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用得出的才叫钱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用得出的才叫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清晨那柔柔的阳光洒在扬州城南郊外的一片山林间,郁郁葱葱的叶子便有了深深浅浅的绿。淡淡的薄雾尚未散去,远远看去若有若无,像是仙女舞动的轻纱。

    在一处树多林密的地方,有着一个小山洞,洞口满是树藤杂草,若不走近看,很难发现这里还有这一个山洞。

    此时,隐隐听得里面传来一个欢乐的声音,“小野,你看,我像有钱人么?”

    ......

    回应这个声音的是一阵沉默。

    洞内,熊弟穿着敞开的短褐和一条大短裤,站在洞中,脖子上挂着两串珍珠,一手拿着一个金铤,扭动着肥腰,咧开嘴哈哈笑着,这家伙似乎挺喜欢亮亮的东西,什么珍珠,金银之类的。

    小野抬头瞧了眼,很是敷衍的点点头,随即低着头把玩着手中一把锋利的匕首,这匕首是从那珠宝箱中翻出来的,这小子似乎对闪闪发亮的东西不太感兴趣,倒是对这些锋利的危险物品感兴趣。

    而韩艺则是靠在墙上,一手枕着头,另一手抛着一锭金铤,若有所思的样子。

    熊弟见基友这么敷衍,心中是寂寞难耐,又来到韩艺边上,纳闷道:“韩大哥,咱们如今都发财了,就这钱,咱们十辈子也吃不完呀,你咋好像一点也不高兴。”

    他觉得现在真的应该庆祝,一宿工夫就弄了这么多钱来,而且他们的整个计划取得了圆满成功,这还不值得庆祝,那还有什么值得庆祝,绝不是坐在这里发呆,但是不管是小野,还是韩艺,完全没有庆祝的意思。

    韩艺一怔,瞧了眼熊弟,笑道:“十辈子?能花十年,我就会做梦也笑醒了。”

    这话不假,他用钱的速度,那真叫一个快,只是他在之前身上没有钱,也还没有摸清楚这唐朝的消费场所在哪里。顿了顿,他又道:“而且,你得把这金子花出去,才能算作钱呀,不然得话,也就能让你高兴高兴了。”

    熊弟一听,点点头道:“这倒是的,这金子咋用啊?”

    这就是韩艺最头疼的地方了,在后世他们有专门的渠道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赃物,但是现在的话,他认识的都就那么几个,这金子现在又不完全是货币,更多的像似一种奢侈品,用不用得出都是一个问题,就算用的出,你突然拿着一锭金铤去买东西,那也太引人注意了,那些珠宝就更加不用说了,天知道那些珠宝是从哪里弄来的,唯一可以用的就是那些绸缎,但是金子才是大头呀。

    他刚才一只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关键是他并不清楚当下金子的情况,在回忆中也没有这方面的信息,毕竟以前的韩艺也没有见过金银。

    看来还得出去打听一下,金子现在的行情。

    韩艺微微叹了口气,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考虑呀,又瞧了眼手中的金锭,心道,心里又寻思着,奇怪?现今民间都极少见到金银,为什么老秃驴会有这么多金子了,不可能那些信徒会拿着金子来烧香啊,而且这一锭锭金铤,重量大小都差不多,显然不是零散收上来的,而是从哪里兑换来的,对哦,也就是说如果我找到兑换金子的渠道,我就能将这金子兑换成铜钱。

    念及至此,他心中一喜,但同时又非常纳闷,为什么那老秃驴要收藏金子呢?而且量还不少,难道只是为了隐藏?嗯,这倒是也有可能,毕竟现在的铜钱太笨重了,算了,算了,钱到手就行了,其余的事跟我有毛关系,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抬起头一看,正好见到熊弟打算去翻那些上等的绫罗绸缎,急忙道:“小胖,你干什么?”

    熊弟道:“我想看看这绸缎,嘿嘿,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穿着这么好的绸缎。”

    韩艺翻着白眼道:“那东西你别碰,免得弄脏了,现在这金子珠宝不好出手,就靠这些绫罗绸缎顶一阵子,记住,不准碰。”

    “哦。”

    熊弟又将箱子盖上,捧着一堆金子在一边玩的不亦说乎。

    韩艺道:“我说你们两个一点也不想睡觉么?你们可是一宿没有睡了。”

    熊弟道:“这么多金子在这,我可睡不着。”

    小野也是点头直笑。

    “随便你们吧,我先睡一下。”

    韩艺说着就直接躺了下去,拿起熊弟的衣服垫在头下,他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韩艺醒来的时候,熊弟、小野还在睡,小野是抱着那把匕首,缩在一个旮旯里,熊弟自然就比较霸气,直接趴在金子上睡了起来,一只眼还微微张开着,口水流的一地都是。

    韩艺用力搓了搓脸,过了一会儿,才把熊弟、小野给叫醒。“我先回去了,你们暂时就待在这里,可别乱跑,特别是小胖你。”

    “啊?回去?”

    熊弟揉着眼睛道:“咱们不是要去庆祝么?”

    “你以为我不想啊!”

    韩艺郁闷道:“但是保险起见,还是等过了这一阵风再说吧,放心,钱都弄到手了,还怕没有机会用么,等到时,咱们去扬州最好的酒楼,吃上个几天几夜,再叫上几个美女---这个你们就算了,我一人承受得了,总而言之,再咬牙忍忍,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临了。”

    熊弟流着口水道:“韩大哥,到时我要吃扬州第一楼的烧鹅。”

    “行。到时我叫上一整桌烧鹅让你吃个痛快。”

    韩艺爽快的一挥手,又朝着小野道:“小野,现在咱们有钱了,我一定会找最好的郎中帮你把病治好,让你能够开口说话。”

    熊弟连连点头道:“对对对,要是小野能够说话,那就太好了,烧鹅我不吃了,把钱都拿去给小野看病吧。”

    可是小野却摇摇头,然后低头不语。

    熊弟见基友落寞了,急忙走了过去,蹲在小野边上,关心道:“小野,你怎么呢?”

    小野还是低着头。

    韩艺也走了过去,道:“小野,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小野兀自低着头。

    这小家伙究竟在想什么东西。韩艺一时也不明白,但见小野似乎不想多说,于是转移话题道:“来,我们先把这金子和珠宝藏起来。”

    熊弟郁闷道:“可是韩大哥,我都还没有玩够呀。”

    韩艺道:“改日我打一条金链子圈在你脖子上,让你做一回爆发富,这总行吧。”

    “金链子?”

    熊弟立刻转忧为喜道,忙不迭的直点头。

    三人就在洞中挖了一个洞,将两个小木箱子放了进去,然后直接从洞中搬了块大石头压在上面,至于那两个大木箱子,韩艺倒是没有管他,因为现在布就是货币,随处可见,就算让人发现也无所谓,但是金银珠宝是非常罕见的,如果让人发现了,那可能会招来祸端,毕竟这金子可不少啊。

    搞定之后,韩艺就离开了,这洞中就足够的粮食够他们支撑一段日子了,而且,小野还能打猎。

    韩艺顺道将驴车还了,取回押金之后,就回梅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