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七十三章苏玉荷(上)

第七十三章苏玉荷(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十三章苏玉荷(上)

    “如果你不现本相,小心我斩了你。”李七夜抱着古琴,从容地笑着说道。

    “舛——舛——舛——”这怪物阴森林地笑了起来,声音难听,刺耳无比,让人毛骨悚然,舛舛的笑声响起:“你永远杀不死我,没有人能杀得死我!”

    “是吗?等我挖了望归峰下的白骨之时,你说能不能杀死你!”李七夜惬意地笑着说家。

    “咚、咚、咚……”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这怪物被吓得连连后退。

    “给我现本相吧,不要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李七夜看了怪物一样,盘坐于地上,轻轻地抚起了古琴。

    “铮、铮、铮”琴声再一次响起,琴声宛如流水一样流淌在鬼楼之中,随着琴声的流淌,鬼楼内的琴韵也随之鸣和,轻柔流畅。

    在琴声之中,宛如让人看到,在那袅袅的青山之中,小桥跨河,院落鸡鸣,宛如一个小宁静的小村庄浮现在眼前一样。

    怪物不可思议地听着这琴律,咚咚后退,此时,它身上一层层的雾气散去,最终庞然大物消失了,当雾气散尽之后,哪里有什么怪物,一个人影出现在那里,一个袅娜的影子,单是看她的背影,都足可以倾倒众生,单是一个背影都可以让万众回眸,这绝对是倾国倾城的美人,这绝对是旷世尤物!

    又有谁想到,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怪物,它的本相竟然是一个绝世美女的影子。

    “流水人家!”这看不清楚的影子不可思议地盯着李七夜,喃喃地说道:“你,你,你怎么知道这琴曲!”

    “小荷,果然是你。”李七夜停下了手,惬意一笑,看着这个朦胧绝世的影子。

    绝世美女的影子听到李七夜的话,顿时骇然,连连后退,不可思议,骇然道:“你,你,你是什么人!”

    “当年,在梧桐树下,给你挖尸骨的,除了明仁小子之外,你说还有谁呢?”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你,你,你,你是神鸦大人!”这绝世的影子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说道。

    李七夜轻抚了一下古琴,悠然地说道:“除了我,除了明仁小子,又有谁知道梧桐树下,又有人谁知道望归峰,又有谁人知道’流水人家’,这一曲’流水人家’,还是我传授给明仁小子的。”

    “真的是你,神鸦大人。”这个绝世的影子惊喜无比,快步走了过来,惊喜地说道:“神鸦大人,你真的还活着。”

    “我是万古不死,这不足为奇。”李七夜笑了一下,又是感慨。

    绝世影子走近,她的影子朦胧不清,但是,从轮廓可以看得出来,她是绝世美女。

    李七夜最终看了看她,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没有消散,你这是何苦呢,把自己弄得不人不鬼的,你要记得,当年我跟你说过的话,你不是苏玉荷,你不是鬼,但,也不是人,你只是那一缕不愿散去的恋念而己。”

    绝世影子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低着头沉默不语。

    “我知道。”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你是喜欢明仁小子,不过,你不要忘记了,就算是当年,明仁小子也不能重塑你,你终究是死去的人,而且,魂魄已散去,怨念己消,你不是鬼,也不是游荡在世间的怨念,更不是苏玉荷留于世间的魂魄。事实上,你已经与苏玉荷没有任何关系!你只不过是一缕恋念,一缕对于明仁依恋的恋念。”

    绝世影子依然低头不语,她不说话。

    “明仁小子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过于心慈,当年我跟他说过,以一曲渡你,他却没有做到!”李七夜沉声地说道。

    这个绝世影子低声地说道:“大人,这不怪明仁仙帝,是,是,是我不愿意被渡,我,我,我只是想留下,那,那怕是一缕恋念!”

    “明仁小子已经不在了,你觉得作为一缕恋念继续留在这里,你觉得有意义吗?明仁小子还在的时候,心慈手软的他,还会常来这里为你弹一曲!但是,你也知道,这不止是为你而己。明仁小子已去,你为何还留在这里呢?”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这个被称之为小荷的影子神态一黯,把头低得很低很低,最后她只是轻轻地说道:“他离开之后,我,我希望有一天能葬在大人与他所说的桃树之下,只,只是无能成愿,只好,只好一直陪着此琴。后来,此琴自行沉于地下,我,我也随之沉睡在那里。”

    望着眼前可怜的女人,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最后只好说道:“也罢,等我诸事了了之后,我去望归峰取出你的尸骨,把你葬在桃树之下,希望了了你最后的愿望。”

    “多谢大人。”小荷拜了一下,感激地说道。

    看着她,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心里面也无法表达,他只能说,这是造化弄人。

    当年,他把明仁仙帝引入道途,他让明仁仙帝选择这里建立洗颜古派是有道理的。早在荒莽时代,这里就是一片神秘的大地,曾经生过许多奇异的事情,在那个时代,无数种族探试过这里。

    直到拓荒时代,终于有一个天纵之姿的异族在这里崛起,建立了不可一世的帝国!这个异族在这里成了一代暴君,此人残暴无道,使得整个人皇界的人族都受其残害。

    后来人族一位大贤崛起,力抗这个暴君,这个大贤的确是道化无双,傲视八荒,他曾是力敌这个暴君。

    然而,这个暴君探得这片大地的神秘,他与大贤生死相决之时,每次危险之时,他都能借着这片大地的神秘击败大贤。

    大贤并不气馁,一次又一次地征战这片大地,但是,一次又一次失败,从当年血气方刚的少年征战到白苍苍的人帝,最终,这个大贤都不由绝望,除非他能承载天命,才有可能击败借着这片大地神秘的暴君。

    但是,他却没有这个机会了,他错过了承载天命的机会!在最后一次溃败之时,大贤想到了一个方法!

    大贤有一个女儿,他的女儿,不论是天赋还是美貌都是绝世无双,称当时第一美人!大贤为了得知这片大地的秘神,终于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了这个暴君。

    这个暴君也明白自己死敌的用心,但是,他贪恋第一美人的美色,也把她夺入了自己的帝国之中。

    从此之后,让无数人倾心爱慕的第一美人成了暴君的禁脔,成了暴君的玩物,落入了暴君手中,第一美人受尽了辱羞,受尽了猥玩,但是,最终却还是被她得到了这片大地的秘密。

    大贤借着自己女儿得到的秘密,最终一战下击败了暴君,崩毁了残暴的帝国。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此结束,大贤后来依然未能经承起这片大地秘密的**,他强行登天,欲借这片大地秘密而拘天命,承载天命,欲成为九界无敌的第一人!

    但是,受辱负重的第一美人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之后,在黑暗中忧郁死去,但是,她却怨念不散,久久的徘徊于这片大地之上。

    大贤欲冲击天命之时,久久不散的怨念受到刺激,突然疯。对于自己的女儿,大贤一直心有亏,自己女儿忧郁死去之后,大贤更是一度受到极大的刺激,让他道心生了心魔。

    在重要关头他女儿的怨念突然冲入了上天,冲入了天谴之中,这让大贤心魔作,顿时让他狂,最终他承受不住心魔的反噬,死在了天谴之下。

    最终,大贤在这里建立的人族国度,又是化作了一片废墟!

    这个大贤的女儿,那个时代的第一美人,就是苏玉荷!

    无数岁月过去,作为阴鸦的李七夜指引明仁仙帝在这里建立了洗颜古派,但是,在当时这里是一片废墟,然而,苏玉荷的怨念却依然还在,常常出来作乱,怨气冲天,把这里化作了一片鬼域。

    后来明仁仙帝在李七夜的指点之下,找到了苏玉荷葬埋的地方,为她起尸,把她葬于另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

    明仁仙帝以无上琴曲为苏玉荷的怨念渡化,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渡化之下,最终,苏玉荷的怨念消散,终于瞑目下葬。

    但是,怨念消散之后,苏玉荷留于世间的游魂在明悟之时,在瞑目之时,却对明仁仙帝产生了一缕的恋念,最终,苏玉荷瞑目安葬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

    但是,一缕恋念,却随着那张古琴回到了洗颜古派之中。后来作为阴鸦的李七夜现之时,这一缕的恋念已经是落户于洗颜古派之中了。

    对于这样的事情,李七夜并不赞同,苏玉荷已经死了,不可能再重生,而且,这一缕恋念也不是苏玉荷,这不是人,也不是鬼,更不是生灵,只是一缕恋念而己。

    一缕恋念留于世间,只是对她自己折磨而己,她不可能成为有血有肉的生灵,她也不可能追随明仁仙帝,她只不过是飘渺虚无的恋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