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六十四章战神诀(下 )

第六十四章战神诀(下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四章战神诀(下)

    就是躺在地上的周堂主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也连滚带爬地逃出了洗石谷。

    “师兄,你,你,你快逃吧。”当执法队的弟子与周堂主逃走之后,骆峰华他们回过神来,顿时知道闯祸了,杀了堂主,屠了护法,这样的事情,不论是摆在任何一个门派任何一个传承,那都是大罪,甚至是死罪!

    “逃,为什么要逃?”李七夜从容地说道,他这模样,哪里像是刚才还杀了四个人的模样,完全就像是刚刚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可是,你,你杀了胡护法他们。”骆峰华他们都不由心惊肉跳,在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什么叫做凶人,骆峰华都心里面砰砰直跳,幸好当日他挑衅大师兄的时候,大师兄并没有与他计较,否则不堪设想!大师兄杀了护法堂主都风轻云淡,杀一个门下弟子,这算得了什么。

    “这叫自卫,不叫杀人。”李七夜笑着说道。

    洗石谷的弟子顿时无语,大难临头,眼看是死罪难逃了,大师兄竟然当作什么事都没有生一样。

    此时,李七夜看着屠不语,最后说道:“很好的神诀。”“战神诀”一个难忘的回忆,屠不语竟然修练了“战神诀”!这的确是让他意外的事情。

    “不敢,不敢,比起师兄的仙诀来,小弟乃是雕虫小技。”屠不语依然和蔼笑吟吟地说道。

    李霜颜也不由秀目一凝,“战神诀”或者今天的洗颜古派的弟子都忘记了此术了,说不定今天洗颜古派的弟子已经没听过此术了,但是,她却听过一个传说,传说明仁仙帝年少时修练的便是“战神诀”,传说,此术贯穿明仁仙帝一生!而且,此术传闻是远古赫赫有名的古术,极为逆天。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明仁仙帝承载天命,成为仙帝之后,他并没有把此术传下来,明仁仙帝的徒弟,没有一个修练过此术。

    明仁仙帝甚至连自己的天命秘术都传给了自己的徒弟,留于洗颜古派之中,但是,偏偏没有传下“战神诀”,这件事一直以来都让人觉得奇怪。

    对于屠不语的话,对于屠不语模棱两可的态度,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说道:“战神诀也好,屠神诀也罢,修什么术不重要,重要的是,别挡我道,否则,杀无赦!”

    “师兄言重了。”屠不语忙是说道:“师兄英明神武,天纵奇才,小弟一向以师兄马是瞻,师兄一声令下,小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屠不语这样的话连洗石谷的弟子都无语,屠不语明明比李七夜年纪大了很多很多,他甚至可以做李七夜的爷爷了,但是,拍起马屁来,一点都不含糊。

    “我一直以为怀仁的溜须之术没有人能比,今天看来,怀仁是遇到对手了。”李七夜看了屠不语一眼,事实上,对于他来说,屠不语的话是真是假,这已经不重要。

    李七夜这样说,屠不语也不生气,依然是和蔼地笑着,让人摸不透他,变得神秘莫测。

    “叛徒,受死!”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怒吼炸开了整个洗石谷,一只巨手凌天而下,可以把洗石谷的一切瞬间拍成粉碎。

    曹雄赶来了,听到徒弟遇害的消息,他是怒火冲天,一赶到洗石谷,出手就斩李七夜。此时,曹雄如同是狂怒的雄狮,雄势滚滚,每一缕的气息都让人感到窒息。

    曹雄巨掌拍下,挟着千万钧的力量,一掌之下,可以拍碎整个洗石谷!豪雄终究是豪雄,达到这样的境界,跺一下脚,大地都会抖三抖!这是一方的雄主。

    曹雄出手,巨掌覆下,洗石谷的弟子都骇然失色,脸色白,没有丝毫血色,豪雄一怒,可以血流千里。豪雄一掌,可碎山河!

    “开——”一声娇叱,站在李七夜身边的李霜颜出手,刹那之间李霜颜傲世独立,整个人宛如一朵盛放的莲花,每一朵的花瓣都是晶莹璀璨,更可怕的是,花瓣之大,可以擎天,莲花怒放之时,可以撑开九天十地。

    “砰”的一声,未见李霜颜有任何动作,就轻而易举地撑起了曹雄的巨掌,曹雄一掌,再也难于拍下。

    李霜颜,天生碧清体,经过修练,作为二十四皇体的碧清体早就圆满大成,她现在所修练的十八圣体之一的玉清体也有所成就!

    大成碧清体,晋升为玉清体,此体一出,宛如莲花盛开,以强大得不可思议的体势挡住了曹雄一掌。

    “李公主,此乃是我洗颜古派清理门户,你休出手干涉!”弟子被杀,曹雄能不狂怒吗?

    曹雄虽然不敢与李霜颜翻脸,但是,说话还是底气十足。

    然而,李霜颜一句话都没说,体势宛如莲花盛开,挡住了曹雄,这让曹雄脸色涨红,气得哆嗦,作为豪雄的强者,依然不是李霜颜的对手。

    这也不怪曹雄弱,李霜颜何许人也,轮日妖皇的亲传弟子,古牛疆国的公主,大中域的天之骄女,莫说是大中域,就是放眼整个人皇界,年轻一代,她也是赫赫有名。

    “九圣妖门,果然名不虚传!”此时,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一个跨步而来,此人一出,顿时星斗转换,他的血气一下子淹没了整个洗石谷,他的王侯之威如是一把把利剑一样,刺得人全身痛。

    “客卿——”洗石谷的弟子都骇然,有弟子失声叫道。

    客卿董圣龙,号称洗颜古派的第一人,资深王侯,当他一出之时,不知道多少人抽了一口冷气。在洗颜古派来说,王侯简直就是无敌,更何况董圣龙这种资深的王侯,受过人皇封赐的王侯!那就更了不得了了。

    董圣龙一出,一步踏出,大道鸣和,他脚下交织成了大道章法,催动山河之势,借洗颜古派地下的磅礴天地精气向李霜颜逼去,一式如浩瀚翻滚,地牛翻身,声势惊动整个人洗颜古派。

    李霜颜秀目一寒,秀手一卸,宛如纤龙屠龙,一击之下,挡下了董圣龙的章法,“轰”的一声,一击之下,冲击着整个洗石谷,地下裂开了巨缝。

    董圣龙也不由目光一寒,一出手他便知遇到了对手了。这让他心里面震惊,以李霜颜这样的年纪,竟然问鼎王侯,这样的天赋太可怕了。要知道,道艰时代才结束不久,李霜颜竟然问鼎了王侯,这样的天赋的确是可怕得让人寒。

    “董兄,何事值得劳驾你!”此时,一声沉喝响起,话一落下,五人从天而降,这正是大长老在内的其他五位长老!

    大长老赶来,董圣龙也收回了踏出的一脚,缓缓地说道:“古兄,贵派叛徒凶狠,我只是有意相助贵派而己。”

    曹雄能赶来,大长老也一样接到了弟子的汇报,他知道生大事了,才会联袂其他的长老赶来。

    此时,李霜颜收起了体势,莲花一消失,曹雄厉喝道:“叛徒,受死!”话一落下,直斩李七夜。

    然而,对于曹雄出手,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

    但是,大长老却一下子挡住了曹雄,沉声地说道:“曹师弟,莫急躁,听听七夜有何话可说。”

    “师兄,以下犯上,杀堂主,灭护法,这是欺师灭祖的大罪,还需要说什么?这种逆畜斩了,便是为宗派清理门户。”曹雄怒喝道。

    大长老依然沉声地说道:“曹师弟,是非曲直,宗门会有一个断论,既然他犯了大罪,师弟又何必急着取他性命,等下了断论,再斩他也不迟。”

    “古兄,此子凶狠,不止是冷血无情,残害同门,而且,还是勾结外人,叛出师门,图谋不轨,此子多留一天,对于洗颜古派来说,就是多一分风险。”旁边的董圣龙此时也是推波助澜。

    “洗颜古派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来指指点点了!洗颜古派的份内之事,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多嘴。”在风暴要来临之时,作为这件事情主角的李七夜却是闲情逸志,此时,才慢吞吞地说道:“洗颜古派的事,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识相的就闭嘴!”

    李七夜目光直视董圣龙,毫无疑问,这是**裸的挑衅董圣龙。

    李七夜这样的话,把骆峰华他们的胆子都吓破了,这是捅破了天,先杀堂主护法,现在又在挑衅王侯的客卿,这是自寻死路呀!骆峰华他们都被吓得呆,大师兄还嫌事情不够大吗?连董圣龙都得罪了。

    “我若是外人,那你身边的李公主呢?”此时,董圣龙目光一寒,气势逼人,冷冷地说道:“小辈,你勾结外人,欲图谋不轨,还敢大言不惭!”

    “哪来的老王八在我面前叽叽歪歪!”李七夜十分腻歪董圣龙的模样,说道:“我洗颜古派与九圣妖门联姻,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李公主也算是我们洗颜古派的份内人!怎么,我洗颜古派与九圣妖门联姻,让圣天教感到紧张了,所以,派你这个老王八来挑拔我们两派的关系?这样看来,这定是你这个老王八指使我们洗颜古派的叛徒,欲谋害于我,以破坏两派联姻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