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旧的好!旧的好!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旧的好!旧的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从官府出来之后,韩艺就直接回梅村去了,此时此刻,梅村对于他而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话说回来,在这里作案可比在后世难得多了,倒不是说什么团队太弱,毕竟下手对象的见识和防备意识也比后世的要低不少,关键是不能消失,在后世作案之后,韩艺他们将会立刻消失,更为重要的一点事,他们行骗的对象都是一些为富不仁的商人,对方也不敢闹大,以至于他们屡屡得手,在这里可就不行了,你跑不了的,无法消失,而且韩艺还有个家在这里,这就导致每次策划时,韩艺都得先想好得自己退路,若非要顾忌这一点,就九灯和王大金,他完全可以轻松搞定。

    回到家时,正值吃夜饭的时候,肖云坐在卧榻上,啃着干巴巴大饼,毋庸置疑,她在思念韩艺,但绝不是爱人那种思念,而是对葱花蛋饼的思恋,所以当她见到韩艺时,显得非常兴奋,但却又带着一丝埋怨,“你回来了,这一次怎么出去这么久?”

    这的确是韩艺离家最久的一次。

    “怎么?你很想我么?”

    韩艺将沉甸甸的包袱往卧榻上一扔,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倒不是想你,只是担心你。”

    肖云撇了下嘴,又道:“这一回你赚了多少钱。”

    说着,她就急忙忙打开那个重重的包袱,只见里面放着两大吊铜钱,怕是足足有两贯之多,“哇!你赚了这么多钱啊!”

    其实这两贯钱是沈笑上回输给他的,这钱就算被王宝他们发现了也无所谓,因为在这个局中,他本身也是盈利的,他可以说这钱是桑木他们或者是沈笑给他的酬劳。

    韩艺半躺在卧榻上,道:“当然咯,家里养了一个仙女,我不多赚些钱,怎么养你这个仙女啊!”

    肖云早已经看开了,笑嘻嘻道:“多谢你的夸奖。”

    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不要脸!韩艺“切”了一声,不再做声了。

    肖云也没有多说,急忙忙把钱拿到里屋去了,非常的自然,俨然她已经懂得持家的精髓所在,什么勤俭持家,不靠谱,一点都不靠谱,勤俭跟持家没有关系,持家的关键,就是把钱握在手里,然后再败家,花钱就是败家吗,一个持家者,自然得花钱。

    过了一会儿,肖云从里屋走了出来,双手放于背后,温柔的看着韩艺,轻声喊道:“韩艺。”

    “干啥?”

    韩艺眉头一皱。

    这人还真是不解风情。肖云暗自嘀咕一句,又道:“是这样的,你这衣服穿了这么久,都已经旧了,如今你赚了这么多钱,应该换身新衣服。”

    韩艺哦了一声:“下回我出去买一件就是了。”

    “买的话,多浪费钱啊!”

    “不买怎么有新衣服穿啊!”

    肖云眼中一亮,右手从背后拿出来,只见她手中拿着一件衣服,道:“我帮你做啊,你看,这就是我帮你做的衣服,已经差不多,你先试试,哪里不合适,我再改改。”

    “你还真帮我做衣服啊!”

    韩艺惊恐道。

    肖云道:“那还有假。”

    韩艺一脸恐惧的挥手道:“我这人念旧,旧的好,旧的好,这新衣服我可穿不惯。”

    肖云笑道:“这旧的哪有新的好。”

    韩艺哼道:“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若非我念旧,我早就休了你。”

    “你说什么?”

    肖云的脸渐渐的阴沉了下来。

    现在还干不过她,还得忍忍先。韩艺擦了擦汗道:“没什么,没什么。”

    肖云怒哼一声,“若是你敢休我,那你就完了。”借着这句话的气势,她上前一步道:“你快试试。”

    “不试。”

    韩艺兀自摇头,道:“有道是,兄弟如手足,衣服如贞操,岂能说换就换的。”

    肖云道脸一**:“你试不试?”

    “不试,宁死也不试。”

    韩艺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这张脸本就普通了,要是再穿你做的衣服,那出去真的会被一些颜值控打的。

    肖云道:“韩艺,你可别不知好歹,我活这么大,可还是第一次做衣服,你---你看我的手,为了帮你做这衣服,我的手都被刺了无数个洞。”

    韩艺叹了口气道:“既然你这么诚实,那我也诚实的告诉你,正是因为你长这么大,第一次做衣服,我才不愿试的,我在外面干活很累的,你就别折腾我了好不。”

    肖云威胁道:“今天你试也得试,不试也得试。”

    韩艺坐了起来道:“怎么?看你这样子,好像我不试,你还想动手打我不成,真是岂有此理。”

    “你说的不错。”

    “那我试。”

    肖云噗地一声,但随即又板着脸,道:“那你快脱!”

    “脱?”

    韩艺猛吸一口气:“你想干什么?”。

    “你不脱了衣服,怎么试。”

    “哦。”

    韩艺站起身来,双手张开。

    肖云小退一步:“你想作甚?”

    “试衣服啊!”

    韩艺说着一笑,道:“你不会以为我想抱你吧,拜托,在我眼睛没有被你戳瞎之前,我真做不出这种泯灭人性的事来。”

    这---这家伙说话真是太可恨了。肖云道:“你要敢这么做,我就把你眼睛戳瞎。”

    “放心,我绝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我叫你试衣服,你这又是干什么?”肖云又问道。

    韩艺耸着肩道:“当然等你帮我脱衣服和帮我穿衣服啊!”

    肖云不解道:“为什么要我帮你脱?”

    韩艺叹道:“如果我自己脱了,自己穿了,那就等于脑残,脑残就是属于脑子有病,而你帮我脱帮我穿,那我只是被逼无奈,我当然选择被逼无奈,虽然有些丢脸,但也比脑子有病要好。”

    “说得好像我勉强你似得。”

    “这还不叫勉强。”

    韩艺笑了。

    肖云一脸委屈道:“我帮你做衣服,可是对你好,说的好像我要害你不成,你若不愿,不试就是了。”

    “真是太感谢了,哦不,真是太遗憾了,我很失落,我很伤心。”

    韩艺揪着胸口,好生悲伤。

    肖云瞧了他一眼,心中既是窝火,又是委屈,犟脾气又上来,“不行,还是要试,我帮你脱就是了。”

    女人果然善变。

    肖云走上前,带着一丝怒意的扯下韩艺的外套。

    韩艺突然道:“哎,要不改日你做条裤子给我穿。”

    “你不是不喜欢我帮你做衣服么,怎么又叫我帮你做裤子。”

    “这你别误会,我就是想试试你帮我脱裤子的感觉,基本是跟裤子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哎呦,哎呦,别掐,轻点,轻点,疼疼疼,哦---!”

    肖云从韩艺腰间撤下那夺命销魂钳,“看你还敢乱说话不。”

    这一招果然是女人的利器啊!韩艺放下手揉着腰道:“你要不要这么恨呀,我不过就是开开玩笑罢了,你想帮我脱,我还不让了。”

    “抬起手。”

    “哦。”

    二人斗嘴间,肖云已经帮韩艺穿上了衣服,是一件儒服,她细心的整理了一下衣衽,带着一丝欣赏的打量了一番,道:“你瞧,不是挺好看的么?”

    不用多想,她说的是衣服。

    韩艺笑了,起初还有些羞涩,有些腼腆,只是微笑,到后面却前俯后仰的哈哈大笑起来。

    肖云诧异道:“你笑什么?”

    韩艺收不住笑的说道:“我笑你老爱看我的胸。”

    肖云脸上一红,呸道:“真不要脸,谁看了,我只是在帮你穿衣服罢了。”

    韩艺举起两只手来,“如果你不是老爱盯着我的胸看,为什么这么明显的短处,你都没有看见。”

    只见他一只手没入手中,一只手却连手腕都没有瞧得见。

    “啊?”

    肖云惊叫一声,两只如羊脂白玉的玉手捂住小嘴。

    哼!来来回回就这一个表情?这女人是面瘫一族吧!韩艺郁闷道:“你等会在‘啊’,我都还没有说完了,你是不是按你的身高做的,我怎么感觉下面凉飕飕的。”

    肖云低头一看,明明一件儒衫,硬生生被韩艺穿出了短裙的感觉。

    PS: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