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在座的都是自己人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在座的都是自己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处于历史的下游,所能得到的知识可不是少数,很多在这个时代足以难住无数人的问题,对于拥有上溯前古,后望千载的陈曦来说随意便可以解决。

    因而对于陈曦来说,最大的问题不在于解决问题,而在于现问题,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被习以为常了,正因为习以为常,所以才会对其中的问题视而不见。

    陈曦很早的时候就现,自己快要被这个万恶的旧社会给同化了,虽说他依旧保留着很多特质,但更多的方面已经融入了这个时代,对于社会来说,多么奇怪的个体也会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当然陈曦一直否认自己是一个奇怪的个体,他一直很努力的伪装成一个土著,虽说伪装失败了。

    更何况陈曦并不是那些鹤立独行的家伙,他偶尔也会打破规则,但真要做和整个社会制度背道而驰的事情,陈曦还是会放弃的,他强大的原因除了本身那远这个时代的智慧,更在于他一直站在大多数人的顶端去领导大多数人。

    因而有一些事情就算是错的,陈曦也会视而不见,社会制度的变革终归不能脱离整个社会生产力。

    往前两百年的王莽,真要说那些制度,要是放在物资丰富的未来真的有错吗?

    可惜不正是因为没有结合当时的社会大环境,导致步子迈得太大了,最后自己把自己坑死了,很多东西在某个社会生产力,某个制度,某个道德观下是正确的,但在其他时候未必是对的啊!

    “你确实厉害。”荀彧张了张口,最后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对着陈曦说道。

    “占了个便宜,你不担心长安吗?”陈曦换了一个话题询问道。

    荀彧闻言眼中明显出现了一丝愤怨,但是随即便隐没了下去,神色平静的说道,“没什么了,天子的事情是天子的事情,汉长安是长安的事情,自有人会解决。”

    “你不担心曹子脩等人会将这件事搞砸?”陈曦笑着问道。

    “问题不大,我长子长倩虽说常年卧床不起,但是他的智慧并不欠缺,曹子脩北上阻敌之后,他必然会通知毛孝先,而以孝先的为人,必然远观,若事有不逮才会出手。”荀彧平稳的说道。

    “哇,你家长子,你家长子应该叫我什么?”陈曦兴冲冲的询问道,陈家和荀家其实也是姻亲。

    荀彧一愣,开始算起来,陈曦虽说是支脉,但实际上和陈群是一辈人,而陈群的爷爷陈寔娶的第一个正妻是钟皓的的妹妹,钟繇是钟皓的曾孙,等到钟氏去世之后,荀淑觉得陈寔这么惨,于是将自己的亲妹妹嫁给了陈寔,荀淑是荀彧亲爷爷。

    也就是说真要算血缘的话,荀彧和陈群是一辈,荀攸和钟繇是一辈,侄子辈的。

    之后再算上司马家和陈家剪不乱理还乱的关系,司马懿是陈曦的表弟没啥问题,有问题是正史陈群娶了荀彧的女儿,荀彧的堂兄娶了钟繇的堂妹……

    总之这几家关系挺乱的,如果再算之后加入进来的夏侯家和杨家,以及羊家,那复杂的伦理关系,出了门都不知道该叫什么了。

    “叔父吧。”荀彧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因为关系太过复杂了,走父辈都有好几条路线。

    “听说,长文的正妻去世了,文若你又没有什么想法啊。”陈曦悄悄给荀彧传音问道,他也不打算让荀彧再干活了,毕竟身体和心情都不是那么合适现在的情况,谈点八卦舒缓舒缓。

    “倒是有一些想法,只是不知道长文答应不。”荀彧这时政务已经处理完了,也乐得和陈曦闲聊,毕竟中午那件事太糟心了,

    “嘿嘿嘿,你可以让慈明公给陈家的提啊,两家上代都在啊。”陈曦笑嘻嘻的传音道,“这样你就是长文的老丈人了,占他便宜多好的。”

    荀彧本身就曾有过这个想法,只不过陈群总是在挣扎,他也没好意思多提,他家也是豪门,他又是家主,嫡女又不是嫁不出去,陈群总是这样挣扎他也不好意思多提。

    荀彧闻言心中一动,说实话他也觉得女儿嫁给陈群挺不错的,陈群性格不错,能力不错,而且他也熟识,至于占陈群便宜他到没想过,婚姻大事,岂能因为这么一个理由就确定。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荀彧传音给陈曦说道,“想来陈家上辈也乐于接下此事。”

    【何止乐意接下,最近你家和我家私底下都快蜜里调油了,就算你不提这件事你家长辈估计也在寻思着加强一下双方的联系,陈群的正妻去世,恐怕在这些人看来正好是个时机。】陈曦心下撇了撇嘴想到。

    实际上陈曦并没有想差,陈家和荀家这一段时间因为一起搞事,搞的又比较大,正好需要搞点促进双方感情联系的事情,结果陈家家主的正妻死了。

    以世家的习惯,联络感情的时候,最适合的就是联姻喽,视情况投人去联姻,一般的就是弄一个本家女子去联姻,上一等就是弄个嫡系过去,最上等的就是嫡女嫁过去了,这种基本上就代表我们家准备上你们家这条贼船了。

    荀家这情况就是准备上陈家船了,说实话要不是知道陈群的妻子在正史就是这个时候完蛋的,而且陈家和荀家节操都很高,陈曦都怀疑,是不是陈家和荀家一起下得狠手。

    因而在陈群正妻之位空出来之后,陈曦一早其实没反应过来,后来思考了一下就明白了,回头陈群愿不愿意,恐怕陈纪都会去荀家求亲,而荀爽绝对和陈纪一拍即合。

    到时候根本不需要荀彧去劝说,陈群就会娶荀彧的女儿做陈家的主母,这实际上已经注定了,回过头,陈曦也就明白了,陈群当时说的算卦一事是怎么回事。

    儿子肯定是陈泰啊,以陈泰的能力说是光宗耀祖没有任何问题的,虽说陈泰的节操有些糟糕,不过这都不是问题,这一世陈纪恐怕还能再活二十年,这种足以称君的道德之辈,绝对不会让家中诞生出败坏门风之辈的。

    “听说你长子和二子身体不太好是吧。”陈群好奇的说道,印象之中荀彧六个儿子一个女儿,五个儿子早卒,顺带六个儿子有三个在死前混到了三公九卿的位置之上。

    从这一方面说的话,荀彧的儿子质量是很不错的,三十岁就挂了,还能坐到九卿位置之上的,自然不可能全靠父辈的余荫了。

    “嗯,尤其是长子,非常严重,我都怕他活不过二十,这次两位神医若是同去长安,定要让其为我子嗣医治一二。”荀彧也挺烦这件事的,自己儿子现在才十七已经快要觉醒精神天赋了,这资质非常可怕好吧,就是身体特别糟。

    “我记得嫂夫人出身颍川唐家。”陈曦抬头望天,他现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还没事,仔细一想的话,都是坑,颍川唐姓的豪门就只有一家。

    “确实如此,子川这是何意?”荀彧不解的询问道。

    “我突然现世界好小。”陈曦扫了一眼在场的文臣,在场的有不少都有血缘上,亲缘上的关系啊,怪不得后面的晋朝被称为家族企业呢,九品中正一出,妥妥的家族企业。

    “世界好小什么意思?”荀彧不解的传音给陈曦。

    “哈哈哈,只是觉得如果阶级固化一下上层全是血缘亲缘,突然觉得这种方式好无聊,要我说的话,还是需要到处吸收优质的基因,后天教育虽说非常重要,但是先天的素质也同样重要的。”陈曦笑着岔开话题,荀彧也没有太过深究。

    “对了,你应该已经理解了阶级的本质,你打算怎么办?”陈曦好奇的传音道,荀彧的天子唯一论已经被刘协玩坏了,现在陈曦有点好奇荀彧该怎么看待阶级。

    “我们和他没有太多的区别啊,最多是我们的权势和掌握的资源不如他们,对于阶级来说,差别不是出身血统,而是资源,台面上最大的未必真是最大的。”荀彧叹了口气说道,“荀家准备继续做自己的千年世家,你们家呢?”

    “陈家的话,有做千年世家的,有去拼一把的,有自己找条出路的,什么类型都有。”陈曦叹了口气说道,陈家自身就是一个坑,陈曦弄出来的路太多了,陈家每条都想走。

    不过说个老实话啊,不是陈曦看不起陈家,陈家这么玩迟早出事,要支持这么多路,每一条都要有一个主事人,而很明显陈家现在也就陈曦和陈群,以及七十岁的陈纪能上台面。

    分的太多,迟早出事,虽说陈曦能理解,陈家完全是趁着现在情况还好,资源雄厚,到处下注,说不定那些没人看护的道路也能养成一条两条的,那不就值了吗?

    “是吗?”荀彧传音给陈曦,有些叹息的说道。

    “其实你们家适合这种,和陈家不同,陈家我们这一代也就勉强能用,而你们荀家,尚且活着的到底有六个还是七个人拥有精神天赋?”陈曦看着荀彧传音道,“与其将之压在本族之中,不若还是放出来,他们就算比你差也算是当世绝品。”

    荀彧苦笑,他们家如果彻底放开算上上一辈,这一辈,他们家只算尚且还活着的,足足有六个人具有精神天赋,除去荀爽的精神天赋被他本身玩坏了以外,其他五个人都不是省油灯。

    “已经放出去,让他们去找适合自己的道路了,剩下没破门而出的就剩一个了。”荀彧摇了摇头传音给陈曦,“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荀家家主的位置不好做的。”

    陈曦心下冷笑,你家这还没进入第二次巅峰期呢,按照历史上的表现,你家迟早又要进入八个精神天赋的时代,这种家族真讲同时代的话,谁坐在家主位置上都坐不稳好吧。

    蛇无头不行,但是蛇有八个头,而且各各一顶一的聪明,你家没被拆掉,都算是脸好了,说点丧心病狂的,也亏你家的那些智者每个都知道轻重缓急,也都有大智慧,要是有一个短视了,你家早就完蛋了。

    “哦,荀家就是好啊。”陈曦调笑着说道,在以前有两个具有精神天赋的智者被弄去教书去了,就问你服不服。

    “不过一个时代略低一个层次的降生的再多,也比不上某一个家族生了一个镇压时代的角色。”荀彧同样带着调侃说道,看起来心情好了太多。

    “看起来你已经彻底想开了,准备为自己而活了,而不再是为了天子而活了?”陈曦听到荀彧的调侃,就明白对方已经放下了。

    “嗯,倒也不是,为了志向而活吧。”荀彧悠然的说道,心情看起来确实已经恢复了过来,这等智者真要进入死胡同那就拽也拽不出来,但同样想通了,也就那回事了。

    “哈,来来来,我来给你说点人生处事的智慧。”陈曦笑着给荀彧传音道,顺手端起茶杯遮住自己的神色。

    “洗耳恭听。”荀彧对于陈曦的智慧还是认可的。

    “坚决拥护汉天子。”陈曦传音给荀彧,闻言荀彧一愣,这算什么智慧,不过这个时候,陈曦后半句的话缓缓地传递了过来,“谁是天子,拥护谁。”

    荀彧听完面露思虑神色,然而不等他开口,陈曦又加了一句,“然而要记住谁是我们的自己人,谁是可以拉拢的对象,谁是我们的敌人。”

    荀彧默默地点头,却听到陈曦继续说道,“所谓的自己人,是那些我们可以相互伤害,但是别人伤害必须弄死那个别人的自己人,所谓敌人,那就是不管是什么原因,最后也需要弄死的那位。”

    荀彧嘴角抽搐,能将话说的这么难听,也就陈曦了,但是陈曦的意思非常明确。

    “所以说,本质上来讲,我们在座的实际上是自己人?”荀彧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答对了。”陈曦淡笑着看向荀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