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铁公鸡和败家子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铁公鸡和败家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重要的事复制三次。

    这掌柜的听罢,也不在多言,他作为一个商人,能做到如此,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赶紧请韩艺他们上得二楼,这二楼都是雅座,而唐朝雅座就是卧榻形的,大家都是盘腿坐在卧榻上吃饭。

    而三楼的话,据说就是一间房,可能就是唐朝的包间,是专门供一些外国商人在上面开宴会用的,这酒楼也是底下最大,越往上越小,可能是因为技术的原因才只能这么建造。

    咯咯咯!

    吱吱吱!

    熊弟盘腿坐在卧榻上,一双胖胖的小手不断搓着桌面,发出声声怪响。

    韩艺听得怪觉刺耳的,开口道:“小胖,你在搞什么啊?”

    熊弟啊了一声,反应过来,急忙放下双手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你激动什么?”韩艺有些纳闷。

    “韩大哥,你知道么,我从小的愿望就是来这第一楼吃一次烧鹅。”

    韩艺愣了会,随即笑道:“你的志向还真是够远大的。”

    熊弟嘿嘿一笑,又吞咽了一口,“记得我十岁那年,我爹爹带我来扬州城玩,在路过这第一楼时,有一个客人正包着半只烧鹅从里面出来,我第一次闻到这么香的烧鹅,那香味我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

    说着说着,熊弟整个人都陶醉,仿佛飘飘欲仙,明明没有脖子的他,硬是伸出一个脖子来。

    看得小野都笑了。

    这小胖子。

    韩艺也是无语的摇摇头,忽听楼下传来几声乞讨声,“大爷,求你给点吧,我们几天没有吃饭了。”

    “滚开!”

    “哎呦”一声。

    这声音好熟悉。韩艺立刻往下看去,顿时一愣,怎么又是他。

    楼下之人正是王宝与他的爪牙们。

    而在他们面前则是有三个乞丐,其中一个已经躺在地上了,其余两个见罢,立刻冲上前去,嚷嚷着一口不流利的汉语道:“你---你怎么能打人了?”

    听语气倒像是扶桑人。

    王宝哈了一声:“我这是打人么?我这只是推开他,谁叫你们这些乞丐挡道了,狗比你们懂事一些。”

    “我--我与你拼了。”

    左边那人张牙舞爪的冲上前去。

    “嘿,还敢跟本公子动手,给我打。”

    他身边的闲汉立刻冲上前去,抓着这三名乞丐一顿拳打脚踢。

    王宝双手叉腰指着那三个乞丐道:“你们几个臭乞丐,竟敢问本公子要钱,你可知道本公子是什么人么?一直以来都只有本公子问人要钱的份,还就没有人敢问本公子要钱,真是岂有此理。”

    过了一会儿,王宝见也差不多了,招招手道:“好了,好了,我们走吧。”

    言罢,就领着一群闲汉离开了。

    那三个扶桑乞丐躺在地上**几声,然后艰难的爬了起来,相互扶持着就近来到这第一楼的门前坐下。

    这胖子要是生在抗日时期,我大华夏就有救了。韩艺轻轻摇了摇头。

    又听边上座位上有人说道:“这几个乞丐也真是不长眼,竟然找王宝讨钱,那胖子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连一文钱都斤斤计较。”

    又有一人说道:“谁说不是了,上回我与他去打马球,结果我不小心打断了他的球杆,这本是无心之举,谁料那胖子死活让我赔。”

    前一人问道:“那你赔了么?”

    第二人说道:“别人怕他,我可不怕他,起初我也没有搭理他,可是这胖子死缠烂打,我被他吵得头都大了,最后就把我的球杆给他了。”

    韩艺听得二人之语,却有些替王宝感到不公,暗自嘀咕,人家一个放高利贷的,不铁公鸡能行么?

    熊弟突然道:“韩大哥,你这王宝可不是好人,当初我家的田地就被他们家给拿去了,咱们莫要惹上他了。”

    “是吗?”

    韩艺笑了笑,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只闻一股浓郁的肉香飘来。

    “来了,来了。”

    熊弟两眼放光,又开始坐立不安了。

    片刻,只见三个酒保端着三大只烧鹅走上前来,“客观,你们的烧鹅。”

    但见这烧鹅色泽金红,油光发亮,长长鹅头弯曲在腰间,翘着两条切去脚掌的大腿,十分诱人。

    这就是熊弟梦寐以求的烧鹅呀,他呆呆的望着面前的烧鹅,竟然哭了起来。

    “喂喂喂,小胖,你怎么呢?”

    韩艺吓了一跳,道:“难道这烧鹅不是你上回见到的?”

    小野也是一脸关切的望着熊弟。

    熊弟胖手捂住嘴巴,小眼睛中闪烁着泪花,哽咽道:“不---不是,大哥,你---你别管我,我是---是太高兴了。呜呜呜---。”他越说越激动,竟然抑制不住,呜呜哭了起来,还用他的新衣服插着眼泪和鼻涕。

    高兴到哭?这不过就是一只烧鹅罢了,天啊!

    韩艺一手捂住脸。

    小野乐的一脸傻笑,可不管你怎么多,小手扯下一只鹅腿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熊弟哭了一会儿,见小野已经开始吃了,赶紧擦擦眼泪,伸手来,扯下两个鹅腿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好吃,好吃。小野,好吃不?”

    小野吃的满嘴的肉,点了点头。

    两个小家伙似乎在竞赛,一个比一个吃的快。

    韩艺看着他们吃的这么香,倒也觉得有些肚饿,也扯下一只鹅腿来,吃了一口,只觉这烧鹅皮脆肉嫩、肥而不腻,还有一股浓郁的酱香,滋味醇厚,还真是非常不错,比起河边小酒楼的菜要好吃多了,这第一楼倒也并非是浪得虚名,却不知那也是第一楼的分店。

    “客观,你们的酒。”

    韩艺忙道:“来得正好,正想着它了。”

    小野突然看着韩艺。

    “少不了你的。小胖,你喝么?”

    熊弟含糊不清道:“我可以喝么?”

    “你想喝就喝啊!”韩艺道,他不喜欢约束别人,当然,更不喜欢约束自己,他觉得人生短短数十载,要是前也怕狼,后也怕虎,这活着有什么意思。

    “那也给我来一碗吧。”

    熊弟把油腻腻的手指放在嘴里一吸,嘿嘿笑道。

    这胖子!

    韩艺笑着摇摇头,一人给他们到了一碗,然后举杯道:“来来来,为了咱们今后大富大贵的生活,干了这一杯。”

    “干!”

    三人端杯一碰,一饮而尽。

    这其实就是迟到庆祝。

    韩艺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熊弟、小野这两个家伙,喝完酒一抹嘴巴,又低头吃了起来。

    韩艺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食不言,寝不语,心中只觉有些扫兴,他对吃真的没有太多的兴趣,再好吃的也就那样,他倒是非常喜欢酒桌上的气氛,可是熊弟、小野一个不能说话,一个又尽顾着吃,一点庆祝的气氛都没有。

    没有办法,韩艺只能坐在窗边,喝着闷酒,心里无比怀念起皮特朱来,在后世,一般这时候,交游广阔的皮特朱总能CALL几个美女来,小家碧玉,金发碧眼,各种美女皆有,大家坐在一块,倒也不是为了要发生什么,只是喝喝酒,揩揩油,谈谈人生什么的,真是好不快活。

    可是如今......!

    韩艺瞥了眼正捧着整只烧鹅大口大口吃着的熊弟,心中一叹,突然心中一亮,对呀,我可以去青楼溜达溜达,那里肯定热闹多了,而且还有妹子。

    念及至此,他心中又有些小激动了。

    正准备找个酒保过来,询问下这扬州的青楼在哪里时,忽听得下面有人叫道:“哎,这里怎么还坐着几个人啊?”

    探过头往下面一瞧,只见一个白面公子站在门前指着那三个乞丐嚷嚷道。

    “大公子你总算是回来了。”这时候那掌柜的走了出来,又一眼瞧向那三个乞丐,“哎呦,这些乞丐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老朽一时没有注意,大公子勿怪,我现在就把他们赶走,来人啊,来人啊,快点把这些乞丐轰走。”

    “等下。”

    那白面公子瞧着那掌柜的,道:“谁叫你把他们轰走了。”

    那掌柜的茫然道:“那大公子是什么意思?”

    白面公子啧了一声,道:“乞丐也是人,乞丐也是有尊严的啊,当然是弄点饭菜给他们吃啊,人家来咱们这,总得管饱吧。”说着他又向一个酒保嚷嚷道:“去去去,叫厨房弄些饭菜送给他们。”

    “啊?大公子,这---这弄点残羹饭菜给他们就是了。”

    那掌柜的一脸郁闷的说道。

    白面公子道:“什么残羹饭菜,这不是告诉别人,咱们第一楼只有残羹饭菜么,不行,不行,这样吧,就弄只烧鹅给他们吧。”

    那三个乞丐震惊半响,突然反应过来,急忙上前,又是作揖,又是拱手,连连道谢。

    “烧鹅?”

    那掌柜的道:“这如何能行?”

    烧鹅一百文一只,可是不便宜啊!

    “怎么就不行了。”

    白面公子瞪了那掌柜的一眼:“究竟谁才是这第一楼的少东主,难道我要送一只烧鹅出去都不行么?你要再啰嗦,我便一人送一只。”

    那掌柜的连忙道:“好好好,大公子莫要动怒,老朽现在就让人去准备。”

    这家伙有点意思。特别是那一句乞丐也是人,颇对韩艺的胃口,一时兴起,往楼下喊道:“掌柜的,再给他们送一坛子好酒,记在我账上。”

    白面公子和那掌柜的以及那三个乞丐纷纷抬起头来,诧异望着楼上的韩艺。

    韩艺笑道:“怎么?要先付钱么?那你就叫人上来拿钱吧。”

    那掌柜的一怔,忙道:“用不着,用不着,客官你还剩不少钱在这里了。”说着,他就向酒保道:“快去拿一坛子酒来。”心里却犯嘀咕,这世道究竟怎么呢?我本以为我家大公子已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败家子,想不到竟还有跟大公子一样的人。

    那三个乞丐见了,急忙又向韩艺道谢。

    韩艺一笑,指着那白面公子,道:“你们要谢就谢他吧。”

    言罢,便把头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