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正文 第8章 一个好演员的表现

正文 第8章 一个好演员的表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许家和高家则不一样,这两个庞大的家族在一千年的时间里,将自己的触手伸到了小寒山的每一个角落,乃是修真世家的中坚力量,如果不是修真界中的一些潜规则,恐怕早已经掌握了小寒山的大权了。

    修真家族子弟不得在各门各派之中担任实权职务,是修真界的潜规则,以小寒山为例,便是小寒山的山主和六峰的首座,还有各堂的堂主,也不能是修真家族的人物,所以,修真家族的子弟只能在各派之中担任权力不大的长老职务,这是千万年来,修真家族和门派达成的一项共识,但即使如此,各门各派之中,修真家族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对这些千年世家而言,更是如此。

    周家虽然强大,但历史很短,只有短短的三百年,周家的崛起和许多其他的修真家族一般,一百二十年前,家族中的一位天才凝成了金丹,成为小寒山的太上长老,周家实力和影响力迅速扩大。

    但说到底,家庭仅仅只有一位金丹天的长老而已,一旦这位金丹天的长老有不测,周家又没有天才接上来的话,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衰落下去,就如那王家一般,所以,对于一个修真家族而言,最重要的是人才的传承,自己这一代和上一代已经不能指望了,最强的也不过就是自己和另外一人,都只是初入罡煞天的修为,能够指望的只有下一代,周家下一代看起来能有成就的只有两个,周凝雪和周北飞。

    相较而言,周凝雪更胜一筹,也是最有希望的,如果能够同时获得周家与许家的支持,未来的前途真的不可限量,所以家族中的一些人心热了。

    他们心热了,周松的心就凉了,许家的便宜哪里是那么好占的?

    脑子里头纷纷扰扰,耳中传来通报声,言道王通求见,他不得不重整精神,甩了甩已经浆糊的脑袋,揉了揉眉心,让自己清醒一点,因为他将要面对一个很有可能失去理智的中二少年。

    看到王通的时候,周松暗暗摇了摇头,凡尘天第八重天的修为,这出乎了他之前的推测,这小子为了提高修为究竟吃了多少丹药?

    不过想到即将到来的五峰大比,他倒也没有太过惊讶,五峰大比是王通的催命符,一旦大比上出现不利,他就会被踢出入室弟子的行列,幸运的话成为外室弟子,不幸的话,还会成为别人的目标,金光烈火剑的传承不去说他,一把游龙剑可是中品法器,眼馋的人多着呢,还有朱黄丹,那也是好东西。

    能把修为推到第八重天,依这小子的资质至少同时吃了三颗以上的朱黄丹,这可不是好事,丹药不是糖豆,再神奇的丹药也是有毒的,一次吃的太多一定会损伤根基,这个小子就算是勉强留在入室弟子的行列之中,也不会有太大的前途了,最多勉强晋入灵根天第一重天,凝成一条灵根,老了以后转作外门长老,寻个妻子生个孩子,延续家族血脉,了此一生,就像很多修真家族的没落子弟做的事情一样。

    一眼之间,他仿佛就将王通未来的前途看了个通透,这是一个前途黯淡的修真者,对于这样的人,不需要多注意什么。

    “如果是在五峰大比之后,事情就好办多了。”当他他心下叹了口气,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来了,坐吧。”

    王通板着脸,在来之前,他已经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好了,被人退亲,这绝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虽然,尽管他心底挺高兴的,但在表面上,他要表露出一种即将受辱的感觉,甚至还运功将自己的双眼逼的通红,僵硬的脸色,通红的双眼,特别是他的后槽牙,紧紧的咬着,仿佛随时都要爆发一般,他盯着周松,生硬的道,“不必了,周长老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周松叹了口气,直觉感觉今天的事情不大好办,王通的性格是什么样子,他还是清楚的,所以,他用一种低沉的声音道,罡煞天修士的强大气势勃发,“既然来了,就先坐下来再说。”

    王通神色一变,后槽牙又咬紧了几分,双目赤红,活像一只被逼到了绝境的兔子,双腿颤抖,额头见汗,双拳握紧,指甲微微用力,将掌心刺破,一缕血迹沿着拳头滴落下来,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咬牙说道,“我说,不必了,有话快说!”

    “叹,真是一个倔强的孩子啊!”王通表现出来的强悍意志让周松略感意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一个罡煞天的修士以气势强压一名凡尘天的修士并不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情,更何况现在还没有将他压下来,未免将事情搞僵,他的气势放松了下来。

    “既然你想站着,便站着吧,请你来这里,主要是为了你与凝雪的亲事……”

    “你们想退亲!”不待他说完,王通就打断了他的话,一股邪火在他的脑子里头燃烧着。

    “是的,我们想要退亲!”周松放缓自己的语气,尽管不去刺激王通,如此状态下的中二少年,就像是一个随时会爆发的火药桶一样,只要稍一刺激,就会爆发出来,到时候事情就不好处理了,“我知道这对你并不公平,但你也要明白,就算你死抱着这个婚约不放,凝雪也不可能真的嫁你,凝雪的资质你也知道,未来前途无量,如果她愿意,拖也能把你拖死,所以,这对你而言其实也是一种解脱。”

    “解脱,什么解脱?”王通低吼起来,颈部青筋暴露,脑子里头浮现出前世咆哮教主的种种怒吼姿态,以期使自己的外在表现更加的真实可信,“这不是解脱,这是侮辱,你们是在仗势欺人。”

    说到这里,他不待周松答话,恨恨的从怀中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婚书,一把撕成两半,“强扭的瓜不甜,你们既然要退那就退好了,希望你们将来不会后悔。”说罢,将撕成两半的婚书扔在地上,扭头就走。

    “站住!”事情的发展出乎周松的预料,不过看到王通要走,他顿时心急了起来,退亲是一回事,如何退亲又是另外一事。

    这条婚约因为某种原因早已经是小寒山人尽皆知的事情了,尽管周家之前已经做了许多的舆论准备,占据了舆论高地,但这都改变不了周家势大,逼迫王通退亲的事实,王通虽然没有什么前途人,但也不是一般的人,至少在五峰大比之前,他还是王槐的入室弟子,一举一动都关系着连云院的脸面,以强势逼迫王通退亲已不大应该,若是就这么直接放王通离开,一丁点的补偿都没有,这就是打脸了,打的不仅仅是王通的脸,还有连云峰的脸。

    所以在此之前,周松心中已经拟定好了一个补偿的方案,可是没想到王通竟然如此的干脆,直接甩下婚书走人,把周松一肚子的话憋在了心里。

    他是可以一走了之,周松却不能看着他一走了之,他这一走,周家当然就坐蜡了,这桩婚约王通的老子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的,他用掉了周家欠王家的一个人情。

    婚约成立,则人情还了,如今婚约毁掉了,人情就没有还掉,看王通这个样子,将来是不想再和周家打交道了,周松可不想被人戳脊梁骨,更不想在这件已经很闹心的事情上头留下什么隐患。

    “这次撕毁婚约是我们周家对不起你,我们会给你足够的补偿。”

    “补偿?哼,我王通还没有沦落到需要施舍的地步!”王通头也没回,一直往前走去。

    “你是王家的最后一人,如果五峰大比败了,你在小寒山便再无立足之地,小寒山王家也完了,传承了六百多年的家族就毁在了你的手里,你是家族的罪人。”

    “王家的事情,不需要外人来过问。”王通停下了脚步,他转过头,用略带颤抖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一刻,无数影帝附体,连阅片无数的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天才。

    周松走到他的面前,拉开他的手,将一枚青色的玉佩放到他的手里,“这是九纹青玉罩,上品法器,有了它,你就能通过五峰大比,这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你的父亲,我认识他,他是个好人,为你做了他能做的一切,希望你不要辜负他!~”说话间,他将九纹青玉罩强塞到王通的手中,然后离开了。

    在这个过程中,王通差点儿没绷住,他自为自己是个不错的演员,想不到周松比他更行,演起苦情戏来比他更胜一筹。

    这厮恐怕现在已经把王行这个没脑子的家伙恨到了骨子里头。

    手里紧紧的攥着九纹青玉罩,就像是攥着自己的老婆一样,哦,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块玉佩就是他的老婆。

    离开天风谷大约十来里之后,王通方才收起一脸屈辱的表情,当演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在面对一个气势远远强于自己的影帝级演员的时候。

    夜空风寒,繁星明灭,陵野上笼罩一片洁白月色,显得幽美恬静。

    “月色当真不错,要是能起一卦就更爽了!”

    想到这里,王通下意识的将手伸到左侧腰间,这是他的一个习惯,以前,在这个方位的口袋里面总会放上三枚铜钱,在他的包里,还有一个乌龟壳,那是他在古玩市场上淘来了,不过这一次,他愣了一下,仿佛想到了什么,苦笑了一下,“对哦,我好像很久都没有起卦了。”
第7章 退亲戏码章节目录第9章 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