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七十章 分赃

正文 第七十章 分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上三江了,求一张三江票,当然,推荐,收藏,打赏统统还是要的。

    原来那日虽然箱子是相同的,但是给沈笑的箱子,里面装的并不全是金子,只有三块金子,王宝那一眼看到的只是三块金子而已,但是他自然会以为里面装的全部都是就金子,而沈笑在验明金子时,也只是将那三锭金铤轮番拿出来罢了,验明完后,就已经被他瞧瞧藏在袖中,因为韩艺得换箱子,身上不便藏金子。

    而在发生冲突之前,桑木故意走到中间来敬酒,目的就是为了让王大金父子稍微离开下箱子,而在当时一直低调的韩艺却没有喝酒,而是捧着那箱子的,等到冲突发生时,韩艺故意往王大金那边闪去,就在那一刻将箱子给调了包,为什么他要在桌上铺上一层丝绸,就是为了防止换箱子时发出响声。

    当然,为了让这个冲突变得更加合理,韩艺在第一次见面就埋下了伏笔,也就是让桑木打佐雾,第二次就不会显得突兀了。

    因为韩艺从一进屋就没有做声,一直垂首站在一旁,就跟一个下人似得,而桑木提出的那个合作意向,让王大金分散了注意力,故此在当时屋内没有人注意到他,等到调包完后,沈笑就急着要走,这一乱,就更加没有人察觉了。

    韩艺笑着摇摇头道:“不过这事可以瞒足所有人,唯独瞒不了沈老爷子,这还得多亏沈老爷子帮忙啊!”

    毕竟这可不是一贯两贯钱,沈笑随便可以拿得出,这可是九百贯,即便是第一楼要拿出这么多钱来,那也是非常难的,因为沈笑不当家,根本无法做主,也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铜钱来,虽然那天沈笑并没有真的带九百贯去,只是在表面上铺了一层铜钱,下面都是石头来得,在这一点上,王大金也是估计错了,以为桑木他们是抬着一千八百贯跑路,其实就是九百贯,重量直接减了一半。

    但是一旦追查起来,要是沈老爷子完全不知,那这事铁定穿帮了,因为没有他得批准,沈笑不可能调动这么多钱,所以这事必须要告知沈清风。

    沈笑嘿嘿奸笑道:“我爹得哪里肯帮忙,这还不是你的法子妙,逼着我爹爹帮忙。”

    原来在这个计划当中,最难搞的不是王大金,而是沈清风,因为这个计划,虽然不需要沈清风来参与,但是一定要沈清风殿后,帮沈笑圆这个谎,但是韩艺估摸着沈清风肯定不会答应的,于是就让沈笑在交易的前一晚将整件事告知沈清风,因为当时计划已经在进行中了,沈清风绝不会张扬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沈笑关起来,让沈笑置身事外,那么这个骗局就得坐实了。

    却不知韩艺只是让他知道此事,以便殿后,并非真的要请他出来帮忙。

    在当天晚上,韩艺就让小野去把沈笑偷偷救出来,等到早上沈清风知道沈笑不见了,肯定料到沈笑还是去了,他也知道沈笑的个性,如果继续出面阻扰的话,可能会害了沈笑,与其如此,就还不如帮沈笑,毕竟就这么一个儿子,于是赶紧在家安排一切,弄成一个秘密出重金买金子的假象。

    当日在府衙门前,沈清风那是真打,绝不是装得,要知道那一整天他都在担惊受怕,这一下见到沈笑安然无恙的出来,这口气一松,火就上来了,哪里还憋得住。

    韩艺对此倒是不想继续深入探讨下去,毕竟这个办法有够损的,但这都是建立在他的自信上面,他有十分的把握能够成功的调包,退一万步说,如果当时出现什么意外,韩艺找不到机会的话,肯定也不会下手,大不了就不调包了,这样也不会有人发觉的,而且还是把金子给用出去了,他也没亏,整个布局中,唯一可能穿帮的,就是他换箱子的那一瞬间,但是这对于他而言,真不是一个难事,就跟乔丹的后仰投篮一样,不管面前站着多少个人,那都不是事,突然问道:“对了,王家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沈笑一听这话,似乎想起什么似得,连忙道:“差点忘记告诉你们了,你们是没有看见,今天王家可是热闹了,池柳街四大老/鸨齐齐去到王家,催王大金还钱,那场面真是十分有趣啊!”

    显然,韩艺的目的不只是要骗王家的家产,要是这样的话,那真是有辱侠盗之名,他要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

    其实在最初的时候,他就问过沈笑,这王家的家底如何,沈笑虽然不可能一清二楚,但毕竟是一个圈子里面的,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他就是告诉韩艺,这王家的钱财主要是以田地、绢布、奴隶为主,因为王家放高利贷的对象是那些穷农,这农民有什么钱,还不了钱不只有拿着田或者人去抵债。

    所以沈笑估计王家铜钱肯定不多。

    韩艺在得知这一点以后,才故意安排桑木先是他们扮成来此购买大唐货币的商人,其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让王家去借钱,因为他知道,杨家那边正在收购金子,这一转手,钱立刻就回来了,所以王大金会毫不犹豫的去借钱。

    这下可好了,这钱都被骗走了,而那边又借了不少钱。

    他们平时总是催人要债,现在算是尝到这苦果了。

    可别小看那些老/鸨,她们虽然地位卑贱,但个个都非常有实力的,池柳街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扬州最高消费的场所,很多公子哥都常常去那里,这些老/鸨与他们的关系都不错,王大金说到底也就敢欺负下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民,现在人家借据在手,他王大金敢不还钱么。

    可问题是王大金手中没有资金啊!

    韩艺道:“结果如何?”

    沈笑眼中闪过一抹怒意,道:“王家以前毕竟卖了不少姑娘给她们,还算是有些交情,所以暂时她们也不会逼得太紧,我听说她们给了王大金一个月功夫去筹钱,哦,那四大老/鸨走之后,王大金就跑去杨家了,定是想请杨二公子帮忙,我还特地去打听了一番,杨二公子并没有搭理他。”

    人家堂堂贵族,虽然这事是由杨家而起,但是你金子没有拿来金子,反倒还要我帮忙,那杨二与王家本也没啥交情,甚至还不如和沈笑的关系,怎么可能会帮忙。

    这些老/鸨怎么都这么善良,落井下石都不会。韩艺稍感遗憾,道:“那除了杨家以外呢?”

    “我估摸着是没有了。”沈笑摇摇头道:“他们王家为非作歹也不是一日两日,很多人早就看他们不爽,根本不可能会帮助他们。这一回他们王家就算不死,也是只剩下半条命了,我看他们还敢为非作歹不。”

    这王大金辛辛苦苦经营十几年,一朝就回到了解放前啊!

    “这都是他们自找的。”

    韩艺冷笑一声,又瞧了眼沈笑,道:“沈笑,这事你看千万不要出面,你可要记住,你家里也被骗了九百贯,你现在也挺穷的。”

    沈笑点点头道:“这我爹已经跟我说过了。”

    “那就好。”

    韩艺点点头,他虽然沈笑认识不是太久,但是沈笑的性格太鲜明了,所以他怕沈笑又会抱打不平,跑去做善事,道:“好了,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这钱虽然暂时还不能动,但是我们可以先说好,桑木先生,这事既然是由你发起的,那就你来说了算吧。”

    其实啊,这里面还有一个受骗者,这个人就是沈笑,他目前还不知道韩艺其实是和桑木串通好的,倒不是韩艺信不过沈笑,只是那些金子太引人注目了,如果说是他的,那太不合理了,落在桑木他们手里就变得非常合理了。

    当然,韩艺虽是这般说的,但是钱也不算是在桑木他们手里,而是由小野、熊弟以及他们三人一同守着,当日在码头,小野和熊弟在就在船上等候,只不过他们都是带着斗笠的,而且又是在船上,并没有人看清楚他们的样子,至于金子的话,因为本就是韩艺调的包,所以金子早就回到他手里了。

    桑木立刻摇头道:“这事虽因我们而起,但在此之前都是韩公子你安排的,功劳也属你最大,所以这分钱的事,还是应该由韩公子你来决定,我意在报仇,钱倒只是其次。”说着他又向沈笑道:“沈公子,你以为如何?”

    沈笑这个没心没肺的人,哪里会计较这么多,点点头道:“这非常合理,韩艺,就由你来分吧。”

    韩艺自然早就考虑好了,道:“这样吧,一共九百贯钱,我们三方平均分,每一方三百贯。”顿了顿,又在继续道:“但是王家平时坑了不少百姓,这里面有很多钱是那些百姓的血汗钱,我们要是就这么据为己有,也不太合适,我们就再一人拿出一百贯钱来,等这风头过去之后,由沈笑代替我们捐给那些百姓,就当是做做善事。”

    其实在后世,他也常常捐钱给一些贫困山区的孩子,包括他那个团队,他们甚至还有专门的渠道捐赠,这可以说是习惯,也可以说是原则。

    “妙极!妙极!”

    沈笑连连点头道:“这我赞同。”

    桑木也道:“就按韩公子说的办吧。”

    沈笑突然道:“对了,桑木你们现在怎么办?现在官府正在通缉你们。”

    韩艺笑道:“就待在扬州,现在官府肯定认为桑木他们会全力逃回扶桑去,他们万万不会想到桑木他们会留在扬州,所以扬州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们就再扮回乞丐,躲在扬州就是了,但切记不要进城,等风声过去之后,我们再想办法送你们会扶桑去。”

    PS:这一周打赏名单,小希非常感谢。逝去-独舞墨迹排骨没惹我你的果粒橙单挑五个小学生萝莉控快吃药才看见你LoveBoer6AL6supensa忘川河寻摆渡人艾虎aiz绒小橙知否丶贝贝书友150811065831423书友150919101119041爱情没有脚印轻风茶楼此世无缘三生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