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六十章 从自己人开始骗起

正文 第六十章 从自己人开始骗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翌日,清晨。

    “啧啧,你要不要吃的这么自然?你可是一个女人耶!”

    韩艺看到肖云非常享受的吃着自己刚刚做好的米粥加蛋饼,心中就莫名的有怨气,以前这女人吃他做的东西,至少还会感到有些羞愧,但是如今---,唉,家门不幸啊!

    “为什么不能吃的自然,你做的很好吃啊!”

    肖云显得有些错愕。

    “我是男的,你是女的,你坐着等吃,难道你就不觉得非常之羞愧吗?”

    韩艺略显激动道。

    “我为什么要羞愧,丈夫做早餐跟妻子吃,这不是很正常么?况且我也是要洗碗的,也谈不上好吃懒做。”肖云一脸的理所当然。

    “.......!”

    这女人一定也是穿越来的吧?完全感受不到古代女人的贤良淑德的韩艺,吃完早餐之后,就带着一肚子郁气出门了。

    他先是去到熊弟、小野那里,他到那里的时候,那两个小子正在山林里面射鸟,这韩艺倒是不反对,只要不鸟射就行了,毕竟他们年纪还小吗。

    当然,全是小野一个人在那里用弹弓射鸟,熊弟就专门在后面捡起被小野用弹弓打下来的鸟,见他们两个玩的好不开心,起初还怕他们烦闷的韩艺也就放心了,看了看他们的收获,分享了他们的快乐,在洞里待了一会儿,就拿着一卷真丝就离开了。

    从山洞出来之后,韩艺又赶去了破庙。

    “恩公,你来了。”

    桑木三人见韩艺来了,急忙迎了上去行礼。

    韩艺笑着点点头道:“在这里还习惯吧?”

    桑木道:“不瞒恩公,这两日是我们这几个月来过的最舒服的两日。”

    佐雾和东浩也是纷纷点头,这几个月他们没有饿死就已经是奇迹了,几乎就没有一天吃饱过,昨天到现在,是他们吃的最饱的一日。

    韩艺笑道:“这才刚刚开始,等你们做完成这一个任务,多得我不敢保证,但至少不会再挨饿了。”

    佐雾略显兴奋道:“恩公只管吩咐。”

    韩艺从怀里掏出一块长方形的木头来,长约五公分,递给桑木道:“你认识这个么?”

    桑木接过仔细看了看,目光中闪烁着疑惑,又交给佐雾,佐雾看罢,又交给了东浩,东浩看了看道:“这---这看着有点像我们扶桑的金铤。”

    桑木、佐雾也纷纷点头。

    韩艺道:“你确定?”

    东浩点点头道:“不瞒恩公,我父亲以前也是一个铁匠,也做过一些银铤,与这形状差不多。”

    难道那老秃驴和扶桑也有关系?韩艺暗自嘀咕一句,但也没有多想,这可不关他的事了,道:“那你们扶桑商人一般带着黄金来我大唐购买什么?”

    桑木道:“一般都是换取大唐的丝绸、茶叶和钱币?”

    “钱币?为什么?”

    桑木哦了一声道:“我们扶桑缺铜,而且我们扶桑的百姓近来又非常喜欢大唐的钱币,于是不少商人也拿着金银来换取大唐的钱币。”

    其实现在还是刚刚开始,唐朝由于人口少,物价低,钱币非常充足,也没有禁止钱币流通,等到了中晚唐时期,随着物价的上涨,人口的增多,唐朝就出现了钱荒,那时候开始才禁止钱币出境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杨家不从扶桑商人这里购买黄金呢?韩艺心中好奇不已,道:“那你们扶桑来扬州的商人多么?”

    桑木点点头道:“自从有了大运河,我们扶桑来这里的商人是越来越多了,但是一般都是在扬州登陆,主要是还是去往长安和洛阳。”

    当今世上,这长安和洛阳就是后世的纽约和伦敦,是两个超级国际大都市,外国商人都是往这两个大都市跑,因为那里有充足的货物。

    “除扬州以外呢?”

    “还有广州都督府、莱州、泉州、明州、登州等地,主要还是集中在广州都督府。”

    韩艺嗯了一声,暗道,看来要么是刺史府所需黄金非常多,要么就是暂时没有扶桑商人带黄金来扬州,这可真是天助我也。笑道:“你们想不想做一个有钱人?”

    桑木三人相互瞧了眼,随即都点头,很实诚的说道:“这有钱人谁不想做。”

    韩艺道:“好!我就给你们过过瘾,让你们做一回有钱人。”

    ......

    ......

    两日后。

    韩艺如约来到了沈笑的小窝,今日他们可是乘坐马车来的。

    而沈笑早就在此等候了。

    这沈笑虽然为人随和,交游广阔,但是他真正交心的朋友几乎没有,因为没有人与他有相同的价值观,在他们庶族阶层,至少没有人会觉得乞丐和奴隶也是有尊严的,在唐代来说,沈笑的价值观的确是独树一帜,也是为什么他总是交不到知心的朋友,唯独韩艺与他很多观念都相同,所以他非常看重韩艺这个朋友,早早就赶来赴约了。

    “韩艺,你真是让我好等呀,我还以为你这小子不会来了。”

    “抱歉,抱歉!咦?你的眼睛这么搞的?”

    这韩艺刚从马车上下来,突然见到沈笑沈笑左眼眼睛还有一块淤青。

    “没事,没事,这是我爹打的,我已经习惯了。”

    沈笑挥挥手。

    “啊?哦!”

    韩艺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好。

    “沈大哥。”

    熊弟、小野也相继从马车上下来。

    “小胖,小野。”

    沈笑招招手,突然朝着韩艺嘿嘿笑道:“怎么?发财了,都坐上马车了。”

    韩艺笑道:“这马车可不是我的。哦,有个人要见你。”

    “什么人?”

    沈笑错愕道。

    “是--是我。”

    随着一个不太标准的发音,只见一个中年男子从车内走了出来。

    沈笑见这人身着华丽,但却是扶桑服饰,打量了一下,道:“敢问阁下找我有何贵干?”

    那人从下得车来,笑道:“恩公不认识我了吗?”

    “恩公?”

    沈笑惊讶道:“我见过你吗?”

    那人笑着点点头,这时候,那两名驾车的车夫也走了过来,行礼道:“东浩(佐雾)见过恩公。”

    沈笑吓了一跳,又瞧向韩艺。

    韩艺笑道:“你还记得那日在家酒楼前面那三个乞丐么?”

    “这我自然记得。”

    沈笑点点头,突然一怔,惊恐的望着道:“面前三人,不会那三个乞丐就是你们吧?”

    由于他们三人前面都是披头散发,胡须满面,连脸都看不到,而这古代人认人,可不是验指纹,验DNA,胡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为什么曹操割袍断须便可逃过马超的追杀,这不是完全编造出来的,而是有事实依据的。所以当日只见过他们一面的沈笑,完全不认识他们了。

    桑木点点头道:“正是,让恩公见笑了。”

    沈笑惊诧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

    韩艺道:“进屋再说吧。”

    几人进到屋内。

    韩艺先是介绍了一番,随后才道:“这位桑木先生其实是出身于扶桑的贵族,几个月前他来到我们大唐做生意,可是在去往长安的途中,遭遇贼寇拦路打劫,他在他的随从拼命保护下,才逃了出来,后来就沦为了乞丐,直到前日,他遇到了他的一个表亲,这才缓了过来。”

    “原来是这样。”沈笑点点头,又拱手道:“幸会,幸会。”

    桑木拱拱手,道:“今日我本想去第一楼找二位恩公,没想到在路上巧遇到了韩恩公,他说今日与恩公约到这里见面,于是我就跟着他一块过来了,打扰之处,还请恩公见谅。”

    沈笑非常随意道:“什么打扰的,我这人就喜欢热闹和交朋友。”

    桑木起身又行礼道:“那日若非二位恩公想救,我们三人可能都已经饿死了,二位恩公对我们的大恩大德,我们三人没齿难忘,微薄之礼,还请二位恩公笑纳。”

    东浩、佐雾二人立刻将礼物送上。

    “你这是干什么?”

    沈笑一脸不悦道:“要是这样的话,那你这朋友我可交不起。”作为一个败家子只有送礼的道理,还真没有收礼的道理。

    韩艺也道:“就是,能够遇见便是缘分,你们拿这些来,就是侮辱这缘分,待会吃饭的时候多喝几杯就是了。”

    沈笑哈哈一笑,道:“还是韩艺懂我,不错,你们要真答谢我们,待会就多喝几杯。”

    桑木见罢,也没有勉强,几人又聊了起来,期间沈笑也问了问桑木这几个月的情况,桑木据实以告,包括在睦州报官但是官府却敷衍了事,这些都是实话。

    说完这些后,桑木突然说道:“对了,二位恩公,我想跟你们打听一个人。”

    “什么人?”

    沈笑问道。

    桑木道:“哦,是一个长得很胖的公子哥。”

    “长得很胖的公子?”

    沈笑想了想,道:“在我们扬州,长得很胖的公子倒是有不少人。”

    韩艺问道:“你找人这干什么?”

    桑木一脸怒气道:“就是那日在恩公酒楼前面,这个胖子不但羞辱了我们三个,而且还毒打了我们一顿---。”

    他话未说完,韩艺就道:“哦,我知道了,是王宝。”

    沈笑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韩艺笑道:“当时我正在楼上吃饭,正巧见到,他们之所以坐到你家酒楼前面,就是因为被王宝打的一时半会走不动,哦,王宝刚走,你就来了。”

    “又是那混蛋。”

    沈笑骂了一句。

    “王宝?”

    桑木又问道:“不知这王宝家住何处?”

    沈笑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桑木道:“我们扶桑人有恩必报,有仇必报,那日王宝羞辱我们,这口气我实在是咽不下去,我们自然要找他报仇。”

    沈笑摇摇头道:“王宝也不是好惹的,你们去了也不一定能够报的了仇。”你一个扶桑人,再TM贵族,也就那样,比我们大唐的庶族可是要差远了。

    桑木道:“这我们也知道,毕竟这是在大唐,但是我们决不能这么算了,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找那王宝报羞辱之仇。二位恩公请放心,我们绝不会连累你们的,只希望二位恩公告知我王宝家住何处?”

    沈笑叹了一声:“我不是不愿告诉你,只是我要告诉你那就是害了你,王宝家里可是养了不少人,你们斗不过他的。”

    韩艺嗯了一声:“沈兄说的不错,你就这么冲过去找王宝算账,只会是自取其辱,要是这么容易就报得了仇,我早就找他去了。”

    桑木好奇道:“韩公子也与王宝有仇。”

    韩艺摇摇头道:“倒不是深仇大恨,跟你们差不多,以前常被他欺负,因为我家曾是他家的雇农,而且还欠过他家钱。”

    这事沈笑也听韩艺说过,但是没有具体去问,因为这事不用问也知道,谁欠王宝的钱都没有好日子过。

    桑木兀自不肯罢休道:“那可如何是好,这事总不能这么算了吧。”

    “不这么算了,又能怎样,其实你这都算不得什么,很多人都被王宝害的家破人亡,他们都想找王宝报仇,但是王宝现在不还活得好好的么。”沈笑郁闷的直摇头。

    韩艺瞧了眼沈笑,突然道:“其实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你有办法?”

    沈笑转头望向韩艺。

    韩艺点点头道:“倒是有办法,不过恐怕需要我们两个帮忙。”

    沈笑立刻拍胸脯道:“只要能够除了王宝这一害,我一定不二话。”

    桑木好奇道:“难道沈公子也与王宝有仇?”

    “我与他倒是谈不上有仇,只是我看不惯他的所作所为。”

    沈笑哼了一声,又向韩艺道:“韩兄,你有什么办法快说啊?”

    韩艺不答,向桑木问道:“桑木先生,我记得你前面好像说你表兄来此带了不少黄金来?”

    桑木点点头道:“不错。”

    韩艺道:“那你可否从你表兄那里借点黄金来。”

    桑木道:“这何许借,他的钱就是我的。”

    韩艺笑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应该可以。”

    沈笑听得迷迷糊糊的,道:“这跟王宝有什么关系。”

    韩艺笑道:“难道你忘记王宝最近在找黄金吗?”

    沈笑愣了下,道:“你是指杨家?”

    韩艺笑着点点头。

    PS:今天妈妈过大生日,所以就发一章了,但是字数也不少。大家可别忘记投推荐票哦。。。。

    网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