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扬州城真小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扬州城真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

    “咦?沈大哥去楼上干什么?”

    熊弟趴在护栏上,转头看向韩艺。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遇到熟人了吧。”

    韩艺见这护栏可都是木头做的,道:“小胖,你别靠在上面,万一不牢靠,你就惨了。”

    熊弟“哦”了一声,急忙站起身来。

    这时,迎面走了几个女子,相互交谈着,嬉笑不断。

    韩艺端着一杯酒,笑吟吟道:“几位美女,要不要坐在下来喝一杯?”

    虽然这是风月场所,但是这年头可不比后世,面对韩艺的主动打招呼,几位美女先是一愣,随即咯咯笑了起来,却又不理韩艺,径直走了过去。

    隐隐听得她们说道:“刚才那人是谁?”

    “不知道,好像是第一次来的吧。”

    “好像一个傻子哦。”

    “咯咯---!”

    .....

    熊弟听得捂住呵呵笑了起来。

    韩艺虽然一点也不在意,道:“你笑什么,这很正常好不,来这种地方,你要是连句美女都喊不出来,指定没有下文,像咱们这种人,要啥没啥,你不喊肯定没机会,喊了至少有一成的机会,说不定让我瞎猫逮着死兔子了。”

    他还真是说到做到,但凡有女人经过,他都打声招呼,叫声美女啥的。

    但可惜的是,没啥收获。

    长得又不帅,穿得也就是那样,而且还这么唐突,谁会搭理他啊!

    韩艺叹了口气,这谈感情的地方还真是不适合我,心中无比怀念酒吧里面的那些美女。

    “呀?这---这不是韩艺吗?”

    忽听一人叫道。

    韩艺抬头一看,心中只觉好笑,MD,我跟他还真是有缘,在哪都能遇见,难道扬州城已经小到这种地步了么。

    来人正是王宝,不过今日他身边倒是没有跟着闲汉。

    韩艺站起身来,拱手道:“韩艺见过王公子。”

    “还真是韩艺啊!”

    由于韩艺最近晒得比较黑,今日穿的也不像是一个农夫,而且王宝也没想到会这里遇到韩艺,要知道这里可是扬州最高消费的场所呀,走上前来,一巴掌就拍在韩艺脑袋上,“你小子发财了,都跑这里来。”

    知道我发财了,还敢打我?韩艺兀自傻乎乎的摸了摸头,真想将这王宝给丢下去,可王宝一句发财了,倒是提醒了韩艺,心里开始琢磨起来,呵呵道:“王公子哪得话,我就赚点小钱而已,来来来,坐坐坐。”

    王宝坐了下来,心中是惊奇不已呀,一段时间没见,韩艺就上酒楼吃饭,又一段时间没见,韩艺竟然上青楼来了,这跳的未免也太快了。

    韩艺给王宝斟了一杯酒,举杯道:“那日我因喝得不省人事了,不辞而别,真是抱歉,我先干为敬。”

    这不说还好,一说,王宝的火就上来了,道:“你还好意思说了,那日可还是我给你垫的饭钱。”

    MD,你这么有钱,一顿饭钱而言,你有必要记这么久么。韩艺连连点头道:“是是是,真是抱歉,抱歉,我现在就把饭钱还你。”说着,他就从怀里拿出一吊钱来,大概也有一百来文,递给王宝道:“王公子,不知这够了没有。”

    这小子真的发财呢?王宝一愣,倒也不含糊,拿着钱颠了颠,这钱只多不少,但嘴上还很无耻道:“无所谓啦!”

    韩艺又举杯道:“来来来,干了这杯,消消气。”

    王宝这回倒是举杯跟韩艺干了一杯。

    王宝又问道:“哎,你小子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说来给哥哥听听。”

    “我这田舍儿能遇到什么好事,就是混口饭吃罢了,喝酒,喝酒。”

    韩艺笑呵呵道。

    他越是不说,王宝就越觉得这有什么蹊跷,一边喝着酒,一边旁敲侧击。

    但是韩艺那太极拳打的也是相当溜,顾左而言他,弄得王宝心里是怪痒痒得,却又拿韩艺无可奈何,一连喝了几杯酒下去,王宝看出来了,这韩艺肯定不会说,似乎想起还有事,于是就起身离开了,但是离开时,眼中还是闪烁着困惑的目光。

    王宝一走,熊弟、小野两个人立刻围了上来,熊弟一脸不满道:“韩大哥,你为什么要喝这种人来往。”

    韩艺笑道:“你懂什么,这叫下钩子,至于这钩子上面放什么诱饵,我倒是还没有想到。”说到后面,他又是一连若有所思的表情。

    熊弟见他似乎在想事情,倒也不敢去打扰他了。

    过得片刻,沈笑就走了过来,他一来就道:“刚才过去的那不是王宝么?”

    韩艺点点头道:“是啊!你认识王宝?”

    沈笑坐了下来,先喝杯酒,然后哼道:“那鸟人谁不认识,出了名的要钱不要脸。”

    韩艺先是一愣,随即道:“看来你与他有不少过节啊!”

    沈笑点点头,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原来这王宝和沈笑是死对头,从他们的性格就不难看出来,沈笑视钱财如粪土,而且喜欢助人为乐,王宝真是铁公鸡一只,分文不出,一文钱都要斤斤计较,而且常常欺压百姓,有几回就给沈笑撞上了,特别是有一回,王宝想抢夺一户人家的闺女,后来沈笑出手相助,替那户人家把钱给还上了,这梁子也就算结下了。

    “对了,你和王宝也认识?”

    沈笑突然问道。

    韩艺点点头道:“我家以前是他家的雇农。”

    沈笑连连摇头道:“那真是你的不幸了。”

    韩艺呵呵道:“而且我家还欠过他家钱。”

    沈笑突然举杯道:“韩兄,这你还能过得这么好,我真是佩服不已,干了。”

    “没这么夸张吧。”

    话虽如此,韩艺还是跟沈笑走了一个。

    沈笑放下酒杯道:“欠王宝钱的,十有八九就被逼上绝路,不是卖身为奴,就是卖身为妓。像韩兄这般还能过得如此潇洒的人,我真是头一回见。”

    韩艺笑道:“不就是王宝么,何足挂齿。”

    沈笑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莫不是韩兄你有办法对付王宝。”

    韩艺耸耸肩,轻描淡写道:“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啊!比起沈笑的望步识美法,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沈笑哈哈道:“让韩兄见笑了。”

    韩艺摇摇头道:“在这一亩三分地,我要敢笑你,那我还能活着出去吗”

    沈笑笑了笑,又道:“不过说真的,你若要对付王宝,记得一定要来找我,我任你差遣。”

    韩艺好奇道:“他究竟怎么得罪你了?”

    沈笑道:“倒是没有得罪我,可我就是看不惯他的所作所为。”

    “这样啊!再说吧。”

    韩艺说着突然问道:“对了,刚才是你去三楼干什么?”

    沈笑一愣,随即有些意兴珊阑道:“哦,杨二公子叫我上去坐坐。”

    “杨二公子?”韩艺道:“杨刺史的公子?”

    沈笑点点头。

    韩艺瞧他脸色有些奇怪,道:“哇!杨二公子有请,你应该感到很荣幸似得,怎么你好像还挺不高兴的。”

    “我哪有不高兴。只是---。”

    “只是什么?”

    沈笑瞧了韩艺,道:“走走走,进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