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BBAD

正文 第五十四章 BBAD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你们有你们的张良计,我自有我的过墙体。

    韩艺对于自己在这方面的手段,那还是有些自信滴。

    过得半响,这韩艺酒都喝了好几杯,那四位姑娘们才姗姗来迟,只见她们个个都是梳高髻、露胸、肩披红帛,上着黄色窄袖短衫、下著各色曳地长裙,正是:“粉胸半掩疑暗雪”。

    这一景,唯有唐朝才看得到,到宋朝就极少有女人这么穿了,但也不是说唐朝个个女人都这么穿,能袒臂露胸的一般只有两种人,其一,就是那些王公贵族的妇女们,其二,就是这些歌妓。一般妇人可不敢这么穿,就好像肖云这样的妇人。

    原来她们都去换衣了,难怪这么久才来。

    韩艺暗叹这沈笑的魅力还真是常人不可比拟的,前面这四位姑娘其实就已经是妆容整齐,可见沈笑来了,便又跑去换装,可见她们是多么重视沈笑的到来。

    “笑哥儿,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们?”

    “笑哥儿,莫不是看厌了我们。”

    “咯咯咯,笑哥儿,你可不知,春兰姐姐可是想你想的快要得相思病了。”

    “去你的。”

    ......

    这四个姑娘一进来,便团团围住沈笑,说话时,酥胸乱颤,倒是让一旁色眼旁观的韩艺大饱眼福。

    “各位姐姐,非我不想来看你们,而是刚才你们也看见了,汪姨她们实在是太热情,我是不敢,而非不愿呀!”

    沈笑虽被众美包围着,却也是泰然自若,显然是习惯了这种氛围。

    左边那位身着红裙的女子道:“笑哥儿,你最近可有作新诗,快些拿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近来我一直在被我家那老爷子追杀,哪还有闲暇功夫作诗。”

    沈笑摇头直叹,惹得众女又是一阵娇笑,突然想起韩艺也在,急忙道:“韩兄,我帮你引荐下,这四位便是这满春院的四朵金花,春兰、秋菊、夏荷、冬梅。”

    其实从一开始,韩艺就被这四位姑娘给忽视了,沈笑若不说,她们四位还真把韩艺当下人了,沈笑又向四位美女道:“这位便是---。”

    他话说到一半,韩艺突然笑道:“原来是春秋夏冬四位美女,好说好说,小弟我就是人称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朵梨花压海棠的小--道童韩艺!”自我介绍这等好套近乎的时刻,韩艺怎么会让给沈笑来。

    “噗!”

    沈笑着实忍不住,笑出声来。

    随即四女也掩唇直笑。

    就连后面站着的熊弟、小野也纷纷偷笑起来。

    韩艺笑嘻嘻道:“四位美女真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

    韩艺随口奉承之言,可见她们个个呆若木鸡,心下好奇,道:“额...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沈笑一怔,忙道:“韩兄真是高才,方才那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可谓是千古绝句。”

    千古绝句?好像是的哦,对了,这首诗谁写来着。韩艺真的只是随口这么一说,甚至一时连谁写的都想不起了,心中哭笑不得,原来我TM也会吟诗的。

    “妙!妙!”

    那位唤作夏荷的女子连连点头,不禁对韩艺刮目相看,“韩公子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这么夸你们,你们就给我来这么一句人不可貌相,你这不是拐着弯骂我长的丑么?韩艺心中暗道,但倒也不在意,帅气这东西,他早已经看淡了,毕竟曾今帅过,笑道:“让各位见笑了。”

    春兰突然道:“不知韩公子还有何墨宝,我们四姐妹可有幸一观。”

    墨宝,墨宝,有个吊用,能当饭吃么。韩艺哈了一声,傲娇道:“这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我---是一概不知。”

    他们原本见韩艺神色傲然,以为后面接的肯定是“无一不精”,哪里知道韩艺冒出一个一概不知,不禁愣的半响,才后知后觉的大笑起来。

    沈笑哈哈道:“韩兄,我算是服你了。”

    夏荷掩唇笑道:“想不到韩公子如此风趣。”

    “非也,非也。”

    韩艺摇头道:“我是真不会,不骗你们,我从小到大没有读过书,连一首诗都抄不全。”

    沈笑见韩艺极其认真,惊讶道:“你---你真不会?”

    韩艺点头道:“真不会啊。”

    夏荷诧异道:“我不相信,若是韩公子没有读过书,又怎能吟出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这等佳句来。”

    我倒是想淫出,问题是你们不给我机会啊!韩艺道:“这句只是我道听来的,不过我记忆不行,只记得半句,我说了,我连一首诗都抄不完。”

    众女见韩艺真不想是在开玩笑的,又听韩艺说自己连首诗都抄不全,一时目光中又夹带着几分轻蔑之色。

    韩艺都看在眼里,但是脸上笑容却是不减,其实熟读唐诗三百首的他,想要用诗词装装逼,那还是没问题的,但是鉴于他和沈笑有赌约在前,故此偏要另辟捷径,不玩这些高尚的玩意,咱就是傲娇,又是呵呵道:“诗词歌赋,我是不行,只不过我上山修道数年,倒是学得一些仙法。”

    “仙法?”

    沈笑双目一凸,道:“韩兄,你还会仙法?”

    韩艺点点头道:“略有涉猎,略有涉猎。”

    四女皆是一脸狐疑,夏荷又道:“那韩公子可露一手,让我们开开眼界。”

    “当然。”

    韩艺呵呵一笑,伸出右手打了一个响指,眨眼间,手中多出一枚铜板来。

    众人皆是一惊。

    韩艺双袖一撸,朝着离他最近的夏荷道:“这位美女,可借手中丝巾一用。”

    夏荷下意识的就将丝巾递给韩艺,这丝巾都在韩艺手中了,才反应过来,道:“你要丝巾作甚?”

    “待会你就知道了。”

    韩艺深深一嗅,道:“好香啊!”

    夏荷妹子听得俏脸飞霞,做不得声。

    韩艺轻咳一声,道:“我这一招叫做转移大法。”

    沈笑猛抽一口冷气,“何谓转移大法?”

    韩艺笑道:“也就是说我能凭空将这一枚铜币转移到你们任何一个人身上。”

    “恁地厉害?”

    沈笑脸露狐疑之色。

    “不信?你可看好了。”

    韩艺双手一张,十指之间,只夹着一枚铜币,他先是将铜币放入丝巾内,紧紧包住,打上一个紧紧的死结,凸显出铜币来,然后随意抛了抛,众人的目光随之上下晃动着,笑道:“看,这铜币已经不可能出来了,现在我就要开始转移它了。”

    说着,他将保佑丝巾放在夏荷面前,道:“这位姐姐,此丝巾是你的,若用此物变法,须得你首肯方能成功,你若愿意,便说‘我愿意’,然后轻轻对着它吐了一口气。”

    这话说的是神乎其神,众女听得也是迷迷糊糊。

    夏荷真有些忐忑,一时望着面前丝巾,竟不敢乱言。

    沈笑忙道:“夏荷姐姐,你倒是快说呀!”

    其余三女也纷纷让夏荷快点说。

    夏荷犹豫片刻,才轻声道:“我愿意!”随即轻轻吹了口气。

    其实想让女人说出这三个字,真是太简单了,我不去结婚,还真是浪费人才。韩艺听她说出这三字来,心中颇有感触,但神色却兀自像极了神棍,轻轻上下晃动着丝巾,嘴上说道:“看好了,我要施法了。”

    其实他不说这句,几人也是目不转睛。

    韩艺嘴里有模有样的念起咒语来,虽然没有人听得懂,包括他自己,念了片刻,他手突然一松,丝巾从手中落下,但见丝巾落下时,竟是轻飘飘的,待落在桌上时,方才凸起那一块铜币状的地方,已经是瘪瘪的了。

    “这---!”

    几人纷纷大惊失色。

    “这怎么可能?”

    沈笑急忙伸手拿起桌上的丝巾来,发现那个结并没有松开,但是里面的铜币已经不知踪影。

    “快拿给我看看。”

    一旁的春兰话刚出口,便已将丝巾夺去,仔细看了看,顿时面露惊讶之色,四女相互传递着丝巾,但凡看罢,皆是吃惊不已。

    沈笑更是惊讶道:“想不到韩兄你竟有此等手段。”

    韩艺哈哈道:“道法尚浅,让各位见笑了。”

    冬梅突然问道:“那这铜币你转移到何处去了。”

    韩艺突然瞧向夏荷,道:“在这位姐姐的头上。”

    夏荷不敢不信了,双手立刻在头上摸索了一下,突然,她手抖了一下,神情有些呆愣。

    “怎么呢?”

    冬梅询问道。

    夏荷瞧了眼姐妹,缓缓从发髻处拿下一枚铜币来,但眼中却透着仍不敢相信的目光。

    “呀!”

    其余三女发出一声惊叫,动作出奇的一致,都是用小手捂住那张的都可以塞得下鸡蛋的樱桃小嘴。

    韩艺一笑,却是不提,举杯想沈笑道:“沈兄,喝一杯先。”

    “干!”

    沈笑爽朗一笑,举杯迎上。

    韩艺喝酒时,目光左右闪动,待会你们不贴过来,我就改姓沈得了。

    果然,这一杯酒下肚,四女纷纷向韩艺靠过来。

    “韩公子,你再变一个吧!”

    “韩公子---!”

    “求求你了,再变一个吧。”

    ......

    什么诗词歌赋,泡妞还得看本事,本事好,买个棒棒糖,照样能泡到妞,本事不好,就算开宝马,嗯,这开宝马的一般都是被泡。韩艺顿时是左拥右抱,这种气氛实在是太熟悉了。

    “别蹭了,再蹭下去,我可就受不了了。”

    韩艺呵呵之乐,他可还是处男之身,这要继续摇下去,万一不留神,弄到裤裆里面,那这丑可就丢大了,道:“好,各位美女要看,小弟怎敢不变,这一次增加一点难度,我一次转移四枚铜币。”

    说话时,他手中已经多出四枚铜币。

    “好啊!”

    四女顿时喜不胜收。

    韩艺又道:“既然有四枚铜币,这一块丝巾可不够用,不知四位美女可否借丝巾给我一用?”

    四女争抢着要看这仙法,自然不会拒绝,纷纷将手中的丝巾递上。

    如果我说要她们的肚兜,她们会不会也这样。韩艺有些后悔,暗骂自己过于大意,一点也不严谨,但是话一出口,没有办法,韩艺依葫芦画瓢,将四块丝巾叠加在一起,又将四枚铜币放入其中---,这时春兰突然娇滴滴道:“韩公子,莫不是我们的丝巾没有夏妹妹的香。”

    哇!这你都吃醋!韩艺忙道:“都香,都香。”

    夏荷却是脸一红。

    韩艺将丝巾包上,打了个结,放在中间,向四位美女道:“各位美女,劳烦你们了。”

    四女纷纷探出螓首来,对着丝巾异口同声说了一句,“我愿意!”然后轻轻吐了口气。

    韩艺这一回不摇摆了,而是一手抓住丝巾的一头,另一手紧紧抓住丝巾,顺着丝巾缓缓滑下,一直到包有铜币的一头,在握住铜币这头时,他手好似受到一股奇特的力量,剧烈抖动起来,突然,他啊了一声,这手用力往下一扯,看似像把铜币要硬拉出来似得,可是当他手落下时,丝巾并未破,但是此中铜币已经不知所踪。

    “啊---!”

    虽是第二遍,但真到这一刻,包括沈笑在内,同样也是惊奇不已,个个O着嘴巴,又仿佛例行公事一般,轮番检查了一边那丝巾,发现丝巾完整无缺,那个结还是十分牢固。

    “公子,公子,这回你把铜币又变去哪里呢?”

    几女又是非常期待的望着韩艺。

    韩艺缓缓站起身来,众女的目光随之往上,突然这厮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手一指,快速的说道:“就在你们的肚兜里。”

    “啊!”

    四女惊呼一声,下意识的直接拉开胸前的裙头,因为她们的裙子都是高裙,裙子直接穿到胸前,露出沟沟来。

    韩艺早有准备,居高临下,一切春光尽在眼中,口里只念降妖咒:“BB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