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下钩子

正文 第六十一章 下钩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求大家多多支持。。。

    王家布铺。

    一个贼兮兮,东张西望的青年进到了王家布铺。

    那看门的伙计急忙迎上,“客官,想要些什么布?”

    青年道:“我找人。”

    “你找谁?”

    “你家公子。”

    “找我家公子?你是谁?”

    “我叫韩艺,是你们家公子的朋友。”

    这青年正是韩艺。

    “那你找我们家公子有何事?”

    “好事。”

    那伙计两眼放光道:“什么好事?”

    韩艺勾了勾手。

    那伙计急忙附耳过来。

    韩艺小声道:“不能说。”

    那伙计知道自己被耍了,这眼一瞪,道:“你耍我。”

    韩艺哼道:“耍你又怎样?”

    “你---。”

    “你动我试试看?”

    韩艺居高临下,俯视这伙计,道:“你一个下人问这么多干什么,懂不懂规矩。”

    那伙计见韩艺这么横,又想起韩艺说是王宝的朋友,当下不敢得罪,立刻谄笑道:“抱歉,抱歉,我们现在向我们公子通报。”

    韩艺哼道:“还不快去。”

    那伙计屁颠屁颠的往后面跑去。

    另外一个伙计,赶紧帮韩艺倒一杯茶。

    小样!吓死你们。

    韩艺暗自一笑。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胖子从后面走了进来。

    “韩艺见过王公子。”

    韩艺急忙站起身行礼,一脸谄笑。

    那两个伙计一见,嘿,你刚才那股横劲去哪里了。

    王宝嗯了一声:“你怎么上我这来了?”

    韩艺左右瞟了两眼。

    难道这小子真有好事?王宝对于韩艺充满了很多好奇,心中隐隐有些期待,于是挥挥手,道:“你们先退下。”

    “是。”

    那两个伙计立刻走了出去。

    韩艺立刻走到王宝身边,低声道:“王公子,我身上有一好东西,想看看能卖多少钱?”

    王宝打起精神来道:“什么好东西。”

    韩艺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才从袖中拿出一个东西来。

    王宝只觉眼前金光一闪,定眼一瞧,惊呼道:“金子。”

    “小声点,小声点。”

    韩艺紧张兮兮道。

    王宝也是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道:“拿给我瞧瞧。”

    韩艺将金子递到王宝手里。

    王宝拿着掂量了几下,怕有二两重,又咬了咬,“是真的呀。”心里又暗自思量着,这小子究竟是遇到什么贵人了,一天一个样,上回弄个银子来,这回干脆弄个金子来。

    韩艺道:“我怎敢拿假的来糊弄王公子。”

    王宝一边看着,一边道:“成色还挺不错,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韩艺笑了笑,露出一副“你懂的”笑容。

    光芒一闪。

    只见王宝手中多出一枚铜币来,递到韩艺手里,那脸上的表情,硬生生的将这铜币的价钱提高了一百倍。

    哇靠!你这也是忒小气点了吧。韩艺将铜币递还给王宝,道:“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不知王公子开多少价?”

    这小子还真是贪心,一钱都还嫌少。王宝大是不爽,咳了一声,将金子递还给韩艺,然后五指一张,“就这个价。”

    “五十贯?”

    韩艺欣喜道:“好啊,好啊。”

    “五十贯?”

    王宝气不打一处来道:“五十贯,我卖给你好了。”

    韩艺啊了一声,道:“那王公子是指多少钱?”

    “五贯。”

    王宝道。

    MD。你真把我当凯子在这里削呀!韩艺脸一**:“这也太少点吧。”

    王宝哼道:“这金子又没啥用,你拿去买东西,别人还不会要了,我看在咱们认识的份上,才给你这个价钱的。”

    真是不熟不坑啊!韩艺摇摇头道:“这太少了,再往上加点。”

    “就这个价,不行就算了。”

    王宝挥手道。

    唬我?老子唬人的时候,你都死了一千多年了。韩艺道:“那---那我打扰了。告辞。”

    说着,就准备离开。

    “等下,你先等下。”

    王宝原本以为韩艺一个穷小子,肯定没有见过黄金,也不知道是一个价位,给他五贯,他就会高兴疯了,哪知这小子这么狠,当真就走,急忙叫住他。

    韩艺道:“王公子还有事吗?”

    王宝笑道:“不急,不急,反正你都来了,何必急着走,不瞒你说,我只能谈五贯以内的买卖,要是再多的话,就得我爹做主了,你先等会,我去叫我爹来,如何?”

    韩艺点点头道:“好的。”

    过了好一会儿,王宝才回到店内,同时身边还多出一个大胖子来。

    韩艺瞧见这大胖子的时候,差点没有笑出声来,这简直就是二十年的后的王宝呀,大到身材,小到五官,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韩艺活了两辈子,从未见过遗传这么单一的父子两,就算走在路上,也知道这一定是王宝他爹。

    这大胖子正是王宝他爹,王大金。

    爹爹叫金,儿子叫宝,又是金,又是宝,想不发财都难啊!

    其实这王大金原本不叫王大金,叫王大田,后来改名王大金。

    所以取名字呀,不见得就一定得多么多文雅,关键还是看看自己缺啥,或者说想要啥。

    不过这王大金也不是一个东西,王家以前不过就是一个小小地主,是他想出来放高利贷,这才发迹,但是他的发迹可是建立在很多人的痛苦之下,而且也是老色鬼一个,家中妻妾成群,这倒也算了,大户人家都是如此,问题是他的小妾都是非常廉价的,是利息来的,有些小妾,还是王宝帮他弄来的,王宝才多大年纪,就这么坏,都是跟这王大金学的,这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韩艺见过王叔。”

    “你就是韩艺啊!”

    王大金露出一副非常慈祥的笑容,“小宝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坐坐坐。”

    小宝?麻烦你别我侮辱我的韦爵爷好不。韩艺坐在凳上,王大金又道:“韩侄儿,听小宝说你手中有一锭金子。”

    韩艺点头道:“是。”

    “可否拿给我看看。”

    王大金俨然一副怪蜀黍拿着棒棒糖诱惑小妹妹的表情。

    “哦。”

    韩艺将金子递上。

    王大金拿着金子掂量了几下,看了看,道:“你这金子的成色想当不错,小宝说五贯钱却是太少了。”

    韩艺、王宝同时一愣。

    韩艺道:“那不知王叔可以给多少钱?”

    王大金摇摇头笑道:“我是一个做小买卖的,我手上的钱进出要快,这金子落在我手里,会变得非常烫手,因为来我这的人,极少能够用到金子的,很抱歉,这我真是爱莫能助。”

    说着他将金子递还给王大金。

    韩艺接过金子来,道:“没事,没事,这我也明白。”

    “你能明白就最好了。”王大金笑道:“你可以去别的地方试试,要是撞着某大户人家要迎亲,那你可就走运了,这娶亲可就要用到金子了。”

    韩艺点头笑道:“多谢王叔提醒,那我就先告辞了。”

    “在这吃午饭吧。”

    “多谢王叔好意,我还有些事。”

    “那我就不留你了。”

    “告辞。”

    “小宝,你送送韩艺。”

    “是。”

    王宝象征性的走了两步,送到门口,他一个庶族子弟,怎么可能会送一个农家小子,这一回来,便急急问道:“爹爹,你为什么就这么让他走了,我们现在可是非常需要黄金的。”

    王大金喝了一口茶水,一脸奸笑道:“小宝,你还是太急躁了,才二两金子,能有多大用,杨家需要的可不是这几两金子。”

    王宝道:“那爹爹的意思是?”

    王大金道:“这小子不过就是一个田舍儿,他就算种一辈子田也不可能赚的二两金子,所以这金子一定有人给他的,我估计要么是有人借他之手贩卖黄金,要么就是他从哪里偷来的,不管是什么,他身后那人还是真正的金主,所以我们要找到他后面真正的金主。”

    王宝道:“这我也知道,但我几番询问,这小子就是不说。”

    王大金笑道:“他不说,无非就是想要钱,而且,咱们若是从他手中买,这小子肯定会从中抬价,哼,我王大金的钱岂是他能赚的,难道我们就不会自己去找么。”

    王宝眸子左右晃动了几下,顿时喜道:“我现在就叫人去跟着他。”

    王大金欣慰的点点头。

    当日晚上。

    “老爷,大公子,我们查到了。”

    “哦?快说。”

    “我们跟踪那小子一天,直到傍晚的时候,那小子进了运河边上的一家名叫四方的旅馆。后来小人进去一打听,才知道原来那旅馆最近来了一位扶桑客商,据说这位扶桑客商出手十分阔绰。”

    “扶桑客商?”

    王大金点点头道:“这就不奇怪了,扶桑客商常常用金银来我大唐购买货物回去。”

    王宝道:“爹爹,我们现在怎么办?”

    王大金眯着眼沉吟片刻,笑道:“当然去找这扶桑客商买黄金,这可是我们巴结杨家最好的一个机会,决不能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