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喝凉水都塞牙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喝凉水都塞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求三江票,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哗啦---哗啦---!

    现在韩艺只要一听到这木块和桌面摩擦的声音,就异常想死,只见他双目无神的坐在卧榻上,双手机械式的搓着麻将。

    而他对面的肖云却是精神奕奕,架势十足的搓着麻将,自信满满道:“韩艺,今日我一定不会再输给你了,咱们走着瞧。”

    大姐,我是出老千,你怎么可能不输给我啊!不行,再怎么下去,我真的会死,我也真是糊涂,弄什么不好,偏偏弄这麻将,明知道这麻将一个人是玩不来的,真是自作孽啊!念及至此,韩艺突然心念一动,问道:“肖云,你们这些大家闺秀平常都干些什么?”

    肖云先是一愣,道:“还不是琴棋书画。”

    那你们这些大家闺秀和那些歌妓有个毛的区别啊!韩艺嘀咕一句,又道:“那你呢?你以前最喜欢干什么?”

    肖云想了下,道:“弹琴。”

    琴?对呀,我可以买一把琴来送给她,这样她就不会总是缠着我打麻将了,也不会寻思着去给我做衣服了。韩艺突然一手捂住肚子,道:“哎呦,哎呦。”

    肖云见他叫嚷,关心道:“你怎么了?”

    韩艺抽动嘴角道:“肚子疼。”

    肖云一听他肚子疼,就急急道:“你是不是上了茅房没有洗手就吃东西。”

    咦?这不是我的台词么?韩艺差点没有爆粗口,摇头道:“我可没有你这么奔放,我只是想茅房,你先等下,我去上会茅房。”

    说着,他就跳下卧榻。

    这牌刚刚码好,肖云也正在兴头上,道:“上茅房急什么,打完这一把再去吧。”

    人有三急,这婆娘不会这也不懂吧,MD,一看就知道是走火入魔了。韩艺气得连话都不想回了,直接冲了出去,然后---然后就跑了。

    ......

    ......

    “TNND,这婆娘还真是够狠,连茅房都不准我上,幸亏老子走的快,不行,可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万一下回我真的想上茅房,她要拦着我不准我上,那可怎么办?得得得,我现在就去弄架琴来,早点打发她得了。”

    韩艺嘀嘀咕咕的就往村外行去。

    可刚来到村口,韩艺看到对面行来一小队人马,翻了翻白眼,道:“嗯---其实肖云要拦着我上茅房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外面的世界实在是太TM危险了。”

    念罢,他突然招着手,欢快的奔跑起来,嘴里喊道:“杨姑娘,杨姑娘。”就好像遇到了自己的偶像似得。

    来人正是杨飞雪。

    杨飞雪见到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热情的挥动着双手,向自己奔跑过来,只觉有些怪怪滴,下得马来,她一下马,身后的四名护卫也赶紧下马。

    来到杨飞雪面前,韩艺又是装成忘记行礼的样子,道:“韩艺见过杨姑娘。”

    所以说呀,好不好,得看跟谁比,肖云虽然暴力了一点,白痴了一点,愚蠢了一点,但至少韩艺跟她在一起,还能平起平坐的,喜怒笑骂,十分随意,但是在杨飞雪面前,社会地位差距太大了,必须恭恭敬敬,说话还得思前想后,试问谁会喜欢这种方式的交流,在这一刻,韩艺真的想回去跟肖云打麻将。

    杨飞雪轻轻嗯了一声,大小姐范十足。

    没有办法,韩艺还得灿烂的笑道:“杨姑娘又来打猎啊!”

    杨飞雪道:“我这样子像似来打猎的吗?”

    “不太像。”

    韩艺光明正大打量了一番杨飞雪的身材,他当然知道杨飞雪不是来打猎了,不只有去打量下身材。

    杨飞雪突然面色凝重道:“其实我是特地来找你的,你跟我过来一下。”

    也不等韩艺答复,她就径直往边上的一棵大树走去。

    用不用这么牛逼呀,是,我是不敢不去,这大家都知道,但你也可以用一个问句,给我几分薄面啊!韩艺心中一叹,还是老老实实的跟了过去。

    杨飞雪来到边上一棵大树下,转过身来,直截了当道:“王家一事,也是你在从中作梗吧?”说话时,她双目直盯着韩艺。

    韩艺先是一愣,随即道:“这事真与我没有关系。”表情非常自然。

    就杨飞雪这点道行,怎么可能看穿韩艺,她原本以为韩艺又会像上次一样,主动承认,所以也没有什么准备,上回她思考了一宿,却是一点用都没有,这回索性就直接问了,但没有想到韩艺否认的如此干脆。狐疑道:“真的吗?你与王宝的过节,我可是知道的,而且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我也是一清二楚。”

    一清二楚?你未免也太自信了。韩艺一脸诚恳道:“不瞒你说,其实我看到王宝当时那大哭大叫的表情,心里的确感觉非常痛快,但这事真不是我干的,虽然我也从中捞到了一点好处,但那都是我用劳动换来的,关于王家被骗一事,真的与我没任何干系。”

    上回他之所以坦诚,那是因为他是在行侠仗义,没有从中牟利,这回可不同,虽然王宝父子恶贯满盈,但是他们并没有犯法,这就真的在行骗了,而且还是显而易见的利用杨家行骗,还有沈家在内,这韩艺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但是韩艺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万一杨飞雪将他们之间的事告诉杨思讷,那杨思讷肯定会反应过来的。

    杨飞雪眯着眼道:“可是这未免也太巧了吧,为什么这种事总是与你有关。”

    什么总是,一共也就两件好不。韩艺讪讪道:“是很巧,但真不是我干的,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其实以杨姑娘手中的证据,随时可是置我于死地,我犯不着骗你,我也绝不会骗你。”

    杨飞雪哼道:“不会骗我?那日在林中,你骗的是谁?”

    女人真是爱记仇,还是一夜/情好,不拖泥带水。韩艺叹了口气,诚诚恳恳道:“那日我是骗了你,但正是因为那件事,让我觉得杨姑娘你真是一个大好人,倘若当时换做别人,多半都不会理我,最多也就会给我几个铜板,我这人虽然不识书认字,但还是有点良心的,当初那一贯钱,可算是救我一家人的命,这我一只记在心里,若是我还欺骗你,那真是忘恩负义。”

    杨飞雪被韩艺说得有些挺不好意思的,暗道,不错,他没有必要骗我,上回他也挺老实的坦诚了一切。毕竟她还年幼呀,脸色缓和了几分,“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既然不是你,你直说就是了,不用拍我马屁。”

    你这女人还真是虚伪呀,我若不拍你马屁,你会这么说么。韩艺道:“我这句句都是肺腑之言,绝不是拍马屁。”

    这拍马屁是一门学问,不能说对方让你别拍,你就别拍了,这就是业余马屁选手,作为一个千门中人,自然是深谙此道,拍马屁肯定是投其所好,既然如此,你怕个什么,只要你坚持的去拍,努力的去拍,勤奋的去拍,不顾一切的去拍,那么这马屁始终会被人接受的。

    不要怕被人说虚伪,反正拍了,为什么不继续下去。

    “好了,此事暂且不提。”

    杨飞雪轻轻一挥手,又道:“你可还记得上回你说过的话?”

    韩艺点头道:“这我都记得非常清楚,但不知杨姑娘是指的哪一句?”

    这话回答的很巧妙,他哪里记得,但是此时可不能说忘记,索性就把这问题还给杨飞雪。

    杨飞雪道:“就是你欠我一个人情。”

    干/你娘的,不会这么倒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