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庶子风流 > 第六十九章:万般皆下品

第六十九章:万般皆下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似乎一下子提醒到了赵高,因为他这才发现,叶春秋穿着儒衫,头上顶着的也是秀才才能佩戴的纶巾,这个小子居然是个秀才。

    虽然小小一个秀才,也未必就怕,可是秀才身份确实不一般,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赵高心里思量了瞬间,接着冷着脸道:“公道,什么公道?”

    叶春秋淡淡一笑,道:“此事嘛,前因后果,学生也认为孙大夫做的不对,他一个外乡人,有人欺负他,他居然还敢不服;噢,赵兄……”说起来叶春秋称呼这年过半百的赵高为赵兄也蛮搞笑的,不过他是秀才,就是这样任性,叶春秋继续道:“赵兄一看就是有钱有势的人,噢,还认得县中的主簿是吗?你看,他孙大夫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殊不知这世道讲的不是理,以势压人,这不是常有的事,偏偏他居然如此不识趣,这不是糊涂吗?”

    赵高一听,乐了,这秀才倒是有点意思,似乎是在帮自己说话。

    赵高便道:“这是自然,他不过是一个……”

    他话说到一半,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因为这时候,就在他面前的叶春秋突然攥紧了拳头,狠狠朝他的面门挥来。赵高瞳孔收缩,料不到秀才居然敢打人,不等他反应,却听啪的一声,拳头已经砸在了他的鼻头上。

    啪!

    叶春秋接着抬腿,一脚飞踹出去,狠狠踹中赵高的腰,赵高打了个趔趄,赵高连忙后退,这叶春秋别看只是个少年,可是每日锻炼身体,力气却是不小,赵高被打的龇牙咧嘴,疼的直打哆嗦,他捂着自己的鼻子,厉声道:“好大胆,来,来人……”

    几个壮汉吓了一跳,忙是舍了孙大夫冲上来摩拳擦掌。

    叶春秋厉声道:“我乃宁波新晋生员,院试名列第一,今科宁波府案首,怎么,你们还要打人?瞎了你们眼睛,你们谁敢辱秀才的斯文?”

    这句话威慑力不小,几个壮汉面面相觑,有些犹豫了。

    案首,听说院试的案首姓叶,最近风头很劲院试案首他们却是知道分量的,人家是秀才,光天化日之下敢打秀才,甭管有理无理,可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赵高大叫:“捉这个打人的秀才去报……”

    叶春秋笑了,叉着手道:“报官是吗?这话本来该我来说,官自然是要报的,去鄞县县衙也没什么意思,我和鄞县县令、主簿之类的人也没什么交情。“

    没有交情都被叶春秋说的理直气壮,仿佛自己没有关系走后门还特有理似得。

    接着他道:“要去就去知府衙门,走,现在就去,我正要请我的恩府,宁波知府刘大人为我做主。”

    恩府就是老师的昵称,叶春秋先说自己鄞县不认得人,后头一句说去知府衙门,却是让赵高有点懵了。

    叶春秋满肚子都是火气,他最恨的就是这种仗势欺人的人,何况欺的还是自己的母舅,他冷笑道:“方才我是怎么说的,说你欺负孙大夫,这是理所当然,他无权无势,居然还敢不服气,欺他都是白欺;你不是认得鄞县主簿吗?那你便去寻那鄞县的主簿来为你做主,你要见官,那也无妨,去知府衙门也好,就算你要去寻府学的学正大人状告我叶春秋打你,说我有辱斯文也罢,这些都由着你,我就是仗着恩府和秀才的功名来欺你,你待如何?想要动手,来……”

    这个少年,居然目露出凶光,这凶光之中,又带着不屑之色,扫视了众壮汉一眼,轻描淡写的道:“今日就是欺你们无权无势,欺你不过是个小小的药商,卑贱之人,带着几个泼皮,也敢太岁头上动土?怎么样,谁敢上前试试看,不怕死的放马过来!”

    赵高脸色已经惨然,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不过关于叶春秋的传闻,他是略知一二,譬如那位何提学为了保他,不惜和宫中人翻脸;譬如知府大人和他确实有些不为人知的关系,譬如本府同知还想整他来着,结果叶春秋毫发无损,倒是同知大人里外不是人。

    他不过是个药商,欺负孙大夫可以,在纶巾儒衫的叶春秋面前瞬间没了底气,他忍着痛,又不肯示弱,养着手中的契约:“谁要报官,我跟你讲道理。”

    “……”母舅孙大夫眼睛都直了,至少他的认知里,赵高绝不是讲道理的人。

    叶春秋却是冷笑:“讲道理,谁和你讲道理,你也配和我讲道理?”

    “……”赵高脑子转不过弯,横的怕楞的啊,他只好咬牙切齿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莫说你是秀才,就算你是内阁阁老,难道还想赖账不成?”

    这句话还是点中了要害,撕逼归撕逼,白纸黑字的债券,却是赖不掉的。

    叶春秋道:“不是说了三月为限,还有一个月时间吗?既如此,一个月后见吧,还死赖在这里做什么,滚开。再见你一次,打断你的腿。”

    叶春秋从来没有这样痛快过,平时都是装斯文,今儿彻底的暴怒了。

    赵高犹豫了一下,面子有些拉不下来,又觉得招惹叶春秋不起,只好冷笑:“好,倒要看看,一个月之后怎么说。走……”放下了狠话,带着几个狗腿子扬长而去。

    叶春秋深吸一口气,忙是到了孙大夫面前,道:“春秋见过舅舅。”

    孙大夫老半天回不过神,终于还是大喜过望道:“啊……方才实在惭愧,哎……本不该让你掺和这些事的,进屋说,进屋说话。”

    宅子的门也从里头打开,却是几个躲在门缝后的妇人以及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出来,叶春秋心说,这个一定是舅母和自己的表弟了,于是向舅母行礼。

    这舅母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人,突然多了这么一个外甥,又见叶春秋生的唇红齿白,方才虽然凶神恶煞,现在却是文质彬彬,一时也有些扭捏,只是揉着自己的发鬓应了。

    表弟年纪小,小心翼翼的看着叶春秋,低声在咕哝:“这就是秀才老爷呀,原来秀才老爷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