没污蔑你什么。”玉熙这话很明显在说玉婧此地无银三百两。

    玉婧恨得牙根直痒,可她又怕多说多错,干脆瞪了玉熙一眼,将这笔账记在心头,等着以后再算。

    姐妹争执,外面的丫鬟自然都知道,当下就将这件事告诉了丁婆子。丁婆子原本就怀疑玉婧作假,只是苦无证据,如今听了玉熙的话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立即将这件事告诉了宋先生。

    宋先生之所以没怀疑玉婧,不是她愚笨看不出玉婧弄虚作假,而是她执教十多年从没遇过这样的事。那些个姑娘受不了她严苛的教学方式只会借病或者寻了其他理由退出。而这些姑娘不是没想过作假,而是作假的代价太大,一旦被发现就得坏了名声,一辈子就毁了,没谁会拿自己一辈子来赌。所以,玉婧这段时间表现不错,宋先生只以为她开始努力,却并没怀疑她作假。

    丁婆子说道:“先生,我就觉得这二姑娘不对。今天四姑娘的话倒是提醒了我。”

    宋先生沉默了片刻道:“将二姑娘的课业拿过来。”背课文解析课文这些东西是她亲自考核的,做不了假,若是作假只能在课业上面。

    丁婆子很快将玉婧的课业取过来,磊成一堆。

    查看完玉婧的课业,宋先生脸上布满了怒火。这字临摹得如此像,丁婆子又如何会发现。就是她没认真去核对,也不大可能看得这里面的区别:“好,好得很!”竟然敢行这样下作的手段,让她如何不怒。

    丁婆子知道玉婧的课业是请人代笔,也很气愤。用这样下作的手法欺骗她跟先生,实在是恶心之极:“没想到这个二姑娘竟然这么大胆子?先生,我现在就将他赶出去。”

    宋先生属于比较理智型:“不用,这事不宜声张。”若是她现在将玉婧赶出去,这事传扬出去不仅玉婧的名声坏了,国公府的姑娘名声都不会好听。不能为了一颗老鼠屎牵连其他几位姑娘。

    丁婆子气恼道:“先生,可不能这么算了?”

    宋先生自然不会这么算了:“这事我心里有数。”

    上课时间到了,宋先生收敛了情绪如往常一般继续上课。这中间也没为难玉婧,仍然如往常一般,没任何异样。

    中午,丁婆子看着宋先生没有动,问道:“先生,现在可以去跟韩老夫人说这件事了。”

    宋先生摇头说道:“过几天再说。”

    丁婆子不解:“为什么要过几天?”不是应该马上将这件事告诉韩老夫人,然后不让二姑娘到玉兰苑来。丁婆子不明白宋先生所想。

    宋先生没解释。不过对她颇为了解的丁婆子很快问道:“先生你是怕这件事波及四姑娘?”

    宋先生摇头,说道:“不全是。”宋先生是有些顾忌,玉熙都发现的问题,她这个当老师的竟然没发现,这可是严重的失职。

    玉熙回到蔷薇院没多久,就有大夫过来了,来的是白大夫。这个白大夫并不是当初给她治天花的那个人,两人是族亲。

    白大夫诊完脉以后说道:“姑娘身体没有大碍,只是有些劳累,需得好好休息。”

    玉熙苦笑一下,她哪里哟时间好好休息呢!

    白大夫对国公府的事情比较熟悉,知道玉熙为什么会劳累过度。见玉熙这个样子,说道:“那老夫开一道食补的方子,姑娘先吃几天。过段时间我再来复诊。”

    玉熙点了一下头。

    白天玉熙的话,让玉辰记在了心上。玉辰瞧着老夫人神色不错,就将这件事跟韩老夫人说了。

    玉辰的意思是查一下,若玉婧真作假得及时制止。要不然将国公府的名声都坏了,另外她也怕因为这事惹恼了宋先生,宋先生一怒之下辞馆那她哭都没地找去。

    韩老夫人皱了一下眉头:“四丫头胡言乱语,你也当真?”什么时候她一手带大的孩子竟然会被四丫头牵着走。

    玉辰摇头道:“不是的祖母,二姐最近的表现实在是反常。”启蒙书大家都学过,玉婧还表现得那般不堪。如今宋先生教的东西深奥了许多,玉婧反而表现比以前好,这事怎么看怎么奇怪。

    韩老夫人沉默了一下,说道:“这事我会让人查的,你不要管。”韩老夫人是觉得这一切是四丫头胡言乱语。

    老夫人在怡然院安插了人,第二天就得了消息。罗妈妈说道:“老夫人,已经问过了,二姑娘这段日子非常刻苦,每日做功课做到很晚,早上也很早就起来。”

    老夫人问道:“可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罗妈妈摇头说道:“没有,怡然院一切都好,没有不正常的地方。”

    老夫人听了这话,心里对玉熙产生了不满,这个丫头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么说会带来什么后果。

    罗妈妈倒是为玉熙说起了好话:“老夫人,其实也不能全怪四姑娘。我已经打听了,二姑娘这些日子一直在寻四姑娘的麻烦,四姑娘昨日也是气恼之下才随口说的,而且也不是说作假的事。”四岁大的孩子,哪里有那么多的心眼。

    老夫人想到这段时间玉熙的表现,倒也没再说什么了:“跟申妈妈说一声,好好引导那丫头。”

    玉辰听到说玉婧并没任何的异常,蹙起了眉头,不过她对于老夫人向来孝顺,并没有提出异议。

    玉熙可不是玉辰,她根本就不相信这个查探的结果,不过她也不可能公然反驳这个结果,只是笑着说道:“我可没说二姐作假,我只是想知道二姐是不是有什么好的学习方法,我若学会了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申妈妈眉眼跳了跳,她以为玉熙会质疑这个决定,却没想到玉熙根本不认账。申妈妈发现,她是越来也看不透四姑娘了。

    玉熙却没理会申妈妈,苦着脸做课业去了。如今手上起了一层茧子,也不会再起血泡,握笔倒不那么疼了。

    转眼又过去了几天。

    丫鬟回禀宋先生来了,韩老夫人听了有些意外,除了第一天,这大半个月宋先生从没到过上房呢!

    罗妈妈亲自出去迎了宋先生进屋。

    宋先生坐下后,没有任何拐弯抹角地说道:“老夫人,这次过来其实是有一事告知老夫人。”

    韩老夫人看宋先生神色,就知道不是好事:“宋先生请说。”

    宋先生将玉婧课业假手于人的事说了:“老夫人,我是不会教这样的孩子,还请老夫人见谅。”

    韩老夫人面色一变:“宋先生,你肯定是弄错了。”若是如玉如一样,因为承受不住这么大的课程量,用了病退的方式,她并无异议。但玉婧这样的行为,损害的可是国公府所有姑娘的名誉。

    宋先生面色一凛,说道:“老夫人,若是没有足够的证据我是不会拿一个学生的名誉开玩笑的。老夫人,我也是不想将事情闹开才跟你说这件事的。”只要玉婧不再来玉兰苑就成,至于韩老夫人如何处置玉婧这就不在她该管的范围之内了。当然,交给韩老夫人处置,玉婧的名声是肯定保全了。

    韩老夫人经历过大风大雨,这件事虽然让她难堪,但还不至于让她失了分寸。送走了宋先生,韩老夫人吩咐了翡翠,说道:“去将容姨娘跟二姑娘叫来。”玉婧作假,容姨娘一定是知情者。

    容姨娘听到说老夫人传她到正院就知道不妙,主要是她自己心虚,所以老夫人莫名召她去,她就有些担心。

    容姨娘忙叫自己的丫鬟去前院送信。不是她太过小心,而是老夫人手太狠,让容姨娘心有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