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no zuo no die

正文 第六十八章 no zuo no die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

    韩艺非常乐于见到肖云羞愧的无地自容,因为他觉得如果他是肖云的话,肯定这一辈子都没有勇气拿起那一根看似轻巧,却又无比沉重的绣花针。

    显然,韩艺还是低估了肖云的脸皮。

    肖云除了“啊!”了一声,完全没有羞愧的意思,非常平静、淡然的帮他脱下衣服来,然后又风轻云淡的说道:“只是稍微有点不合适,修修就好了。”

    这还只是稍微有些不合适?这修起来应该比重新做要更加麻烦吧。

    韩艺顿时吓坏了。

    女人执着起来总是那么令人害怕。

    幸亏她对做饭没有这么执着。

    事到如今,韩艺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要是肖云执意要他品尝她亲手做的黑暗料理,那才是最痛苦的事。

    翌日。

    一旦闲下来的韩艺绝不会忘记锻炼身体,内外交困的他需要一副强健的体魄,至少要做到外能飞檐走壁,内能降妻御女。

    “呼---呼---!”

    韩艺双脚绑着两个沙袋,在田间小路上挥洒着汗水,沿途还顺便看看梅村风光,淡泊宁静的生活对于他而言,却也有另一番滋味。

    路上村民见到韩艺,纷纷带着羡慕的目光打着招呼,他们也想锻炼身体,但是残酷的生活已经提前预定完他们人生中每一分每一秒,他们可没有资格像韩艺一样,在这里浪费体力和时间。

    围着梅村跑了一个圈,韩艺方肯罢休,在河边洗了把脸,喝了一口凉水,这才慢悠悠的往家走去。

    可这一回到家,韩艺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肖云正坐在卧榻上,晃动着一双修长饱满的双腿,哼着小曲,低着头,专注着帮他修改那件完全不合身的衣服。

    “你不是吧?”

    韩艺真的醉了,埋怨之声发至肺腑。

    肖云抬起头来,见韩艺站在门前,却是笑眯眯道:“你回来了。”

    韩艺走上前,坐在另一边,纠结道:“你还真的要改这衣服啊。”

    肖云认真的点点头。

    韩艺道:“你这又是何必呢。我要穿新的,可以去外面买啊,咱们又不是没有钱。”

    肖云摇头道:“不行,不行,那多贵呀,我听二婶说了,这成品衣服比自己做要贵出五六倍来,你不也常常劝导我要勤俭持家么。”

    我那是劝导么,我分明就是讽刺你啊!

    “我错了。我错了行么。”

    韩艺激动的手舞足蹈道:“我收回一切关于勤俭持家的话。败家,我赚钱就是给你败家的,真的,你尽情的败就是了,我绝不会怪你。”心道,反正你哪里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肖云看着韩艺噗嗤一笑,道::“我知道,你是在考验我。”

    我考验你个波!韩艺都快要抓狂了,道:“我吃饱了没事干,我是认真的啊!”

    “真的?”

    “绝对是你真的。”

    “那也不行。”

    “为毛?”

    “呀!你说脏话?”

    “呃...为何?”

    肖云道:“你在外面赚钱也挺不容易的,而且跑买卖这事又说不准的,我们当然要省着点用,可不能一下子就花光了。你放心,这一回一定行的,上次我只是忘记量你的身材了。”

    你做衣服不量身材,你还有脸说呢?韩艺有些懊恼了,“难道你就不觉得一天到晚坐在家里这么缝缝补补的,人生会变得很无趣吗?”

    肖云委屈道:“我就是一个人在家,感到无聊,才想着帮你做衣服的。”

    韩艺一愣,也对哦,我总是在外面,她一个人在家的确怪无聊的,做衣服倒还好,万一她哪天衣服做厌烦了,又寻思着老是去外面卖饭菜多浪费钱,要做菜给我吃,那岂不是会闹出人命来。

    这越想就越发恐惧,但归根结底,也不能完全怪肖云,毕竟一个人坐在家里是有够无聊的。

    嗯。看来得找点娱乐活动给她,不然她整天捣鼓这,捣鼓那的,迟早有一天会来捣鼓我的,也不知道这年头的女人都爱玩些什么东西,要是后世的女人,那就好安排多了,搓搓麻将都能过一天---对了,麻将。是啊,我怎么把这忘了,这麻将可是女人的最爱啊!

    韩艺立刻道:“随便你吧,我去走走先。”

    我都说自己无聊了,也不知道陪我说会话,真是无情无义。肖云心里愤愤不满,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哦”了一声。

    但此时,韩艺已经走出门外了。

    有道是,十赌九千,麻将、扑克、牌九、骰子可都是千门正派高手的基本功啊,就跟小学生学一加一没啥区别。

    对于从小就混迹于地下赌场,帮那些赌徒们跑腿的韩艺,那真是再熟悉不过了,当同年级生听着ABCD的英语歌时,他在听着骰子声,当同年级生看着语文课本的时,他眼中却只有同花顺,这么说吧,如果清华北大有赌术这门专业的话,韩艺绝对是奖学金入学,这不会有任何悬念的。

    原本来说,韩艺对于麻将、扑克的质量要求非常高,但是由于肖云的病情非常严重,再拖下去可能会有性命危险,当然,是他有性命危险,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着急,他只能一切从简,弄来两块大圆木头,用墨水和直尺画出108等份来,然后开始用锯子切割,毕竟是千门高手,手巧的很,很快,108块小木块就出来了。

    随后,又用毛笔在上面粗略的画上图案。

    期间,肖云曾三番两次过来询问他是在做什么,他只是用买卖上的东西敷衍过去,因为肖云只认识“万字系列”,也看得不是很懂,而这麻将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故此也没有多问,回屋继续做衣服。

    不到一天,一整副麻将就出台了。

    有了这宝贝,我就再也不用担心臭婆娘折腾我了。

    “哈哈---哇哈哈!”

    越想越是开心的韩艺,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韩艺,韩艺。”

    就坐在一旁的肖云见韩艺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不禁还吓到了,急忙喊道。

    “啊?”

    韩艺登时醒悟过来,一抹嘴,朝着肖云道:“肖云,我记得你昨天好像说坐在家里挺无聊的。”

    肖云见他突然提起这事,先是一愣,随即“嗯”了一声。

    “也对,你一个人坐在家实在是有些无聊,不过这个烦恼将不会存在了。”

    “此话怎说?”

    “等等---当当当。”

    韩艺从身后将那一簸箕刚刚晒干的麻将给端上矮桌来。

    肖云一看,道:“这不是你要拿去跑买卖的。”

    “非也,非也。”

    韩艺笑呵呵道:“这其实是一种棋牌,叫做麻将,非常好玩,来来来,我来教你,啧,你先把着衣服放到一边去啊!”

    肖云从未见过如此积极与她互动的韩艺,虽不知缘由,但心中莫名一喜,将衣服放到一边去了。

    韩艺见罢,心中是长出一口气,将木头做的麻将缓缓倒在矮桌上,然后仔细的跟肖云讲解了一下这麻将的玩法,当然,他说的是最简单的玩法,就是任何一对都能做将,不能吃,只能碰的那种,入门级别的。

    肖云听完之后,只觉索然无味,道:“这很简单啊!”

    “简单?”

    韩艺眼珠一转,道:“那咱们就玩上几把如何?如果在十把内,你能赢我一把,那就便算你赢,我任你差遣,如果你一把都没有赢,呵呵,你只需要答应我三个条件,怎样?你可是沾了很大的便宜哦。”

    肖云立刻摇头道:“不来。”

    “为什么?你不是说很简单吗?”韩艺诧异道。

    肖云道:“我是觉得简单,但是我为何要与你赌,万一我输了,谁知道你会提什么条件。”

    “我输了任由你差遣哦。”

    “你可是我丈夫,我为何差遣你?”

    “那---那我穿你做的衣服,总行了吧。”

    “你本来就一定要穿的。”

    “呃...!”

    这女人还真是难搞,行,先让你着迷再说。韩艺挥挥手道:“行行行,随便你吧,咱们就随便玩几把,你来掷骰子。”

    肖云依言掷骰子,韩艺又教她如何看骰子和如何抓墩子,很快,十三张牌就上手了。

    这麻将听着是容易,但是玩起来,那可就不简单了,关键是不知如何选择,肖云比较悲催,每张牌似乎都有用,不禁想了老半天。

    韩艺笑道:“你不是说简单么,怎么连第一张牌都要想这么久。”

    肖云一听这话,立刻打出一张牌去了,嘴上道:“我只是在等你罢了。”

    等我?你还真会找借口。

    韩艺怪笑一声,伸出手去,“这麻将可不是用看的,而是要用摸的。”说话间,他抓出一张牌,拇指轻轻一搓,脸色登时由白转青,“哎呦!”

    肖云错愕道:“怎么呢?”

    我干,竟然忘记这麻将是平面木头做的。韩艺咬住下唇,强忍着没有落泪的双目凝视着插满木刺的大拇指,就如同被风吹得微微抖动的仙人掌。

    这就是装/逼的后果啊!

    “你这是干什么啊!咯咯咯!”

    肖云笑了,笑的非常开心,没有一点掩饰。

    可恶!

    装/逼不成反成鸡的韩艺,尴尬的都想拿头撞波,这都是习惯呀,作为一个千门高手,打麻将几时还需要去看了,轻轻一摸就知道了,拉长着脸道:“你笑够了没有。”

    肖云用力闭上嘴,努力的不让自己笑出声来,用精巧的琼鼻嗯嗯了两声,过得片刻,她才道:“我用绣花针帮你把这些刺挑出来吧。”

    总算是说了句人话。

    韩艺委屈的点点头,可突然猛地一怔,道:“等等下,你说你用什么帮我挑刺?”

    “绣花针啊!”

    “不劳你动手,我还是自己来吧。”

    韩艺赶忙阻止她,暗道,这绣花针是你玩的么?到时别一根刺都没有挑出来,反倒是把血管都给挑出来了。

    肖云先是一愣,立刻明白过来,哼道:“不用就算了,谁还稀罕了。”

    不稀罕最好!

    “啊!”

    “呀!”

    “啊哦---。”

    废了半天劲,关键是叫着累,韩艺总算是把木刺给全部挑了出来,这一个子都没有打,就停歇了半天,肖云顿感趣味全失。

    韩艺瞧在眼里,心道,这可不行,我都被刺了,要是还不能达到目的,我对得起我的大拇指么。急忙道:“来来来,继续。”

    肖云只是淡淡“哦”了一声。

    二人又开始了博弈。

    “碰!”

    “再碰!”

    “杠!”

    “再杠!哈哈”

    “不好意思,我胡了。”

    在十几张牌落下后,韩艺倒下了自己的牌。

    ......

    ......

    “哈哈!不好意思我又胡了。”

    “什---什么,你就胡了。”

    “当然,你不是说很简单么,怎么你一把都没有胡。”

    “这才两把而已,你急什么。”

    “胡了。”

    “抱歉,杠上花。”

    “再来,再来。”

    “哦,对不起,又胡了。”

    “再来!”

    ......

    ......

    一连两圈下去,无一例外,全部是韩艺胡了,虽说这麻将最重要的还是要靠运气,但是你得看跟谁打,毕竟十赌九千,在韩艺的妙手之下,再刺人的麻将也是浮云。

    不知不觉中,四圈下去了,肖云兀自一把也没有胡过。

    韩艺笑道:“这下你服了吧。”

    “服什么服,再来,再来。”

    “嗯?”

    韩艺突然瞧肖云一双手快速的码牌,瞳孔都已经开始产生聚焦了,这---这是走火入魔了么。道:“呃...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不用,你快点掷骰子吧。”

    勤劳的肖云一个人就将整副牌给码好了。

    “哦。”

    韩艺随便一掷骰子,心道,是不是该给她赢一把了,可是她若赢了的话,一定会说“看吧,我就说这麻将挺简单的。”,可若总是我胡,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激发她的斗志,但如果做过了也会打击她的积极性啊,行就给她胡一把吧。

    ......

    “哇!啊---我---我胡了,我胡了。”

    肖云激动的倒下自己的牌来,呆呆的望着这一副如此漂亮的牌,眼中闪烁着辛酸而又开心的泪花,那种感觉就好像秦始皇举目望着刚刚建成的万里长城,吕布终于把小妈给上了,杜甫遇到了自己的偶像李白,同志找到了自己的组织。

    不容易!

    太不容易了!

    肖云想哭,哽咽道:“看吧,我就说这麻将挺简单的吗。”

    我去,就知道是这样!

    “恭喜,恭喜。”

    韩艺连连拱手,心想,这下你总该歇了吧。道:“今天就到这里吧。”

    “不行。”

    肖云猛地一怔,忙道:“我才刚赢,怎么能就结束了,你这不是欺负人么,再玩几把,再玩几把。”

    说话时,那是神采飞扬,精神奕奕。

    不得不说,这麻将的魅力真是让女人无法阻挡。

    你不是吧,输了你要来,赢你还不肯罢休,也罢,也罢,就再让他赢几把。

    “哈哈,我又胡了,你看你看,我就一张牌了,有趣有趣。”

    “厉害,厉害。”

    “呀!杠!”

    “再杠。”

    “哦哦哦,杠---杠什么去呢?”

    “杠上花。”

    “不错,杠上花,哈哈。”

    又是一圈下来,韩艺手都已经快断了,道:“你看,你都赢了这么多把,见好就收吧。”

    “我现在气势正旺,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再玩几把,再玩几把,这麻将还真是有趣。”

    “还玩?天都已经黑了,咱们中午已经没有吃饭了。”

    “没事,没事,家里还有点饼,咱们边吃边玩。”

    “什么?”

    这可不行,不能让她再赢了。

    这一圈下来,韩艺以最快速度结束战斗。

    “这下可总可以结束了吧。”

    “不行。”

    “为什么还不行。”

    “算起来,我还是输了,不过刚开始那是我还不熟,现在我练会了,一定能够赢你。”

    “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