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踢飞

正文 第四十二章 踢飞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期间,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放养,求点赞。。。。

    落日残霞,老树炊烟。

    暮色中的梅村,呈现是一片静谧景象。

    一眼望去,完全可以感受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那安详宁静的生活。

    特别是对于来自于后世的韩艺,这显得尤为的明显,因为在后世,这时候生活才刚刚开始,白天?白天当然是用来睡觉的,不然窗帘就失去了它的价值。

    其实就这么无忧无虑过一辈子倒也不错。

    可是这个念头刚从韩艺脑中冒出,就立刻被他否掉了,开什么玩笑,连唐朝的风月场所都没有去过,这怎么能算是来过唐朝了,而且,人善被人欺,如果只是做一个农民,倒不是有什么不好的,韩艺也无所谓,哪怕是做乞丐,但如果有王宝那样的人在,就体现出农民的悲催了。

    回到家门前,破旧的门紧闭着。

    这是应该的,丈夫不在家,到了晚上你还把门敞开,这准个什么事。

    瞧瞧这婆娘在干什么?

    韩艺见屋内亮着灯,倒是没有急着敲门,而是悄悄来到门前,弯下身来,闭着半只眼,往门缝里瞧去,微弱的烛光下,正好瞧见卧榻的一角,未等他调整好的视角,突然只觉独眼前一黑。

    什么情况?

    未等韩艺反应过来,听得咔得一声,又听得吱呀一声。

    “何方yin贼?”

    听得一声厉喝。

    “是---!”

    砰!

    “啊!”

    轰!

    尘土飞扬,隐隐见到一道身影趴在地上,脸紧紧贴在地上,高高撅起屁股,还在微微左右抖动着。

    “韩---韩艺?”

    肖云站在门前,看着那熟悉的臀部,一双修长的芊芊玉手捂住她那张绝美的鹅蛋脸,但从指缝中的双眼却睁得大大的。

    “你这婆娘成心的吧!咳咳咳!”

    韩艺满嘴灰土,心里那个恨呀!

    “对---对不起,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是以为是yin贼。”

    肖云一怔,急忙走了过去,嘴上不停的解释道。

    yin贼?韩艺怒道:“你见过这么弱不禁踢yin贼么?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又见肖云作势要扶他,急忙抬手道:“停!你---你别碰我,真不知道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你要这么折磨我!”

    肖云撇嘴道:“这你也全不能怪我,谁叫你不声不响,躲在门前,我当然以为是贼人。”

    “就算如此,那你也不用动脚吧。你一个女人怎么就这么粗鲁啊!”

    肖云淡淡道:“哦,那下回有淫贼来偷看,我就打开门跟他说声好走。”

    “你---。”

    韩艺轻咳一声,缓缓站起身来,揉着胸口,狠狠道:“这可不行,我一家之主都被你踢飞了,下回若是有别人敢偷看,你要不踢死他,我跟你没玩。”

    说着,他就慢慢的往里面走去,嘴里嘀咕道:“什么女人吗,这么大的脚力,干脆踢足球去算了。”

    肖云听得前半句,嘴角抽了抽,险些笑出声来,可听得后半句,她又哼了一声:“什么男人嘛,动不动就趴在地上。”

    韩艺回头眼一瞪,但是肖云浑然不惧,好似在说,你除了瞪我,还能干什么?韩艺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强身健体,不然这家都没法待了。

    这其实还真不能怪韩艺没用,关键是这身体还瘦弱了,完全没有任何抗击打能力。

    回到屋内,韩艺赶紧躺在卧榻上,真是遭罪啊!

    肖云满脸歉意道:“我去给你倒碗水。”

    说着就急急出去,给韩艺倒了一碗水,又关切道:“要不要我帮你揉揉。”

    “免了,免了,现在我还只是外伤,不打紧,等你揉过之后,铁定成内伤了,三天之后,就得劳烦你帮我准备出殡仪式了。”韩艺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

    “你胡说什么。”肖云呸了一声。

    “这可不是胡说,是有事实根据的,刚才就是绝症的前兆。”

    韩艺翻了翻白眼,喝了一碗水,过了一会儿,才缓过这劲来。

    肖云见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眼眸一转,冷不丁道:“对了,你这回出去赚了多少钱回来?”

    “赚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韩艺醒悟的比较及时。

    肖云理所当然道:“当然是把钱交给我啊!”

    这已经不是肖云第一回说了,但是这一回说的比上一回有底气多了。

    “凭什么?”

    韩艺一脸诧异。

    肖云道:“现在我持家,这钱当然归我管。”

    “谁同意你持家呢?”

    韩艺没好气道。

    肖云哼道:“你天天在外做工,我天天待在家里,自然是我持家。”

    “等等,你让我理理先。”

    韩艺抬抬手,沉吟片刻,才道:“你的意思是,我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交给一个经常踢飞我的女人?我怎么觉得这是一种傻子的行为啊!”

    肖云委屈道:“这也不能全怪我,我一个弱女子独自在家,自然得谨慎一些,再说也没有经常,就两回而已,这一回还不是故意的。”

    “行了,行了,你知道么,我一听你说自己是什么弱女子,我就恨不得去死。”

    韩艺一手捂住额头,嘴里还嘀嘀咕咕道:“洞房都没有洞,就开始要钱了,真是金贵,你也就这点像大家闺秀。”

    肖云一听这话,更是火大,一拍桌子道:“是你先不肯承认我是你妻子,三番四次要赶我离开,现在又说我的不是。”

    这拍桌子不都是男人的权力么,怎么落在我这,全都反了,这可不行。韩艺猛地一拍桌子,怒目瞪着肖云,将包袱往矮桌上一放,“钱在这里。”

    肖云呆愣了半响,突然噗的一声,掩唇咯咯笑了起来,顿时酥胸乱颤,好不诱人。

    想要勾引我洞房,我才不上当了,哼,我决不能为了你这么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我来此的责任不就是拯救大唐MM的么,顶住,一定要顶住,作为一个男人,只能用下半身去支撑上半身,决不能用下半身支配上半身。韩艺撇了撇嘴道:“不就是一点钱么,你至于笑声这样吗。”

    他这么说无非是为自己找点面子回来,肖云摆明是笑他服软。

    不过肖云倒也识得大体,没有揶揄韩艺,顺着话道:“你能赚到钱,我当然开心。”

    算你识相。韩艺头一昂,各种傲娇。

    可惜肖云没有搭理他,急忙打开包袱来,只见里面有着一串铜钱,还有一些上等的绸缎,合在一起怕是有一贯钱之多,关键是那布匹非常值钱,因为当今布匹就是钱,所以肖云也没有感觉有任何不妥,不禁O着嘴:“这--这么多?”

    “哼!”

    韩艺更显骄傲了,暗想,这还多?你这女人真是小觑我了,不过这样也好,以后出去一趟,交一点点钱回来就行了,其余全部藏起来,我照样可以在外面潇洒,哈哈!

    哪知肖云立刻一脸担忧望着韩艺道:“韩艺,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做强盗了。”

    强盗?这太侮辱人了,老子明明是侠盗。韩艺懒得解释,“是啊,我是去当强盗了,这些都是脏钱,你别要了,还给我好了。”

    肖云赶紧将钱护在怀里,“我也是开玩笑的,就你这身体,不被人抢劫就算是不错了,哪能去抢别人的钱。”

    韩艺怒道:“嘿。真是你给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了。”

    “哎呦!”

    肖云突然一手捂住肚子,**了一声。

    韩艺道:“干什么,告诉你,别跟我装死,你不装死我还真不敢教训你,不,我的意思是,你别以为装死我就不教训你了。”

    可话一说完,他见肖云的额头上都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真不想是装的,他也只会装哭,还不能装冒汗。道:“你怎么呢?”

    “胃疼。”

    肖云艰难道。

    “胃疼?”

    韩艺急急道:“你是不是上完茅房没有洗手就吃饭?”

    肖云怒视了韩艺一眼。

    韩艺挠挠头道:“那好好的怎么会胃疼,肯定是吃坏肚子了。”

    “不---不是。”

    “你怎么知道?”

    “因为---因为我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一天没有吃东西,故此不可能是吃错东西了,这说的通。

    这时候作为丈夫,应该要非常关心妻子才是,但是韩艺却是一脸郁闷,“你一天不吃东西,都能把我给踢飞了,要是你吃了饭,我滴天呀,你还是别吃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