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千局是梦幻滴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千局是梦幻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

    三更天,足足打到三更天,面对韩艺的装晕,肖云方肯罢休。

    我想我的手已经脱臼了,眼睛也已经瞎了,这应该是老天给我的惩罚。

    当韩艺想到大唐的MM都跟肖云一样,如痴如醉的玩着麻将,就觉罪孽深重,他非常的后悔,弄什么不好,偏偏弄这麻将出来,这简直就是要抹杀男人的幸福,以前的女人是贤惠的,是勤俭的,是在家带孩子的,以后的女人,是疯狂的,是暴力的,是叼着香烟玩麻将的。

    而男人了,只能在家默默留着泪,拿着奶瓶喂婴儿和奶,又或者拿着衣架晾着胸/罩。

    同胞们,长着小弟弟的同胞们,我对不起你们,不行,我一定要把这祸害给扼杀在摇篮里面。

    天还未亮,韩艺就偷偷爬了起来,他要把那一副麻将给烧了,烧的一干二净,连灰都不能留,而且必须撒到梅河去,他才能安心。

    咦?麻将了。

    韩艺寻得半天,却不见麻将。

    “你在找什么?”

    不知何时肖云从里屋走了出来,一边轻柔的略带红丝美目,一边好奇的望着韩艺。

    韩艺急切道:“我昨天做的麻将呢?”

    肖云一听麻将,娇躯一抖,宛如高chao降临,右手拿起一个布袋,道:“在这里呀!咯咯,你一起来就想玩麻将呀,那好,我陪你玩。”

    你陪我玩,你懵谁了。韩艺一手捂住头,“啊---啊---啊,我晕了,我晕了。”

    “又晕?你是不是生病了,我会针灸的。”

    “咳咳咳....咱们还是玩麻将吧,但是,我想我们是否先该去洗漱一下,然后吃完早餐,哦哦,我还得去锻炼身体,我今天一天都得锻炼身体,咱们还是晚上再玩吧。”

    “洗漱吃早餐就是了,锻炼身体就没必要了,我觉得打麻将就能锻炼身体。”

    “呃...!”

    这一连几日,韩艺足不出户,在家接受肖云的摧残,这倒不是肖云绑架了他,而是他暂时不太好出门,毕竟都闹到衙门去了,只能在家待着。

    直到今日下午时分,他终于要出门了,说是带他跑买卖的老大请他去吃晚饭,今晚就不回来了,这个理由肖云自然没法拒绝,毕竟那老大可是他们家的恩人,贤惠的站在门前,招着手,温柔的喊道:“夫君,早点回来,我在家码好麻将等你。”

    “哎呦!”

    不是都说做好饭菜在家等么。

    ......

    来到村口时,小野又从天而降。

    韩艺道:“没人在附近吧。”

    小野自然明白他说什么,摇摇头。

    “那行,咱们先去找小胖,晚上一块去赴约。”

    韩艺当然不是去他老大那里吃饭,因为这个人本身就不存在,而是他们约好沈笑他们今日去分赃,如今已经过去了几日,最危险的时刻也已经过去了,他也是时候去见见桑木等人了,把以后的安排跟他们说说,虽然现在还不是很安全,毕竟还在调查中,但是只要小心一点,不要被人跟踪了就行。

    他和小野先是找到小胖,三人聊了一会儿,等到入夜之后,三人悄悄来到梅河边上,上得一艘小舟,乘舟往梅河上游驶去。

    这年头陆地上在哪都不安全,唯独这水上比较安全,为什么他会选择四方旅馆,就是因为他知道如果在陆路上,拿着这么多铜钱,肯定会被追上,但是水路就不同了,而四方旅馆正好挨着运河,而且边上还有一个小码头,水路十分方便。

    韩艺他们乘船来到梅河上游,又进入梅河的一条支流,顺着河流来到一个山谷中,此时在山谷中的湖面上停留着一艘船只,船上是灯火通明。

    “韩兄,你总算来了,可把我们等苦了。”

    船板上站着一人,正是沈笑。

    韩艺上得船上,沈笑突然惊道:“咦?韩兄,你怎么看上去如此憔悴。”

    “别提了,别提了。”韩艺连连摆手,又道:“对了,你没有被人跟踪吧。”

    沈笑立刻道:“这你放心,我这本事可是拿皮肉换回来的,决计不会被人跟踪的。”

    熊弟好奇道:“沈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韩艺没好气道:“还不就是被他爹爹打出来的。”

    沈笑哈哈一笑道:“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韩兄也。”

    这时,船舱内又走出几人来,正是桑木、佐雾和东浩。

    韩艺拱手打了声招呼,道:“进去再说吧。”

    “干杯!”

    韩艺、沈笑、熊弟、小野以及桑木、佐雾三人举杯一碰,又都一饮而尽。

    “痛快,真是痛快!”

    沈笑一抹嘴,哈哈大笑几声,直接一掌重重拍在韩艺肩膀上,道:“韩艺,你这一招真是太厉害了,哪怕过去这么多天,我仍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好像还是在做梦一般,这真是难以令人置信。”

    他还是头一回骗人,这种成功的喜悦没有个把月,是很难消化的。

    这一点,韩艺非常了解,因为他也是如此,千局是非常梦幻的一个东西,刚入门的人,难免会特别兴奋,笑道:“这有什么难以置信的,越是贪心的人就越容易上当,合情合理。”

    这对于他而言,却只是一个小骗局罢了,根本不值一提。

    “话也不能这么说。”

    沈笑摇摇头,道:“王大金会上钩,这我也料到了,但其中细节的安排,实在是太精妙了,比如你让我故意晚到,进门时故意去王大金那边瞅瞅,其目的就是给我们一个借口,防止王宝来我们这边偷看。我虽然也知道王宝会阻止我看,但是我却不能想到利用这一点来防止王宝偷看我们的金子。”

    佐雾道:“我觉得最妙的还是,韩公子事先就料到王宝会偷工减料,不会给足钱。”

    韩艺摇头笑道:“这算不得什么,以王宝的性格,他会给足钱,那才叫怪事。”

    桑木又道:“还有那什么存在感,也真是太神奇了。”

    沈笑连连点头,一脸好奇道:“对对对,这存在感究竟是什么东西,我至今都没有弄明白。”

    韩艺笑道:“所谓的存在感,只不过制造出来的一种假象,在交易的时候,我故意极少出声,又让桑木先生提出合作的事宜,还有就是让你也参与进去,形成一种竞争的意识,其一,就是为了让王大金对桑木先生放下戒备,觉得他是有备而来的,绝不是一锤子买卖,还有更加长远的合作。其二,就是为了让他们把过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你们身上,如此一来,时间稍微久一点,他们就是忽视我的存在,要减少一个人的存在感,有两个最直接的办法,第一就是突出身边的人,第二就是自己尽量低调。”

    “你说的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还是觉得这真是太神奇了。”

    沈笑兀自摇头道:“就在你换箱子的时候,我和桑木先生他们可都看见了,觉得这太大胆了,那眨眼功夫就让我吓出一身冷汗来,但是偏偏王大金父子却是一点也没有发觉,如今想想都还有些后怕。”

    韩艺笑道:“那是因为你事先就知道我会去换箱子。”

    桑木道:“不过话说回来,韩公子换箱子的速度真是太快了,我当时眼都没有眨,但还是没有看清楚。”

    沈笑也是惊讶的直点头。

    熊弟突然凑了过来,嘿嘿道:“韩大哥,这我和小野都没有看见,你就再表演一次给我们看看呗。”

    小野是直点头。

    “这有什么好看,无非就是熟能生巧,你们多练练,也能够做到的。”韩艺风轻云淡道,这只是很小的伎俩。

    沈笑道:“这你还别说,我这些天在家天天练习,但总是做不到,你就再表演一次给我们瞧瞧吧。”

    你要能做到,那我都不用出面了。韩艺见他们都嚷着要看,特别是熊弟,都快趴在他胸口上了,急忙一把推开这小胖子,随后道:“行行行,我就在表演一次给你们瞧瞧。这里可没有箱子,这样吧,我另外弄一个给你们瞧瞧,其实道理都差不多。”

    说着,他拿出一枚铜币来放在桌上,道:“你们看清楚了,这枚铜币可是正面朝上的。”

    其余人仔细一瞧,纷纷点头。

    韩艺伸出右手来,五指张开,横向缓缓移向那枚铜币,在快要接近那枚铜币的上方时,他手突然一划而过,十分之快。

    待众人定眼一瞧时,发现那枚铜币已经是背面朝上了,纷纷惊叫出声来。

    “这---这你是怎么做到的?”

    沈笑不敢置信的望着那枚铜币,他们可是一直盯着的,却也没有见到韩艺将铜币翻过来。

    韩艺抬起手来,只见他手指间夹着一枚铜币,道:“很简单,其实我右手掌心中还藏着一枚背面朝上的铜币,当我手扫过铜币时,已经非常快速的将桌上的铜币拿了起来,然后将手心的铜币放在原先的位置上,你们只会关注桌上的铜币,而忽略我的手,我再趁机将铜币藏起,看上去就好像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铜币翻了过来,这不过是障眼法罢了,其实我哪有这么快的身手。”

    “原来如此。”沈笑点点头,道:“那日你故意制造桑木和佐雾的冲突,目的就是要让王大金父子将注意力集中在桑木他们身上,为你争取这一瞬间的功夫。”

    韩艺点点头。

    沈笑哈哈道:“我想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其实我们这箱子里面装的只有三块金锭和一块铁板,而那三锭金子也已经被我放入袖中,嘿嘿,你也真是吝啬,连一锭金铤就不给他们。”

    韩艺轻哼道:“他们逼债的时候,又何曾愿意少收一枚铜板,实在是木板太轻了,否则我连一块铁板都舍不得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