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正文 第73章 特殊的世界 奇异的顿悟

正文 第73章 特殊的世界 奇异的顿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通过楚翩翩的记忆,王通对这个世界的心灵武学已经有了一个极为深刻的印象。

    心灵武学,首重悟性,在这一界,天资条件高的武者在经历了十数年的沉淀之后,便有可能感悟自然,感悟天地,明白自己未来的道路,并且将这种感悟融入到自己的武道之中,开创出完全属于自己的武道理念,这是一般武者的作法,也是最为通行的作法,还有另外一种作法,就是在修炼之初便将自己的感悟融入修炼体系

    感悟自己的心灵力量,从一开始将自己的心灵力量融入武道之中,这就是四大奇书的作用,如楚翩翩便是这样的家伙,她一入轮回便开始修炼慈航剑典,而修炼慈航剑典的前提便是要与剑典的理念心性相合,只有以此为前提,才能修炼这门剑典,而能够天生与剑典心性相合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慈航净斋虽然号称是白道的领袖,但却罕有传人出世,便是这个道理。

    不仅仅是慈航剑典如此,另外四大奇书也是如此,甫一修炼,就需要将心灵与武技合一,只是没有慈航剑典的限制那么深罢了,比如说魔门,一入魔门,六亲断绝,这也是一种心灵的触动和感悟。

    总的来说,因为慈航剑典受限颇多,因此在四大奇之中,剑典排名最末。

    不过,用来参考却是足够了。

    王通修炼的时间不长,按理说在武学一道的经验上头极为不足,可他是修补轮回卫士啊,有榨取经验值这么一个作蔽的手段,至今为止,他已经榨干了六七个轮回者的经验值,在武学一道之上的经验怎么说也得有七八十年了。

    若是还在昆墟界,不知道这心灵武学的秘密,他也没有办法,也不会兴起这个想法,但是现在,金仪与楚翩翩的经验就仿佛是捅破了一张纸,让王通一下子豁然贯通起来,原来应该这么干。

    明白怎么干是前提,那么接下来要如何干才是关键。

    脑海之中开始梳理起自己修炼的过的一切,无相钧天大力神通似乎没有什么需要感悟的,这玩意儿就是一个榨汁机和提炼器,九火归元,也是一样,都是纯粹的炼气法门。

    武学,武学!

    要感悟的是武学?

    什么是武学?不仅仅是内修的法门,还有外修的招式,是两者的综合运用,灵活运用,这才是需要感悟的。

    梅花七剑,已然大成,这门剑法虽然是号称梅花,却包含了整个剑术的基础动作,脑海之中,梅花七剑的招式如流水一般的演练了一遍,从第一式,到第七式,王通试图从中寻找出规律来,一把剑的影像在他的识海之中舞动着,初始的时候,还是一把剑的影像,到了后来,完全幻成了一道道的剑光,最终,这些剑光在王通的脑海之中形成了一株怒放的梅树。

    随着这株梅树成型,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他的心田,在这一刻,他仿佛化为了这一株梅树,于风雪之种傲然而立,感受着周围的风霜雪雨。

    “这是梅花七剑,还有虬枝观想法,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就是这一门基础剑术的极限了,再也无法踏出一步,再进一步,便是梅落花消之时。”似乎想通了什么,王通心中闪过一丝明悟,睁开了眼睛,入眼之处,便是茫茫的星空,此时正值午夜,天高无云,月朗星稀,漫天的星辰透过他的眼眸,直入内心。

    漫天的星辰映入识海深处,在这一刻浩翰的宇宙仿佛瞬间沉压下来,识海之中的精神力开始波动,升华。

    王通感觉自己的神魂仿佛已经脱离了身体一般,一直在上升,上升,上升!!

    当上升到了一个极点之后,便看到了宇宙深处,无尽星河之中的……

    那星光灿烂,流星如雨,奇幻的星云,深遂的黑洞,还有那神秘的星尘。

    在这一刻,他竟然感动了起来,感动这天地的神奇,感动这宇宙的浩大,感动这自然的伟力,感动着造化的玄妙……

    小天星剑法在脑海之中流淌而过,第一次,他感觉这门剑术竟然充满了破绽,以星为名,却对星辰一无所知,方子博施展过的落星剑法也在脑海之中流过,同样是破绽百出,与这漫天的星辰格格不入,一段口诀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朗朗百余字,化为道道光华,与天空中无数的星辰交相辉映,星辰的运转,星辰的引力,看似固定却以一种极端微妙的的规则在不断变化着的星辰轨迹,还有无数肉眼,甚至神念都感应不到却足以致命的无形元磁之力,百余字,字字珠玑,仿佛道尽了星河的奥妙,却又有一种意犹未尽,还需要亲身去探索的感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通终于从这种感动之中脱身而出,百余字的剑诀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深处,再也无法抹去。

    星河天道剑总纲!!

    之前连念都念不通的星河天道剑的总纲在这一瞬间被他彻底的解开。

    “星河天道,天道星河,这是星空的天道,几乎要道尽了星空的奥妙,但是,好像少了一点什么!”

    意犹未尽的感觉越来越浓,仿佛有什么看不到摸不着,却在自己身边的东西想要将他抓住,却无论怎么也抓不住。

    “究竟是什么呢?”王通陷入了深深的迷惑之中,突然之间,识海之中无数的星辰中,有一颗爆裂了开来,巨大的火球在虚空之中燃烧,燃烧到了极点,开始膨胀,一瞬间扩大了无数倍,当扩张到一个极限的时候,坍塌,内陷,无穷无尽的质量终于集中于一点,毁灭开始了。

    “是的,毁灭,是毁灭!!”

    一道灵光在脑海之中闪过,随后,一道通天彻地的剑光自识海虚空之中出现,一剑之下,无数的星辰毁灭,随后是第二剑,第三剑……

    剑光简单,直接,却又透着一种难言的玄妙之感,于极简之中道尽毁灭的含义。

    圣灵剑法!!

    王通再一次闭上了眼睛,元灵升华到了极点,梅花七剑、小天星剑、星河天道剑与圣灵剑法四种剑法在识海虚空之中幻成实体星辰,星辰在虚空之中的生灭,循环,运转,最终,归于永恒的毁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通再次睁开了眼睛,识海之中的星空早已经消失,眼前的星空也被天边的晨光所取代,但是这一夜的收获,却是任何人都无法抹煞的。

    “这个世界有问题!”

    轮回之盘说这个世界是特殊的,王通一开始以为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武学中蕴含着破碎虚空的奥妙,以为是这个世界拥有四大奇书这样蕴含着破碎虚空玄妙的武学方才特殊,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特殊之处就在于这个世界,而不是什么心灵武学,什么四大奇书。

    心灵武学也好,四大奇书也罢,说白了,其实都是因为这个世界的特殊而诞生的,并不是这个世界的武者有多么好的资质能够创造出心灵武学,而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更容易得到感悟,更容易进入那种领悟自然与天地的境界,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特殊之处,这才是心灵武学诞生的最终源头,一切都归于这个世界。

    王通自认为资质不俗,特别是在榨取了某些人的经验值之后,资质更是大幅的提升,但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资质已经提升到了多么逆天的地步,随随便便就能被天地自然所感动,不过是入个定便进入了感悟天地自然的境界,然后将自己一身所学狠狠的梳理了一遍,竟然初步将自己的心灵力量融入了自己的武学之中,悟出了完全属于自己的剑道,尽管现在这种剑道还稚嫩,甚至在某些大能面前有些可效,但是这毕竟完全属于自己的武学,是一种可以随着自己的修为眼界实力提升而无限提升的东西,这比任何一种传世的剑道法诀都要珍贵的多!

    难道自己的资质真的这样逆天,或者,榨取了足够的经验值之后,自己的资质变的如此逆天了?

    不,不是的,这不是自己的功劳,也不是慈航剑典的功劳,而是这个世界的功劳。

    说白了,身处这个世界,领悟力会大大的提升,不管你的资质如何,哪怕你之前鲁钝无比,到了这个世界,你的悟性也会三级跳,对于自身的武学理解也会在世界规则的护持之下加深,而一些悟性高的人甚至在能够随时随地的进入顿悟的状态,大幅提升自己的实力。

    这根本就是一个宝地!

    也就是因为这里的元气浓度不够,所以最终这里的武者成就的是破碎虚空之道,若是换成昆墟界的那些大修真者前来,恐怕用不了多久,一个个的心灵修为都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元婴到通神,通神到法相都不再是门槛,破星入混洞恐怕也不是什么梦想。

    若是这个世界的真实情况被昆墟界的修真者知道了,恐怕九大极道门派会不惜一切代价来争夺这个世界,要将这个世界纳为己有。

    “奶奶个熊,真当老子是傻瓜吗,还是拿我当傻瓜耍,这么一个BUG一样的世界,竟然想只有一套战神图录换,实在是太过便宜了,不行,不能这么便宜了轮回之盘,一套战神图录实在是太过便宜了,我……!”

    “一套战神图录已经不错了。”轮回之盘的声音突兀的在他的脑海之中响起,面前浮现出了轮回之盘的具现虚影。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不能……!”

    “我和你的神魂做了一个连接,而你的神魂接受过鬼神无双的一部分传承,所以进入这个世界不被鬼神无双发现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这个世界有多么的特殊,所以不容有失,因此在你完成任务之前,我会一直跟着你,给予你相应的指点。”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随身老爷爷?!”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

    “有意思。”王通一笑,没来由的心中一松,不过又想起刚才的事情,立刻道,“虽然你是我的老板,但是……!”

    “如果成功了,百年之内,每隔十年,你都有资格进入这个世界一次,为期一个月,如何?”

    “十年?为什么要隔十年,还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为什么还要百年之内?”

    “这个世界已经被鬼神无双破坏了,我需要对它进行调整,最重要的是这个世界的规则虽然特殊,但也不可以无止境的帮助你感悟天道,否则这里的人岂不是个个都破碎虚空而去了,还要你在这里做什么?感悟天地机缘是一方面,资质是另外一方面,还有就是适可而止,十年一次,已经够了,你也要有心理准备,不可能每一次进来都能够成功感悟的,最终靠的是你自身的积累和一定的机缘,百年之内我让你进来十次,你能够成功一次就需要谢天谢地了,至于为什么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因为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为这个世界所不容,这一次之所以能够进来是因为鬼神无双控制了这个世界的枢纽,而你的修为又与这个世界所能够容忍的最顶尖的修为相当,所以才能进来,下一次便没有这么容易了,你自己进来,一定会受到这里的天地法则的排斥,所以需要我的帮助,我不可能次次都帮你,百年之后,你想进来,就需要消耗你的贡献了。”

    贡献?!

    王通嘴角一扯,露出一丝不屑来,这不是那些主神之流弄出来的东西吗?怎么,你也搞这一套了?

    “与时俱进嘛,不然怎么对付他们呢?!”轮回之盘罕有的开了句玩笑,随后便消失了。

    “不是吧,走的这么快!”

    “鬼神无双对这个世界看护的太紧,即使有你做掩护我也不能没有顾忌,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该说的都已经和你说了,以后没有必要的时间不要找我。”

    王通无奈的笑了笑,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王通长身而起,走到门前。

    “王通,昨日休息的如何?!”

    还没走到门口,便听到了王休的大笑声,他与前一日的装扮大不相同,一件绿色的大氅,披在身上,身穿英雄衫,头戴白玉冠,腰间还系着一条赤色的玉带,一副绿林大豪的模样,事实上他本就是北三省的绿林大豪,只是平常不修边幅罢了,如今这一身算是正式的装扮。

    方子博的衣着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原本有些散乱的头发今天修剪的整整齐齐,身上也收拾的比昨天干净许多,两人之间,却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此老面如重枣,须发如银,根根直立,仿佛一根根钢针一般,极为神武威风,一双眼睛深遂如潭,隐有神光闪动,表情看起来十分的和蔼,却让王通感受到了一种从心底升起的危险之感。

    这是一个高手!!

    的确是一个高手,论起气息来,竟然与昆墟界的普通灵根天修真者相当,当是这一界最绝顶的宗师级人物。

    “敖老,这便是王通王兄弟,昨日便是他大发神威救了晚辈,并且灭杀了无双城的金翅鹰与灵剑仙子。”

    敖老两字一出口,王通便知道这是哪一位人物了,江湖黑道三大巨擎之一,黑榜第二高手赤面阎罗敖海山。

    “晚辈见过敖前辈,前辈大驾光临,晚辈实在惶恐!”

    “哈哈哈哈,小兄弟过谦了。”敖海山看到王通,眼中亦现出一缕惊容来,上前一步,扶住了王通的手道,“以前常听说什么英雄出少年,我从来不信,今日见到小兄弟,却是信了,不知小兄弟师从哪一位高人啊?!”

    “在下王通,小寒山弟子。”王通微笑道中。

    “小寒山,唉,是老夫孤陋寡闻了。”听了王通的说辞,敖海山面不改色,只是轻叹道,“天下隐世宗门何其多,又岂是一个无双城能够能够代表的了的呢?!”

    “无双城的确势大。”从这位赤手阎罗的话中,王通终于听出了端倪来。

    自鬼神无双获得了这个世界的传送通道之后,八千年来,动用了许多的手段来影响这个世界,大量原本并不存在的势力以隐世宗门的名义出现,其中便是以无双城为主,可以这么说,在这一界,慈航净斋是白道领袖、魔门是黑道的魁道,而无双城,则是许多隐世门派的话事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中一些隐世宗门甚至早已经出世,开始对天下产生巨大的影响,蚕食黑白两道的利益,黑白两道早就对这些神神秘秘的家伙感到反感了,但无奈隐世宗门的圈子太过封闭,虽然也有一些人成功的拜入了这些隐世的宗门之中,效果却并不是很理想,说白了就是一直不得其门而入。

    一直以来,无双城在这些隐世门派之中都是权威的权威,很少有隐世门派的弟子对无双城的人下手,而且下这样的其狠手,敖海山身为黑榜第二高手,黑道之中有名的宗师级人物,对这样的隐世宗门的传人自然是有着一份难掩的好奇心,想要来会一会王通这个在留马驿中出名的年轻高手,来探探他的底子,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来历,究竟是真的与无双城有仇怨,还是无双城派到留马驿的棋子之一。

    谁料到一见之下,大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他竟然看不透王通的修为,早前听说王通以炎阳大法封锁五丈的范围他还有些不信,如今一见之下,却是不由他不信了,态度也变的热情了起来。

    “小寒山只是晚辈从小生活的地方罢了,所谓的门派不过是一个笑话,家师只有我一个弟子,我们这一脉代代相传,只有一师一徒,已有数百年未履江湖,称不得门派。”王通笑道,“这一次若非无双城逼迫过份,家师也不会让晚辈出山的。”

    “哦,无双城逼迫过份?”敖海山目光微闪,笑了起来,“无双城近年来的确霸道了些,不过,他们倒也有霸道的资本。”

    四人说说笑笑,来到了客栈的前厅,在这里,王休早前已经定下了一个包间,四人进了包间坐下,顷刻,酒菜上来,便开始推杯换盏起来。

    敖海山与王休两人俱都是在江湖上打滚的老油子,至于方子博,虽然年轻,但在江湖之上也行走了十年,挑战了无数的高手,方才取得如今的地位和名声,可以说是见多识广,江湖上的典故,传说,乃至于武林之中最为惊艳的美女秘辛俱都是信手拈来,听的王通是哈哈大笑,宴过三巡,酒酣耳热之际,三人的话题又转到了惊雁宫上。

    要说现在来这留马驿的武林中人多不胜数,其中九成九都是为了惊雁宫而来,他们自然也不例外。

    “这惊雁宫实是天地之间的第一奇迹啊,可惜,每一次惊雁宫出世,都会引起巨大的纷争,造成极大的伤亡,特别是那无双城和隐世门派,对惊雁宫有着惊人的执着,恐怕除了战神图录之外,还有别的原因啊!”敖海山放下酒杯叹道,“王兄弟,你也出身隐世门派,可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别的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战神图录是无双城的城主势在必得之物,可惜,八千年了,无双城一次都没有得手,平白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王通笑道,“恐怕惊雁宫中另有玄机啊。”

    “玄机肯定是有的,每隔三十年,便有成千上万的武林中人闯入惊雁宫,但除了外围的那些无用的家伙之外,凡是能闯入地宫的武林中人,能够全身而退的不足一成,而这些人中,对于惊雁地宫的描述都不一样,所以大家都怀疑在惊雁地宫中有一个大型的幻阵,不管是谁,一进入惊雁地宫便会被幻阵笼罩,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惊雁地宫一直是一个传说,我以前也仅仅只是听师父说过。”王通细细的想着前世破碎虚空中对于惊雁地宫的描述来,道,“听师父说过,小寒山曾有一位祖师进过地宫,不过可惜,一入地宫便被一头怪异龙兽缠上,无缘见到那战神图录,最后黯然退出了地宫,引为此生憾事啊。”

    “这么说来,小兄弟此次是要为祖师了结此憾事喽。”

    “我哪有这个本事,不过地宫该闯还是要闯,到里头见识见识也好。”王通笑道,“小寒山久不履尘世,对现在这惊雁宫的形势却是有些不解,还请几位前辈指教啊。”

    “指教不敢当,其实这么多年来,闯惊雁宫早已经形成了一个固定的模式。”敖海山笑道,“其实也没那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