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第1571章 离别

第1571章 离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阿赤日夜兼程,花了四天四夜从桐城赶回了盛京。

    为了尽早赶回盛京,这些天基本没合过眼,见到燕无双的时候他的眼眶血红一片。

    燕无双看着儿子这样,也有些心疼:“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

    “没事的。父皇,仇伯伯说东胡人很快就会撤兵的。”打了这么久死伤无数也没将桐城拿下,东胡的士兵已经不想打了。现在还在坚持,都是被东胡王给逼的

    听了这话,燕无双心头稍缓:“三日后我要去襄州,盛京这里就交给你了。”

    一回来,就得了这么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不过阿赤反应也几块,问道:“父皇,你要让儿臣监国?”

    见燕无双点头,阿赤摇头说道:“不成,父皇,这万万不成。我都没怎么接触过政务,如何监国?”他这些年一直在桐城学习如何打仗,没学过政务呢!

    燕无双笑了下说道:“不会可以学,谁也不会天生就会的。”

    见阿赤一副信心不足的样子,燕无双说道:“你连死都不怕,不过是料理一些日常事务有什么好怕的。襄州那边军心浮动,我必须亲自去一趟。”他去了襄州,肯定能稳定军心的。

    说起这个,阿赤就很纳闷了:“父皇,为何明军到现在都没动静?”若是明军出兵,他们根本抵挡不住。别说跟东胡人打到现在,怕盛京现在都不保了。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威风,而是事实。所以,也没什么好忌讳的。

    “我们跟东胡人打得两败俱伤,他们就能坐收渔翁之利。”桐城这战,到现在已经折损了三十多万兵马。要再打下去,他都无兵可用了。

    阿赤皱眉:“父皇你的意思是只要东胡人一退兵,明军就会攻打襄州?”

    燕无双点头:“云擎不仅会出兵攻打襄州,盛京怕也会有乱子。”

    阿赤越没信心守好盛京了。

    燕无双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等盛京的战事一了,我就让仇大军调回一部分兵马到盛京。”

    阿赤犹豫了下,问道:“父皇,我听说明军想要招降我们。”

    “怎么?想要不战而降?”

    就算要投降,也得没有还击之力再考虑。哪能不战而降,这样也太窝囊了。

    阿赤说道:“父皇,他们故意将这事宣扬得天下皆知,是不是想要故意扰乱我们的军心跟民心?”

    燕无双笑了:“对,招降是假,扰乱军心跟民心是真。”

    既如此,为何还要让使臣进入辽东呢!心里有疑问,但阿赤并没有问出来。

    “爹,你觉得我们能守住盛京吗?”他们能守住桐城,是因为东胡人残暴嗜杀,若是桐城攻破辽东的百姓会被他们残杀。为了保父母妻儿以及自己的家乡太平,将士们宁死也要守住桐城。可明军跟东胡人不一样,明军军纪严明不会杀害无辜百姓,且云擎跟韩玉熙施的是仁政。现在又加上招降一事,将士们跟明军对上肯定不会像在桐城那样宁死也不退半步了。

    知道阿赤所想燕无双很欣慰,儿子这是历练出来了:“所以,我要亲自去襄州。”他去了襄州,也许还能寻到一线生机。若不去,就等着云擎打到盛京了。到时候不降,就只有一死了。可这样死,太窝囊了。

    阿赤不觉得燕无双去了襄州能改变结局,不过他也没阻止。尽全力,阻止不了那也没办法。若什么都不做就等着他们打到盛京,那不是他父皇的性子。

    接下来的三日,燕无双带着阿赤熟悉众位大臣,将诸位大臣的优点跟缺点都详细地跟阿赤说了下。至于政务,只寥寥数语,没有多说。

    燕无双不教,阿赤也没问。因为他明白,若是襄州守不住他将政务处理得再好也无用。若是襄州守住了,他父皇自回回来处理的。这段时间,他在盛京只要稳定局面即可。

    三日的时间,转瞬即逝。

    燕无双朝着阿赤说道:“若是我有意外,你就带着阿宝跟着孟年离开盛京。至于去哪里,到时候孟年会告诉你。”

    “我不走,父皇,我哪也不去。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他不怕死,就怕亲人全都没了自己成为孤儿。

    燕无双将手放在阿赤的肩膀,半响后说道:“韩玉熙差点死在我手里,以她龇牙必报的性子决计不会放过我们的。你跟阿宝不走,就得死。你若死了,我们燕家就绝后了。燕家世代忠良,决不能在我手里断了传承。”

    阿赤忙道:“父皇,你可以让孟年带着四弟离开盛京。四弟也是你的儿子,一样可以将燕家的香火传承下去。”

    “若是他能有你这般聪慧,我肯定会想方设法将他送走。可他不仅窝囊,还怕死。你觉得让他离开,他能好好地活下去吗?”怕是没到目的地,他就给吓死了。

    这次,很可能就是死别了。想到这里,阿赤的眼泪就忍不住落了下来:“父皇,我不走,我不走。”

    燕无双也舍不得,可他别无选择:“原本我是想让你母妃跟着你们一起走的。可你母妃说,她要与我同生共死,宁死不走。”这也是在跟阿赤解释,为何只送他们兄妹走,而不送玉辰离开了。

    阿赤抱着燕无双,放声痛哭:“父皇……”

    燕无双轻轻拍了下阿赤的后背,说道:“这里无人你哭一哭也无妨,但在外人面前可万万不能如此。”

    哭了一小会,阿赤就没再哭了。

    燕无双说道:“阿赤,真到那一步,你跟阿宝一定要好好活着,记住了吗?”死,可比活容易了。若不是为了报仇,不让燕家断了香火,他三十多年前就死了。也不用受那些非人的折磨了。不过好在老天待他不薄,给了他这么可爱贴心有孝顺的儿女。

    阿赤点头道:“父皇,你放心,我会跟阿宝好好的。”

    父子两人说完话,燕无双就去了如意宫。见着寝宫内还亮着灯,他就知道玉辰还没有睡了。

    玉辰放下手里缝制的衣服,站起来笑着道:“皇上,你来了。”笑靥如花,好似根本不知道燕无双明日就要出征且很可能回不来似的。

    都做好了死的准备,自然也就无所畏惧了。

    燕无双皱着眉头说道:“大晚上的别做这个,伤眼睛。”

    “差几针就好了。”这是给燕无双准备的,若今晚没做完带不走,可能燕无双就再没有机会穿了。

    燕无双靠在椅子上,说道:“你再给我按按肩膀吧!”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自习惯了玉辰的按摩手艺以及温声细语,他基本都是到如意宫来,而不会去其他宫殿。

    玉辰站起来给燕无双揉捏肩膀。

    过了半响,燕无双说道:“阿赤今天抱着我哭了很久。”

    玉辰的手抖了抖。

    燕无双说道:“我跟你若都死了,阿宝跟阿赤就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了。玉辰,你忍心吗?”

    玉辰嘴巴张了好多回,可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死,比活着容易。这点,你我都清楚。我是逃无可逃,可你能跟着孩子们走。玉辰,有你在两个孩子才会过得好。若不然,他们心头就会永远一道伤痕。很可能,一辈子不得欢颜。玉辰,我不希望他们受跟我一样的苦。”其实就算他们夫妻都没了,阿赤还有阿宝陪着,比他当年强多了。他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想打消玉辰跟他一起死的想法。

    玉辰眼泪刷刷地落:“皇上,他们已经长大了。”

    “哪里长大了?满打满算也才十六岁,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年岁。若是没有你帮着他们操持,万一阿赤以后娶的媳妇不贤惠他岂不要受苦?若是阿宝所嫁非人以后可能会****以泪洗面。玉辰,你真就忍心放下他们不管了吗?”人有七寸,而阿赤跟阿宝就是玉辰的七寸。

    玉辰愕然:“阿赤不是跟雪漫定亲了吗?阿赤离开,不带雪漫一起走吗?”

    燕无双摇头:“云擎跟韩玉熙恨的是我,只要我死了,以云擎的性子不仅不会迁怒大山,反而会重用他。让雪漫跟着阿赤,反而是害了那孩子。”仇大山跟云擎没有私怨,而这些年也一直坚守桐城。以云擎的性子,肯定很重用守护疆土的仇大山。

    “皇上,你容我考虑考虑。”会考虑,其实就是有所松动了。

    燕无双却不给玉辰考虑的时间:“你放心,我还不放心他们。到时候,你跟着阿宝与阿赤离开盛京。”

    玉辰没应,就坐在旁边哭。

    “玉辰,好好照顾阿宝跟阿赤。”跟阿赤说他有三成把握那是安阿赤的心,其实他一点把握都没有。

    见玉辰哭个不停,燕无双无奈道:“别哭了,我们好好说说话。这次,很可能就是永别了。”

    玉辰这才止住了眼泪。

    握着玉辰的双手,燕无双说道:“以前,是我对不住你。若有下辈子,我会好好待你的。”当年他会娶玉辰,其实是为了报复,并不是为了美色。

    玉辰眼泪又忍不住落下了:“若有下辈子,我只愿跟皇上过平凡而普通的生活。”

    听到这话,燕无双笑了;“嗯,下辈子我们就做一对普通的夫妻,然后好好养大阿宝跟阿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