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四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正文 第四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周一开始冲榜,正式开始两更保底,每一个点击,每一张推荐票,每一个收藏对于小闲人都非常重要,希望大家多多捧场,拜托了!!!

    “不要啊---,你这女人是不是疯了,快点把刀放下,杀人可是死罪啊,你家不也就剩下你一根独苗了吗,要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你父母交代啊!”

    “你快些放开我,老娘要和他们拼了。”

    ......

    事情进展到这里,突然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只见那女人披麻戴孝,几缕乌黑的青丝散落下来,手举柴刀,面色狰狞,哇哇大叫,活像一个疯女人。

    而韩艺则是死死抱住女人纤细的腰肢,拼了命的阻止她冲上前去。

    这一旁的乡亲们看得是冷汗狂流,呆若木鸡,这女人自从来到梅村之后,在他们的印象中,一直都是知书达理,温柔善良,美丽动人,却不曾想到还有这么凶悍的一面,说之悍妇,亦不为过啊!

    那些打手原本已经是冲了过去,但是他们的目标是韩艺,突然见这女人举刀冲了过来,一时又没有心里准备,结果吓得又滚了回去,还连退了五六步。

    这婆娘的力气还真是大。韩艺面对这位也不知算不算妻子的女人的疯狂挣扎,还真是十分吃力,心里暗骂,不是都说这古代的女人都是贤良淑德,温婉动人吗,怎么老子一来到这里就碰到这么凶悍的女人,这是天要亡我,还是我历史没有学好。

    因为他毕竟是刚刚醒过来的,前面又昏迷了三天,就在刚才情绪上还经历了一番大起大落,所以身体非常虚弱,如今已经到了极限,眼看就要拉不住了,急忙叫道:“胖子,你们快点走吧,这婆娘已经疯了,我快要扛不住了,你们要钱改日再来啊!”

    “哦,好好好,我们下次再来,你自个小心一点。”

    王宝已经吓坏了,忙不迭点头,带着三四个爪牙,转身就准备开溜,可是跑了两步,他突然又停了下来,这话听着有些怪呀,特别是从韩艺嘴里说出来,不禁又转过身来,带有狐疑的眼神望着门口那拉拉扯扯的一对狗男女。

    而他的那些手下面对这一屋子疯子,早已经心生退意,毕竟王宝肯定不会冲在前面,定是他们去当炮灰,其中一人就道:“大公子,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快走吧。”

    王宝一听这话,火上心头,一巴掌就罩在他头上,张嘴骂道:“你们这群废物,他们明显就是在故意吓咱们的,这你都看不出来---。”

    可这话未说完,忽听得头上响起“砰”的一声。

    只见一把柴刀正好钉在王宝背后的晾衣柱上,震动时,还发出“嗡嗡嗡”之声。

    王宝顿时吞咽一口,缓缓抬起头来,眉心正对那锋利的刀锋,而且是近在咫尺,一滴豆大的汗珠从眉心流了下来,这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村民们纷纷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那柴刀。

    操!这你也忒猛了点吧,我刚才只不过随随便便开个玩笑而已,你丫还当真了。韩艺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来,他真没有想到这少妇恁地凶悍,比他还要猛多了,这真是冲着杀人去的啊。

    身旁那人颤声道:“大---大公子,他---他们好像不故意吓我们的。”

    “哎呀---,杀人了!杀人了!”

    王宝浑身一哆嗦,登时吓得是屁滚尿流,嚎叫一声,连滚带爬,往外面跑去,肥硕的身躯突然变得矫健起来。

    “死胖子,你有本事别跑,老娘今日要宰了你。”

    那大美女手上虽无武器,但兀自叫骂不停。

    正当这时,又听得远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王公子,王公子,抱歉,抱歉,老朽来晚了。”

    只见一个六十来岁,须发皆白,穿着灰白色儒服的老人一边招着手,一边气喘吁吁的往这边跑来。

    “徐老,你可算是来了,韩艺他们夫妇要合谋杀害本公子。”

    王宝一见这老人来了,急忙跑了过去,激动的说道。

    “啊---你说什么?”

    这个叫徐老的耳朵似乎有些不好使,侧过耳去,嚷嚷问道。

    “我说有人要杀我。”

    王宝几乎是咆哮出来的,一张肥脸涨得通红。

    “什么?有人要杀你,什么人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之下也敢行凶,真是岂有此理。”

    徐老口沫横飞,一身正气,仿佛就是正义的化身。

    “就是韩艺和他娘子。”

    “韩艺?这怎么可能?”

    徐老一听韩艺,顿时摇头晃脑,不以为然,的确,以前的韩艺手无缚鸡之力,懦弱胆小,杀鸡都不敢,怎么可能敢杀人,说出去谁信啊。

    “不信你看,刀---刀呢?”

    待王宝转过身去时,木柱上的柴刀已经不见了,又往向门前看去,只见韩艺坐在门口,双手往后撑着,大口的喘气。

    而刚才那凶悍的妇人,则是在门前掩面哭泣,“呜呜呜,我的命好苦啊!”一声凄惨的哭喊,就冲进屋内去了。

    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哇靠!你不是吧,就这么走了,那我怎么办,这祸可是你惹出来的,现在不全得我一个人扛?说好的杀人一块上了,太没义气了。韩艺翻了翻白眼,这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他现在都快要累瘫了,实在是没力气去纠结这些了。

    徐老看了眼门外,又一脸茫然的看着王宝。

    “你看着我干什么,刚才他们是真的要拿刀杀我。”

    王宝气急不过,指着那些村民道:“这些贱民可都看见了。”

    那些村民看天的看天,望地的望地,就是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的,我惹不起你,我躲总行了吧。

    “你们---。”

    王宝见状,气得是火冒三丈,暗想,好呀,竟敢跟本公子作对,今后有你们好看的。嚷嚷道:“这账我以后跟你们算,徐老,你快主持公道,让韩家把钱给我还了。”

    “是是是。”

    徐老连连点头,慢腾腾的往韩家走去。

    因为韩艺手中已经没有刀了,再加上徐老在这,王宝倒也不惧了,仰着那张肥脸,双手叉腰,迈着霸王步上前,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很嚣张似得。

    “见过徐老!”

    那些村民见到徐老走了过来,纷纷上前恭敬一礼。

    这徐老本名名叫徐望,是一个梅村本地人,而且还是一个读书人,因为这年头读书人真的是少之又少,所以,虽然徐老考了几十年都名落孙山,但是并不妨碍村里的乡亲都尊重他,称呼他一声徐老,村里但有纠纷都请他去调解,因为他的话,村民们都非常信服,毕竟是读书人吗,德高望重,在整个周边地区也是小有名气,基本上可以说是梅村的村长。

    这韩艺还未出声,杨林倒是先激动起来了,“徐老,你来的正好,韩大哥尸骨未寒,王公子就上门来抢人,这真是太欺负人了,你可得为咱们梅村做主啊!”

    “你们这些贱民读过书没,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没钱还,就拿人抵债,怎又是抢了。”

    王宝鼻孔朝天,趾高气昂。

    杨林哼道:“我们跟韩大哥住在一村几十年,从未见过他问任何人借过一钱,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过,他又怎么会去向你借钱?”

    “这你得问他啊!”

    王宝小眼一瞪,又从怀里掏出一块写满字的白布,“看看,看看,这就是韩大山借钱的借据,上面韩大山的手印,而且还是徐老做得公证人。”

    村民大惊失色,纷纷望向徐老。

    徐老点点头道:“各位乡亲,确有此事,确有此事啊,大山在半个月前,的确问王家借了七百文钱,并且答应秋收时归还王家一贯钱。”

    村民们又望向韩艺。

    MD,我可不可以相信这些回忆。韩艺兀自还坐在地上,抹着汗,讪讪道:“好像是有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