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月下美人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月下美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每天都来求票,感觉小莫的节操掉了一地啊,麻烦各位书友帮忙捡一下~~~~温柔些,别弄碎了,弄碎就没了!!

    *********

    虽然现在还没有修炼到生出神识的地步,可杨开依然能清楚地感受到丹田内那一滴阳液的存在,心念抵达,阳液便任凭驱使。

    阳液是可以用在战斗中的,不过杨开还没有试过,到底如何变化就得找机会在实战中磨练了,这些经验可不是无字黑书能够传授的。

    虽然吃了好多天的苦,可现在凝出一滴阳液,杨开顿时感到心满意足,带着一丝兴奋的心情,杨开再接再厉,又在困龙涧边修炼了大半夜。

    后半夜醒来的时候,杨开便没有再继续了。

    这些天一直这么废寝忘食地修炼,虽然强大不少,也给身体带来了许多负荷,修炼一途,要一张一弛,松紧有道,这样才不会埋下什么隐患。

    站起身拍拍屁股,杨开脚步轻快地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

    木屋的门虚掩着,这让杨开有些疑惑,因为他记得自己临走前是关好门的。

    走上前轻轻把门推开,杨开朝里看了一眼,印入眼帘中的一幕让他突然顿在了原地。那仿佛是从画卷上拓印下来的一幕,如梦似幻,是那么的不真实。

    自己的小木屋里,唯一的一张小床上,现在竟然睡着一个人,一个女人。

    月华透过屋顶的几处破洞倾泻下来,正好打照在躺在木床的女子身上,借着月光,杨开看到这女子的双手合拢,放在平摊的小腹上,高耸的胸脯随着平稳的呼吸正微微上下起伏,在月华的照耀下,女子颈脖处的肌肤宛若冰雪般剔透晶莹,一头乌黑秀发柔顺散开,搭在她那看似柔弱的肩膀上,精致的耳垂散发着别样的诱惑。

    因为是躺着的关系,这女子的修长美腿,细腰丰臀,美妙身材淋漓尽致地展现在杨开的眼帘中。看不清面容,因为她的面上覆盖着一张薄如蝉翼的面纱,但那光洁的额头上却点缀着一颗幽蓝色的宝石,这唯一的一件首饰并不贵重,可却恰到好处地凸显出她的清冷和圣洁。

    朦胧的月华更让她多出了一种氤氲的美感。

    她象是从月宫中谪落的仙子,浑身上下没有一处瑕疵,没有一处不透着神圣的高贵。她就这么静静地躺着,宛若永远都不会醒来,莫名其妙地,杨开看的心中一酸。

    杨开自问不是什么多愁善感之人,可今时今日,这如诗如画的一幕却深深地触动了他。哪怕时光荏苒,相隔数十年,这一幕恐怕都永远无法忘怀。

    鬼使神差地,杨开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压抑着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生怕惊扰了她。

    来到床边,相隔一丈左右,杨开仔细地打量了一眼,发现果然跟自己猜测的一样,这女子竟然是那天在贡献堂处差点和自己撞到一起的那个师姐。刚才看到这个面纱的时候,他就隐隐有些猜测了。

    只不过当时的她没有这般高不可攀,凌然不可侵犯的神圣,有的只是胆小害羞,清纯可爱。抬头望了一眼屋顶上的破洞,杨开轻笑一声,这几个一直没修补的破洞今日倒是做了一件好事。

    这一声轻笑,不由惊动了躺在床上的夏凝裳,等杨开再低下头的时候,赫然发现这位师姐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

    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中先是有些迷茫和惊怒,旋即变得羞赧起来,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夏凝裳小巧的耳垂又红了。

    好在是夜里,虽然有月华,可杨开看的也不是那么真切,倒让夏凝裳免除了一丝尴尬。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床下。

    杨开满肚子疑惑,夏凝裳却是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拍晕过去,芳心一阵纠结,万万没想到自己如此糊涂大意,竟然在这里睡着了。

    “咳咳……”杨开轻咳一声,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善些,口上问道:“这位师姐如何称呼?”

    也不知是情绪有些起伏还是怎的,杨开这话问出来的声音显得颇有些飘渺,在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环境下,听起来就有些不对味了。

    那话仿佛是这般问的:“这位小娘子如何称呼呀?”

    十足十的登徒子味道。

    夏凝裳面红如血,却依然矜持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捋了一下秀发,轻声道:“我姓夏……”

    夏凝裳没好意思报出自己的名字,实在是感觉今天太丢人了。

    “原来是夏师姐,夏师姐找我有事么?”

    若非有事,这天仙般的人儿如何会屈尊降贵来到自己的破烂小木屋?

    听杨开这么一问,夏凝裳才想起自己的目的,匆忙从身边拿出一个包裹来,情绪也平稳了下来,开口道:“今日下午的时候有个黑风山下的猎户过来找你,不过一直等到掌灯时分你都没回来。我当时见他急着回去,便去询问了一番。那猎户说多谢你的救命之恩,让我把这包东西转交给你,说日后有时间再来亲自道谢。”

    听她这么一说,杨开顿时知道那人是谁了。

    猎户张山!上次进黑风山采药归来的时候,自己救过他父子两人。

    杨开伸手接过包裹,点头道:“原来这样。”

    夏凝裳抬起眼帘悄悄打量了他几眼,又道:“我得了人家的嘱托,便在这里等你回来,不想等着等着就……”

    等着等着就睡着了……这话真不好意思说出口,实在有种所托非人的挫败感。而且自己竟然还睡到了别人的床上。

    杨开心中对今天的事已了然于胸,哈哈笑了一声道:“有劳师姐受累了,下次师弟一定早些回来。”

    夏凝裳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对方刻意如此,反正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就好像一个丈夫外出前对妻子的保证似的。

    轻咬着嘴唇,夏凝裳有些不满道:“你早些不早些,与我都没关系,包裹已经交付于你,我走了。”

    说罢,一扭腰,一跺脚,身形已经消失不见,徒留一缕香风,萦绕在屋中和某人的鼻尖。

    这位夏师姐倒真是挺害羞的。

    想起刚才的一幕,杨开觉得有些温馨的感觉,回过神来,将张山留下的包裹打开,杨开发现里面有两套青色长衫。

    这长衫是一针一线缝补起来的,针线密密麻麻,手工很精细,杨开估计是张开的妻子做的。

    张山有心了!上次大战花背蜘蛛的时候,自己一身衣服被那只妖兽砍的破破烂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今日才会给自己带两套衣服。

    杨开微微一笑,将东西收好,然后躺到了床上。

    这一夜,杨开睡的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