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qing楼达人

正文 第五十三章 qing楼达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今天有点事,就一章了,不过还是请大家多多支持小希。

    也不知是不是这**有意让沈笑在大堂亮亮相,明明这大堂已经坐满了,她还是带着沈笑在这里绕了个圈,才上到二楼去。

    二楼都是一些包间,其实在烟花之地,包间有包间的好处,大堂有大堂的妙处,只看个人所需,谈不上尊贵、卑贱,因为大堂热闹,好装bi,若是要开心,自然是在大堂,二楼的包间清静,如果要谈事,自然是上二楼,而且每间房屋前,都放着一张桌子三张凳子,这些桌凳显然是为包间里面的客人准备的,因为舞台在下面,那么肯定就有什么歌舞表演,要是包间里面的客人想要看的话,便可出来坐在楼上观看。

    十分人性化的设计。

    金钱能够激发一个人的潜能,这话还真是没有说错。

    不过这包间里面倒是挺简陋的,没有一张凳子,地上铺着一个地毯,两张矮桌并放,还有一张琴桌,就仅此而已。

    连床被子都没有,显然不能在这里从事某些活动。

    韩艺对这一切真是失望透了,自顾盘腿坐了下来,而小野、熊弟则是非常兴奋的站在韩艺后面,其实你让他们坐,他们也不敢坐,说白了就是好奇,想来见识见识,就熊弟这样子,你给他一个美人,他恐怕都不敢要。

    韩艺倒是没有反对,反正你们爱怎么就怎么,他从不喜欢勉强他人。

    那一进屋,那**就亲切的拉着沈笑的胳膊,笑眯眯道:“沈公子,我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你都不知道我等你等的好苦呀!”

    哇!难道他们是老相好?

    韩艺古怪的瞧了他们两个一眼,见**一个劲的往沈笑身上贴,心想,看来还就这**算是正常的,虽然有些想吐,但总归让我感受到了一点青楼的气息。

    沈笑略微缩了缩,嘴上却道:“不知汪姨为何等我。”

    那**奸笑道:“是这样的,最近我这里来了一位妙人儿,希望沈公子能够提点提点。”

    沈笑眼中闪过一抹不快,但还笑道:“原来就这事呀,行,待会我下去看看。”

    韩艺听得云里雾里,这东西需要提点吗?沈笑又不是杨家的人,他不过也只是一个酒楼的少主而已。

    “沈公子不愧是爽快人,我先待那位妙人儿谢谢沈公子了。”

    这**一听,顿时大喜不已,又道:“不知今晚沈公子要叫哪几位姑娘。”

    沈笑突然看向韩艺。

    那**反应极快,笑着向韩艺道:“不知这位小哥如何称呼?”

    韩艺道:“我姓韩。”

    汪**道:“那不知韩公子在我这有没有相熟的姑娘。”

    我又不会舞文弄墨,你就这里的姑娘,似乎没有一个合适我的。韩艺随意道:“沈笑做主吧。”

    沈笑道:“那就方才那几位姐姐如何?”

    “随便。”

    韩艺点点头道:“先上酒。”这心里抑郁了,就想喝点酒。

    那**连连点头道:“行行行,我这就叫人上酒,今日二位一切花销,我全都包了。”

    “那怎么行了。”

    “那可不行,我怎么能让沈公子你掏钱,这事就听汪姨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这才对吗。”

    **说罢,就扭着大屁股离开了。

    这**一离开,熊弟就道:“沈大哥,原来你不是在吹牛,你来这当真不要钱啊!”

    “是啊!”

    沈笑一声叹息,“但这非我所愿。”

    “你少装bi了。”

    韩艺一脸不爽。

    沈笑问道:“何谓装bi?”

    “装bi就是---。”

    韩艺挥挥手道:“这个就暂且不说,刚才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们会争抢你,难道你来这里都是一掷千金,那也不对,她们都不收你钱,可别再说什么一言难尽了,要不然下回我再也不跟你来这里了。”

    沈笑道:“这都是因我从小就来这里玩耍。”

    什么玩耍,分明就是从小就很色。韩艺道:“你少来,我也从小就经常来这里,也没有见到谁对我这样。”

    他这话倒也不假,他很小的时候就上夜总会赚钱了,但那时候他时常被人给扔了出去,同样如此,可完全就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待遇啊。

    难道这就是diao丝与高帅富的区别么?

    “是吗?”

    沈笑诧异道。

    韩艺道:“你甭管是不是,我就不相信全国就你一个人从小来这,但我还从未见过像你这么受欢迎的。”

    沈笑道:“韩兄你有所不知呀,正因为我从小来此,故此对于女人十分了解。”

    韩艺哼了一声:“那又如何?我也挺了解的,一目扫去,三围了然于胸,不带半点水分。”

    “三围?”

    沈笑错愕道。

    “这个也先别谈。”

    韩艺急切道:“还是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哦。”

    沈笑点点头,将整件事的因由告诉了韩艺。

    原来他很小就来这里玩耍,生性比较风流,这也导致他对于女人是非常了解,特别是美与丑,一般来这里的公子哥,都喜欢攀比,喜欢比较,这个歌妓好不好看,才艺佳不佳,也就是说评论这些歌妓的优劣。

    沈笑也是如此,也爱跟着小伙伴们评论这些歌妓,这是很正常的,但唯独沈笑点评的十分到位,让人信服,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的点评当成一回事,如果谁家大公子要买小妾,都会请他去,甚至于出重金,不过沈笑从来不收这钱。

    经过最近这两三年,沈笑在这烟花之地,可是大有名气呀,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他点评某女尚佳,第二天此女必将身价倍增,如果他点评某女尚否,那此女身价必定跌倒低谷。

    特别是有一次,他认识一个歌妓,此歌妓之所以流落于此,全因要救病重的父亲,但是她一个初入风尘的女子,不懂得如何让客人开心,生意自然就不好,没有人待见她,而且她所在的青楼也濒临倒闭。

    沈笑听后,于是就当中给出此女一番评价,自然是好评,结果此事一传开,此女一跃成为他们青楼镇楼之宝,不少客人求着要见她,那青楼竟然奇迹般的起死回生。

    自从此事之后,沈笑就成了这些**眼中的财神,别说不收钱了,给他钱都行呀,想尽办法请沈笑来自己店里,只求稍稍美言几句。

    又因为沈笑这人从不狗眼看人低,他尊重每个人,不管是乞丐,还是龟公、**,若有难处,他定当竭尽所能相助,这也让很多歌妓都非常喜欢沈笑,视为知己,他大概就是女人最早的男闺蜜吧,这些歌妓们伤心、开心都希望能够跟沈笑分享。

    不过他后来发现这些**都在利用他,心中很是不快,他来此只为玩耍,至于点评也是兴之所至,没有想太多,但却不曾想会增加如此之多的烦恼,从那时候开始,沈笑就极少来这些地方,今日若非韩艺,他倒也不会来。

    奇才!这厮真是奇才!果然是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韩艺听得是神乎其神,这简直就是青楼达人啊!

    沈笑说罢,见韩艺沉默不语,道:“倒是让你见笑了。”

    韩艺一怔,忙道:“不敢,不敢,在这里我若得罪你,那这门可能都出不了了,想不到你还这等本事,厉害,真是厉害,这可能是全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工作了。”

    沈笑摇头道:“这算得了什么本事,我都为这烦死了,现在一来这里,就如今天一般,哪里还敢想以前那般想来就来。”

    这倒也是的。韩艺又道:“但你也可以以此牟利呀。”

    沈笑没好气道:“我家的钱都花不完,我干嘛还要去赚钱。”

    差点忘记你是个败家子了。韩艺点点头,突然目光急闪了几下,笑道:“对了,沈兄,我看这里好像不是什么烟花之地啊!”

    “此话怎说?”

    “很明显呀,连最基本的搂搂抱抱都没有。”韩艺低声说道,倒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关键这气氛太怪了,他还真拉不下脸明言。

    “搂搂抱抱?”

    沈笑愣了下,随即明白过来,道:“韩兄,这里的女子皆是卖艺不卖身。”

    卖艺不卖身?韩艺想骂人了,“那你带我这干什么?画画啊!”

    沈笑睁着眼道:“原来韩兄是想去那等下流粗俗之地。”

    你都说下流粗俗了,就算是,我也不好意思说啊!韩艺脸皮还是有点薄,轻咳一声,道:“倒也不是这意思,但是我好歹也是男人,都来到这里了,说不一点也动心,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你懂我意思吗。”

    沈笑笑道:“若是如此的话,倒是可以。”

    “何解?”

    “就是你可以动心啊!”

    韩艺有种被人玩弄的感觉,道:“我动心没用,这事一个人办不成的。”

    沈笑呵呵道:“这便是关键所在,这里的女子倒也不是守身如玉,但你若想与之欢好,那也要博得她们倾心方可,再说,若非两情相悦,又怎能快活。”

    韩艺好奇道:“不是钱便可博得她们倾心吗。”

    沈笑一脸鄙夷道:“韩兄,你怎能如此肤浅了。”

    敢情还是我肤浅了,我要是高尚,我来这干嘛啊!韩艺笑问道:“可谓高尚之举?”

    沈笑道:“自然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这些皆是她们所爱。”

    韩艺算是听明白了,道:“也就是说,我要与她们欢好,给钱还只是次要的,主要还得追求她们,跟他们谈谈情,写情书给她们,然后才能欢好。”

    “正是如此,她们也并不缺钱。”

    沈笑点点头。

    其实古代的妓要分两种,一种就是卖身不卖艺的歌妓,这种歌妓一般出没于一些高档消费场所,还有一种是卖艺又卖身的,这种一般就是在一些比较简陋的青楼,纯粹就是解决人体需求的,这池柳街可是扬州第一消费场所,这里的歌妓都是卖艺不卖身的,但所谓的卖艺不卖身,不是她们自己赋予自己的,而是这些公子哥赋予她们的权力。

    一句话便可说明。

    就是越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

    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种风气,这些公子哥反而非常推崇一些才貌上佳的女子,多多少少就带有一丝尊重。

    这些歌妓可以说后世明星的锥形。

    有些才艺绝佳的女子,你看她一眼都得花上上百贯,乃至上千贯。

    其实这里的女子并不缺钱,若是李白、杜甫这些大才子来,她们不收钱也愿意与这些大才子行一夜之欢,杜甫不知道,但凭李白那风流不羁的个性与生活窘迫的财政情况,估计没少做这种事。

    若是一些粗俗之辈,就算给她们钱,她们也看不上。

    但是她们就真的拥有人权吗?

    那也不是,如果是杨思讷来了,不愿也得愿啊!

    韩艺道:“我家中有个妻子,我要谈情不知道和她去谈,我犯得着来这里么?”听到这里,韩艺是兴趣全无,他以前沟女,从没有超过一晚上,他的这种方式俗称一夜qing,高雅一点的说法,就是寻找同是寂寞人,你一跟他说要谈情说爱,那他是有多远就跑多远,哪怕你是嫦娥。

    沈笑一脸纳闷道:“那你为何来这?”

    “我来着当然是因为---。”

    韩艺说着忽觉两股热浪袭来,左右一看,只见小野和熊弟纷纷侧耳倾听,嘿了一声:“你们两个靠这么近干什么?”

    熊弟、小野纷纷直笑。

    沈笑道:“韩兄,我知道你心中所想了,对此我可不敢苟同。”

    不敢苟同,你丫就做青楼达人,真TM活见鬼了。韩艺好气好笑道:“愿闻高见!”

    沈笑正义凛然道:“你说的那些地方,倒也不是没有,不过那些女子皆是受人所迫,所行之事,非她们心中所愿,你若去,不等于是伤害她们么?虽然当今男贵女贱,但我却不这么认为,女人也是人,只要她们没有做害人之事,那便也应该以礼相待,而且更加应该尊重和保护她们,实在是我能力有限,否则,我真的希望能将那些女子全部救出来,那些可恶之人竟然利用女人皮肉生财,我们若去,岂不是助纣为虐。”

    韩艺却是一怔,他真的没有想到沈笑竟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道:“照此说来,你从未出过那些地方?”

    沈笑道:“倒是去过,只不过是为了赎人。”

    这么高尚!韩艺又道:“那这里的女子难道是自愿的?”

    沈笑有些犹豫,道:“倒也不能说是自愿的,只是当今女人并没有太多的选择,一般家中出了什么事故,作为女人,不是沦为妾,便是沦为妓,不过这里的女子,个个皆是饱读诗书,能歌善舞,思想开明,且有自己的想法,我与她们倒是说得上话,反倒是与那些大家闺秀难得有一言半语。”

    韩艺叹道:“好吧,就冲你这番话,今天就这样了。”

    其实他倒也不是**到这种地步了,关键是这些女人爱玩的,他都玩不来,至少嘻嘻哈哈,喝酒打屁也好啊,气氛要足,吟诗作对这玩意对于韩艺而言,真的是太TM高尚了,总觉得与这里不搭调,他来之前,完全是当这里是酒吧,你在酒吧吟诗会被人打的,但是一个古代人都说了要尊重女人,作为一个后世灵魂,哪里还好意思说什么。

    沈笑哈哈道:“韩兄果然是爽快之人,来来,我敬你一杯。”

    我这是爽快吗?我这明明就是无奈,你别睁着眼说瞎话好不。韩艺翻着白眼和沈笑干了这一杯。

    他们谈话间,这酒早就上来了,倒是美女还不见踪影。

    韩艺和他喝了一杯酒,又道:“那你和这里的女子可欢好过?”

    “倒是常有。”

    沈笑点点头。

    韩艺有种被人忽悠的感觉。

    沈笑笑道:“韩兄莫不是对自己不自信?”

    忽悠就算了,还被人鄙视。韩艺不能忍了,笑道:“不瞒你说,我对女人也讲究的是你情我愿,你信不信,待会我让她们自愿拉开衣服让我看,而且不是一个两个,来多少算多少。”

    沈笑听得一惊,随即摇头道:“我不信你有这本事。”

    韩艺稍一沉吟,道:“这样吧,咱们就赌两贯钱。”

    沈笑道:“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