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入局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入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唐朝的私人旅馆一般都在城外,不会在城内,因为城内是要宵禁的,外地客人万一入夜才到,就进不了城了,旅馆若开在城内还有什么意义可言,所以一般都在城边上,而且城内有不少官府开的驿站,专门招待一些外地贵客用的,比如朝廷的钦差。

    四方旅馆的建造面积不大,也就两层楼,但是环境非常清幽安静,傍水依山,风景宜人,交通还挺方便的,特别是水路方面,也算得上一个小有名气的旅馆。

    这一上午,王大金带着王宝和几个随从来到了四方旅馆。

    “几位客官,住店啊!”

    那店伙计上前来询问道。

    王大金直接抓着那店伙计的手,大手往他手上一拍,道:“麻烦你帮我告知桑木先生一声,就说城内王大金冒昧拜访。”

    “王大金?”

    那店伙计听这名号,浑身不由的一哆嗦,他虽然没有见过王大金,但是王大金的名号在扬州城外谁人不知,这扬州郊外的百姓都是谈金色变啊。

    王宝眼一瞪道:“还不快去。”

    其实以前王大金也是这样的,只不过现在他退居幕后,身份也是水涨船高,自然不会放下身段去恐吓下人。

    “是是是。几位请稍等。”

    那店伙计反应过来,手往袖中一放,忙不迭往楼上跑去,这王家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他去到正中央的那一扇门前,敲了敲门,过得片刻,门打开来,走出一个身着扶桑服饰的男子,二人说了什么,那男子就回到屋内去了,过了一会儿,那男子再度走了出来,跟着那伙计走了下楼来。

    那伙计指着王大金道:“就是这位王大爷找阁下。”

    王大金拱手道:“在下王大金,因有事找桑木先生商谈,故冒昧拜访,打扰之处,多多包涵。”

    那男子倒是没有这么多繁琐之言,简单道:“我叫佐雾,我大哥请你们上去。”语气非常平淡,那眼睛好像长在头顶上。

    “有劳了。”

    王大金都看在眼里,但是如今有求于人,不便发作,示意自己随从在下面等候,然后就带着王宝与佐雾上得二楼。

    进到屋内,屋内十分宽敞,是一个套房,里面还有一间里屋,应该是这四方旅馆最大的一间了,在正上方的唯一一张矮榻上,盘腿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两边各有一个美女拿着水果伺候着,右边还站着一位年纪稍小一点的男子。

    王大金上前拱手,又是一番自我介绍。

    “我就是桑木,不知阁下找我有何贵干。”

    坐在中间的中年男人用一口别扭的汉语说道,这人正是桑木,边上那位自然就是东浩。

    其实他们三人已经与王宝见过了,但是由于当时他们都是乞丐,如今却是个个身着锦衣华服,再加上当时王宝压根就没有正眼瞧过他们,哪里还认得出。

    王大金笑道:“是这样的,我们是经一个名叫韩艺的人介绍来的。”

    “原来是韩小哥介绍来的。”

    桑木说着又是一脸诧异道:“可是我昨天并没有听韩小哥说起过啊。”

    王大金笑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兴许是他忘记了。”

    王宝突然问道:“韩艺是你们的人么?”

    佐雾道:“这与你们何干?”

    王宝撇着嘴道:“问问而已。”心道,你一个扶桑人,也敢在我面前横,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王大金皱眉一瞪儿子,正欲张嘴教训,哪知桑木已经先教训起来,只见他对着佐雾一顿狂喷,看得出是一个暴脾气来的。

    佐雾脸色极其难看,微微点了下头,走上前来,猛地一点头道:“对不起。”但是眼中怒意不减反增。

    桑木也向王大金道:“二位,真是对不起,我这弟弟十分不懂事,冒犯了二位。”

    “不不不,是---是小儿不懂礼数,不关令弟的事,是我们要道歉才是。”

    王大金又略显责怪的向王宝道:“孽子,还不快道歉。”

    王宝极不情愿道:“对不起,小子无礼了。”

    “没事,没事。二位请坐吧。”

    王大金和王宝席地而跪,如今大唐人都没有坐凳子的习惯,更何况扶桑人,屋内倒是有两张桌子,可连一张凳子都没有。

    桑木呵呵道:“是这样的,我们初到宝地,人生地不熟,偶然认识韩小哥,是他帮我们打点这一切的,倒也不是我们的人。”

    “原来如此。”

    王大金点点头,大概就是韩艺帮他们跑腿弄点外快什么的,但这不是他关心的,目光左右瞟了眼。

    桑木心领神会,朝着身边两位艳妆女子挥挥手,那两名女子立刻下得矮榻,朝着众人盈盈一礼,然后便退下了。

    待她们将门关上后,桑木又道:“不知二位来此有何贵干?”

    王大金道:“是这样的,我们听韩艺说,桑木先生正在卖黄金,不知可有此事?”

    “是的。”

    桑木点头道:“但是我们只收你们的开元通宝。”

    王大金好奇道:“为何?”

    桑木道:“因为我们扶桑百姓非常喜欢贵国的开元通宝,我此次前来只是来探路的,若是可行的话,将来我们还会带更多的金银来贵国换取你们开元通宝。阁下是想买金子吗?”

    王大金点点头道:“我是想买些黄金回去,不知你们的价钱是多少?”

    正当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又听得一个人得声音,“桑木先生,你在么?”

    正是韩艺的声音。

    桑木立刻道:“韩小哥,请进。”

    门打开来,只见韩艺走了进来,他后面还跟着一位白面公子,这韩艺一进来就兴奋道:“桑木先生,我向你引荐一位大富商---。”

    这话说到一半,他突然发现王宝父子也在,不禁咦了一声,“王叔,王公子,你们怎么也在?”

    王宝笑道:“不是你引荐我们来的么?”

    “我什么时候---。”

    韩艺话说到一半,王宝突然双目一瞪,这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给吞了回去。

    “王宝,你眼睛有病么?”

    听得一个玩味的声音响起。

    王宝猛地一转头,“沈笑?你---。”话说到此,他突然看向韩艺道:“好你个韩艺,我问你,你便不说,却告诉他了。”

    语气非常的不满。

    韩艺一脸尴尬之色。

    沈笑呵呵道:“你若能多加一个铜板,或许我就不会来了。”

    分明就是讽刺昨日王宝想用一个铜板去收买韩艺。

    从侧面也说明了一点,那就是沈笑给了韩艺不少钱。

    好你一个田舍儿,我饶不了你。王宝一阵尴尬,一张肥脸涨的是通红通红的,心中暗怒。

    王大金早就注意到韩艺身后的沈笑了,暗自皱了下眉头。

    桑木似乎听不太懂他们在说什么,又见他们彼此都认识,一脸好奇道:“韩小哥,这位是?”

    韩艺十分热情的介绍道:“这位是扬州第一楼的少公子,沈笑,他们家的烧鹅可好吃了,改日我带你们去尝尝。”

    桑木笑着点点头,又向沈笑道:“原来是沈公子,请坐,请坐。”

    沈笑颔首道:“沈笑见过桑木先生。”说着他又向王大金行礼道:“侄儿见过王叔父。”

    “原来是沈笑呀,我还当是谁呢?对了,你父亲可还好?”

    王大金站起身来,走了过去,非常亲切的打着招呼,突然低声道:“沈笑,大家的目的都一样,如果我们争相竞价的,那只会便宜了外人。”

    “侄儿知道。”

    沈笑低声回了一句,又笑道:“蒙王叔父记挂,家父身体尚好。”

    “那就好,那就好。”

    沈笑坐了下来。

    桑木手引向王大金父子,向韩艺问道:“韩小哥,这二位也是你引荐来的?”

    韩艺瞧了眼王宝和王大金,见王宝面带威胁之意,随即道:“算---算是吧。”

    桑木点点头,道:“那这位沈公子呢?”

    “沈公子也是来买黄金的。”

    桑木道:“那不知二位打算买多少?”

    沈笑呵呵道:“不知桑木先生有多少黄金?”

    桑木笑道:“沈公子的意思是我有多少,你就要多少吗?”

    王大金抢道:“只要价格合适,可以这么说。”

    “既然两位如此爽快,那我也就直说了。”桑木竖起两根手指道:“我们此次来一共带来两百两黄金,若是二位想全部买去,至少要两千贯。”

    王大金眉头一皱,看向沈笑,正巧沈笑也看过来,微微一笑,好似在说你做主好了。

    王大金也知道沈笑是一个什么人,暗道,若是让这败家子来谈价的话,非得谈到三千贯去,只是可恨他坐在这里捡便宜。稍一沉吟,才道:“桑木先生给出的价钱非常公道,但是却也有不妥的地方。”

    桑木好奇道:“阁下此话怎讲?”

    王大金道:“一两黄金值十贯钱,这是长安的价格。”

    桑木道:“不都一样吗。”

    王大金摇摇头道:“长安乃是我国都城所在,在那里黄金遍地都是,但是扬州的话,别说黄金了,连银子都很难用得出,以长安的价钱用在扬州,实为不妥,另外,桑木先生若是带着黄金去长安,来回路费、时日可也要消耗不少,所以不能一概而论,而且,我们是全买了,理应要便宜一些。”

    一旁佐雾很是不耐烦道:“你们大唐人怎么都这么啰嗦么,价钱就这么多,嫌高就不要买。”

    王宝没好气道:“难不成你们说多少就多少么?”

    佐雾哼了一声:“我们可没有叫你们来,是你们自己找上门来的,现在又在这里念念叨叨的,我看你们根本就没有诚心。”

    “够了。”

    桑木一声大喝,又对着佐雾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训斥。

    这一回佐雾似乎对桑木很是不满,也是面红耳赤的争执了几句。

    “八嘎!”

    桑木突然怒骂一声,从卧榻上跳了下来,直接一巴掌重重打在佐雾脸上,啪的一声重响,然后指着门外咆哮了一句。

    佐雾一手捂住脸,瞪了桑木一眼,哼了一声,大步冲了出去。

    沈笑一脸诧异的望着韩艺。

    韩艺低声道:“具体我也不清楚,他们兄弟好像本就不是很合。”

    他说话声虽小,但是王大金父子却听了一个真切,王大金心想,若是我有一个这么莽撞的弟弟,恐怕我也会这么做。念及至此,他不由得瞧了眼王宝,眼中尽是欣慰之意,比起佐雾来,王宝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桑木叽里呱啦又骂了几声,这才缓过气来,又向着王大金、沈笑道:“我这弟弟没有见过世面,总是自以为是,我也是第一回带他出来,得罪之处,几位多多担待。”

    “没事,没事,这我们能够理解。”

    王大金笑着点点头,尽显大肚容船之量。

    桑木又沉默少许,道:“阁下前面说的很有道理,如果你们真的是一次性全买了,那我可以少点,这样吧,一千八百贯,绝不能再少了,要是再少的话,我们这一趟就算是白来了。”

    哼,不能少,当我没有做过买卖么,我卖东西的时候,也常常这么说。王大金暗自嘀咕一句,如果我装着不买了,故意撑着他们,万一沈笑不走,那可就便宜他了,这沈笑来的还真不是时候,索性向沈笑问道:“沈笑,你觉得如何?”

    沈笑装模作样的认真思考了一番,点点头道:“我觉得挺公道的。”

    你这败家子,连还价都不会还,那沈老头是不是已经死了,竟然让你这败家子来谈这么一大笔买卖。王大金心中非常不爽,但也没有办法,有沈笑在这里,这价格实在是难谈,又向桑木道:“既然桑木先生如此爽快,那好,就这么定了。不过我不知桑木先生只收铜钱,所以我们需要两日去筹备。”

    桑木点头道:“没问题。哦,不知你们二位是各要多少。”

    王大金道:“自然是一人一半。”

    沈笑点点头,道:“我无所谓。”

    PS:急求一张推荐票,目前推荐已经九千多了,差一点就破万了,各位道友可否助老衲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