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诚实的有些过分

正文 第四十六章 诚实的有些过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期间,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

    杨飞雪略带一丝惊讶的望着韩艺,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己连句质问之语都没有,韩艺就全部承认了,如此之干脆,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了,过得半响,才道:“你可知道承认的后果。”

    我当然知道,但是我不承认有用吗,恐怕你早就调查清楚了。

    那日在林中,韩艺利用小黄骗得一贯铜钱,实乃灵机一动,之前并没有精密的布局,可以说是漏洞百出,经不起考验,只要随便一查,便能知他是在说谎,这其实非千门正派的手段,而是邪派惯用的伎俩,但是通常来说,像杨飞雪这等大富人家,不会去纠结这小事的,根本不可能派人去调查。

    虽然韩艺目前并不知为什么杨飞雪会找到他,但是他知道一旦杨飞雪找上了他,他的谎言肯定就戳破了。

    不过同样的,如果杨飞雪调查过韩艺,那么肯定就知道韩艺当时欠债一事,而韩艺又知道杨飞雪是富有同情心的,所以他这其实是故技重施,摆正认错的态度,不找任何借口来为自己开脱,因为他知道他找的借口,杨飞雪心里都有数,肯定也想好了招数来应对。

    所以,他一开始就主动承认错误,反倒是打了杨飞雪一个措手不及,杨飞雪开始预想的是,韩艺肯定会找各种借口为自己开脱,她也想好了对付的办法,只要韩艺辩解,她就能借题发挥,教训韩艺,可哪里知道韩艺都不用她质问,就主动的道歉了,根本就没有给她借题发飙的机会。

    韩艺叹道:“我当然知道,但是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其实这事之后我一直耿耿于怀,也曾想过去找你赔礼道歉,但始终没有这勇气,要是今日我再不承认的话,恐怕一生都会活在愧疚当中。”

    杨飞雪狐疑的瞧了他一眼,见他确实一脸诚恳,不由得信了几分,轻轻哼道:“算你比较识相,不过你胆子还真是不小,连本姑娘都敢骗,你可知道本姑娘若要杀你,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你嚣张个什么劲,也就是在这年代,要是在后世的话,老子才不鸟你了,有本事你去告我啊!韩艺暗自反驳,但嘴上却道:“知道。”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杨飞雪黛眉一皱道:“就只是这样?”

    韩艺错愕道:“我还应该说些什么吗?”

    杨飞雪略显激动道:“你---你应该向我求饶啊,你难道以为道歉我就会放过你么?”

    韩艺懵懂道:“我求饶的话,你会原谅我吗?如果会,那我求饶。”

    “......!”

    杨飞雪一阵无言,她精心准备了一番言语来对付韩艺,可是面对如此憨厚坦诚的韩艺,她只觉浑身有力没处使,纳闷道:“难道你不害怕吗?”

    “我很害怕。”

    “可我怎地一点都看不出你在害怕。”

    “你不信摸摸我的手,都在出冷汗。”

    韩艺伸出手来。

    杨飞雪下意识的还真想去摸摸,但随即反应过来,沉声道:“岂有此理,你竟敢让本姑娘摸你的手。”

    是又如何,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不过这小妞反应倒是挺快的。韩艺诚惶诚恐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想证明我真的很害怕。”

    杨飞雪哼了一声,眼眸一划,道:“这事先不谈,我且问你,你可认识一个叫熊弟的人。”

    韩艺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但也就是一闪而过,随即点头道:“认识。”看不出有任何犹豫。

    “那滴水观音根本就是你弄的,然后故意嫁祸给九灯?”

    “嗯。”

    “那么天济寺的事都是你安排的?”

    “不错。”

    二人仿佛在玩一个快问快答的游戏,甚至于杨飞雪问话的速度都跟不上韩艺回答的速度,不禁有些方寸大乱,还小退了一步,以往都是被审问的人会方寸大乱,可是如今却是审问之人方寸大乱,这还真是头一回啊。

    杨飞雪就从未见过如此老实的人,亏她还思考了一宿,怎么去逼供韩艺,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情不自禁道:“你这人还是奇怪,论说谎的本领,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那日在林中,我和二哥他们都被你骗了,但我也从未见过像你这般诚实的人,你为什么连一句解释之语都没有,就一一承认。”

    我为什么不承认,这都是好事啊,惩恶扬善,你心地这么好,怎么可能会舍得责怪我,小妞,你太年幼了。

    韩艺之所以能够在千门这一行立足,可以说是凭借着两个法宝,第一,超高的模仿能力,第二,思维敏捷,他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杨飞雪会知道他和熊弟之间的关系,但是既然对方开了这口,那么肯定查到了什么,但不管她是否查到了确实的证据,就凭他们杨家的地位,如果他不承认的话,杨飞雪有太多的手段逼迫他承认,与其受皮肉之苦,还不如赶紧承认,反正这有不是什么坏事,他也是在帮人,只要杨飞雪不知道他盗窃金子一事,一切都好说,苦笑一声,不答反问道:“试问谁又想去骗人了?”

    这句话倒也是发自内心,谁不想投个好胎,从出生到死,都不用去赚钱,懂得花钱就行了。

    杨飞雪眯着眼道:“可你是否知道,你这么一闹,让我杨家颜面扫地。”

    韩艺啊了一声,摇头道:“这我真不知道,我当时只是想着如何帮熊弟报仇,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以承认的,他绝不犹豫,不可以承认,他死都不会承认,除非证据确凿。

    杨飞雪怒哼道:“你现在去城内看看,但凡说到天济寺,无不提到我们杨家,个个都在说杨老夫人也上当了,我奶奶因此饱受非议,这都是因为你。”

    韩艺愣了半响,道:“这---这我真的没有考虑到,我只是想在杨公和众百姓面前戳破天济寺的谎言,我---我没有想到这上面去。”

    这很好否认,毕竟他年纪这么小,哪怕是一些老奸巨猾的人也很难考虑到这上面去,就连那九灯和尚也是到最后才反应过来的。

    哗啦一声。

    杨飞雪将手中短剑扔在韩艺面前,淡淡道:“我不管你有没有想到,但此事皆由你而起,既然你都承认了,那你就自刎谢罪吧。”

    哼。想唬我,我可是唬大的。韩艺低头瞧了那柄短剑,又抬起头来,看着杨飞雪道:“我可以自刎谢罪,但是此事全因我而起,我希望你放过我家人和熊弟他们。”他得尽量塑造自己有情有义的光辉形象,利用小黄骗取钱财,那是为了还债救妻葬父,利用菩萨像拆穿九灯和尚,那是为了朋友,试问这种有情有义的男子,天下间哪里去找啊!简直就是稀有动物,杀稀有动物可是犯法滴。

    “可以。”

    杨飞雪爽快的答应下来。

    韩艺不再多说,拾起短剑来,唰地一声,拉出短剑来,只见冷芒流动,看得出,这是一把好剑。

    不远处的几名护卫见了,面色一紧,欲冲进亭内,杨飞雪手一伸阻止了他们。

    “哎---。”

    韩艺突然出声。

    “你怕了么?”杨飞雪赶紧道。

    “我一直都很害怕,不过我想问的是,用捅的行不行?”

    韩艺拿着短剑,突然问道。

    “桶的?”杨飞雪一愣,“为什么?”

    韩艺怕怕道:“我听说捅肚子没有抹脖子疼。”

    杨飞雪轻轻啊了一声,觉得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一个白痴,呆了半响,挥挥手道:“随便你吧。”

    “谢谢。”

    韩艺双手握住剑柄,剑头朝着自己的肚子,深呼吸一口气,双目一闭,猛地捅了下去。

    砰!

    杨飞雪突然飞起一脚,踢飞了韩艺手中的短剑,不敢置信道:“你还真捅呀!”

    这些女人的脚劲怎么都这么大一个。韩艺只觉右手一阵疼麻,错愕道:“不是你叫我自刎谢罪的吗?”

    杨飞雪眨了眨眼,好气又好笑道:“我叫你自刎,你就自刎?”

    韩艺道:“正如你前面所言,你要杀我,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既然如此,我为何不自刎?”

    杨飞雪完全看不懂韩艺,困惑道:“你是真傻,还是在这里给我装傻充愣?”

    韩艺摇摇头道:“我不傻,所以我才这么做,如果我反抗的话,你很有可能会迁怒我的家人和我的朋友,反正我这一死是逃不了了,既然如此,我为何还要做这可能会连累更多人的挣扎?”

    杨飞雪急切道:“但是你可以说出自己的初衷啊,你可以说你骗我,只是为了还债,而你拆穿天济寺的谎言,也是一件大好事。”

    傻妞!这你不都说出来了吗?似乎从你嘴里说出来要更加有说服力,既然如此,我干嘛还要说。韩艺心中一笑,嘴上却是非常诚恳道:“是,站在我的角度,我的确可以这么说,可是站在你的角度,你的确是受骗了,哦,还有,杨老夫人也受到了伤害,这虽非我所愿,但却因我而起,我是罪不可恕,你要杀我,我也能够理解。”

    杨飞雪凝目盯着韩艺,可是从韩艺青涩的脸庞,她根本看不出任何东西来,又道:“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我能够找到你?”说话时,她眉角上扬,有些傲娇的意思。

    哦,原来她是想显摆呀,这我可以满足你,因为我确实很想知道。韩艺一个劲的点头道:“这我倒真想知道。”

    杨飞雪一笑:“因为那日在你和熊弟还有那个小子在祭拜熊弟父母时,我也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