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正文 第74章 诸天生死轮

正文 第74章 诸天生死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王通,小寒山?这是什么地方,什么人,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隐世门派。”

    同样是在留马驿,一间颇大的院落之中,人声鼎沸,三十余名来历不一的武林中人围坐在一起,气氛十分的热烈。

    他们都是无双城的武者,其中有内门弟子,也有外门弟子,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个团体。

    其中外门弟子自然以王休为首,而内门弟子的首领则是一名高大的紫衣青年,面容神俊,眉心一道淡淡的紫色印记,仿佛是第三只眼睛一般,顾盼之间,有一股难掩的威势,在这一股威势之下,便是王休的光芒也完全被他掩盖了下去。

    “已经两天了,还没有查到这个王通的底细,到底是怎么回事?”紫衣青年目光灼灼的盯着王休,质问道。

    王休面色涨的通红,猛的拍案而起,喝道,“若非楚翩翩两人硬要对那方子博出手,又怎么会惹下这般的祸事,他们死在王通的手上是他们自不量力,与我有什么干系?”

    “与你没有干系?”紫衣青年冷笑道,“内门弟子做事,哪里轮到你一个外门弟子多言,他们是在和你一起的时候出事的,你敢和说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好,好,好!”王休怒极,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既然是你们内门弟子的事情,便由你们内门弟子来处理好了,我们走!”

    随着他一语落下,呼啦一起,二十多名外门弟子都站了起来,便要跟着他离去。

    “大胆!”

    紫衣青年看到这个情形,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低喝一声,一身庞大到惊人的武道气息显露出来,大手猛烈的朝王休抓去。

    “洪康,尔敢!”

    王休虽然是无双城外门弟子,但也是万中逃一的天才,一身天魔大法修炼到了第十六重的境界,在紫衣青年的威逼之下,周身顿时形成一个塌陷的力场,无形的力场内陷,将周身三丈之内的所有事物全部牵扯偏移。

    可惜,在破碎虚空之世界人人闻之色变的天魔大法面对这名叫洪康的紫衣青年时却似乎并不够看。

    洪康化爪为拳,对着王休一拳打出。

    王休面色大变,身体突然一震,在外人看来这仅仅只是普通的一拳,但是他却感受到了无边的压力,仿佛一座大山凶猛的朝他镇压过来一般。

    天魔大法的力场在这一拳之下四分五裂,王休急速的扭动着身体,如游鱼一般诡秘的摆脱对方拳势的影响。

    但是在洪康这一拳下,一切都是徒劳的。

    “嘭”的一声,王休高大的身躯被打的横飞出去,重重的摔落于地,还弹了一下,再无声音。

    “王师兄!”

    “大哥!”

    “少师!”

    ……

    这个时候,一连串的惊呼之声方才在外门弟子中响起,数人跃出,有人查看王休的情况,有人以身体护住王休,强压下心头的恐惧,面对洪康。

    望向洪康的目光之中,只余下了恐惧与惊骇。

    一拳,竟然只用了一拳!

    王休乃是这一界最有名的年轻高手之一,也是最接近宗师级的年轻高手,却被洪康一拳击败,生死不知,这洪康究竟有多强?

    修行之人,最懂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道理,那些外门弟子虽然以王休为首,不过在王休被一拳击败之后,再无一人敢出异声。

    “暂时给你一个教训,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击败王休之后,洪康并没有再动手,目光在一众外门弟子的面上转过,道,“立刻给我去查查看,这个王通现在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在一起,哼,好大的狗胆,竟敢动我的女人,我必让其死无葬身之地!”

    “是!”

    顿时有不少外门弟子低头应命,转身奔出,去查找王通的下落。

    “师兄,这王通来历神秘,会不会是某个小队培养出来的秘密高手,如果我们就这么去找他,会不会打草惊蛇?”

    内门弟子中有人迟疑道。

    “我管他是谁,杀了我的女人,不仅仅他要死,还有他的亲人,朋友,师门都要死,得罪了我洪康,就要付出代价!”洪康语气极为霸道,长身而起,目带威严的看了那出声之人道,“怎么,你想质疑我的决定吗?”

    “属下不敢!”那人顿时惊出了一声冷汗,伏地请罪道,“是我太过优柔寡断,请师兄放心,我现在就去找王通,必不让他好受。”

    洪康冷笑一声,“不必了,这人家伙我自己来对付就行了,你们不要插手。”

    ………………

    ………………

    留马驿,锦福客栈,天字一号包间

    “惊雁宫很大,不知道路径便贸然闯入一定会迷路,而且惊雁宫也很神秘,整体布局,和天上的三垣二十八宿、五星日月的运转行度,有一种玄妙的契合,故而可以万古常存,而真正的秘密都在地宫之中,但地宫的位置并不固定,这无数年来,每一次出世,地宫的入口都不一样,不过这么多年下来,已经有精通算术的高人找出了规律,即使如此,每一次也都需要在惊雁宫开启的时候,进入惊雁宫听范围,观察天象方才能够计算出来,因此,每一次开启,黑白两道和无双城都会派算术高手进入其中,这一次,白道武林派出的是武当派的易清子,黑道派出的则是魔门邪异道的宫俊,至于无双城,太过神秘,并没人知道他们派出了谁。”赤手阎罗敖海山端起酒杯,轻轻的啜了一口,继续道,“因为惊雁宫的地宫过于神秘和危险,所以,为了防止武林损失过重,发生难以挽回的损失,大部分闯宫的人都会被无双城和黑白两道联手拦住,只有够资格的人才能进入惊雁宫,而这些够资格的人当中,也只有极少一部分会被告知地宫的地点,大部分人还是在惊雁宫中瞎闯,甚至迷失在惊雁宫的幻阵当中。”

    “如此说来,想要知道地宫的地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的确如此,不过小兄弟修为高深,已达宗师之境,想要得到地宫入口的地点,并不是一件难事。”

    “我只是一个初入江湖闯荡的毛头小子而已,只不过是功力深厚一点,一没有什么人脉,二没有什么靠山,什么宗师不宗师的,简直就是笑话。”王通摆手笑道,“不过以前辈在江湖上的身份和地位,地宫的入口应该不是什么秘密吧?!”

    敖海山一口将杯中酒饮尽,笑而不语。

    “陆兄……?”王通将目光转向陆元。

    敖海山在乃黑榜第二高手,在黑道武林位高权重,威望极盛,平常根本就不会现于人前,今日匆匆的纡尊降贵的亲自前来见他,与他把酒言欢,说没有目光那是骗人的,只是有些事情,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他若是贸然开口被自己拒绝,面子上却是绝不好看,所以,最合适的开口之人,便是面前这位北通江三十六寨的总舵主了。

    “其实地宫的出口并非什么天大的秘密,但这毕竟是黑白两道和无双城的算术高手探测出来的,无缘无故的告知兄弟,若是被其他人知道的,未免会指摘一二,你也知道,这黑道武林做事一向不讲什么情面,到时候若是知道是我把这个秘密泄露给小兄弟的,却是不小的麻烦。”

    “当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不知陆兄有什么要求?”

    “黑白两道与无双城数千年来在惊雁宫的争夺非常的激烈,特别是无双城,每一次在惊雁宫开启的时候都会派出来历神秘,实力极高的宗师前来坐镇,有好几次,甚至是还有不止一名的大宗师级别的高手前来,将黑白两道挡在地宫之外,一家独霸地宫,虽然他们一直对外宣称并没有得到战神图录,而且还损失惨重,但是真实情况却是不得而知。”陆元说道,“此次惊雁宫出世,无双城又出现了几名神秘的高手,俱都是宗师级别的强者,按照无双城的行事手段,其中肯定隐藏着大宗师级别的高手,所以情况对我们不利,想要进入地宫,一定要通过无双城的封锁,所以,到时候恐怕还要请王兄出手,应付一名宗师级的强者才是。”

    “无双城竟如此霸道?!”

    来到破碎虚空世界一个多月,王通虽然探得了一些消息,不过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无双城竟然凭着自己的实力强行压制住了黑白两道,若非诸天轮回开启的时间有限,说不得现在整个破碎虚空的世界已经是无双城的天下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笑了起来,“陆兄言重了,我的目标也是惊雁地宫,若是无双城真的如此霸道,到时候少不得要与他们做上一场,谈不上麻烦。”

    陆元一听,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正待举杯之时,却见王通面色一变,低喝一声,“小心!”

    一股大力涌来,将他推向一边,赤手阎罗敖海山亦是暴喝一声,须发皆张,一脚将方子博踢到一旁,双手赤红如血,奋力向前推去。

    与此同时,青色的剑光猛的闪过,王通一剑刺出,这一剑仿佛刺破了空间,瞬间便出现在洪康的面前。

    “哼!!”

    感受到王通这一剑的锋利,洪康化拳为掌,轻轻一拍,化开了敖海山的掌力,倒飞而去,双脚稳稳的落在长街之上。

    “好剑法!”

    “大胆小子!”

    怒喝声中,赤手阎罗敖海山再次袭来,双掌从空中印下,暴烈的气势仿佛要将整个长街炸开一般。

    轰!!!

    惊怒之中的一击竟然引发了天象,天空中一道电光闪过,随后便是一声炸耳的雷鸣,敖海山双掌挟雷电之威,重重的压下。

    “来的好!”洪康眼中精光暴射,肩挺脊张,不闪不避,双拳如轮,一股庞大的拳意气势正他身上爆起,狠狠的与赤手阎罗敖海山硬拼了一记。

    拳掌相击的刹那,整个天地都为之一凝,两人一上一下,拳掌相交,仿佛凝固住一般。

    似是一瞬,又似是永恒!

    蓦然间,拳掌相交之处爆出一股无形的力道四散射去。

    轰!!!

    距离两人最近的锦福客栈首当其冲,在两人的劲气之下轰落崩散,原本有三层楼还有一个高阁的客栈主体仿佛被从中腰斩一般,轰然倒下。

    赤手阎罗敖海山倒翻而出,落在五丈开外,倒退了两步,留下了两个半尺身的脚印。

    再看洪康,半个身体都陷入了铺就长街的青石之中,神色却是如常。

    “赤手阎罗敖海山,你竟然也在这里,当真是意外之喜啊!!”

    虽然从未见过敖海山,但是身为黑榜第二的宗师级高手,无双城中有许多关系他的资料,因此洪康对他并不陌生。

    “意外之喜,哼,你们无双城的人还是如此的狂妄!”敖海山冷笑一声,面作不屑之色,同时强行运转真气,压制下了体内翻腾的气劲,若是换成常人,面上早就血红一片,只是这厮原本就是一脸如重枣一般的暗红色,所以在外表上却是看不出来,表面上看上去,他和这洪康竟然是势均力敌。

    “不是狂妄,而是自信。”洪康笑了起来,“本来是想着在惊雁宫中收拾你的,现在倒是省去了许多事情。”

    “无双城果然狂妄!”

    身随声至,青色的剑光凭空生起,侵略如火,朝洪康凶猛的罩了过去。

    “好剑术!”

    洪康赞了一声,双拳如轮,拳重如山,庞大的气血之力涌动,拳力凝成一团,狠狠的撞在剑光之上。

    “当真狂妄!”王通低斥一声,真元运转之下,剑光陡然之间变成赤红之色。

    只听“崩”的一声,洪康的拳力被王通一剑震散,赤红的剑光如流星一点,刺向洪康的眉心。

    洪康一呆,似是没有预料到王通的修为竟然如此深厚,不过他亦有所倚仗,看到剑光刺来,只是一晃身体,闪过了眉心要害。

    “当”的一声,剑光刺中了他的左肩,发出一声闷响,这一剑,竟没有如王通所想的那般刺穿他的左肩,只是刺破了他紫色的外衣,闪过一道暗灰色的光芒,王通这才看清,洪康的紫衣之下,竟然穿着一件骨质的铠甲,这件铠甲的坚固程度远超王通的预料,竟然生生的挡住了自己的游龙剑。

    游龙剑被骨甲挡开,王通身形未免一滞,洪康身如游鱼,双拳直捣王通小腹。

    王通目光一闪,却是并没有闪避,一道紫烟从他身上冒了出来,兜住了洪康双拳,手中长剑则如附骨之蛆一般,刺向洪康的后脑。

    “咦?!”

    洪康惊咦一声,似是没有想到王通竟然有这等防御法宝,竟然将自己的拳力完全挡住,容不得他多想,脑后剑光破风声传到耳中,他下意识的身体一弯,险险的躲过了这一剑。

    王通长笑一声,点点星光闪动起来,化为漫天的星辰,将洪康笼罩在其中。

    “滚开!!”

    洪康一招失手,处于被动,顿时大怒,浑身气血爆发,筋肉抖动,发出了剧烈的罡劲,一道精气狼烟自他头顶升起,直冲霄汉。

    崩崩崩崩崩崩崩……

    一连串的暴响起在耳边炸声。

    星光泯灭,洪康傲立长街,直如天神降世,散发出无比的威严,双手捏成一个玄妙无比的印诀,朝王通压了过来。

    王通神色一变,洪康的双拳在他的识海之中倒映出一尊巨大的****,无始无终,无生无死,盖压诸天!

    竟让他生出一种无法抵挡的感觉来。

    诸天生死轮!!!

    王通目光一寒,九火归元功运转,手中长剑连摇,剑光在身前化为一道星光长河,倒卷而上。

    轰!!!

    星河撞向诸天生死之轮,两人同时色变,洪康感到一股极锋利的剑气切割开了自己的拳意,一缕森寒的剑意冲入了他的精神之中,刹那之间让他有了一种被刺穿的感觉,而另外一方面,王通成功的破开了诸天生死轮,可是拳意未消,直接冲入了他的识海之中,一道****虚影自识海灵潭之上镇压下来,竟然想要直接将他的识海镇压一般。

    识海之中,三枚金钱猛的闪动,牵动王通的真元运转,盘坐在大门之前的巨人猛的睁开了眼睛,冲向那****虚影,一拳击出,****破碎,但是王通的识海也在这一次冲击之中,剧烈的震荡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停止。

    “好剑术,好法宝,好修为,小寒山王通,我记住你了。”

    耳边传来洪康的大吼之声,抬头一年,只见洪康浑身包裹在滚滚的紫气当中,整个人从长街之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的突然,去的诡秘。

    直到这个时候,赤手阎罗敖海山才长出了一口气,面上露出了惊色,“无双城洪康,想不到无双城这一次又出了一个神秘的大宗师,王兄弟,今天若不是你,恐怕我这把老骨头就要留在这儿了,大恩不言谢,这个情,我记住了。”

    “哪里哪里,前辈言重了,这小子一开始就是冲着我来的,看来是因为我杀掉的那两个无双城弟子。”王通拱手笑道,又恢复了之前那云淡风清的模样,内心却是泛起了阵阵的波澜。

    “诸天生死轮,是阳神世界的诸天生死轮,阳神愣世界不是主神殿的轮回世界吗,这个家伙怎么会了神世界的武学,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