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士庶天隔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士庶天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求收藏,求推荐。。。。

    回到屋内,沈笑坐下来,先与韩艺走了一个,估计是刚才没有喝酒,又说了这么多话,有些口渴,砸吧几下,才道:“你们有没有听过士庶天隔?”

    士庶天隔?

    韩艺三人同时摇头,没办法,社会地位卑贱的他们,纵使再聪明,也很难明白比较高层次的东西。

    沈笑解释道:“像我和王宝这种家里有些田地的小地主,就是庶族,也称之为寒门,而向杨家、崔家这种大家族,就是贵族和士族,他们这些大家族要么就是百年传承下来的,要么就是开国功勋,非一般家族能够比拟的,而且是无法取代的,我们跟他们相比,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向这些贵士族的子女将来肯定是出将入相,上到仆射,下到知府,都与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哪怕我们再有钱,再有能力,在他们面前也只有低着头,我们这些寒门弟子最多也就是当个芝麻小官。”

    在武则天前期,士庶天隔就是唐朝主流文化。

    虽然隋朝开创了科举制,但不管是隋朝还是唐朝,始终是贵族、士族的天下,这么说吧,就是皇帝与贵族、士族共治天下。

    现在的皇权还不是很大,因为当今朝野上下,全都是贵族和士族的人,皇帝要做什么事,首先要得到他们的点头,他们不点头,皇帝也是无奈,哪怕是一代明君唐太宗,有些时候也得向这些贵族低头。

    而当下风头最劲的就是以长孙无忌为代表的关陇集团,像已经去世的李靖、尉迟敬德、侯君集,包括李世民自己都是属于这个集团的人,也可以说是军阀世家,而当今军中第一人李勣还只是关陇集团的门外户,类似于俗家弟子的意思,还在边缘徘徊,随便拿一个出来都吓得死人,其势力可想而知。

    不过唐太宗有一点好,他虽然一直在提升关陇贵族的地位,但同时也提拔了其他势力的人,其中包括与山东士族联姻的房玄龄、杜如晦,他们和长孙无忌等人都是属于唐朝最高阶层的人,只不过不是同属一个势力的,但要真说寒门子弟连一点希望都没有吗,那也不是,像马周、魏征这些人的就是来自寒门。

    不过马周、魏征他们这些寒门子弟,就算做了大官,也就是完全靠皇帝在那里撑着,势力根本壮大不起来,因为满朝文武都是贵族或者士族的子弟,人家当然是向着自己的家族,像长孙无忌他们这些贵族子弟,他们从一出生,就有庞大的势力在那里等着他们。

    简单来说,唐朝上层结构就一关系户,只要你是贵族子女,哪怕你是个瞎子,你也能当官,因为爵位、官位都是采取世袭制的,如果你是寒门子弟,就算你有经天纬地之才,也不一定能够出人头地。

    这就是所谓的贵族政治。

    直到宋朝,中国封建社会才真正进入了官僚政治,这种取代也是必然的结果,全世界都是如此,只不过有些国家还保留着贵族的传统,例如日本的天皇家族,英国的皇室,这都是贵族政治遗传下来的。

    韩艺对历史不是很了解,但是他也知道贵族政治,暗道,沈笑他们这些有钱人地位都这么低微,我一个田舍儿岂不是连蝼蚁都谈不上。

    念及至此,他心中一叹,只觉有些添堵,倒不是说他想去做官,但问题这种完全没有任何人权的百姓,他也不太想做,因为活着也没有奔头,不管你能耐再大,这些贵族子弟随时都能欺负你,哪怕是一个傻子,你还必须得时时刻刻夹着尾巴做人,这可不是韩艺想要的生活,因为他可不想再被人压着抬不起头来了,毕竟他小时候已经活得够窝囊了,他不想再过那种生活了。

    但很遗憾,事实就是如此,相对于贵族而言,他们的确是连蝼蚁都谈不上,当初杨飞雪也就说了,她要杀韩艺,就是一句话的事,这话还真是一点夸张的成分都没有。

    韩艺道:“既然如此,像你们这些庶族应该争相巴结他们那些贵族才是,杨二公子请你们上去,你们应该感到荣幸,怎么你好像还挺不开心的。”

    “话是如此。”

    沈笑点点头,又道:“而且杨二公子他们对我还算不错,但我不喜欢跟他们一块玩耍。”

    “这是为何?”

    韩艺好奇道。

    沈笑摇头一叹道:“因为在他们面前,我总是低他们一等,我这人不喜欢高人一等,但也不喜欢低人一等,唉,要是这世上人人平等那就好了。”

    他生性豪爽,放荡不羁,而且又深谙女人之道,所以那些贵族子弟也比较喜欢跟他一块玩耍。

    但不管怎么说,贵族始终是贵族,庶族始终是庶族,这是无法逾越的鸿沟,沈笑跟他们在一起,难免会抬不起头,毕竟不是一路人。

    其实沈笑小时候还是挺聪明乖巧的一个孩子,读书得好,也挺有抱负的,但是随着他慢慢了解这些事情后,又见到很多庶族被贵族压迫,知道自己再努力也就这样了,没啥可抱负的,索性就自甘堕落,安心做一个败家子,什么科举当官,他再也不去想了。

    但往往自甘堕落的原因,恰恰又是心中最渴望获得的,这也使得他有了超人一等的思想,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更加喜欢和韩艺这种阶层的人士玩耍,至少他们会相互尊重。

    韩艺听得倒是大感吃惊,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唐代的普通百姓,竟然能够说出人人平等的话来,嘴上却道:“这你是在做梦,怎么可能人人平等,难不成你们富人还会把钱给我们穷人咯。”

    沈笑道:“钱倒还只是其次,但是我以为每个人都是有尊严的,你不能因为自己有钱有势就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这----算了,算了,你就当我喝醉了酒,胡言乱语吧。”

    说到这里,他又是一阵心烦意燥,因为他也明白,他这就是在胡说八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所以一说到这些事,他总是难免会郁闷。

    这话要是跟一个当代人说,那的确有些白痴,但是韩艺的灵魂是来自一千多后,沈笑这一番言论,真的令他肃然起敬,在中国古代这等传统教育下,能说出这话的人还真是少见,也正说出他心中所想,笑呵呵道:“你这是干什么,我觉得你说的挺好的,就你这一番言论,三杯都嫌少,至少得喝六杯。”

    沈笑一听,顿时满心欢喜,连忙举杯,当真喝了六杯,一杯也没有少。

    放下酒杯后,韩艺又问道:“对了,那这杨二公子叫你上去干什么?”

    沈笑显得有些犹豫。

    韩艺忙道:“要是不方便说,那就别说了。”

    沈笑与韩艺臭气相投,虽然只认识不到一日,但却将彼此视若知己,摆摆手道:“倒不是什么机密之事,要是机密,他们也不会跟我说。”

    这倒也是的。韩艺好奇道:“那是什么事?”

    沈笑低声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杨二公子想从我们这里买些金子回去。”

    “买金子?”

    韩艺一脸错愕,眼中闪过一抹光芒。

    沈笑点点头。

    韩艺笑道:“不可能吧,杨二公子什么人,他怎会需要从你们这里买金子?”

    沈笑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晓了,他也没有说。”

    韩艺呵呵道:“莫不是杨二公子给你们一个巴结他的机会?”

    言下之意就是敲他们竹杠。

    “杨家可不是一般的家族,有的是钱,犯得打我们的注意么。”沈笑兀自摇头,道:“而且杨二公子也没有强逼着我们卖,而且出高价购买。”

    韩艺道:“那你会卖给他么?”

    沈笑点点头道:“为金子这东西虽然珍贵,但也没啥大用,放着也是放着,不瞒你说,我虽不想去巴结杨家,但我也不敢得罪杨家,要是其他人都卖了,偏偏就我沈家不卖,那你说杨二公子会怎么想。”

    韩艺眯着眼道:“如此说来,王宝来这里也是为了这事?”

    沈笑点点头道:“当然,王宝那厮小气的要命,他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来卖女人的,这里也没有人喜欢他。”

    这王宝爱钱如命,这么高消费的地方,他当然不会来,除非是来赚钱的。

    看来老天也在帮我啊!韩艺不禁沉吟起来。

    沈笑见韩艺突然沉默不语,似在想事情,好奇道:“哎,你在想什么?”

    “哦,没什么,喝酒,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