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调解纠纷

正文 第四十四章 调解纠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期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给我写下去的动力啊!!!

    又打了一会儿沙袋,直到极限,韩艺方才罢休,喘着气,正想休息一会,忽见杨林夫妇往这边走来。

    韩艺面色一紧,压低声喊道:“肖云,肖云。”

    “怎么呢?”

    肖云从屋里走出来。

    “快---快去把凳子全部拿出来。”

    韩艺催促着。

    “为什么?”

    “你没瞧见么,杨二叔一家都来了。”

    肖云转目一看,道:“那也应该请人来家坐啊!”

    “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到屋里一准都坐在我床上,要不你睡卧榻,那我就没问题。”

    肖云一语不发,进屋拿凳子去了。

    这婆娘真是奸诈。

    韩艺暗骂一句。

    韩家倒也没有什么凳子,就四个小马扎。

    这马扎刚刚拿出来,杨林夫妇就走了过来,杨林满面愧疚,而杨二婶则是一直低着头紧跟在杨林身后。

    “小艺。”

    “咦?二叔,你怎么来了?”

    韩艺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杨林狠狠瞪杨二婶一眼,“不都是这婆娘惹得。”

    杨二婶吓得一哆嗦,哪里还敢做声,别看杨林忠厚老实,但他不跟关三一样,怕老婆,他是那种非传统的大男人,他最开始之所以准杨二婶去天济寺,那是因为他觉得那什么九灯神棍的神药治好了杨二婶的病,而且杨二婶起初并没有常去。

    可是当他得知杨二婶不禁向关三婶借钱,还跑去问肖云借钱,气得直接摔了杨二婶一个耳光,愤怒之余又非常羞愧,他是那种一旦借人钱,就睡不着觉的人,这一点跟韩大山非常相似,这不,就带着婆娘上门道歉了。

    韩艺瞧了眼杨二婶,后者哪里敢抬头,道:“哦,原来是这事啊,这事我已经听肖云说了,坐,二叔,二婶,你们先坐。”

    语气非常平淡。

    杨林自然以为韩艺肯定也生气了,更是内疚不已,不由得又狠狠瞪了杨二婶一眼。

    这时,肖云一手提着那矮桌走了出来,放在中间,微笑道:“二叔,二婶,你们站在干什么,快坐啊。”

    杨林夫妇这才坐了下来,但杨二婶还是低着头。

    “我去给你们拿点吃的。”

    其实她在人前,还是保持着贤妻风范,又端着两杯粗茶和一些果子出来,这些果子都是韩艺刚刚买的。

    杨林朝着肖云尴尬的点点头,又转头看向自己的婆娘,喝道:“你这婆娘是不是哑巴了。”

    杨二婶一哆嗦,这才抬起头来,只见双眼红肿,脸上红印还未消退,望着韩艺,“小艺,小娘子,二婶对不起你们,二婶对不起你们......。”

    韩艺看着杨二婶也确是可怜,其实这杨二婶本也是一个非常贤惠的妇女,老实本分,心里善良,不该就是被这神佛之道给迷了心窍,道:“二婶,这钱倒只是小事,没了还能再赚,关键是你要记住这一次的教训,以后别在做这等糊涂事了,凡事适可而止,烧香拜佛可以,但是沉迷进去就不好了,二叔务农养家,也挺不容易的。”

    这老气横秋,俨然不像是一个还未满十八岁的孩子说的话。

    “是是是。”

    杨二婶连连点头道:“我以后再也不敢去寺庙里面。”

    “你要再去,我腿都打断你的。”

    杨林凶神恶煞的说道。

    杨二婶哆嗦着不敢说话。

    韩艺抬手道:“二叔,你也别在责怪二婶了,事已至此,你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只要二婶以后别再信这些就可以,就当做是花钱买教训吧。”

    杨林叹道:“这代价也太重了,家里的钱物都给这婆娘给败光了,还欠了你和关家不少钱,我---我都快让她给气死了。”

    这就是穷人啊,若一帆风顺,可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一点点风吹草动,可就难熬了。

    这说曹操,曹操到。

    只听不远处突然传来说话声,韩艺抬头一看,只见关家两口子和张家两口子一同往这边走来。

    杨林听得说话声,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来了,头一低,叹了口气,脊梁骨弯了下去,再坚强的汉子,一旦欠人钱,腰也会弯下去的。

    韩艺当然知道他们是为什么来的,无非就是来要钱的,村里面的人都知道,韩家和杨家关系非常好,杨家哪里还拿得出钱,不只有靠韩艺了。

    “小艺,你回来了。”

    关三婶一见韩艺,立刻笑开了嘴,现在全村人都知道韩艺到外面跑买卖赚了不少钱,而她又是非常势利的一个妇人,对韩艺得态度自然是来了一个华丽丽得大转变。

    杨林夫妇的动作倒是一直,都是低着头,关三叔也是低着头的,唯独关三婶比较热情。

    “三叔,三婶,六叔....你们都来了,来来来,坐坐坐,吃点东西。”

    就四凳子,怎么坐啊!

    关三婶急忙道:“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我们就听到你回来了,特意过来看看。”说着眼睛瞟了瞟坐着的杨林夫妇。

    这时,肖云又走了出来,微微笑道:“三叔,你们来了,我去给你们倒点水。”说着就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就端着一个托盘走了出来,将水放在桌上,又道:“家里凳子少,要不,你们进屋坐吧。”

    你是不吧,都说坐外面了。韩艺听得心中一紧。

    关三婶忙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是来看看小艺。”

    肖云笑着点点头道:“那行,你们先吃着,我还有点活没有忙完,就不陪你们了。”

    “你忙,你忙。”

    肖云转身时,瞟了韩艺一眼,嘴角扬了扬。

    这婆娘倒也不蠢啊!韩艺自当没有看见,待肖云进屋后,他突然向关三婶道:“三婶,看我是假,怕是另有目的吧。”

    关三婶一愣,显得有些心虚,“小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韩艺笑道:“杨二婶欠你的钱待会我会拿给你的---。”

    话说到此,杨林突然起身道:“小艺,这怎么---。”

    “二叔,你先别说话。”

    韩艺手一抬,打断杨林的话,又朝着关三婶道:“三婶,咱们梅村不大,就一百多户人家,每家每户都不容易,一家人就靠这几亩地活着,一年下来,谁家没有个难事,我们应该相互帮助才是,你平日里贪点小便宜,这无关紧要,但是落井下石,未免就过了吧。是,二婶是有错,但是她心还是好的,她并不是诚心要害你,你又何苦咄咄逼人了,说到底也就是十几二十文钱的事,你又不是缺这点钱吃饭,而杨家的情况,你应该清楚,难道你一定要逼死杨二婶才甘心么?你就敢保证以后,你不会遇到难事,不会跑来求大家?”

    关三婶被说得低着头,直挠脑门。

    她没有想到韩艺会说的这么直接,其实这都是建立在韩艺赚了钱的基础上,人就是这个味道,你有钱有地位,不管你年龄多大,别人就会看得起你,尊重你,甚至于怕你,若是你没有钱,就算你人高马大,就算你年纪最大,别人也会看不起你,你说话也不会有分量,所以说韩艺这番话是否有用,关键不在这话是否有道理,而是在他个人。

    关三叔也是一脸不好意思,其实他跟杨林的关系很好,不该他惧内,硬被他婆娘给拖来的,尴尬道:“小艺---。”

    他话刚出口,韩艺就道:“三叔,你也别说了,我都明白。”

    那边张六婶也道:“小艺,我们---。”

    “六婶,你也别说了。”

    韩艺再度打断六婶的话,他也明白,张六婶其实是一个不错的人,在黑暗料理期间,得亏张家救了肖云一命,不然肖云非得被自己毒死不可,又道:“我说这些,不是要怪谁,只是觉得没有必要闹成这样。”说着,他朝着里面喊道:“肖云,拿一百文钱出来。”

    “哎。”

    过得片刻,肖云就拿着一串铜钱走了出来。

    杨林急忙道:“小艺,这可不行,我们已经欠了你不少钱,而且也连累了你,怎么还能拿你的钱。”

    “二叔,这你别管,这是我跟我二婶的事。”

    韩艺挥挥手,又从肖云手中拿过钱来。

    关三叔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急忙道:“小艺,你说的有道理,这事是我对不住杨二,我不要这钱了。”

    韩艺又挥挥手道:“这钱我也不光全是帮二叔还给你们的,一来,你们也不容易,我作为晚辈,现在赚了些钱,理应买些东西给你们送去,二来,当初我爹走的时候,你们帮了我家不少忙,当时我没啥可报答你们的,现在我有钱了,应该把这人情给还上,这钱一是弥补你们这一次的损失,剩余的我就请你们今晚去前面的酒肆吃上一顿,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若心有芥蒂,那就不好了,有什么事四四六六说清楚,反正吃完这一顿,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不要再去计较。”

    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杨林等人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韩艺将杨二婶欠他们的钱,以及他们这一次在天济寺所用的钱,全部退还给他们。

    其实就算没有杨林这事,他也会这么做的,因为他从九灯老秃驴那里拿了不少钱回来,这钱他就当做是九灯老秃驴退还给他们的,待约好今晚酒肆喝酒之后,杨林等人就相继离开了,临走前,韩艺还叮嘱杨林,莫要在打杨二婶了,韩艺帮了他这么大忙,他当然不会说不,而且,其实他心里还是非常爱杨二婶的,打起来自己也心疼啊。

    “呼!总算是解决了。”

    韩艺轻轻吐了口气,忽然见到肖云站在门前凝目看着他,含情脉脉的,半开玩笑道:“你看这我干什么,你不会告诉我,今天才发现原来我长得这么帅吧。”

    肖云一怔,好奇道:“你看重这些么?”

    韩艺翻着白眼道:“这我当然看重啊!”

    肖云轻轻哼了一声:“我怎么没有觉得。”

    这言外之意已经非常明显了,就是老娘长的这么漂亮,你别说嘘寒问暖了,连一句好话都没有。

    韩艺明白了,轻咳一声道:“外貌固然重要,长得好就是优点,古往今来皆是如此,但是---如果是唯一的优点,那就很糟糕了。”

    肖云还了愣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指着韩艺道:“你说谁呢。”

    “我只是阐述一个道理,并没有指谁,你不会以为我说你吧,那肯定不是,你除了长得好看,至少还能看家护院吗。”韩艺呵呵道。

    吵嘴肖云很少吵的过韩艺,不然也不会动用武力。撇着嘴道:“谢谢你的夸奖。”

    “不谢,不谢。”

    肖云白了韩艺一眼,走了出来,开始收拾桌子,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又抬头望向韩艺,若有所思道:“韩艺,我发现你好像成熟了许多。”

    韩艺慌张道:“这话你可别乱说,容易让人误会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其实我还是一个不经人事的人小鲜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