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五章 谁敢比我惨!

正文 第五章 谁敢比我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四千字大章送到,泪求推荐、点击、收藏、打赏、点赞。。。。

    韩艺此话一出,这事就一准错不了了。

    “啊呀---!”

    顿时就有不少村民发出惊讶的叫声。

    盖因韩大山生前乐于助人,从不占人便宜,只被人占便宜,更别提伸手问人借钱这等为难人之事了,所以刚开始王宝上门要债的时候,他们一直以为王宝是在捏造事实,目的就是想要掳走这位貌美的娘子,哪里知道还真有这事,不禁显得尤为的震惊。

    这钱多不多,得看人来的,对于那些富人,打个喷嚏也不止这么一点。

    但是对于穷人而言,每一文钱都是骨髓里面抠出来的,而且现在刚刚度过贞观之治,物质丰富,那么相对而言,这钱就等于是变向升值,因为物价便宜了吗,这年头一文钱的购买力也就相当于后世的三块钱左右,一贯钱可就有三千多块呀,对于他们这些农夫而言,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山哥,艺兄,我TM算是被你们给坑苦了。

    韩艺已经完全想了起来,原来这些钱都是借来筹备婚事的,因为韩大山就一农夫,家中要啥没啥,哪怕再省也很难存到钱的,但是这位儿媳却是美若天仙,知书达理,万里挑一,当然,知书达理这一印象在前一刻已经完全破灭了,但不管怎么说,韩艺能够娶得这位美人,那真是十世修来的福气啊,其实就凭韩家的状况,韩艺自己不努力的话,完全可能打一辈子光棍。

    虽然这位美女比韩艺大上好几岁,但是那绝色容颜,足够让人忽略这一点。

    又因为韩大山是一个非常忠厚老实,且有自知自明的人,自卑的心理让他觉得这女人愿意嫁进他们韩家,本身就已经亏欠了这女人很多很多了,所以,在确定婚事后,韩大山就觉得这婚礼可不能寒碜,莫要亏待了这位儿媳。

    这父子两就合计着去雇主王家那里借了点钱,做几套好衣服给这新娘,也顺便给韩艺做两套新衣,韩大山也寻思好了,秋收之后,先把收上来的米拿去王家抵债,然后自己出去干点零活,宁愿苦了自己,也不愿苦了自己的儿媳和儿子。

    这韩大山绝对是一个伟大的父亲。

    可是哪里知道,遭遇如此横祸。

    这真是悲催啊!

    你还觉得悲催,老子还觉得悲催了,哦,敢情我穿越过来,就是帮你们扛债的。韩艺宁可不要想起这些事来。

    “听见没有,听见没有。”

    王宝一听韩艺承认了,更加是得理不饶人,“直娘贼的,你们这些贱民,真是瞎了狗眼,活该当一辈子贱民。”说着似乎还不解气,又朝着韩艺道:“你这小子欠本公子钱,还敢拿刀砍本公子,这账本公子一会再跟你算,现在先把钱还了。”

    韩艺心中惶惶,嘴上却还非常强硬道:“借据上面明明写着秋收还钱,现在离秋收都还有十来天,你急什么。”

    “还秋收呢?你还收个屁啊!”

    王宝哈哈一声:“你不知道你家的田都让洪水给冲没了吗?”

    不会这么悲催吧!韩艺还真不知道,回忆里面也没有这个情节,转头望向杨林等人。

    杨林嗫嚅数次,才艰难的点了下头,一脸同情的说道:“小艺,前几天下大雨,梅河涨水,把你家的田都给冲了,我们家虽然多多少少也有些损失,但是就属你家最严重。”

    真是祸不单行啊!

    韩艺抹了抹眼角道:“谁能借我一把刀。”

    “你想干什么?”

    王宝顿时一惊。

    “自杀。”

    韩艺笑了,笑的非常灿烂,这梅村一百多户人家,偏偏就他家损失最惨,偏偏就他家借了高利贷,这么走运的事,都让他遇到了,他真的怀疑一刀捅死自己,便会立地成仙,完全找不到不捅自己的理由。

    “小艺,你不要冲动啊!”

    杨林显得十分担心,今天的韩艺太不寻常了,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似得。

    “我要是再不冲动,那我还是人吗。”

    韩艺咆哮一声,可又见杨林错愕的望着自己,一抹脸道:“俺木骚瑞!”

    王宝嚷嚷道:“哎哎哎,你要死要活我不管,但是你要死也得先把钱还了再死,要是没有钱的话,嘿嘿,拿你妻子抵债也行。”说着邪恶的目光又瞟向了屋内。

    虽然方才那女人发飙,差点把他吓得尿裤子,但是那女人实在是漂亮,这更是让他色心大起,要是能够征服一个这样的女人,成就感定是满满滴。

    杨林等人听后,纷纷怒目相向。

    你个王八蛋,成天惦记着给我戴绿帽子。韩艺暗骂一句,道:“就算我家的粮食没了,那也得按借据办事,你要钱,行,秋收之后再来。”

    王宝冷笑道:“韩大山死了,你家的粮食又都没了,你们拿什么还钱。”

    韩艺哼道:“大不了把田抵给你就是了。”

    王宝哈哈笑道:“你小子是被雷打傻了吧,你家的六十亩田,其中有四十亩是朝廷的,现在韩大山死了,你家的田也应该归还给朝廷,还有二十亩田是我家的,你拿着我家的田还我的债,你想的忒美了点吧。”

    等等,让我想想先。

    韩艺立刻从脑海里面搜索这方面的信息。

    突然脑海里面冒出三个字来---均田制。

    因为现今唐朝建国不久,人口稀少,但是土地多,唐朝的版图可也不小呀,朝廷为了发展农耕,于是采取了均田制。

    均田制,顾名思义,也就是土地平分,这是一种防止土地兼并的方法。

    官方出台的政策是,十八岁以上受口分田八十亩,永业田二十亩,口分田就是朝廷的土地,人死还田,永业田就是私人的地,是可以传给子孙并且自由买卖的。

    当然,这只是官方说法,一般听听就是了。

    实际上情况又不一样,在地多人少的乡村,每个人可以分到一百亩地,但是在地少人多的地方,那就没有这么多地了,比如在关陇地区,那里人口众多,而且大家族全部集中在那里,每个家族良田千亩,故此每个丁男只能分三十亩地,还没有永业田,因为那里的田除了朝廷拥有的,几乎都是在关陇贵族手中。

    扬州虽然比不上关陇地区,但是人口也是非常多,算得上一个大城市了,所以扬州每个丁男只能分得土地四十亩,这四十亩地是朝廷的,你只能耕种,不能买卖。

    其实不管怎么样,百姓手中的地肯定不能多,哪怕有再多的闲地,因为如果每个百姓都有百亩田地,那谁还去帮地主们干活,那不都成农夫了吗,这是很不科学的,宁可地闲在那里,也不能多给百姓一亩土地,这就是地主们的思想,这也是为什么历朝历代都无法阻止土地兼并的道理,不是地不够多,而是人不够多,没有奴隶,哪来的地主。

    其实韩家原本还有二十亩世田的,也就是祖传下来的,但是在贞观年间就被那些大地主给兼并了,虽说朝廷反对土地兼并,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该兼并的照样兼并,据说王家租给韩家的这二十亩地,原本就是韩家的祖业。

    而韩艺又未满十八岁,还得过个半年多,他才满十八岁,所以目前并没有被授予土地,其实这种特殊情况,官府会酌情处理的,最终还是会授予韩艺土地的,可问题是,官府办事,没个半年是下不来的,再说现在秋收将到,给你土地你也玩不出花来,恐怕至少要到今年冬末,这土地才分的下来。

    简单来说,一场大雨把韩家弄的一贫如洗。

    谁敢比我惨!

    韩艺心里呐喊着。

    比惨!

    现在的韩艺真就没有怕过谁,必须是冠军的获得者。

    但这就是现实,百姓永远是被奴役的对象,因为一切的规矩都是强者制定的。

    韩艺心里虽然是拔凉拔凉的,但是脸上兀自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这就是作为一个骗子的基本素养,任何时候都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哼道:“就算如此,那又怎样?你要收账,行,等还钱时日到了再来。”

    王宝冷笑道:“那万一你跑了怎么办?现在你们可什么都没有了,极有可能会跑路。”

    作为一个高利贷,他提前来收钱,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原本借据上写明秋收拿粮食抵债,但是现在韩家的粮食都给冲没了,但凡一个有责任心的人,都会提前上门要债,万一对方跑了怎么办,所以当王宝听说这韩家的田给洪水冲了,心里异常高兴,急忙忙就带着人来了。

    这家伙是个弱智吧,劳资会---等等---呃...跑路倒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哦,反正我也喜欢四海为家的生活。韩艺心里虽然是这般想的,但是嘴上却道:“既然如此,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告你杀人罪。”

    王宝嚷道:“你凭什么。”

    “就凭明天。”

    “明天?”

    “万一你明天杀了我。”

    “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我为什么要杀你?”

    “我怎么知道,我说的是万一,哦,你可以万一我明天跑路,难道我就不可以万一你明天杀我?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我---我---你。”

    王宝被堵的肥脸通红。

    韩艺突然又一手搭在徐老的肩上,道:“况且,还有徐老这位公证人,你不相信我,也得相信徐老吧。”

    王宝瞪向徐望带有一丝威胁道:“徐老,你要为他做担保么?”

    这公证人只是关乎借据的真实性,但是担保人就得分担债务了,这可是两码事。

    “啊?”

    徐望显得有些错愕,完全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当然,也无视了王宝的威胁,他一个书呆子不懂什么是威胁。

    韩艺急忙道:“你不是废话么,像徐老这种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满腹经纶的学问人,那些圣人说的什么见义勇为,锄强扶弱,替天行道,自然是不在话下。”

    不得不说,韩艺这一个学问人算是叫对了,徐老听得乐得嘴都合不拢了,连连点头,就差没有帮韩艺还债了。可又道:“见义勇为,锄强扶弱,替天行道,这是圣人说的吗?”

    韩艺面不改色道:“除了圣人和徐老,还有谁能说出这么大义凛然的话来。”

    “言之有理。”

    徐老极其不要脸的点点头,他本就老迈,而且读了几十年书,再聪明的人也读傻了,脑子一下子转不过来,这无形中就帮韩艺做了担保。

    韩艺终于明白为什么徐老总是考不上了。

    王宝也看出徐老着了韩艺的道,正欲出声提醒,韩艺哪里会给他这机会,又亲切的向徐望道:“徐老,你看咱们事先都说好什么时候还钱了,借据上是写的明明白白,王宝提前来这里要钱,你说告到官府去,谁在理啊?”

    徐老想了想,随即点头道:“当然是你在理。”

    韩艺瞧着王宝道:“你听见了?如果你要硬来,那我只能豁出去了,反正我就贱命一条,谁垫在我的棺材底下都不亏。”

    “好好好,你小子有种。”

    王宝指着韩艺,咬牙切齿,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怕,因为今天的韩艺举止太奇怪了,心中也没底,而且又有徐老在一旁担保,只能撂下狠话道:“如果到时你还不上钱,我一定要你好看。”

    “到时再说吧。”

    韩艺轻轻一笑。

    “走!”

    王宝带着一干爪牙气急败坏的离开了韩家。

    因为现在这时期,还是在延续着贞观之风,律法还是非常严格的,并不说这些地主就是无所顾忌,乱杀人,乱抢人,他们还会是忌惮官府的,因为现在的官员个个的背景都非常牛的,但是,如果韩艺到时还不上款,那么这女人就肯定会被王宝掳走的,其实说到底,律法在很大一定程度上,是保护了这些地主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