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执掌武唐 > 第588章 婚礼风波(中)

第588章 婚礼风波(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元芳今年双十出头,身材高大强壮,虎背熊腰,一张脸棱角分明的脸上皮肤稍黑,炯炯有神的眼睛时时刻刻透露着一丝锐利之色,神情刚毅,不怒自威,实乃英武之极。

    “唔,是元芳啊,这么快就回来么?”狄仁杰笑着招了招手,已是步履轻快的迎上前去。

    “阿郎。”李元芳站定一躬微微作礼,正色言道,“刚才阿郎吩咐某去打听的事,目前已经有了些许消息。”

    “哦,不知情况如何?”狄仁杰站定捋须一问。

    李元芳绷着脸沉声言道:“陈郡谢氏乃是江南名门望族,即便是到了江南士族没落的当代,在这一带也有着无以伦比的影响力,如今谢氏宗长名为谢睿渊,因半身不遂的关系深居简出,鲜少在外露面,而长子谢景良官居江淮转运府法曹,长孙谢太辰,也就是刚才阿郎所见之人,正是吴县县令,其余谢氏子弟均不仕,这次陈郡谢氏与吴县6氏联姻,更相传是一桩非常古怪的婚事,因为在几年前,有一名嫁入陈郡谢氏大房的6氏女因私通之罪而自尽于谢氏宗庙内,也正是在此事之后,以前身为二房的谢睿渊等人才入主大房,而在几个月前,吴县6氏嫡长子6元礼,也就是那位新娘子的父亲、自尽6氏女的兄长,才因为勾结海寇而被吴县县令谢太辰所缉拿,最后无罪释放,然后就突然传出了两家联姻的消息。”

    狄仁杰边听边想,半响方才问道:“元芳,你怎么看?”

    李元芳琢磨半响,正容言道:“阿郎,我觉的此事有蹊跷。”

    狄仁杰眼波一闪,抬手示意道:“来,说说你的看法。”

    李元芳轻轻颔,言道:“以属下看来,这陈郡谢氏与吴郡6氏之间因为那自尽6氏女的缘故,理应会有所结怨,而且6元礼还被谢太辰抓入大牢,按道理来讲两家的关系肯定不是那么友好,但怪就怪在这突然联姻,似乎其中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啊!”

    “嗯,你说的非常不错。”狄仁杰肯定地点了点头,胖脸上露出了一丝精光,“以本官办案多年的经验来看,此事表面上为一件喜事,实则说不定会有暗流涌动,不会那么简单。”

    李元芳默默点头,沉吟半响,有些奇怪地问道:“不过阿郎,这与我们剿灭火凤教又有什么联系呢?

    “没有半分联系。”狄仁杰突地嘿嘿一笑,大手一抚将军肚有些涩然地言道,“这只是本官多年审问案件的老习惯作而已,唉!有时候总是忍不住一探究竟啊!”

    李元芳闻言大窘,哭笑不得地言道:“阿郎,你也真是……”

    狄仁杰笑呵呵地摇了摇手,言道:“后日本官应邀出席谢氏婚礼,还要充当主婚使,管他谢氏6氏如何,人家的私事就不方便过问了,到时候你也与我一起去吧。”

    李元芳武功高强,自然而然须得护卫狄仁杰的安全,立即拱手道:“是,属下遵命。”

    ※※※

    一天时间很快就过,谢太真与6小雅的婚礼即将在陈郡谢府中隆重举行。

    天刚蒙蒙亮,江宁县一片宅邸亮起了灯光,6小雅已是在红娘的璀璨下起床梳妆打扮,原本少女髻被两名梳妆侍女解开,取而代之换作了妇人高鬓,云鬓之上更是钗环闪亮,步摇摇曳,更显丽人的美姿。

    6小雅被誉为吴下第一美人自然不是浪得虚名。

    一张俏脸白得如同凝脂,柔柔细细的肌肤吹弹可破,小小的鼻梁下有张樱桃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哀愁的幽怨,一双美丽动人的大眼目光中却是透露出绝望和黯淡,仿若一个没有生气的木偶,正在侍女们替她盘当儿,两行清泪突然从6小雅的眼眶中奔涌而出,恍若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静悄悄的流淌着。

    “哎哟,我的新娘子,你怎么哭了?”充当红娘的媒婆见状大急,手中香帕一扬着急地替6小雅擦拭着眼泪,止不住埋怨道:“这可是上好的金花胭脂,仅此一盒价值十贯,乃是新郎官特意差人送来的,你可不要哭花了脸。”

    6小雅微微抽泣了数下,仿若想到了什么似的用贝齿狠狠一咬朱唇,俏脸取得代之换作了坚毅之色,将万般的悲恸藏在心里,默默言道:为了家族利益,今日小雅无奈嫁给谢太真,然婚礼结束之时便是我守节殉情之时,七郎,今世无法成为你妻,只盼来世相续了……

    窗外,6小雅之母张氏望着女儿想哭又不敢哭的这一幕,顿时忍不住暗自垂泪,轻轻一声叹息掩面而去。

    半响之后,张氏脚步匆匆的来到了后院,6元礼正一个人孤零零的矗立在水池旁边,神情彷徨而又迷茫。

    见状,张氏勃然大怒,上前怒声言道:“夫君,为了6氏家族延续,难道真的只有牺牲小雅的终生幸福么?如此一来,你让我这个做阿娘的情何以堪!”

    6元礼沉沉一叹,转过身来苦笑言道:“夫人,你也知道谢太辰那厮有多么的卑鄙,若不按照他的要求去做,整个6氏说不定岌岌可危,覆巢之下也无完卵,这也是无奈的选择啊!”

    见夫君一幅逆来顺受的模样,张氏更是愤怒不堪:“想你6氏也为千年望族,入仕为官的子弟多不胜数,没想到如今却只能牺牲女眷保求平安,奴真是羞为6氏之媳。”说罢,长袖用力一挥,便要愤然离去。

    “夫人……”6元礼突然上前一步从背后抱住了张氏,痛心疾的言道,“你以为我想这样么?难道小雅就不是我的亲身女儿?你可知道这段时间我是多么的难受痛心,甚至不敢去见小雅一面,但是身为6氏长子,在面对家族困难之时,也只有这个办法能够保全全家平安,实在图奈何也!如果小雅要责怪,就怪我这个当阿爷的,即便将来不得好死,我6元礼也无怨无悔!”

    张氏自然明白6元礼身上所承受的压力,悲声一句“夫君”,已是扑在了他的怀中,夫妻俩人竟是止不住相拥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