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怎有我悲伤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怎有我悲伤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求推荐,求收藏。。。。

    与桑木等人别过之后,熊弟就立刻问道:“韩大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野也是歪着脑袋,好奇的望着韩艺。

    韩艺笑了一声:“因为我要教训下那王宝。”

    熊弟睁大双眼,又略带一些害怕道:“可是韩大哥,那王宝可不是好惹的。”

    “不是好惹的?”

    韩艺笑了笑,非常认真的向兄弟道:“小胖,其实我也不是好惹的。”但也没有多说,又道:“走吧,我们先去买点东西。”

    “买啥?”

    “烧鹅。”

    “烧---烧鹅,嘿嘿,那咱们快点走吧。”

    一听到烧鹅,熊弟顿时把一切好奇都抛诸脑后。

    三人再次来到第一楼,那掌柜见到韩艺来了,二话不说,先询问他家大公子,待韩艺告诉他沈笑回去了,这才踏踏实实松一口气,接着韩艺一口气点了三只烧鹅,又买了一些干粮,这些大部分都是给熊弟他们的,因为目前而言,韩艺害怕那九灯老秃驴有同伙,会报复熊弟,故此不敢让熊弟回家,只能让他们暂时待在那山洞里面,付了钱之后,他并没有在店里干等,而是带着熊弟、小野去了集市,又给熊弟他们买了些生活用具。

    买完这些后,带来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韩艺又弄了一辆小板车来,三人满载而归的出城去了。

    来到郊外,三人就分开,熊弟、小野推着车悄悄往山洞那边行去,韩艺也回家去了。

    ......

    ......

    随着时间的推移,杨二婶她们已经从天济寺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梅村又变得和祥安宁。

    韩艺回到梅村时,夜幕已经降临下来,不少人家连灯都黑了,虽然这还只是刚刚入夜,但是现在可是一年中最为关键的秋收时节,他们必须保证自己有充足的精力去迎接明天。

    不过韩艺家倒还是亮着烛光的,毕竟秋收跟他家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可以说那一道电不禁带走了韩大山,也把秋收给带走了。

    这年头没电视,没电脑,也不知道那婆娘在干什么。

    韩艺心中冒起一丝好奇,但也不敢往门缝中去偷窥,毕竟上回直接被踢飞了,来到门前敲了敲门。

    “谁?”

    里面传来肖云的声音。

    “我。”

    听得一阵疾快的脚步声,咔地一声,门打开来,只见肖云站在门前,略带一丝惊喜道:“你怎么就回来了。”

    因为昨日韩艺说是要出去几天,但是仅仅去了一天就回来了,难免会心生惊喜。

    “想你了啊!”

    韩艺翻了下白眼,走了进去。

    肖云先是一愣,随即嘀咕道:“说得这么假,当我是三岁小孩么,真是的,连骗人都不会骗。”

    她说的声虽小,韩艺还是听了个真切,暗道,我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有人这么夸我的,但我这是在骗你吗,我这分明就是在说反话。倒也不与她辩解,将肩上的包袱往卧榻上一扔,手中的烧鹅则是放在矮桌上,然后就躺在卧榻上,发出一声舒服的**,真是金窝、银窝,也比不上自己的狗窝啊。

    肖云关上门走了过来,顺口问道:“你吃了夜饭没?”

    韩艺瞧了她一眼,笑道:“以后你还是不要问我这个问题了,这让我很为难的,因为我不管怎么回答,你都会受伤,到时又来怪我。”

    肖云脸一黑,坐在卧榻边缘,轻轻哼了一声,表示本姑娘很生气。

    韩艺道:“看吧,我就说这个问题我不管怎么回答,你都会生气。”

    肖云委屈道:“我就是不会做饭菜,你至于总是挂在嘴边么,亏你还是一个男人。”

    韩艺露出一副比她更委屈的表情道:“好像是你提的吧,你明知你不会做饭菜,你还每次都问一遍我吃了饭没有,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肖云白了这厮一眼,没办法,在这年头,不会做饭的妻子,的确该被人鄙视,余光突然发现桌上的荷叶包,心奇道:“这是什么?”

    “烧鹅。”

    “烧鹅?”

    肖云眼中一亮,道:“是特意带给我的么?”

    “当然---不是。”

    韩艺双手枕头,闭着双眼道:“我下午跟我老大去第一楼吃饭,正好第一楼搞优惠活动,说什么买一送一,我吃不下两只,所以带回来了。”

    “买一送一,哪有这么好的事。”

    肖云自然不信,欢快的打开荷叶包,看到那金红的烧鹅,不禁吞咽一口,她都记不清多久没有吃肉了,扯下一个鹅腿就吃了起来,一边吃着,一边问道:“这烧鹅还真是不错,一定很贵的吧。”

    韩艺嗯了一声,轻描淡写道:“就你拿着的那个鸡腿就值一贯钱。”

    “就算是一百贯钱,不也是给人吃的么,你都敢买,我还不敢吃么。”

    韩艺原本想吓吓肖云,哪知这婆娘吃的更是理所当然,眼一斜,啧啧几声:“看看你这样子,简直就是一个欧巴桑。”

    肖云问道:“何谓欧巴桑?”

    韩艺道:“就是专门形容吃相难看的女人。”

    肖云听罢,顿时一脸无所谓道:“难看就难看,反正不管我做什么你都看不顺眼。”吃得却是更香了。

    看来这女人是彻底的自暴自弃了。韩艺哼道:“什么叫做我都看不顺眼,问题是你做的哪件事能够让我看顺眼的,你自己说说看。”

    肖云眼眸朝上,道:“我会诗词歌赋,会琴棋书画,只是你不懂得欣赏罢了。”

    “诗词歌赋?”

    韩艺笑了,道:“你难道忘记了‘锄禾日当午’了么?在我面前说诗词歌赋,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

    “我不相信那是你作的,定是你从哪里偷听来了。”肖云道:“有本事你再作一首。”说话时,眉角向上一挑,带有一丝挑衅的意味。

    “作就作,多大的事。”

    韩语余光透过布窗隐隐看见一轮明月悬挂在夜空,朗声道:“床前明月光---。”

    念叨这里,他突然心想,我会赚钱,会做饭,会缝衣服,会变魔术,会格斗术,要是还会写千古绝句的话,那这妞铁定会无可救药的爱上我,不行,我不能让自己那么出色,唉,不过这还真是难事呀。一时愁绪万分,脱口道:“怎有我悲伤。悲伤寄明月,照还在床前。”

    床前明月光,怎有我悲伤?肖云心里默念了一遍,突然噗地一声,差点没有呛到,赶紧喝口水,但兀自没有忍住,咯咯笑了起来。

    韩艺也笑着道:“看吧,都被我的千古绝句震惊到笑了。”

    肖云一个劲的点头,笑声却是更甚,前俯后仰的,连话都说不来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停住笑意,很认真的说道:“我相信这首诗一定是你写的。”说着她又咯咯笑了几声。

    韩艺道:“那是,你终于觉悟了。”

    肖云抿了抿唇,努力让自己不笑出声来,话都不敢说,赶紧拿鹅腿堵住自己的嘴。

    韩艺都瞧在眼里,心里哪能不知她在想什么,也不再说了,随意的左右看了看,突然发现这矮桌边上有一个竹篮,竹篮里面竟是针线和布料,不由得猛吸一口冷气,“你---你又在自残啊!”

    “自残?”

    肖云错愕道:“什么自残?”

    “就是做衣服啊!”

    韩艺指着那竹篮道。

    肖云先愣了下,随即明白过来,呸了一声:“你才自残了,莫要瞧不起人了,不就是做衣服么,我很快就能上手。”

    “但我想你的手指会废掉的更快。”

    韩艺看得都是心有余悸,又见这衣服似乎是男装,不由得惧意横生,“你---你这衣服是帮谁做的?”

    “自然是帮你做的。”

    肖云说着又略显羞涩道:“不过你也用不着感激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感激你?”

    韩艺噗的一声,笑出声来,“敢问您这是在消遣我么?别玩了,我还要出去见人的,我长得本就一般般了,要是你再弄件衣服给我穿,那我出门恐怕都会被打的,给条活路走可以不。”

    肖云愠道:“难道穿了我做的衣服就不能出去见人了么?杨二叔他们不都是穿着杨二婶她们做的衣服,就你特别一些。”语气甚急。

    韩艺翻着白眼道:“不是我特别,其实我这人特随和,是你比较特别。你做不做我不会管你,但是我肯定不会穿。”

    肖云斜眼瞧着韩艺道:“你一定要穿。”

    “我一定不会穿的。”

    “不不不,你一定会穿的。”

    “NONONONO,我铁定不会穿的。”

    “不信咱们走着瞧。”

    “走着瞧就---。”

    话说到此,韩艺突然停了下来,道:“你不会动用武力吧?”

    肖云轻哼道:“我肖云知书达理,怎会恁地粗暴。”

    你要点脸不?韩艺道:“那我今晚睡大床。”

    “你试试看。”

    肖云眼一瞪。

    “一起睡?”

    肖云从竹篮里面拿起了剪刀。

    唉...女人就是女人,永远都是说一套,做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