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扬州第一楼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扬州第一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今天才知道原来重要的事,要先说三遍。

    虽然这一时半会还没有办法销赃,但是韩艺倒也不着急,反正就算找到了渠道,他也不打算现在出手,毕竟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上,他觉得还是比较低调一点好。

    忽忽数日。

    在这期间,韩艺一直在家,极少出门,而他在家主要就是锻炼身体,从早到晚都是在锻炼身体,清早起床跑步,上午打沙袋,下午游泳,日复一日,时不时去找小野他们改善下生活,不得不说一句,跟着小野,还真是享福,这小子打猎那真是一等一的高手,但凡跟他出去,绝不会空手而归,天天吃肉,还不用钱,爽的是一塌糊涂。

    这一日,韩艺从河里游泳归来,赤裸着上身,一手提着衣服,发丝的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水光粼粼,那白皙的肤色已经被晒成了古铜色,腹间四块腹肌已经初露峥嵘,瘦弱的身材终于一去不复返。

    这些天来,韩艺完成了一只幼鸟到一只成鸟的蜕变。

    肖云站在门前怔怔望着归来得韩艺,眼中有着不一样的色彩,以前的韩艺就如同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总是跟在她屁股后面,但是现在的韩艺处理事非常老练,而且青涩的脸庞也变得棱角分明,身材也变得粗壮,可不能再用小孩来形容韩艺了。

    “回来了。”

    “嗯。”

    韩艺瞧了眼肖云,待走近时,突然一拳直出,奔着肖云那漂亮的琼鼻就去了。

    肖云哪里料到韩艺会突然发难,好在她是习武之人,反应能力异于常人,小退一步,堪堪避过,正欲开口,韩艺又是一脚踢来。

    肖云再次躲开,连退数步,怒道:“你若再动手,就休怪---。”

    她话未说完,韩艺就冲了过来,又是一拳挥出。

    肖云恼羞成怒,这小子是疯了吧,身子一低,只觉头上拳风呼呼,顺势一个扫腿,攻向韩艺下盘。

    韩艺一跃而起,躲过之余,趁势一肘砸下。

    肖云见韩艺这一拳势大力沉,不敢与其硬碰硬,也觉得没这必要,身子一转,侧身闪躲,一脚踢出。

    这一脚十分快而且刁钻,韩艺躲闪不及,只能用手臂一档,只觉一阵疼痛,暗骂,你婆娘的脚力真不是盖的,要没有这些天的锻炼,非得骨折。

    肖云借着反弹力一个后空翻,跳出战斗圈,但脚刚落地,她立刻冲上前来,身影如同鬼魅一般。

    二人打成一团。

    韩艺是练的格斗术其中的自由搏击,讲究的是效率,能够一拳制敌,却不能留给下一拳,而肖云则是灵动,一招一式都有套路的。

    这也可以说是中西方武术的一场较量。

    但是现在中国武术可是正处于上升时期,岂非后世那些人可比拟的。

    三回合过去之后。

    韩艺渐渐跟不上肖云的节奏了。

    砰!

    肖云游刃有余的一脚踢在韩艺的屁股上。

    韩艺踉跄几步,险些跌倒,赶紧转身,伸手道:“停!”

    肖云的刀掌已经举在空中,差点就劈了下去,见韩艺叫停,倒也没有继续了,怒道:“你这是干什么?”

    韩艺讪讪道:“我不就是想检测下,我是否有资格睡大床。”

    肖云一怔,俏脸飞霞,放下手来,哼道:“就你这点微末功夫,我劝你还是早点死了这心吧。”

    那是我不想泡你,我要泡你的话,需要玩这些手段么。韩艺在心里苍白无力的反驳了一句,脸色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望,他原本以为能与肖云打上十几个会合,哪里知道这么快就落败了,其实格斗术,没有什么太多的诀窍可言的,完全就是快、准、狠,这就需要身体的爆发力,以及长时间的训练,至高境界,就是肌肉的反应速度胜于大脑,每一拳都是本能的打出去,虽然韩艺现在的身体已经比以前强壮多了,但是爆发力还是很差,根本无法驾驭格斗术精髓所在。

    而肖云的话,她的步伐灵动,招式出其不意,可谓以巧致胜。

    二人在武力值方面,还是相差甚多啊!

    “哦,明天我得出去跑买卖了。”

    韩艺突然说道。

    “啊?”

    肖云一愣:“你还去跑买卖?”

    韩艺道:“当然,不让吃什么?”

    肖云哦了一声,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又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韩艺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神采,“这一次应该要不了几天吧!”

    .....

    .....

    第二日,清晨。

    韩艺早早就出门了,他此去可不是去赚钱的,而是出去花钱的,从天济寺那里捞了这么多钱,他至今都没有好好的庆祝过,这可不是他的风格,前世的话,赚了钱必须先醉生梦死几天,这就是他的流程,这些日子在家憋着,他可是有够难受的,早就按耐不住了,虽然金子暂时花不出去,但是还有那些绸缎,因为唐朝是钱帛本位,这绸缎好用,而且都是上等真丝,可也是非常值钱的,足够他们潇洒一段日子了。

    如今天济寺风波已经尽数过去,再加上秋收,经过一阵忙碌之后,百姓也忘记此事了,关键是杨家也想让这一阵风波快点过去,毕竟这事还牵扯到了杨老夫人,故此,此事很快就平息了。

    韩艺先是去到那破庙,熊弟和小野两个家伙早就在那里等候了,今日小野终于把那张脸给洗干净了,换上一件新衣服,稚嫩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十分灵动,而熊弟也将自己打扮的干干净净,穿着一件宽大的袍子,笑起来,眼睛都成一条缝了,十分呆萌。

    那日韩艺之所以把熊弟弄得浑身脏兮兮的,披头散发,目的就是为了今日,现在的话,你一眼很难认出熊弟来,再带上一顶斗笠,基本上可保万一。

    韩艺到了之后,也换上一套新衣,虽然现在这张脸谈不上帅气,但是韩艺并不在乎,反而比较喜欢。

    其实前世的他那真的叫一个帅,英俊的脸庞,身材修长匀称,帅到都有娱乐公司请他去当模特,这也是他能够约炮无数的一大关键因素,但是他却不喜欢那张脸,因为太像他父亲了,他曾有一段时期非常憎恨那张脸,这也是他不爱照相的原因。

    三人的衣服虽然都谈不上华丽,但也说不上寒碜,毕竟是出去潇洒的,门面功夫总得做好吧。

    等韩艺换好衣服后,三人直奔扬州城而去,潇洒自然是去城里啊,难道还到乡下潇洒。

    这已经是韩艺第二次入城了,第一次当然是为了熊弟,这城里要比郊外热闹多了,但是唐初年间,唐朝人口并不多,再热闹其实也就那样,相信去过王府井的人,都会觉得这城里人忒少了。

    但是对于熊弟和小野而言,那就是非常热闹了,熊弟搂着小野,叽里呱啦说着以前他父亲带他入城的一些趣事,但是提到最多就是扬州第一楼,虽然他从来没有去过。

    又走了大约一炷香,三人来到一栋三楼高的楼房前面,只见三楼房檐上直落下一幡来,上面写着五个大字---扬州第一楼。

    光听这名号也知道是老字号了,建于隋初,东主是一户姓沈的人家,当时只是一个小店,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小摊位,而这扬州第一楼的创始人是一个厨师,他最拿手的就是烧鹅,也就是因为这烧鹅才起家的,很多贵族都喜欢吃他这烧鹅,虽然改朝换代,但是这第一楼却越做越大了,在扬州绝对可以称之为第一酒楼。

    “就是这里了,就是这里了。”

    熊弟搓着肥手,眼睛都笑没了。

    韩艺一手搭在他肩上,“小胖,你别这么丢人行不,咱们是现在有钱人,你这样子活像一乞丐呀。”

    熊弟挠着头道:“可---可我没有当过有钱人呀,要不,韩大哥,我就当你的下人咋样。”

    “呃....你小子有点志气好不,当下人,亏你说的出口。”

    韩艺无奈的摇摇头,大步走了进去,熊弟头一低,紧跟在后,还是像一个狗腿。

    三人走了进去,里面非常宽敞,一楼有着十张桌子,但是看上去不是很高档的,因为这年头的凳子又矮又搓,很难承托出高档来,有辱第一楼的名号,而且饭桌上坐着的人,穿着也不是非常华丽,跟他们也差不多,看不出什么差别来。

    原来唐朝贵族是极少上酒楼吃饭的,因为最好的厨师都在他们家,他们干嘛还出来,去青楼远胜于去酒楼。

    一般来酒楼吃饭的,都是寒门子弟,这寒门不是指穷人,而是指小地主,就是王宝这个阶层的,像杨飞雪那种大家族,除非是在赶路的时候,否则极少上酒楼吃饭的。

    这时候柜台上一位年过五旬的掌柜的迎上,笑问道:“三位客官,要吃些什么?”

    “老伯伯,一人一只烧鹅。”

    熊弟留着口水说道。

    “一人一只?”

    那掌柜的愣了下,随即道:“客官,我这烧鹅可也不便宜,一只得需一百文钱。”

    “够了么?”

    熊弟从怀里掏出一吊钱来,在这掌柜面前晃了晃,至少得有五百钱,这家伙力气大,自然掌钱,这年头掌钱之人,不是要有多精明,而是要力气够大。

    “够了,够了。”

    那掌柜的忙不迭点头。

    韩艺轻咳一声,道:“你们这里除了烧鹅以外,还有什么好吃的。”

    “还有蟹和鱼。”

    韩艺道:“这样吧,三只烧鹅,一坛好酒,剩余的,你就看着上吧。”

    有钱人啊!三个人一顿饭钱就五百文钱!

    这掌柜的也算是一个比较有良心的,道:“客官恐怕是第一次来,我们这的烧鹅又肥又大,三只的话,我怕你们吃不完。”

    韩艺笑道:“吃不完我们会带走的。”

    熊弟嘿嘿道:“怎么可能吃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