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神像之谜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神像之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期间,求大家支持。

    “这---!”

    杨思讷很是犯难,这要是别的东西,他倒也不会犹豫,叫人挖开来便是,多大的事,可偏偏这是菩萨像,他虽不太信佛,但是他母亲可是虔诚的佛教徒,再加上这么多信徒围在这里,他若凭这小子一家之言,而去挖开石像,是还好,万一不是,那这份罪责可就大了,如果运气不好,再碰上什么天灾人祸,仕途都堪忧呀,百姓肯定会说是你动了神像才导致的。

    但是熊弟说的这么坚决,甚至以性命相赌,又让他稍稍有些犹豫。

    杨思讷偷偷瞧了眼母亲,殊不知杨老夫人也犯难呀,她可是佛教信徒,如果她不是杨思讷的母亲,她当然也会跟其他人一样反对的,但有了这一层关系,她反倒是不好言语了。

    见母亲沉默不语,他突然又看向九灯和尚,问道:“方丈大师,你以为如何?”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老衲心有不愿,不过,一切还是全凭杨公做主。”

    九灯和尚语气淡然,别看这九灯和尚还是一副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的表情,但是心里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只不过是他掩藏的比较好,因为他并不知道其中缘由,但是他听到熊弟说亲眼所见自己挖坑埋菩萨像,心中生疑,因为他确确实实没有做过这些事,熊弟怎么可能看见,如果熊弟是胡说八道,又岂会拿性命相赌,这可是刺史啊,扬州没有人能够得罪起的,可若不是如此,那么就只有一个理由,就是,这压根就是一个局。

    所以,他是打心里不愿挖出这菩萨像,可是他见这么多信徒帮他说话,心中也猜出杨思讷的忌惮,知道杨思讷不敢轻易动这菩萨像,索性就说我随你便,表现的非常自然,非常自信,如果他强烈反对,这反而会引起杨思讷的疑心。

    远处观望的韩艺虽然听不见他们具体说了些什么,但是那些信徒的叫嚷,他还是听见了,心里猜了个七七八八,暗笑,你个死神棍,若无绝对把握,我怎会让熊弟冒此险,别挣扎了,这次你是死定了。

    果然,杨思讷见九灯和尚神情自若,似乎根本没有把熊弟的话放在心上,又渐渐地就偏向了九灯和尚,倒也不提这茬了,向熊弟问道:“你是何时看到方丈埋这观音石像的?”

    九灯和尚一听这话,暗自一喜。

    熊弟道:“回杨公的话,是前两天的晚上,也就是这菩萨像被发现的前一天晚上。”

    杨思讷又问道:“具体什么时候?还有何人在场?”

    熊弟装模作样的想了想,道:“大概三更天左右,当时他们一共有三个人,只是当时只有月光照明,故此小子认出了这老秃驴,其余二人的模样小子并没有看清楚,不敢妄言。”

    杨思讷道:“既然如此,你又如何确定其中一人就是方丈了。”

    熊弟怒视着九灯和尚,道:“因为这老秃驴化成灰我都认识,小子敢肯定那一定是他,我还亲耳听到他让人将黄豆倒入泥坑里面,又叫人倒水,他的声音小子绝不会听错的。”

    杨思讷又看向九灯和尚道:“方丈,发现菩萨像的前一天晚上三更天时分,你在何处?”

    这小子还真是狡猾!九灯和尚暗骂一句,道:“回杨公的话,老衲每天入夜就上床休息了,十年如一日,那日也不例外。”

    杨思讷道:“可有人证明?”

    九灯和尚道:“老衲是出家人,一直都是一个人睡,怕是没有人证明。”心里只觉冤枉极了,他当时的确在睡觉,这和尚睡觉边上不可能还睡着一个人,就算有人证明,那肯定也是天济寺和尚,还是不足以确信,所以这结果只能是各执一词,争执不清了。

    但是九灯觉得这样对他兀自有利,因为除了熊弟以外,也没有人可以证实他当时在挖坑,况且他真的在睡觉啊!

    杨思讷想想也是,三更天大家都在睡觉,九灯又没有老婆,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没有人可以证明熊弟的话是否属实,你得用证据呀,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于是又向熊弟道:“除非你有确实的证据,否则本官不可能听信你一人之言,而去惊动菩萨。”

    此话一出,两边信徒纷纷高呼杨公英明,又让杨思讷严惩熊弟。

    熊弟突然道:“除了这滴水观音,这老秃驴的那什么神像隔空取药,也被小子识破了,根本与什么佛缘就无关,全是这老秃驴从中作梗。”

    这话一出,顿时鸦雀无声,众人脸上均是震惊不已。

    杨思讷哦了一声,道:“此话当真?”

    熊弟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袋来,又从布袋里面倒出一粒药丸来,道:“杨公请看,这就是我做的神药,若遇到那神像,必将被神像取去。”

    九灯和尚眉头微微皱了下,但也仅此而已,他并未多言。

    这个就可以有啊!

    杨思讷向九灯和尚道:“方丈大师,不知你意下如何?”

    九灯和尚当然不愿,但是这么多人看着,包括扬州的一把手也在,若是他不肯的话,岂不会告诉人家,他是在装神弄鬼,当下点头道:“老衲并无意见,老衲现在就命弟子请神像来此。”

    熊弟立刻道:“杨公,这老秃驴老奸巨猾,我怕他从中作梗。”

    杨思讷见九灯和尚十分配合,倒是这小子左一句老秃驴,右一句老秃驴,不禁沉眉道:“你小子好没教养,此事尚未断绝,你却屡屡冒犯方丈大师,若你再这般叫,就休怪本官责罚于你。”

    熊弟吓得浑身一哆嗦,老老实实道:“是,小子知道了。”

    但杨思讷也不说要派人去,就是看了九灯和尚一眼。

    九灯和尚心领神会,暗自叫苦,嘴上却道:“不知杨公可否派一两位护卫前去帮忙?”

    杨思讷连连点头,应承下来。

    其实他还是有些怀疑的,关键是熊弟说的太坚决了,都能拿性命做赌注,若无把握,怎会如此。

    九灯和尚自然清楚杨思讷的心理,所以他甚至都不敢多说半句,因为说到底他只是一个和尚,没权没势,而杨家,哼,关陇大族,在扬州一手遮天,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很快,两名护卫就跟着四名僧人前往了天济寺。

    而九灯和尚则是闭目沉思,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杨思讷也赶紧让人拿来一个胡凳给杨老夫人坐下,毕竟年纪大了,站久了会累。

    杨老夫人见熊弟还跪在地上,年纪又这么小,而且又胖的这么可爱,心有不忍,于是向杨思讷道:“让他站起来吧。”

    “是。”

    杨思讷立刻向熊弟道:“你先站起身来吧。”

    杨老夫人微微笑道:“你叫甚么名字?”

    熊弟本来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天性纯真,看到这老奶奶慈眉善目,倒也不怕,道:“老夫人,小子名叫熊弟。”

    “熊弟?”杨老夫人笑了笑,道:“那你家中可还有其他人?”

    熊弟摇摇头,神色黯然道:“我父母就我一个儿子,现在他们去世了,就剩下我一个了。”

    杨老夫人轻轻叹了口气,虽然此时无法证明熊弟的话是真是假,但是熊弟的父母自杀一事已经确认了,她心本善良,信佛的吗,慈悲为怀,心里非常同情熊弟,心想,就算他所言非实,也得让吾儿莫要责难于他。

    等候好一会儿,这神像终于请来了。

    那些信徒纷纷跪拜。

    就连杨老夫人都站起身来,行至一礼。

    杨思讷朝着熊弟道:“如今神像已经请来,你说你的神药有用那你就试试吧。”

    熊弟壮起胆来便走上前,虽然他也不知道可不可行,但是他非常相信韩艺,捧着药丸缓缓移向神像的右手,其实这神像是经过精确测量打造出来的,不高,就一米多一点,举起的右手是微微伸出来的,当一个成年人跪在地上,举起托盘时,离右手是最近的。

    突然间,熊弟手中的药丸飞向了神像的右手。

    四周哗然!

    韩大哥果然没有骗我!熊弟顿时喜上眉梢。

    杨思讷也是一惊:“这是为何?”

    熊弟有底气了,立刻道:“回大人的话,全因磁石所至。”

    杨思讷惊道:“磁石?”

    “不错!”

    熊弟指着神像的右手道:“这神像的右手里面肯定藏有磁石。”

    虽然韩艺没有亲眼所见,但是这古代除非真有法力,不然怎么可能隔空取物,肯定是与磁石有关,再加上这神像的设计,韩艺可以完全肯定神像右手里面肯定藏了磁石,不然你干嘛不弄个大点的神像来,那多拉轰啊!

    原因就是如果太大了,距离比较远,磁石没有这么大的吸力。

    杨思讷向身边一名护卫使了个眼色,那名护卫心领神会,上前仔细看了看神像的右手,什么轻轻敲了几下,又看了看神像其余的部位,伸手敲了敲,然后拿着一样铁质的饰物,放在神像的右手试了试,又放在神像其它的部位试了试,然后走了回来,道:“回禀杨公,这神像的右手指里面的确藏有古怪。”

    杨老夫人听得眉头一皱,不悦之色跃然于上。

    杨思讷斜眸看向九灯神棍道:“方丈大师,此事怎解?”

    直到如今,九灯和尚兀自是面如止水,微微颔首:“阿弥陀佛,敢问杨公,老衲可有害过人?老衲的神药又可否灵验?无论此事是真是假,老衲终究也是一番善意,就说这位小施主吧,他母亲的病也是因我的药而治好,与他母亲一样,被我神药治好的病人,比比皆是,多不胜数,而老衲从未伤害过他父母,若要将他父母之死强加于老衲身上,那老衲也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