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骗与骗

正文 第三十七章 骗与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需要支持。。。

    任何事是好是坏,你从不同的角度去切入,得到结果可能完全不同。

    那些律师打官司,不管是否真的有罪,只要切入点找对了,同样可以脱罪,世事无绝对,就是这个道理。

    熊弟已经点穿了这神像的奥秘所在,如果九灯和尚还继续就这个磁石的问题去跟熊弟纠缠,那怎么可能争得赢。

    但是他从结果去切入,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他没有否认自己骗人,但是也没有承认,显然就是想淡化这一点,表示这过程并不重要,你们在乎这些干什么?他强调的是我是在做善事,我的神药救了不少人,而且从未害过任何人,我做这一切只是为了救人而已,这就好比有人做好事不留名,或者说随意报一个假名字,难道你这也要怪罪他?或者说我只不过是希望多点人来关注佛教,我是在借此宣传佛教罢了,难道也有罪?

    这也是九灯和尚最为高明的一点,他不跟有些骗子一样,弄些假药去蒙人,那所谓的神药,其实是真的良药,而且是对症下药,就说熊弟父母的死,你很难强加在九灯和尚头上,因为他的药的确是医好了熊弟父母的病,熊弟父母也是确实是自杀,他也没有唆使,或许站在他的角度来说,他也不想熊弟父母自杀。

    此话一出,大家面色又是一愣,心里又开始犯嘀咕了,脑袋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杨思讷也有些沉默,这事是对是错,还真是不好去判断。

    熊弟听得心中一惊,暗道,韩大哥真是料事如神啊!当即指着九灯和尚道:“你胡说,你这么做分明就是为了骗大伙的钱。”

    杨思讷一怔,道:“此话怎说?”

    熊弟道:“杨公明鉴,这秃---和尚的神药,根本就不是什么神药,只是普通的药,在求神药的过程中,求神药的人必须跪在神像前,向神像说出自己或者亲人的病情,而他就坐在边上,自然能够听见,如此一来,他就可以根据求药者所说,判断他们的病情,看是否能够治好,若是能够治好,他就将混有铁屑的药丸放入盘中,如果治不好他就不放,这也是为什么每一次收回药丸之后,都会回到房间里去。”

    九灯和尚微微皱眉,这被人看穿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但仅凭如此,并不能说明什么。

    杨思讷点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这也是在救人,跟骗钱并没有什么关系,据我所知,方丈大师的神药可是不收钱的。”

    熊弟道:“是,药是不收钱,但是香烛收钱,天济寺的香烛比其余的寺庙贵了近几倍,寻常寺庙一文钱可买好几柱香,但是天济寺却至少五文钱才买三炷香,如此之贵的香,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人来烧,这全都是因为这神药,这和尚根本就不是为了救人,而是了宣传自己的名声,他的名声越响,来烧香的人就越多,那么他赚的钱自然就越多,还有就是那佛缘,他借着这神像说什么烧香能够积累佛缘,无非还是让大伙去烧香,我父母就是因为着了他的道,将家中所有的钱甚至于田地都拿去烧香了,结果---结果最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会自杀的。”

    经过熊弟这么一说,杨思讷顿时明白过来,这种细水长流的方式,的确很难让人察觉到。

    九灯和尚淡淡道:“这只是施主的片面之语,敝寺香烛的确比其它寺庙要贵,但那是因为那些香烛都是经过老衲开过光的,老衲也曾言明过,买卖香烛一事你情我愿,谈不上欺骗。”

    “你放屁。”熊弟又道:“如果你真是为了救人的话,那这滴水观音又是怎么回事,你做这么多事,根本就是为了骗香烛钱。”

    九灯和尚一怔,却不知如何答,因为他也不清楚这滴水观音是怎么回事。

    记得那日小野在天济寺就问过韩艺,为什么不拆穿神像之谜,但是韩艺没有多说,是因为他知道仅凭神像很难将这和尚置于死地。

    这个骗局细节做的非常好,你要说五文钱三炷香贵吧,那只是在跟别的寺庙比较的前提下,其实五文钱并不多,我卖这么贵也合理,因为我做了法,开了光,而且九灯神棍的神药确确实实有用,再加上这神佛之说,本就是忽悠,这就无法构成一个能够致他于死地的罪证,就算拆穿了,九灯和尚照样可以脱罪,而且非常轻松,最为关键的是,也没有一个契机让他去拆穿神像之谜,他和熊弟都是小人物,万一没有弄好,还会被九灯和尚给弄死。

    所以韩艺才送了他这个石像,一来,是给你一个把罪名坐实的理由,二来,他要制造出一个契机来。

    你弄虚作假,说这是什么滴水观音,怂恿大伙来此烧香祭拜,你又没有付出什么,这就构成了骗人的罪证。

    事情发展到如今,关键就在这菩萨像之下。

    起初,杨思讷还比较忌惮,这万一没弄好,百姓肯定会怪他,但是熊弟已经拆穿了神像之谜,那么他就有足够的理由去挖菩萨像了,这当然也是韩艺设计的,他知道到时肯定会有很多信徒阻止杨思讷挖出菩萨像,所以就告诉熊弟,如果这些信徒阻止挖菩萨像,你就先把神像之谜给揭露了,然后再把话题转回到菩萨像上面。

    可以这么说,直到目前,一切都在韩艺的计算之中。

    杨思讷立刻让人去挖掘菩萨像,这一回那些信徒虽然还是不满,毕竟有些人已经沉迷进去了,他们的潜意识不愿意相信这些,但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方丈大师,请。”

    杨思讷手一伸,脸上的笑容难以捉摸。

    九灯神棍暗叫一声“苦也!”,只能随着杨思讷往观音石像那边走去。

    但是作为一个骗子,不到最后一刻,是绝不会认输的,只要这菩萨像下面并没有熊弟说的什么黄豆,那么他就还可以翻盘。

    大伙来到那尊观音石像面前。

    “挖!”

    杨思讷阴沉着脸道。

    “是。”

    两名护卫立刻拿着铲子挖了起来。

    但依旧有不少人跪了下去,嘴里只念叨着,“菩萨恕罪,菩萨恕罪。”显然这些人都已经被洗脑了。

    过得半响,总算是将这菩萨像给挖了出来。

    “回禀刺史,这石像下面果然有不少黄豆。”

    一名护卫低头一看,立刻向杨思讷禀报。

    而另一名护卫,则是用铲子将里面黄豆全部铲了出来,只见这些黄豆都已经发芽了。

    熊弟立刻嚷嚷道:“大家看见了,大家看见了,我没有说谎,大家若是还不信的话,自己可以回家试试。”

    “嗬哟!”

    “啊!”

    “这---!”

    一时间围观的百姓顿时一个比一个呆愣。

    杨老夫人见到一切,满面哀伤,她觉得佛是神圣的,怎么能拿来骗人了,这真是有伤天理,嘴里喃喃念叨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你这婆娘,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你就是不听,还拉着我来,现在好了,都是骗人的,整个家都被你败光了。”

    只见一个中年男人一脸暴怒的朝着身边的妇人怒吼道。

    那妇人顿时就哭了起来,抽泣道:“这你也不能全怪我,我也不想这样啊,我求药不都是为了帮你治病么,而且,而且杨老夫人都上当了么,更何况我。”

    此妇人话说到最后虽然声音有所减弱,但却被杨老夫人听得一个真切,微微皱了下眉头,轻轻叹了口气,显得十分郁闷。

    “你---你还跟我狡辩,我---,你以后不要回来了。”

    那男人气冲冲的就离开了。

    “夫君,夫君。”

    那妇人急忙追了过去。

    杨思讷咬着牙,两道杀人的目光射向九灯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