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庶子风流 > 第十五章:报喜

第十五章:报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周夫子坐在一旁,看到叶春秋出来,不禁嘲弄的笑了。

    他现在一点都不介意老太公恼怒他不合时宜的言行,现在自己是案首的恩师,是叶家的大恩人,现在的他更希望看一场好戏,他的目光无意地与坐在对面的叶家老二叶松触碰一起,二人俱都会心一笑,随即眼神错开。

    叶老太公表面上是在气头上,心里却跟明镜似的,晓得不声色俱厉一番,叶家的门风就毁了,便冷若寒霜地道:“解释?解释什么?你不学无术,不好好读书,整日混账,你……你真是太教人失望了,你……真是不肖子孙,现在你还想要解释……难道……难道周夫子的话会有错吗……”

    有错吗三个字刚出口,却在这个时候,有人没头没脑地冲了进来:“喜报,喜报……衙里的喜报……”

    叶老太公下意识地抬头一看。

    那刚进门,还不清楚场面深浅的公差振振有声地喜道:“恭喜本县案首叶公子名列头名,恭喜……”

    来了……

    场中的宾客顿时哗然,看着这冲进来的差役。

    “果然是辰良争气,咱们河西第一个案首……”

    “了不得,后生可畏。”

    叶辰良并不急着起来,而是徐徐起身,他心里激动莫名,好不容易平复自己的心情,暗暗告诫自己,这么多的叔伯都在,万万不可失了礼。

    一念之间,他目光落在周夫子身上,周夫子捋须,朝他鼓励的笑笑,叶辰良朝他点头,眼角余光不可避免的落在叶春秋身上,那个家伙……呵……叶辰良想笑,这个渣渣,现在想必很羡慕自己吧。

    可又如何呢?

    他心里哂笑,却是平静的迈步上前,身上连一丝的褶皱都没有,恭谦的走到差人勉强,抬头,挺胸,而后双手抱拳,深深一揖:“有劳差人。”

    每一个字,吐得都很清晰,叶家良好的家风,在他身上尽显。

    众人啧啧称赞起来,心里为这个叶案首喝彩。

    差人上下打量他,笑嘻嘻的道:“恭喜叶公子,恭喜……”连说了几个恭喜,便道:“小小年纪,了不起啊。”

    叶辰良露出含蓄的微笑,他抿抿嘴:“尊长过誉了,辰良不过是侥幸而已,能中案首,全凭县尊高看,实在汗颜。”

    说到这里,众人都笑,辰良一如既往的懂事啊。

    反观另一边的叶春秋,还在和他的大父嘴硬,大脚妇人生的孩子,果然……

    可是差人脸色却是一僵,他不由道:“辰良,不是春秋吗?”他忙是取出红纸,一字一句的念:“点选叶春秋为宁波奉化县县试案首……”

    “……”

    此前和谐的厅堂里,骤然冷静下来。

    每一个人脸色都有点僵硬,有人怀疑自己听错了。

    叶辰良如遭雷击,一脸铁青,老半天回不过劲。春秋……怎么可能是春秋……是不是搞错了,方才……方才他说叶什么来着……啊……是叶公子……可是……叶公子怎么是春秋。

    他面如死灰,想要去问,差人却急着报喜,毕竟大老远从县里赶来,突然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子磨蹭了半天,耽误了吉时可就糟了,他一把将叶辰良推到一边,高声大叫:“哪一位是叶春秋公子,恭喜叶公子高中……”

    堂堂叶家大少爷,居然就这么像是垃圾一样被推开了,叶辰良脸色唰的白了,依然一脸不信的样子。

    本县案首……叶春秋……叶春秋……是叶春秋?

    怎么可能是叶春秋!

    何止是那被退到一边打了个踉跄的叶辰良,整个厅堂的人都觉得不可置信。

    叶老太公也不太确定,周夫子不是说了,若是案首花落叶家,辰良必定是第一的吗?他不确定地道:“哪个叶春秋?”

    公差毫不犹豫地道:“正午县尊发案放榜,贵府的子弟名列第一,姓叶名春秋,还有哪个叶春秋?”

    满堂顿时哗然。

    周夫子豁然而起,就在这短短一会,他脸上沉如死灰。

    不是叶辰良,竟然是叶春秋?

    叶春秋从不用心读书的啊,而且还目无尊长,这样的渣渣,也能成案首?

    不可能,一定是哪里错了!

    周夫子不相信这个事实。

    可是公差拿出了红纸,交给了老太公,老太公的手杖顿时吧嗒落地。

    周夫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看来真的是叶春秋,这种人渣居然做了县案首?

    周夫子的脑子很乱,忍不住低声说:“怕不是县里弄错了吧。”

    可是没人理他,因为其他人的心更乱。

    叶辰良本来很风光,他早就想好了该怎么应付,比如谦虚的说几句,后学末进,侥幸蒙县尊垂青,点了第一,惭愧啊惭愧。或者学生愚钝,唯有勤能补拙,总算没有辱没了家门云云;他甚至想好了要勉力一下叶春秋和叶俊才这些渣渣一番,劝他们要好好进学,要拿出一点兄长的样子来。当然,主要‘勉励’的对象还是叶春秋,叶俊才是吃激素长大的,虎背熊腰,叶辰良已经挨过他的揍,不敢再招惹他。

    可是现在……

    叶辰良难以相信刚刚所听到的一切。

    他觉得这报喜的人肯定有问题,怎么可能是叶春秋呢?叶春秋是个败类啊!

    他咬着下唇,突然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像被人没来由的扇了两个耳光,啪啪作响。

    “叶春秋,是叶春秋,案首是叶春秋……”

    这个时候,嘹亮的声音终于打破了厅中的平静。

    叶老太公一把扯住公差的衣襟,眼睛红得吓人。

    差人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啧啧……前年去报喜,一个老童生听说高中,直接脱了衣服围着村子里裸奔了三圈呢,这样的场面,见得多了,而他必须得拿出公人的威信来,斩钉截铁地道:“正是叶春秋叶公子,县尊看了他的文章,很是高兴,发案之后,还命人将他的文章传阅给了本县的廪生。绝不会错的,县尊今日提及过三次叶春秋了。”

    那公差说到了这个份上,基本上就板上钉钉了,案首是叶春秋没错,终于有人反应过来,指着叶春秋道:“春秋,春秋,中了案首,要向差人回礼。”

    “啊……春秋了不得啊,我从小看他长大的,就晓得他会有出息……”

    叶春秋也有点儿发楞,不是透露出消息说是叶辰良吗?他被人推上前,听到耳边有人的夸赞,心里不由吐槽,卧槽,我要吐了啊,还看着我长大,我才刚刚回到叶家,回到河西好不好。

    可是这样的溢美之词却是不绝于耳:“恭喜,恭喜……小小年纪,了不起啊。”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叶兄教子有方……”

    叶老太公虽然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可是看到无数人道贺,总算是缓过神来,叶春秋不是没出息的吗?这是什么鬼。可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个,也没心思去追究方才的事,还是回礼要紧,又不忘对公差道:“差人请坐下喝一杯水酒,来人,去准备一下。”

    准备一下就是赏钱了,公差哈哈大笑道:“噢,叶太公客气,你教出了好孙儿啊,我还道叶春秋是成人,想不到是个少年,就这样,县尊还夸他文章作得极好,啧啧……河西叶家了不起。”

    奉承的话,谁都会说,可是这些奉承话听在周夫子和叶辰良的耳里,又是打耳光的节奏。

    他们不约而同地对视,都是推头丧气和不甘。

    那公差是个极会来事的人,把叶老太公哄得不知自己姓什么了,又去奉承叶春秋,这小子不简单,十二岁就中了案首,县令都褒奖,将来还了得?

    于是笑容可掬地道:“叶公子小小年纪,叫人佩服,真是神童啊,便是甘……甘……”他挠挠头,琢磨了老半天,才接着道:“便是甘什么什么的都比不及叶公子。”

    “笨蛋,是甘罗!”叶春秋心里纠正他。

    虽然觉得有些出人意料,叶春秋还是醒悟过来,自己成案首了,看来光脑应付考试没有什么问题,很是值得庆幸,看着老爹叶景欢喜得要泪流满面的样子,叶春秋心里还是挺满足的。

    不过差人的话不得不应,大家都希望案首说几句话呢,所以目光都聚焦在了叶春秋的身上。

    咳咳……叶春秋笑了笑,道:“噢,差人谬赞,学生何德何能。”

    谦虚,你以为我不会吗?我装给你们看看,哼哼,我叶春秋最好的品德就是谦虚。

    叶春秋又道:“小子侥幸高中,这自然要感谢县尊的青睐;这其次嘛,自然是要拜谢恩师周夫子的教诲。”

    叶春秋很认真很‘天真’地走上前,深深地朝周夫子作揖。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周夫子的身上,周夫子现在仿佛自带了聚光的效果,看着叶春秋朝他行弟子礼,他的老脸却是火辣辣的疼。

    许多人低声嘀咕起来:“啊呀……这案首真是知书达理,懂事啊。”

    “天地君亲师,为人子弟就该如此。”

    “咦,方才周夫子不是说此子不学无术的吗?”

    大家一脸周夫子你逗我的表情,不学无术还能考中案首啊。

    “对了,方才还说叶春秋目无尊长。”

    目无尊长,怎么会如此彬彬有礼?被周夫子如此羞辱,振振有词的说叶春秋不是他的弟子,可是看看人家春秋如何,春秋还不忘对他致谢呢,这是目无尊长吗?

    于是大家看向周夫子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在座的都是成年人,大家当然不会认为一个少年郎会玩什么心眼,你看人家执礼甚恭,对周夫子的敬意也是油然而生,怎么可能作假?若是个成年人倒可能虚情假意,一个少年有这么妖孽吗?

    周夫子头皮发麻,居然不知如何是好了,他要是哈哈一笑,接受了叶春秋的大礼,岂不是说方才他先前的话都是假的,这么好的一个孩子,这样的辱骂他,甚至都逐出了门墙,别人会怎样想,肯定会说你周夫子的脸皮也太厚了。

    可若是不肯接受,又显得自己小气,人家……只是个孩子啊。

    而这一切都看在叶春秋眼里,叶春秋心里只是想笑,软刀子捅人,其实更让人撕心裂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