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同仇敌忾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同仇敌忾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虽说东汉这个时代对于言论管制的极其宽松,拜几百年前的百家争鸣所赐,士子骂一两句天子,只要有道理,没人管的,但这也要看场合,而像刘备当前这么明目张胆,就有些过了。

    “我骂他怎么了?”刘备口不择言道,很明显怒火攻心了,不过被陈曦一提醒也算是反应了过来,不过话都放了,吞回去不好,又加了一句,“回头我将伯安公一起带上,不仅骂他,还要揍他!”

    “咳咳咳。”陈曦连连咳嗽,他对于天子没什么敬畏之心,不过话说回来刘虞是宗正啊,惹毛了占着大义和皇叔的身份,揍皇帝其实也没什么了,理解就好。

    陈曦说话这段时间,之前蹲在一起吃饭的武将已经炸锅了,作为半个月前才弄死了北方几乎所有胡人的武将们来说,他们没去找南匈奴的麻烦都不错了,南匈奴居然还敢劫掠。

    当即呼啦啦的一群人就要去干南匈奴,他们现在这么多人,随随便便组个队就能将南匈奴打死了。

    不过话说回来,正因为打了一次群架,所有武将才感受到群架的魅力,以前内气离体有军团天赋的武将都很少一起行动,一方面是相对来说他们各自足够应对大多数的麻烦,另一方面一般人确实没资格和这种几乎登临顶点的强者同行。

    因而这群人基本没感受过纠集一群同级别的家伙去打群架的爽快感,仅有的几次都是被吕布打了,然后一群人群战吕布,至于爽快,其实真的不怎么爽。

    这一次他们终于感受到了一群人一起砍人的爽快了,虽说抢人头这种事情非常糟糕,但是一群人配合作战,大家相互之间有个照应,说实话,吕布他们都不怵好吧。

    想当初吕布飞升之战,要是有这个阵容,估计吕布就算是想飞升也没什么可能。

    就在一群武将请战的时候,华佗和张仲景被夏侯惇和夏侯渊一人扛了一个扛了过来。

    两人一过来就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华佗当即摸了摸荀彧的脉搏,“怒火攻心,伤了元气,还因此折损了一部分寿命,不过不太严重,想点开心的事情,食补几天,药都不用吃,身体就没问题了。”

    “这是受了什么打击了吗?症结没在身体上,而在心理上。”张仲景上下打量了一下荀彧说道,“本身病症的问题不大,但要是不能解开心结,会日渐消瘦。”

    两人都是这个时代最顶级的神医,所以一眼就看出来荀彧的问题,这时的荀彧本身就处于壮年,身体也算健康,现在一口血下去要说元气大伤那真是开玩笑,纯粹是信念崩塌了。

    就跟当年的李儒一样,在长安的他什么不知道?但是却冷眼旁观,默默地等待着斧钺加身。

    现在荀彧也如当初的李儒一样信念崩塌了,而这种事情已经不是普通医术的范畴了,如果姬湘尚在可能还能用一些心理疗法,虽说对于荀彧这种心性坚定之辈能有几分效果并不确定,但总归强过现在这般无处下手。

    曹操听到华佗和张仲景下的诊断书,他已经懵了,在之前不久他才和荀彧真正交心,结果现在两人告诉他荀彧过不了这个坎就会死,曹操现在真的想砍死刘协了。

    “文若,别在意,别在意,当初王司徒的时候不是更糟糕吗,我当初还舍身刺董,最后挨了那么一下,不也过来了吗?”曹操双手撑着荀彧,有些木的对着荀彧说道。

    曹操按着荀彧的双肩可劲的摇,很明显荀彧身上那种智者淡然自若的气度在不断的衰退,双眼也逐渐从以前那种沉静如水变得呆滞了起来,他的心正在死去。

    曹操已经有些急疯了,语无伦次的说道,“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谁一辈子不碰上几个人渣,人怎么能让人渣打倒,没了刘协那个人渣,你还有我啊。”

    陈曦听到曹操这话,就知道曹操已经急的语无伦次了,赶紧将一众武将和多数的文臣驱逐出去,这些话让别人听到就不好了。

    陈曦偷看了一下刘备的神色,现刘备居然听着曹操的话在不断的点头,不由得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貌似这次刘备也气的够呛。

    【这次看起来真的将玄德公和曹司空气的够呛了,讲道理的话,不至于如此啊。】陈曦默默地想到。

    实际上陈曦忽略了一个最大的问题,先不说刘备这边,曹操和荀彧这次算是摊上了血本,结果落了这么一个结果,荀彧一个没过去,信念崩溃,话说要是曹操先看,估计就算结果比荀彧好点,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荀彧一口逆血喷出来,曹操已经懵了,荀彧对于曹操的影响让曹操先行将这个坑跳过去了。

    至于刘备,他这一段时间和曹操谈,已经将曹操的底套的差不多了,也知道曹操的想法,甚至也对于曹操的提议心动了,三家合力的战斗力他们已经见到了,那是真强。

    而他们三人谁都不服谁,虽说他刘备的实力更强,但打一场中原统一之战,免不了折损一些中原精粹,而现在天子居然展现出了帝王应有的气度,刘备合计着三家合并到天子名下。

    这样即达成了刘备的誓言,中兴了汉室,又没有觊觎帝位,更重要是汉室天下的元气也保全了,至于三家合并之后军事政治问题,在刘备看来这完全不是问题。

    三家已经有了一次配合的对外作战,之后对外作战依旧遵循此例就可以了,至于内政派系,经济,富国强民这些,刘备完全不觉得是问题啊,反正内政没见过陈曦搞不定。

    如此这般,军事能统一对外,国内经济政治陈曦能稳住形势,那么不就是实际上彻底统一了,至于军队内部派系问题,这是问题?

    刘备不算太灵光的大脑这么一合计,突然现貌似天子只要给力,今年回家太庙祭祖之后,他们就能统一好吧。

    至于孙策,刘备算是看出来了,那家伙思维方式其实非常简单,而且满脑子都是战战战,说不定到时候给对方一说,要出去打更强大的国家,可能周瑜还没同意,孙策就通过了。

    当然孙策没同意也不算什么大事,周瑜又不是白痴,刘备和曹操团结在汉天子的周围,那他要是不低头,那可真就妥妥是乱党了。

    等这三家合并之后,剩下的什么张鲁啊,刘璋啊,士燮啊,要不赶紧来抱大腿才是怪事。

    这么一想刘备突然觉得豁然开朗,这才是最高境界好吧,根本不需要动手,他一切的理想就实现了,汉室也中兴了,因而刘备开始兴冲冲的着手相关事宜。

    然而还没等到刘备去找陈曦帮忙,就来了这么一击,刘备那一刻真的有一种一巴掌拍死刘协,然后自己上位中兴汉室的想法,简直是要被气炸了的节奏,刘协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甚至可以说,不争气也都罢了,只要刘协自己不作死,现在的刘备有绝对的把握,让他坐稳帝位,然而天不遂人愿!

    怒火中烧的刘备和现在窝了一肚子火还要安抚荀彧的曹操基本上是难兄难弟,所以两人有着同样的心情。

    “没事了,主公。”被曹操摇的嘴角渗血的荀彧抬起自己的右手,艰难的作出一副笑容说道。

    “你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啊。”曹操有些慌乱的说道,“我不会一转头,你就自杀了吧。”

    对于现在的曹操来说,荀彧不仅仅是他最倚重的文臣,是他的左膀右臂,也是麾下唯一一个明白他那复杂心理的知己,两人即是君臣也是朋友,而且当前的荀彧可以说是曹操唯一一个朋友。

    到了曹操刘备这种程度,想要一朋友已经非常困难了,所以对于曹操来说,荀彧非常非常重要。

    “再不放手,不等我自杀,就被您摇死了。”荀彧嘴角带着血说道,曹操闻言吓了一跳,赶紧放手。

    曹操松手的瞬间,荀彧登时向后倒去,好在荀彧已经恢复了正常用手撑住,之后慢条斯理的从自己袖口袋之中拿出绸布将嘴角的血擦干净,整个人除了有些面色苍白仿若没事人一样。

    然而曹操和陈曦却明显现了荀彧的不同,若是以君子如玉形容荀彧,那么以前的荀彧是一块暖玉,而现在的荀彧则像是一块刺骨的寒玉。

    “文若,你没事吧。”曹操看着荀彧问道,虽说看起来现在的荀彧像是没事了,但曹操却明显的感觉到了不同。

    “没事,人一辈子哪能不走眼,主公,您别让我第二次走眼就可以了。”荀彧看着曹操非常郑重的说道。

    “……”曹操闻言不由得感受到自己肩膀上的压力重了一截,但是看着荀彧那双无比诚挚,却又无比空虚的双眸瞬间便知道了一切,“必不负文若!”

    荀彧带着一种凄凉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陈曦。

    “南匈奴是问题?”陈曦撇了撇嘴说道,这里随便派去十个上将,派三五个谋臣,带上各自的军团,都足够将之灭个数遍了。

    “我想问的是,是你动的手脚吗?”荀彧的传音之中有一种苦涩和虚弱,很明显有些事情不像荀彧说的那么简单。

    “不是。”陈曦坦然的说道,“他虽说从李优给的密信上猜出来这些事情,但是确实与他无关,最多算是无作为。”

    荀彧看来陈曦一瞬,确定陈曦确实没有乱说,然后转头对着刘备说道,“还请太尉下令赵将军先行前往并州救援。”

    “好!”刘备点头,随即对着远处的赵云招呼道,赵云闻言抱拳一礼,打了一个口哨,夜照玉狮子飞来之后,赵云上马从外围飞到自己的营地,一边命人准备干粮,一边整备大军。

    “让夏侯将军先行赶往并州和幽州的交界,还有曹公有什么杀手锏都拿出来,我不信做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没留下后手。”陈曦看着曹操说道。

    “我们留下的杀手锏稳住雍州无碍,但是应对并州就有些鞭长莫及。”荀彧带着一种虚弱开口说道。

    “雍州无碍的话,我想想啊,你们谁没来,钟元常,毛孝先,杨德祖,以及司马仲达,这么说的话,应该是毛孝先了?”陈曦皱眉说道,其他三个人司马懿以后倒是能打,现在还没办法服众,只有毛玠是真正文武双全。

    作为三国时代,给曹操定下“奉天子以令不臣,脩耕植,畜军资”这一战略的人物,大局观和统兵实际上非常厉害。

    同时期沮授也给袁绍提出了近乎相同的战略“挟天子而令诸侯,畜士马以讨不庭”,俩人都属于大局观好,实操也强,但是脾气死硬喜欢顶人的类型,死因一半都是嘴犟。

    在当前这种情况下,陈曦对着曹操麾下来到北方的人物合计合计就差不多猜到长安的杀招是谁了。

    没跟曹操来的人,有名有姓的就剩下四个了,钟繇,能力很强,但是这家伙心不在焉的时候很多,干活的时候翘班跑了的事情不是没出现过,保卫国都这种事情自然不能交给对方。

    杨修,能力也不错,尤其是政务做的相当不错,但是军事一般,最多就是纯谋士,不擅长统兵,更重要的是,陈曦才不信曹操能将杨家下代家主当作自己人,看历史上熬了一辈子的刘晔就知道了。

    司马懿,这个就更厉害了,政治,军事都很好,问题是这家伙才十八岁,就算能力非常强,能不能坐稳位置都是问题。

    最后寻思一下也就剩一个毛玠了,虽说至今陈曦都不知道毛玠的精神天赋是什么,但是曹操这边文臣的水深的很,丢个郭嘉下去,你都未必能摸准水深,要说毛玠没有,陈曦第一个不信。

    “嗯,确实是孝先。”荀彧略微惊奇,但是却也没觉得有问题。

    “那就没什么了,曹子脩必然带的是司马仲达,虽说那家伙性格有些阴沉,但是能力还是很厉害的。”陈曦撇了撇嘴说道,对于曹操麾下的人马如数家珍,曹操听的眼皮直跳。(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