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栽定了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栽定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需要大家伙的支持!

    杨老夫人是什么人,杨恭仁的妻子,受到过太宗李世民的诰封,而且来到扬州之后,她乐善好施,扬州百姓都非常尊敬她,她也一直都是扬州妇人的榜样,贤良淑德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

    然而,这临老之时,却被一个神棍忽悠了,这若是落在寻常百姓身上,倒也没有什么可说,但是鉴于她前面那光辉的形象,这对她的影响可也不小,至少她将会成为上当受骗者的一个安慰,你看看杨老夫人都受骗了,那我受骗也在情理之中。

    这一切当然是韩艺故意安排的,也是韩艺的杀招。

    而杨家就是他手中最重要的一枚棋子,他现在可没有实力去对抗任何人,只能用借刀杀人这一招,他就是在听到杨老夫人也来天济寺烧香拜佛,更为关键的是,杨老夫人的儿子就是扬州刺史,才有了这么一个完整的计划,如果这个事实是不存在的,那么他就不敢这么做,至少不会用这个办法。

    他就是要在大庭广众下,当着杨家人的面拆穿这个骗局,打九灯和尚和杨家一个措手不及,让他们都没有思考和反抗的余地,毕竟九灯和尚可是同行,你要对付他,就不能给他丝毫喘息之机,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必须拍死,而杨家的话,如果是在官府审理此案,杨思讷可能会顾忌家族名誉,而选择一种较为宽松的方法,现在好了,不用多想了,因为名誉已经受损了,他也不需要顾虑太多。

    不仅如此,韩艺这么做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给这杨老夫人一个教训,你不是一般的老妇人,你可是扬州百姓的楷模,你应该非常注重自己的一言一行才是,你什么都没有了解清楚,就带头迷信这邪教,可想而知,你这一来,有多少人会跟随而来,你这不就是在助纣为虐吗?

    韩艺也知道杨老夫人是一个好人,但是他觉得这个教训还是非常有必要的,相信这一次过后,杨老夫人不敢在这么轻易乱来。

    当然,那一对夫妇倒不是他安排的,其实照理来说,这一对夫妇应该要是他安排的,他也有想过,但是他现在不方便露面,而且也不敢让太多人知道这事,毕竟他的实力太弱了,所以他并没有安排,但这不是重要,就算这话现在不说,迟早也会有人说的,照样会传到杨老夫人的耳朵里。

    事到如今,九灯和尚彻底慌了,倏然跪倒在地,喊冤道:“杨公,杨公,贫僧是被冤枉的呀,贫僧真的没有埋这石像,是这小子陷害贫僧的!”

    哪里还有什么高僧风范。

    不过话说回来,他还真是被冤枉的。

    “骗子!”

    “你这神棍。”

    “死神棍,你还我钱来。”

    “你这丧尽天良的老秃驴。”

    ......

    他这一跪,也惊醒还不敢相信事实的百姓,场面顿时暴动起来,一些百姓将手中的香烛纷纷扔下九灯神棍,都已经送了这么多给你,我还在乎这么一点吗。

    杨思讷一声暴喝道:“都给我住手,你们这些刁民还有没有将本公放在眼里。”

    毕竟是刺史来的,此话一出,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杨思讷看着跪在地上的九灯神棍,冷笑道:“是吗?可是我听说,是你寺庙的人发现这石像的,而且,这滴水观音也是出自你口,难不成这也是有人唆使你说的吗。”

    九灯神棍登时面如死灰,骗吧,这下把自己骗到坑里去了吧。

    显然,他还没有弄清楚杨思讷的心思,现在的问题,不是你骗不骗人,这世上骗子不少,你骗就骗吧,你还骗我的母亲头上来了,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他们这些贵族最在乎的是什么,无非就是面子、名誉,扬州刺史的母亲,杨恭仁的妻子被一个神棍忽悠的不知东南西北,还傻乎乎的跑来捐钱,这要传出去了,杨家名誉必定受损,颜面扫地是在所难免的,甚至于成为其余贵族茶余饭后的笑料。

    这已经是无法挽回的。

    所以,杨思讷现在是恨这九灯神棍入骨,这要不弄死你,我这刺史还当个屁啊。

    但这事不急,咱们的账慢慢清算。

    杨思讷向女儿道:“雪儿,你先带母亲大人回去。”

    杨飞雪点头应了一声,然后搀扶着杨老夫人回马车去了。

    这老夫人一走,杨思讷一身官威尽显,喝道:“来人啊,立刻封锁天济寺,但凡寺内僧人,一个也不准放过,全部给我带回去审问。”

    “遵命!”

    一队官兵立刻往天济寺冲去。

    我杨家可是关陇大族,前朝皇室宗亲,就算陛下见到我们,也得礼让三分,岂是你们这些屁民可以消遣的,你玩到我头上来,不管你有没有骗人,你都死定了。

    九灯和尚此时已经明白了,这一次他是彻底栽了,身边两名弟子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厉芒来。

    九灯和尚突然一手抓住一个弟子的胳膊,道:“你们扶老衲起来吧。”

    那两个弟子一愣,九灯和尚低声道:“不要冲动,莫要坏了教主的大事。”

    两名弟子立刻收敛几分,将九灯和尚搀扶起来。

    立刻上来几名护卫立刻将他们全部擒起。

    老秃驴,知道你韩爷爷的厉害了吧。韩艺看到这一幕,眼中绽放着光芒,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都非常享受这一刻,又瞧着又不少官兵上山来,朝着身边的小野道:“小野,咱们先走吧,这里已经不太安全了。”

    小野指了指下面。

    韩艺呵呵道:“现在熊弟可是降妖除魔的大英雄,谁人敢动他,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二人很快就抄小路下得山去了。

    .......

    “快走!快走!”

    数十名僧人在官兵的催促下,朝着城内行去,两边不少百姓紧跟着叫骂,个个都是面色狰狞,若非官兵在一旁护着,这些僧人非得让人撕碎了不可。

    半日前还人生鼎沸的天济寺,此时望去,正值秋风吹来,枯叶漫天飞舞,更显得无比的凄凉。

    真是世事无常啊!

    不到半日功夫,天济寺的事就传遍了扬州城,流言蜚语满天都是,但是更多事吵闹声,似乎家家户户都在大吵大闹,哭喊声、叫骂声此起彼伏。

    幡然醒悟的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变得家徒四壁,有道是贫贱夫妻百事哀,钱都败光了,这家里还能安生吗。

    .......

    .......

    下午时分,又见一辆辆马车在百名士兵的押送下,往城内行去,马车上面放着一个个大木箱子,而在这马车的边上则是有不少官兵押送,这就是从天济寺抄来钱财,这年头若抓人不抄家,那就是不专业的表现,而且,一听说要抄家,官兵哥哥们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得,做起事来忒有干劲了,不到半日就把天济寺抄了一干二净。

    一旁百姓非常激动,这可都是他们的钱,但是官府可不会把这钱还给他们。

    韩艺站在一间茶肆门前,手上端着一杯茶,望着那一辆辆马车,嘴角露出一抹难以捉摸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