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庶子风流 > 第七十五章:治死人了

第七十五章:治死人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叶春秋倒是镇定,道:“既如此,就得赶紧急救,来,舅父,我来处理,你进里头去取药。”

    叶春秋根本不打算把人抬进去,反正哪里都是救治,里头太狭隘,且光线有些阴暗,反而在门口这儿亮堂一些,人也有转圜的空间。

    奄奄一息的赵熙已经被放下,平躺在架子上,叶春秋小心翼翼的揭开他的患口,那包扎的地方早已是满是血污,自他的大腿之间,一条猩长达一寸的猩红口子却没有结痂,反而断断续续的有污血渗出。

    “伤口太大,虽然此前用了药,不过显然不足以止血,时间长了,伤口发炎。”叶春秋自言自语的道:“眼下必须尽快消炎止血,噢,最重要的是消浓。”

    赵熙在这时突然猛地咳了一下,只是他气息太微弱,颇有些像是回光返照,一口血自他口中喷出来。

    “呀……吐血了。”赵高心中更是狂喜,一般这样的伤咳了血,就说明伤了肺腑,这是真正死定了啊。

    其他好事者见状,几乎已经可以确信,赵熙必死无疑,至于孙琦这一对舅甥,只怕也是死定了。

    钱谦皱着眉,不发一言。

    叶春秋却还是不徐不慢,自言自语的道:“原来还有内伤,难怪了,伤了肺腑,理应神仙也难救吧。”

    这时候孙琦已经取了药来,这药是叶春秋昨夜配好的,不过对于这个外甥到底有什么本事,他却是全无信心,现在的他大抵就是反正我也束手无策,索性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而且他去而复返回来,看到赵熙嘴角吐出来的血渍,脸色顿时变了,外伤还有得医,这内伤如此严重,分明伤了肺腑,哪里还有得救?

    他不禁有些哆嗦,却听叶春秋的声音道:“阿舅,快,取我配好的药给他吞服下。”

    孙琦的脑子嗡嗡作响,只是机械式的去端了昨夜煎好的药给赵熙吞服,待药服下,赵熙当然没有反应。

    不过所有人见叶春秋煞有介事的样子,都不禁觉得好笑,人都几乎死了,还瞎忙活什么。

    等赵熙吞服了药,叶春秋却是皱着眉看那伤口,他取了酒,接着寻了一团布,开始擦拭伤口处的血污,当然,里头的酒精也有一些杀毒的成份,等到清洗的差不多了,这才又取了药小心翼翼地将药粉倒到伤口处,完成这一切,他突然叫一声:“拿针线来。”

    针线……

    都是昨夜准备好了的。

    孙琦见叶春秋镇定自若,反而生出了一线希望,不管怎么说,自己这个外甥也是案首,瞧他的样子,似乎还真有办法也是未必。

    取了针要送到叶春秋手里,叶春秋却是皱了皱眉,用手擦拭了一下自己袖子,方才问:“舅父会缝针吗?”

    “啊……缝针?”孙琦不明白为何叶春秋这样问:“会,会一些。”

    叶春秋笑起来,一副很轻松的样子:“这样就好,舅父先将针用火烧一烧,而后在这伤口处缝针,嗯,要缝的紧密一些。”

    外甥很自信嘛,似乎被他的自信所感染,孙琦连忙去用火烧针,接着叶春秋还嫌不足,又让他将针用酒水泡一泡,孙琦小心翼翼的开始缝针。

    而站在一旁的叶春秋却仿佛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指挥使钱谦看得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人都要死了,你们还绣花?他忍不住道:“缝针?叶秀才,这是什么意思?为何……你不缝,让你舅父来缝?”

    “啊……”叶春秋不料钱谦‘不耻下问’,他楞了一下:“噢,是这样的,我不敢缝,下不了手,所以让我舅父来。”

    孙琦本来小心翼翼的缝着患口,听到这句话,禁不住手哆嗦一下,脸都绿了,他还道这缝针是春秋的独门秘技,毕竟外甥这样自信,或许还真能起死回生,结果连外甥都没有缝过啊。

    他眼睛都要湿润了,捏着针的手有些发抖,死也。

    叶春秋则开始寻找赵熙身上其他的伤口,检查了一遍,突然忘了,抚额低声喃喃念道:“竟是忘了,不知他有没有发烧?”于是有忙不迭去摸他额头,烫烫的,哎,看来是伤口感染得十分严重,再加上内伤,以至于产生了炎症。

    指挥钱谦在旁看得一愣一愣的,老半天回不过劲,越来越觉得这个叶春秋……不太靠谱。

    孙琦缝完了伤口,钱谦却是注意到赵熙居然没了多少气息,他在赵熙的鼻下一探,禁不住皱眉:“叶秀才,似乎没气了。”

    “没有吗?”叶春秋皱眉,不会真的死了吧,毕竟第一次治病,心里也有点毛毛的。

    钱谦听到叶春秋的疑问句,顿时也是恼了,正待要放几句狠话,不过这边的动静却被远处的赵高看得一清二楚,赵高一看,顿时心花怒放,人死了……折腾了这么久,人终于死在了同济堂,他跃跃欲试,亟不可待的上前几步,朝钱谦行礼:“小人也是大夫,略知一些病理,大人若是不嫌,不妨让小人看看病人还有没有救。”

    围观之人一个个翘首以待,都在私下议论,因为看着有些不妙啊。

    钱谦点了点头。

    赵高大喜,捋着袖子上前,探了探脉搏,接着阖着眼睛摇头,叹道:“哎呀,已经不治了,准备料理后事吧,脉象微弱,至多也就小半时辰,必死无疑,哎……或许不经这同济堂救治,还可以多活几日,这同济堂……”他一副不愿意言人之过的模样,继续摇头。

    治死人了!

    看客们哗然。

    其实治死人也没什么,反正抬来的人也差不多奄奄一息,可大家兴奋点就在于,这人是要死在同济堂,死的人还是海宁卫的人,同济堂完蛋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