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喊冤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喊冤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书期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阴霾终将散去,万里晴空,阳光明媚,这时候的阳光虽然带来了炎热,但总是让人欣喜,因为农民伯伯们需要阳光来晒谷子。

    早晨时分,只见一大队人马出了扬州城城门,浩浩荡荡的直奔天济寺方向而去。

    前面三十六骑士开道,个个高大威猛,英武不凡,在三十六骑士后面是一辆宽大的马车,两骏马齐头并进,由于轻纱罩住的,故此看不到里面坐着的是些什么人,在马车边上还有一人身着官服骑在一匹健壮的黑马上,此人约莫四十来岁,高鼻凹目,脸须黝黑,英气勃勃,眼神锋锐,不怒自威。

    两边女婢、男奴自然都不在话下,两旁经过的行人见得此队人马,纷纷停下往两边站去,弯身行礼,这一路行来,好不热闹。

    原来那骑黑马者,正是扬州刺史,杨思讷。

    这杨思讷可是大有来头啊,乃是隋朝观王杨雄之孙,这杨雄何许人也,可是隋文帝杨坚族子,落在隋朝就是皇亲国戚,而他父亲杨恭仁也是不遑多让,曾在贞观时期担任过宰相,这龙生龙,凤生凤,杨思讷在扬州当刺史,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而杨家又是关陇大族,一个非常显赫的家族。

    这唐朝虽然消灭隋朝建立起来的,但是因为李家和杨家都是属于关陇集团的,故此,并没有像其他朝代的替换一样,将前朝的皇室宗亲杀个鸡犬不留,非但如此,唐朝朝野上下有很多大臣、大将其实都是杨家的人,而且李家和杨家都还是亲戚了,那唐太宗李世民的曾外祖父和隋炀帝杨广的外祖父都是一个人,这个人叫做独孤信。李世民还应该叫隋炀帝表叔。

    不仅如此,隋炀帝杨广的女儿杨氏嫁给了唐太宗,生下了李恪和李愔。

    这真是亲上加亲啊。

    所以,李氏集团不但没有将杨氏集团斩草除根,还对杨氏集团中的一部分人非常宽容,因为这里面有这千丝万缕的关系。

    行至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天济寺山下。

    此事数十名僧人早已在此恭候,为首那人正是九灯神棍,另有百余名官兵列队两边,筑起两道人墙,将信徒驱至两边,中间一条大道直通滴水观音。

    杨思讷从马上下来,快步来到马车旁,收起那一脸威严,恭谨的低下头,道:“母亲大人,我们到了。”

    他可是扬州一把手,在这扬州一亩三分地上,能够让他低头的,也只有他母亲了。

    “嗯。”

    一只芊芊玉手从马车里面伸将出来,将纱帘掀开,率先出来的一位老太太,怕是有古稀之岁,慈眉善目,鹤发松姿,精神矍铄,虽满脸皱纹,但是面颊红润,天庭饱满,身体微胖,福态横生,手捻一串佛珠,在他边上还站着一位少女,身材高挑,但因轻纱遮面,故看不到她的面目,只能看到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只怕也是一位小美人啊!

    这少女见到杨思讷,也恭敬的喊了一声,“爹爹。”

    此女女正是杨思讷的八女儿,杨飞雪,那日在树林里面被韩艺骗的就是她。

    父女二人再加上一众女婢搀扶着老夫人下得马车,虽然老夫人看上去十分健康,但是毕竟年纪大了,这下马车对她而言,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活,故此,不管是杨思讷,还是杨飞雪,都显得非常小心谨慎。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走不动了。”

    杨老夫人下了马车后,拍拍儿子的手,慈目一扫,见两边人头攒动,一声轻叹,“罪孽,罪孽啊,这佛门之地因我等的到来,却变得似官门,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杨思讷关心道:“母亲大人,如今江南一带不是非常太平,还是谨慎为好,若母亲大人有何闪失,那儿是罪该万死,大哥他们也定会怪罪于我。”

    “你啊!就知拿你大哥来说事,我---。”

    杨老夫人指了指杨思讷,到嘴边的话化作一声无奈的重叹,迈步上前。

    此时,九灯神棍带着两名弟子,快步迎上前来,爽朗一笑,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老夫人,别来无恙了。”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可也是大有门道呀,一般僧人见到杨老夫人,必定是恭恭敬敬,诚惶诚恐,但是这九灯神棍偏偏逆道而行,言语间,不带有半分卑贱,这就是细节,佛云,众生皆平等,作为一个高僧,就应该撇除这些世俗名利,不能见到一个大官,就变得跟个狗腿子似得,那谁会信你是什么高僧,分明就是太监啊。

    当然,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这一切都还是建立在杨老夫人的性格上。

    杨老夫人回敬一个佛礼,道:“方丈大师,许久未见,一切可还好。”

    反倒是她言语间带有一丝尊敬的意味。

    “蒙老夫人记挂,贫僧一切都好。”

    九灯神棍说着又向杨思讷行佛礼道:“贫僧九灯,见过杨公。”

    这杨思讷由于世袭爵位,故此在扬州百姓都称呼他为杨公。

    “有礼,有礼。”

    这杨思讷虽不信佛,但母亲尚且如此,他自然不敢在这佛门圣地显官威,回了一礼。

    杨老夫人又笑道:“老身听闻最近菩萨显圣天济寺,甚感高兴,想来这都是方丈大师功德无量所至。”

    九灯神棍忙道:“岂敢,岂敢,老衲不过一行僧,在此暂留,何德何能能让菩萨显灵,这都是我扬州百姓虔诚善良,佛缘深厚才使得菩萨显圣。”

    “方丈大师无须自谦。”

    杨老夫人呵呵笑道:“方丈大师佛法高深,慈悲为怀,施以神药救助四方百姓,若无方丈大师指引,我等愚妇,又怎能通晓菩萨之意。”

    “老夫人谬赞了。”

    在这方面,九灯神棍显得极其谦虚,因为他越谦虚,只会让人觉得他越厉害。

    杨老夫人手一挥,但见十余名男奴挑着红色大木箱走上前来,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呀,连烧个佛的花费,都能供寻常百姓活上十几年。

    九灯神棍推让几句,便也收下了,随后便邀请杨老夫人前去参拜菩萨。

    可就这时,一声突如其来的哭喊,令周围变得鸦雀无声。

    “呜呜呜---哇哇哇---呜呜呜---爹,娘,你们死的好惨啊!”

    九灯神棍听得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

    杨思讷面色一沉,怫然不悦道:“这是何人在此喧哗?”

    却不要他去询查,寻声望去,只见在杨老夫人的右边的人群,突然朝着左右散开。

    杨老夫人转头一看,只见人墙后面竟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子胖子,穿着一件披着的小短褐,露出鼓鼓的圆肚子,披头散发,满脸脏兮兮的,坐在地上,肥脸朝天,放声大哭,“爹啊!娘啊!你们死得好惨呀,孩儿不孝,不能帮你们报仇,呜呜呜---,孩儿不孝啊!”

    哭得十分凄惨。

    杨思讷朝着身边的护卫道:“你们还不去把那小子给我带走,莫要惊扰到我母亲了。”

    “是。”

    杨老夫人心本善良,见是一小孩,又哭的恁地撕心裂肺,不由的动了恻隐之心,手一抬,向杨思讷道:“吾儿,此子今日在此哭喊,难道你还明白么?”

    杨思讷一怔,道:“母亲大人的意思是此认知我们今日会来,故此在此喊冤?”

    杨老夫人点点头道:“我看不会错的。”

    她虽一介老妇人,但毕竟是出于官宦之家,并不迂腐,反倒是心思慎密,思想开明,只是她从不干预丈夫或者儿子的工作。

    “那母亲大人以为该如何处理?”

    杨思讷恭敬问道,他不是不懂得处理,这只是小事而已,只因今日他是跟着杨老夫人来拜佛的,他不敢扫了母亲的兴致,所以具体该怎么办,还得老夫人说了算。

    杨老夫人瞧了儿子一眼,道:“你现在可是扬州刺史,遇人叫冤,却来问我?”

    “是,孩儿知道该怎么做了。”

    杨思讷立刻叫人把那胖子给叫过来。

    杨老夫人又小声道:“吾儿,此子不是喊冤却又胜似喊冤,我看其中定有隐情,你待会可莫要大意了,当谨慎对待,以免闹出笑话。”

    她不说,杨思讷还真没有把这胖子放在心上,如今想想,倒还真是如此,如果这胖子上前来拦轿喊冤,那他可以借公务一说,命人将这胖子带会衙门审问,但是这胖子只是在这里哭喊,所以他无从开这口,一定是先叫他过来,问明缘由,再做定夺,而且这毕竟是公共地方,他在这里哭喊,又没有犯法,别人管不着,但是你这当官的还不能不管,这么多百姓在边上看着了,当下点点头,道:“是,儿知道了。”