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六章 大家闺秀

正文 第六章 大家闺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挥泪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

    唉.....!

    王宝虽然走了,但是韩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这似乎只是将斩立决改成了死缓,如果到了期限还不上钱的话,那王宝有理由把他降为奴隶,谁也救不了他,因为唐朝还是一个半奴隶半封建的国家,很多百姓都是因为欠地主钱,而被降为奴隶。

    奴隶啊!

    就是被爆菊也只能隐忍的那种。

    光想想韩艺就吓得尿裤子了。

    当韩艺转过身来时,发现一干村民都呆呆的望着他。

    今天的韩艺真是太不一样了,勇猛从容,不畏强权,简直是酷翻了,这要是以前的韩艺,估计早就吓到床底下去了,哪里还敢冒头。

    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其实关于这一点,韩艺心里也明白,而且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他总不能说现在的韩艺已经不是以前的韩艺,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啊,拱拱手道:“刚才真是多谢各位叔叔伯伯出手相助,晚辈真是无以为报。”他这真不是客气话,他倒是想报答,可是穷得叮当作响的他是真的无以为报。

    “哦,小艺,这话你就见外了,韩大哥生前待我们都不错,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小艺,你放心,韩家的事就是我们大伙的事。”

    “不错,小艺,我们一定帮你。”

    ......

    大伙纷纷出言安慰韩艺。

    感人肺腑!

    真是太感人肺腑了!

    什么叫做患难见真情?

    这就是。

    韩艺看到这一切,顿时感动的是稀里哗啦,滚烫的泪水都在眼眶里面打转了,难以言表,第一回觉得古代真好,古代的百姓真是善良,哽咽道:“那各位能不能借我一贯钱?”

    嗯....沉默!

    刚才还热情高涨的村民们,瞬间都沉默了下来。

    唉...看来是我想多了。韩艺故作轻松一笑道:“我开玩笑的,这点点钱还难不倒我韩艺的。”

    原来是开玩笑的!

    村民们果断的相信了韩艺的话,是大松一口气,他们现在还真怕韩艺跑来问他们借钱,不是他们小气,不想帮助韩艺,而是因为前几日的洪水他们也都受到大大小小的损失,而且他们也都是一些穷人,自己的日子都过得十分拮据,等于是走在悬崖边上,随时可能没饭吃,哪里还有钱借给韩艺。

    家家都一本难念的经啊!

    不过,那些村民还是表示韩大山的丧葬全包在他们身上了,钱是没有,这一把子力气还是有的。

    这对于韩艺来说,已经是雪中送炭了,心中尤为的感激。

    当天下午大伙就同心协力的把韩大山的遗体放进那一具简陋到只是用几块木板拼凑而成的棺材里面,又好生安慰了韩艺几句,告诉他明日下葬,随后就陆续离开了。

    送走热心的乡亲们后,韩艺回到了屋内,站在韩大山的尸体前面,怔怔出神,过得好半响,他突然变得异常激动,“山哥,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是一个有钱人,如果你是一个有钱有势,能帮儿子弄十几房小妾的老子,那该多好呀,也好让我尝尝富二代的滋味---唉,看来我是没这个命啊,活了两辈子,到头来还是一个纯**丝二代,真是比TM99999黄金还要纯。”

    “小艺,什么是**丝?”

    伴随着一个动听的声音,只见那女人从里屋里面走了出来。

    韩艺瞧了眼这女人,现在他已经完全记起了,这女人姓肖名云,是韩大山三个月前从路上捡回来的,当时韩大山上山砍柴,见到肖云昏倒在路边,于是就救了她回来。

    根据肖云自己所讲,她本是巴州人氏,家中是做生意的,原本是想来扬州做买卖,结果途中遭遇强盗,她的亲人全部死了,就她一个人逃了出来。

    韩大山也真是心宅仁厚,明明自己都快养不活了,但最终还是收留了肖云。

    于是肖云就在韩家住下了,后来又教韩艺认字,韩艺也非常听肖云的话,整天都跟在肖云身边,连自己老子姓什么恐怕都忘记了,比在徐老那里学习认真多了,两人似乎也挺合得来,而且肖云表现的也是知书达理,大家闺秀的样子,韩大山就寻思着让肖云嫁给韩艺。

    其实在最初的时候,韩大山只是偶尔想想,就当是做白日梦,毕竟他们家太穷了,而肖云又简直是美貌与智慧的化身,勾搭一个富二代,官二代什么的,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当然,那时候肖云并没有拿刀砍人。韩大山心里以为肖云肯定不会答应的,所以想法已久,但是始终未开这口,直到有一次,韩大山无意间从旁试探了下,哪知道肖云二话没说就给答应了下来。

    当时韩艺幸福的都昏厥了过去,显然是早起色心了。

    韩大山也是非常高兴,立刻就把婚事给定了下来,这才有了下面的借高利贷。

    不过因为肖云比韩艺大,故此一直叫他小艺,虽然已经成婚了,但一时半会还是改不了口。

    韩艺暗想,有位张妈妈说过,这女人越漂亮就越危险,就这女人的模样,应该是属于核武器一类的吧,再说了,我一个无婚主义者,做做炮友还是可以滴,做夫妻想想都很恐怖啊,语气十分平淡的说道:“像我这样没钱没地没父母的人统称**丝。”

    肖云完全不懂韩艺在说什么,关心道:“小艺,你今天怎么呢?怎么和平时的你不一样?”

    韩艺冷笑道:“彼此,彼此。”

    肖云惊愕道:“原来你以前也是装的?”

    装个毛,我可不是以前的韩艺,不对呀。韩艺双目一睁,猛抽一口冷气,“什么叫也是装的?好呀,敢情你以前的温柔贤淑都是装出来的?”

    “我---我可不是装的,我本来就是大家闺秀。”肖云顿时晕生双颊,又温声细语道:“人家刚才那不过也是想保护你吗。”

    “保护我?”

    韩艺笑了一声,“我看你是想害我吧,幸亏那一刀没中,要是中了,我们可就都完了,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

    面对韩艺夹枪带棒的嘲讽,肖云不禁也怒了,“我记得好像是你先拿刀出去的。”

    “我拿刀出去,那是吓他们的,可是你是来真的啊!”

    韩艺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他当然是吓人的,作为一个骗子,当然知道被要债上门,要么你就跑路,要么你就强硬一点,你越是软弱,情况只会越糟糕,这都是用性命锻炼出来演技呀,他是不能NG的,一NG可就全完了,说着说着忽觉肩膀酸痛,揉着肩膀纳闷道:“多问一句,你们大家闺秀的力气都这么大吗?”

    这话一出,肖云那一张俏脸是火烧火烧的,支支吾吾道:“那---那是你力气太小了,我一个弱女子能有多大的力气。”

    “嘿哟,还弱女子,你扔柴刀那把子劲,要真落到那胖子头上,非得被你劈成两半。我就觉得奇怪了,人家大家闺秀,拿着刀子都是吓得往自己脚上扔,你倒好,专往别人头上扔。”

    那一飞刀,别说王宝了,韩艺至今都心有余悸啊。

    肖云着实受不了了,以前韩艺对她非常尊重,恨不得当菩萨供着,甚至可以说是指哪打哪,可是今天的韩艺尽是冷嘲热讽,没有洞房就这样了,这洞了房那还得了啊,觉得自己上当了,不由得恼羞成怒,冲上前,指着韩艺道:“韩艺,我已经百般忍让了,你可别不识好歹。”

    看来这才是她本来的面目,天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屋漏偏逢连夜雨,完了,完了,目前我这身体可能还打不过她呀,这万一动起手来,我打赢了,别人会说我打女人,没风度,我打输了,别人又会说我连女人都打不过,没面子,真是靠之!怎么算都是我吃亏呀。

    韩艺还真有些心虚,毕竟这女人是敢杀人的主,挥挥手,有气无力道:“好了,好了,我现在没心情和你说这些,先把山哥的葬礼弄妥再说吧。”

    没办法,为了不失面子,又不失风度,只能把山哥抬出来了。

    果不其然,肖云一听,也没有再做声了,毕竟韩大山都还没有入葬了。

    小夫妻一夜无语,晚上也是一个睡里面,一个睡外面。

    与其同床异梦,还不如同梦异床。

    于是乎,夫妻两都做了一个发财梦。

    第二日早上,在一众村民的帮助下,总算是让韩大山入土了,至于是否为安,那就不得而知了。葬礼非常简单,毕竟没钱你很难复杂到哪里去,而且村民们也都非常热心,所以一个早上就解决了,韩艺也没有什么可以报答这些村民,只能作揖答谢。

    与韩大山感情最好的杨林还想组织大家凑巧帮韩艺还债,但是刚开了一个头,顿时就是一片哭穷的,杨林也知道大家是一个什么情况,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只能作罢。

    韩家。

    肖云坐在前屋的卧榻上怔怔出神,从她的眼神中看不到未来。

    “砰”的一声轻响。

    只见韩艺从里面走了出来,将一个包袱扔在肖云边上。

    肖云看了眼卧榻上的包袱,又看了眼韩艺,目光中充满了困惑。

    韩艺淡淡道:“你走吧。”

    网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